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進入客厅之后,白炽灯光让小纪清醒了很多,他嘴很干,想喝水,巨大的恐惧使小纪脸上失去了血色,此时,两个女人如同可怜的小鸟,坐在沙发角落里,互相拥抱着,脸上还有泪痕。

    一个警察出去了,两分钟之后,他带着另一个警察进来了,这个人是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李金,他走进来,只是很奸诈的笑笑,什么话都不说,其中的一个警察开始询问两个女人,就在茶几上面做着记录,这个过程非常快,不过10几分钟就结束了,两个女人在问话笔录上面签,按下了手印,警察吩咐两个女人去隔壁的房间等着。

    两个警察面对小纪的时候,小纪身体已经开始发抖,失去了起码的判断力了,一个警察开始讯问小纪,一个警察记录,副支队长李金却市点上了一支烟,在旁边听着,他们的问话速度很快,小纪努力使自己完全清醒,可是他做不到,头脑总是有些迷糊,他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些问题似乎早就设计好了,只需要他回答是和不是。

    讯问结束之后,小纪在笔录上面按下手印的刹那,强烈的刺激使小纪猛然清醒了,他脸色苍白,眼睛血红,刚才发生的事情使小纪清醒了,好像是说自己涉嫌強奸,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正在这时,副秘书长有时柏山进来了,几个警察看见副秘书长有时柏山,非常恭敬,副支队长李金还给时柏山发了一支烟,帮他点上,时柏山神色非常严肃,盯着瑟瑟发抖的小纪,低声对几个警察说了几句话,几个警察点头出去了。

    “小纪,你都干了些什么事情,你是党员,是市长的秘书,为什么要強奸女人,就算不是強奸,也是嫖娼,在这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果被公安机关处理了,你该怎么办,強奸是要判刑的,要坐牢的,好一些,是嫖娼,而且是和两个女人,性质是非常恶劣的,要接受党纪政纪的处分,很有可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你想过吗,怎么这么糊涂,为了一时间的爽快,什么都不管不顾了,你叫我怎么说好啊。”

    小纪也害怕了:“时,时秘书长,我没有強奸她们啊,我真的没有強奸她们啊。”

    时柏山皱起了眉头说:“那刚才的笔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承认了強奸,两个女人也指控你強奸,难道你们都在说假话吗,你啊你,你说说,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放着好好的前途不珍惜,我怎么说你啊。”

    小纪这个时候已经乱了方寸,时柏山的话像一把重锤,敲打着他本来就脆弱不堪的心灵,此刻,小纪根本想不到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如何摆脱现在的处境,而摆脱处境的唯一办法,就在时柏山的身上。

    沉默了一会,看着小纪可怜巴巴的眼神,时柏山叹口气说:“小纪啊,既然做了,就勇于承担,可惜了,你是季市长的秘书,如果季市长知道这件事情了,不知道多伤心,你好自为之吧。”

    “时秘书长,您救救我,我做牛做马都要报答您。”小纪已经顾不上许多,扑通跪在了时柏山的面前。

    时柏山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很快消失,恢复了严肃的表情。“小纪啊,这件事情,不是我不帮你啊,实在是你闯的祸太大了,哪里是说摆平就摆平的,你看,公安机关做了笔录了,你也签了,铁证如山啊,我们也不敢干扰办案的,如果有人告我,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啊,你这个年轻人,怎么这么不慎重啊。”

    小纪只有哀求这一条路走了:“时秘书长,我知道您有办法,您一定帮帮我,今后,您要我做什么都行,只要您能够帮我,我不想失去工作啊。”

    摇摇头,时柏山说:“小纪,我真的很为难啊,如果你咬牙不承认,事情还好说,可你自己都承认了,我怎么办你啊,唉,也算是该我倒霉,你跟着我出来玩,却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可怎么是好啊。”

    “时秘书长,只要您能够帮助我,我以后什么都愿意给你做,我尽最大的努力做。”

    时柏山无比可惜的看着小纪说:“小纪啊,唉,看着你还是一个人才,我试试看,不过行不行,我就不知道了,你在这里等着。”

