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柏山说:“好,今天是周末,我也没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吃饭,你下班以后,给我打电话,好些天没有在一起吃饭了,痛痛快快喝一顿酒。 ”

    小纪忙不迭答应了,他甚至准备请时柏山吃饭,每次都是时柏山请客,尽管小纪知道,时柏山是公款消费,可次数多了,小纪也是不好意思的。

    到了下班以后,季子强市回省城了,小纪就到楼下等着时柏山,两人很快就见了面:“小纪,这段时间很忙啊,我们好些天没有在一起吃饭了。”

    “时秘书长,总是麻烦您,我都不好意思了,今天我请时秘书长吃饭。”

    “呵呵,小纪,你可真是见外了,你有多少工资,请我吃饭,吃饭之后你怎么办啊,不要说这些了,我请你吃饭,也不是自己掏钱,好了,上车走吧。”上车以后,他们就到了一家宾馆,时柏山早就预定了包间,给引导的小姐报个姓名,人家就把他们带进了一个包间。

    小纪看见了几个老熟人,都是市政府办公室几位领导,时柏山有个习惯,每到周末,只要没有大事情,总是约市政府办公室领导出来吃饭,大家互相联络感情,敞开喝酒,小纪参加了几次。

    有人就招呼起来:“小纪,快来坐,有些天没有看见你了。”

    小纪还是知道轻重的,他在末尾坐下了,其余都是市政府办公室的科长什么的,他不过是秘书,和这些人的级别是不同的,做秘书,这样的场合还是知道事情的。

    依旧是喝酒,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吵吵嚷嚷,不断举着杯子,你一言我一语,气氛很是舒服,喝着喝着,小纪感觉到了解脱,难得有一个双休日,小纪的神情,没有瞒过时柏山。

    “小纪啊,最近工作忙,难得有休息的机会,这次到周末了,不知道又会忙什么了,有机会,还是要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小纪也笑着回答:“季市长回省城去了,周末和双休日,我都可以休息的。”

    时柏山点下头说:“哦,那是好事情啊,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今天好好喝酒,痛痛快快玩一番。”

    小纪沉浸在兴奋的情绪中,完全没有注意到时柏山的神情,很快,时柏山掏出电话,说是有电话了,出去一会,大家没有在意,以前也常常有这样的情况。

    吃饭结束之后,时柏山建议,周末好好潇洒一番,大家先去唱歌,看时间再做安排,众人大声叫好,喝酒之后,能够到歌舞厅去大吼一番,有助于散去酒气,再说了,喝酒之后,都认为自己的歌是唱的最好的,小纪当然不会拒绝,反正没有什么事情,去唱歌是娱乐,时间打发了,还很愉快。

    他们就来到了一个歌厅,進入包间之后,几个小妹过来了,这次有所不同,因为小纪最为年轻,所以,时柏山招呼一个小妹,要好好陪着小纪唱歌跳舞。包间很大,时柏山看样子以前经常在这里娱乐,小妹要表现,求之不得,所以,小纪总是很忙,没有唱歌的时候,就是在跳舞。

    很快,红酒和啤酒都上来了。

    喝酒继续,这次,陪着小纪的小妹拿出了看家本领,陪着小纪喝酒,这个过程中,时柏山等人常常出入包间,小纪并没有注意,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红酒、啤酒、唱歌和跳舞上面。

    时间慢慢过去,此刻,时柏山举着一杯红酒过来了。

    他坐在了小纪的旁边说:“小纪,来我敬你一杯酒,年轻人,前途光明,我们将来可是准备在你手里拿工资的。”

    小纪也喝的有点晕乎了,连谦虚都没有装装,接过红酒,毫不犹豫一口气喝干了,时柏山也喝下了手中的红酒。

    时柏山伸出葛大拇指说:“好,不错,小纪我们去做保健,唱歌跳舞,出了一身的臭汗,去洗洗,做了保健,安心回家休息。”

