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到不是很内行,但有这些人的陪同和把关,他也就似懂非懂的学了起来。

    季子强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检查严格按照文件精神和市局要求,检查组对检查工作高度负责,吸收了懂技术、懂工艺的专业技术人员参加了检查,充分发挥了专业人员的作用。

    在历时十天的检查后,他们也查出了矿山存在的很多问题和隐患,特别是有3个矿山,对存在的问题季子强就让检查组向矿山企业负责人进行了反馈。

    对这次检查中,矿山企业存有地质灾害隐患和其他违法行为书面责令限期整改,最后组织人员对限期整改的企业进行复查,对在限期内拒不整改或不按期不按要求整改的,将依法进行查处。

    一旦查处,这问题也就来了,其中隐患最大的一个煤矿就是市里最大的黑沟煤矿。

    黑沟煤矿是市里建设规模较大的一个矿山,有配套建设相同规模的选煤厂及专用公路,黑沟煤矿是本市生产能力最大的矿井。

    当市里检查组的整改通知下发到煤矿时,那矿长就不干了,你不要看他官不大,上面管他的部门一大堆,但这也是个要害企业,每年那钱也是来的快,所以市上大大小小的头目们,没少拿他的好处。

    更重要的是,由于他这矿一直是西山市的重要经济支柱,所以连韦书记也是非常关注的,关注的多了,那自然就和矿长很熟悉了,于是一般的管理部门也就不大敢轻易的捋他的虎须,谁惹了他,他就到上面来找韦书记,还专门穿个洗的发白的工作服,经常是让韦书记同情和支持。

    这矿长姓邵,叫邵元梓,他就让季子强有点麻烦了,因为市政府的通知发到其他地方那都很管用,该停的就停了,该维护的就开始了维护,唯独这黑沟煤矿理都不理。

    季子强先是详细的了解了一下情况,检查的同志就汇报说,黑沟煤矿不理也就罢了,听说那邵矿长还找到了韦书记,大述其苦,说什么检查组是没事找事,一但停业那是损失巨大,影响了矿山的任务谁来负责,年底交不上钱来,那不怪他,等等吧。

    韦书记到一时也没做什么表态,他要想想哪个重要,不停产万一在发生点什么,那怎么办,这煤矿不是其他单位,一旦出事就是大事。

    但要是就这样的停产了,今年的经济指标就有可能难完成了,自己这岁数提是提不上去了,但这最后一班岗还是要站好的。

    这矿长见韦书记没说什么,回去就继续的干起来,一点也没把检查组的整改通知当回事,检查组的人,那也是晚上吃柿子,挑软的捏啊,就没怎么动真格的,问题就你推我推的,推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来了。

    季子强一听,那怎么可能不生气啊,他就电话通知了常务葛副市长,让他带市国土资源局前去封矿,因为这国土资源局是他分管的,葛副市长嘴上是答应了,但也是迟迟没有动静,葛副市长现在是一点都不在乎季子强的,他也知道,反正自己是已经把季子强得罪了,这疙瘩恐怕是这辈子也难以解开了。

    但自己马上就可以做市委的副书记,那虽然还是没有他季子强职位高,可也不怕他的,到了副书记的位置,只要自己跟紧韦书记,那就不是他季子强可以指挥的了,他也没那个能力来对自己升迁指手划脚了,所以他现在对季子强的安排也不怎么当成一回事。

    季子强是等了他两天见他还是没什么动静,就是人家现在也是要升了,自己指挥起来也难了,他也不想去生气,就直接的给市国土资源局做了安排,让他们马上强行封矿,但让他吃惊的事还是出现了,当市国土资源局前去封矿的时候,竟然让矿上的治安队给赶了出来,这还不说,葛副市长还对国土资源局的领导一阵的臭骂,说他们是吃家饭,管野事,自己都没说让他们去,他们急什么。

    季子强一听这还反了,他就准备马上动用公安配合,一定要把这矿给封了,现在公安局使起来还是比较顺手的,时间不长,那面公安局的方局长就带上队,赶到了黑沟煤矿,但问题又出来了,葛副市长也赶了过去,他制止了方局长的封矿,说这是市里的支柱产业,那能说封就封,说他已经请示过韦书记了,韦书记也明确表态,让黑沟煤矿一面开煤,一面自己整改,过几个月再来验收。