    两个小时的等候,让小纪度日如年,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这段时间的,以至于后来想到这段日子,都是不寒而栗。

    小纪不知道,时柏山此刻带着这几个警察,正在外面宵夜,亲热得很,笑哈哈喝酒,而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安排的。

    总算市等到了时柏山回来:“小纪,我总算是说服他们了,不过,材料他们是不会交出来的,这件事情,他们答应保密了,不会说出去的,但他们要留着材料,以防万一,你这个年轻人啊,害的我也跟着搭进去了,这样的把柄被人家捏着,真不是事情,等这段时间的风声过去,想办法把材料拿到手,才算是真正解决了。”

    小纪无限感激的说:“时秘书长,谢谢您,我一定会报答您的,我说话算话,今后有什么事情,我直接给您汇报,您一定帮着我想办法,拿到笔录,否则,我害怕啊。”

    点着头,时柏山说:“我知道,我也害怕,要是这件事情暴露了,我也是吃不了兜着走,过了这阵子,我们一起来想办法,笔录是一定要拿到手的,慢慢来,现在着急也没有用。好了,时间很晚了,你赶快回去吧,好好休息休息,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小纪千恩万谢离开了。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3点多钟了,小纪感觉到了极度的疲劳,甚至来不及想什么,倒头睡下了,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此刻,小纪才想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躺在床上,身体开始颤抖,接着眼泪流出来了。

    痛苦了一会之后,小纪开始思考,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小纪的印象里,娱乐保健中心,一般是没有人去查的,昨天夜里离开的时候,也没有看见保健中心四周有警察,一切都是静悄悄的,不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嫖娼的时候被抓住,大都是有人从背后点水的。

    小纪开始仔细回忆昨天晚上的一点一滴,吃饭的时候没有问题,唱歌的时候没有问题,可到了保健中心,浑身燥热特别亢奋,似乎脑子里面想的,全部都是找女人发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来没有过啊。

    小纪想到了那两个女人和两个警察,一种恐惧感包围了他,无论怎么说,把柄是被人抓住了,是要命的把柄,小纪想起了自己向时柏山做出的承,这个承之后,时柏山帮忙了。

    小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副支队长李金当时的出现,他也就是刚刚受了处分,他还是葛副市长,时副秘书长的亲信,想到了这里,小纪什么都想明白了,小纪现在不仅仅是恐惧,他感受是绝望,如果预料不错,他已经陷进了一个巨大的政治漩涡里面,这个漩涡,可以置他于死地,小纪后悔了,可惜,已经晚了。

    对这些,季子强市全然不知道的,他这两天在省城过着幸福和快乐的生活,每天哪都不去,就和江可蕊在一起,恶补着欠缺的夫妻生活。

    但梁园虽好,也不是久留之地,他还是要回到柳林市政府来,今天刚一上班,刘副市长就拿来了一份省政府关于全省矿山安全的通知,季子强一看这是为确保全省矿山安全生产形势稳定,做好安全保障的文件精神和省政府要求,

    两个人就本市的矿山安全交换了意见,最后结合柳林市的矿山实际情况,季子强要求市国土资源局尽快也出台一套检查工作实施方案,成立了全市矿山安全生产大检查领导小组,抽调执法大队、矿管科、地环科、地环站、国土所等专业技术人员组成检查组,对全市境内所有的井下开采矿山企业和部分露天开采矿山企业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查。

    这几天里,季子强也从小纪的情绪中感觉到了一点和往常不一样的征兆,但季子强事情太多,每天忙的不亦乐乎,所以他并没有详细的了解和探寻这一点微妙的变化。

    过了几天,季子强也参加了这次大检查,本次检查矿山企业20余处,重点对检查井下开采8处矿山企业检查,采取“听、看、查、议”的方式,听取了矿山企业的汇报,认真查看了矿山企业所提供的资料、图纸,检查了矿山企业年度地质灾害防治方案、应急预案编制情况,地质灾害隐患点的排查、监测情况;是否有超层越界、非法转让、证照不全、无开发利用方案或不按开发利用方案开采、严重浪费破坏资源等现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