    此刻以及是深夜12点了,不过,今天是周末,真正的夜生活才开始,所以,没有人提出异议,不过是做做保健,还可以同女孩子打情骂俏,过过嘴瘾。

    小纪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劲,整个人显得很兴奋,浑身发热,下面也慢慢有了反映,对于男女问题,小纪一向是比较注意的,当然,小纪也不是柳下惠,现在这样的形势,大家都乐,小纪也曾经和自己的女同学有过几次激情的时刻,不过他还是相当注意的,很少出外嫖娼找女人,这问题他很注意,知道万一出了问题不会有好果子吃,因为自己的身份不同了。

    今天他也是喝的多了一点,抑制住了躁动,跟随时柏山等人進入了保健中心。

    时柏山这次的安排不同了,以前都是洗头洗脚,不做其他的节目,可是,今天时柏山提出了按摩,按摩是存在争议的,正规的按摩不多,大都带有色晴味道,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里面,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过也有好的,就是两个人一个房间的按摩。

    时柏山首先安排了手下的一帮人,轮到小纪的时候,没有双人间了。

    时柏山就哈哈的笑着说:“小纪,你的运气可真好啊,一个人占据一个房间,要不我们换换,哈哈”

    几个办公室领导离开的时候,也在一起取笑小纪。

    此刻,小纪感觉到身体加燥热,有了冲动的念头,進入浴室洗澡的时候,小纪拼命冲洗,想要压制住躁动的心,好一会之后,小纪感觉好些了,才穿着睡衣离开浴室。一个服务员带着小纪進入了房间。推开门后,小纪发现这里是一个套间,并不豪华,比较干净、整洁,房间都很小,进门是约10平方米左右的小客厅,地上铺着宾馆里面常见的那种地毯,电视机、卡拉ok音响,一张茶几,一套双人沙发,双人沙发很大、很长,几乎占据了半边墙。

    沙发旁边有一个门,小纪推开进去,房间里面只有一张低矮的几乎贴近地面的电镀双人床,头放着一个白色的犹如急救箱似的一尺见方的盒子,其余什么都没有。

    屋里的灯光是红色的,红色代表着曖昧,曖昧的灯光重新的刺激了小纪,他感觉内心开始躁动。躺倒双人电镀床上后,小纪感觉自己的心脏激列跳动着,脑海里不断出现萎靡的场景,他很想起身离开这里,可是双脚不听使唤,一个声音盘踞在脑海里,期盼着今天能够有艷遇,能够好好发泄一番。外面响起了开门声和关门声,小纪的心脏跳动加激列了。

    两个女人进来了,暴露的穿着使小纪口干舌燥,大脑一片空白,两个女人穿着笔基尼,身上披着一层薄纱,饱满的上圍立刻吸引了小纪的目光,这两个姑娘很姓感,就好象英格兰超级联赛的那些足球宝贝,nba的拉拉女郎,她好象还冲小纪很曖昧的笑了笑,露出了整齐的牙齿,小纪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当两个女人俯身问候小纪的时候,小纪已经忍不住了。

    小纪扑压在一个姑娘的身上,

    姑娘嘴里也开始发出了喘息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小纪记不清楚了,他只是记得自己非常勇猛,两个女人似乎是在躲开,又似乎是在挑逗,小纪進入她们身体的时候,犹如一头雄狮,周围发生了什么,他不管不顾,只顾着拼命发泄,不断撫摸着两个女人的身体。

    “咣”门被打开了,突然来临的刺激,使小纪爆发了,此刻,迷迷糊糊的小纪感觉到无比的畅快,可是,当他抬起头,看见了对面身穿警服的警察之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更让小纪吃惊的是,这两个女孩说话了:“警察同志,他是强迫我,您看我身上的伤,还有妹妹身上的伤,妹妹可以作证的,我们进来给他按摩,没有想到,他什么都不说,就扯掉我们的衣服裤子,强行发生关系,我们姐妹想着他是领导,不敢得罪啊。”

    小纪听见这话,他想反驳,可是说不出话来。其中的一个警察就说:“快点穿好衣服,跟我们走。”

    两个女人很快离开房间,到外面的客厅了,小纪穿好衣服之后,感觉头疼的厉害,他以为是自己喝酒喝多了,不过,刚才的话他是听清楚了,不仅仅是嫖娼,现在两个女人说他強奸,如果这件事情暴露出去,小纪一辈子都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