    公安局只好灰溜溜的离开黑沟煤矿,方局长也没有办法一个人来对抗一个马上就管他们的副书记,更重要的是人家还有韦书记的指示,他们只好乘兴而来,扫兴而归。

    就在季子强听到这消息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下一步的计划,韦书记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季市长,我听说为个黑沟煤矿,你怎么把公安都上了人家又没闹事,也没犯法的,就是个整改问题吗,我也听葛副市长给我汇报了,问题不很大,可以边开采,边整改吗,你要考虑到他的停产会给柳林市带来多少损失,这我也是为你着想,年底经济数据上不去,你板子比我挨的还要重点。”

    韦书记也不是说的假话,黑沟煤矿对柳林市的经济分量所占比例很高,要真的停一个月整改,那收入是自然会有很大影响,柳林市的p也会少几个点的。

    所以他相信了葛副市长的汇报,暂时不停业。

    季子强在电话里也没办法和韦俊海书记做什么辩论,他知道是葛副市长在背后倒腾,但对葛副市长他还真的一时没什么好办法来对付。

    人家不是个县长,乡长的,论起资格比自己老的多,你总不能就把他叫来一整臭骂吧,他要是在顶上自己几句,怎么办,最后还是自己干受,到是想撤了他,可你有这个权利吗。

    季子强就只好摇摇头,再想其他办法了。

    季子强随便的翻开了办公桌上小纪给送来的一些群众来信,随便的看来看,也没很当成一回事,因为他现在心里还在不舒服呢,翻了几封,其中的一封信却引起了他的注意,这是一封庙山县群众举报当地县公安局长明青语的来信,信上说县公安局长明青语大肆受贿,违规解决农转非,在公安局也超员违规的安排自己的亲戚,已经在公安系统上班的亲戚就多达十几个,严重的影响了用人制度和党纪国法,那写信的人也不是匿名,是庙山县公安局下面派出所的一个老同志。

    季子强不禁沉思起来,为什么对这封信会引起他的关注呢因为他早在几天前也接到过这样的一封来信,因为当时的人是匿名的,也不是举报的这个问题,说的是庙山县公安局长明青语在公安系统内部提拔干部是明码标价,什么一万元,冒个泡,二万元,调一调,三万元,高升了。

    今天季子强再次的看到了对这局长的举报,他不得不当回事了,看来里面是多少有些问题的,只是他又有点心灰,不想插手,一个局长那有这样大的能量,那自然是县上主管领导和他是蛇鼠一窝,但涉及到了县上的干部,自然就麻烦的多,自己能不能管的下来,韦书记会不会让自己动手,都很难说,他犹豫起来了。

    季子强也徘徊了很长时间,但最后还是决定要插手这件事,也许举报的只是一个侧面,让这样的领导在位置上,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所以他就给纪检委书记常华康去了个电话,请他过来一下。

    纪检委的刘永东正在看报喝茶,接了季子强的电话也不敢耽误,不到十分钟就赶了过来,他是很老奸巨猾的,他才不被葛副市长顺利提名当副书记的假象迷惑,好多干部都认为现在的柳林市还是韦书记一派掌权,但他有他的看法,一个提名不说明什么,季子强在常委会上逐渐的壮大,还有他和谢部长到底是什么关系,那才是最重要的,难道谢部长没有韦书记更接近乐书记吗怎么可能,所以他还是认定将来的柳林市一定会是季子强的天下。

    刘永东是纪委书记,主管纪检监察,多年前他到任伊始,就明确要求纪检战线的同志必须立身以正,做清正廉洁的表率。

    季子强是明白刘书记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在外表的掩饰下,其实是很老道和很圆滑的,对官场的游戏,那可以说相当的老练熟悉。

    季子强就很客气的招呼着刘永东书记,两个人都知道叫来那就是有事,不需要绕,季子强也就直切主题,把前后两封检举信给刘永东递了过去,刘永东很快的就看完了,他点点头说:“我那过去也是收到过的,不过都是匿名的,所以一直也没去落实,现在有了实名检举,那你看下一步怎么做”

    季子强就咬咬牙,带些冷酷的表情说了一个字:“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