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得了,纪秘书,你该罚酒,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这些年了,哪里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事在人为,曾书记能够做到的事情,你就不能做到吗,你现在的条件多优越啊,天天跟着大老板,就不会自己想办法,有了一个曾书记,就由第二个纪县长,什么不可能啊,不还是太谨慎了,我看,下次研究人事的时候,你很快就会成为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了,到那时候,我们该称呼你纪主任了,你也就不会和我们喝酒了。 ”

    小纪心里舒畅着,因为这也市他平时想的事情,但嘴上谦虚着:“兄弟不要瞎说,没有的事情,我的资历不够,想都不敢想这样的事情。”

    这同事散酒开道起来了:“纪秘书,不,纪主任,你能不能阳刚一些、自信一些啊,我相信,下次的人事调整,你一定会成为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不信我们走着瞧,除非是你不愿意,或者是犯错误了。”

    旁边一个同事也说了:“就是啊,当初季市长不也是市长秘书提起来的吗,前有车,后有辙,放心吧。”

    喝酒在继续,因为是喝酒,大家说话没有什么顾忌,信口开河,小纪担季市长秘书的时间不长,也没有多大的架子,一贯本分的他不会很快改变。

    “纪主任,我敬你一杯酒,提前祝贺你高升,今后兄弟就依靠你了,跟着你混。”

    说这句话的时候,酒桌上已经没有几个清醒的人了,此言一出,大家都举起了酒杯,一同敬小纪,小纪本能想拒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冥冥中有股力量促使他举起了酒杯,接受了大家的祝贺,小纪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举杯。

    离开餐馆的时候,大家基本都喝多了,一行人不是有钱人,所以,也没有谁提及唱歌保健之类的,小纪也回到了家里。这天晚上,小纪失眠了,也许是酒精的刺激,也许是那颗压抑很久的心开始骚動了,小纪久久不能平静,是啊,别人能够有这么快的升迁速度,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呢,能够成为市长的秘书,已经杀出了一条血路,自己已经是站在山上的胜利者,接下来就是享受胜利果实了,在官场上,唯一能够证明的,就是那一顶耀眼的官帽子,自己不能够这样傻傻的,什么都不懂,也该关心周围的事情了。

    市政府办公室的几个同事不会想到,他们邀请小纪吃饭,一些无心的话,竟然進入了小纪的心里,也难怪,如果是外面的人说的,小纪不会太在意,很有可能付之一笑,继续保持平静的心,可是,单位同事说的话,小纪是听进去了,不会忽略的,因为大家都是吃这碗饭的,明白其中的规则。

    从这天开始,小纪发生了变化,首先是精神面貌变了,既然是市长的秘书,就得有市长秘书的派头,精神抖擞,气宇轩昂,其次是工作作风变了,以前面对综合科、秘书科的同事时,脸上总是带着低调的微笑,现在不同了,依旧是笑容,可是笑容中带有居高临下的滋味了,最后是衣着变了,变得越来越保守了,既然是市长的秘书,就要讲政治,不能穿的太招摇了。

    小纪的这些变化,办公室的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态度各不相同,有些人认为理所当然,有些人不在乎,有些人有意见。

    小纪发现,自己做出这些改变,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认同,不少同事看见自己,显得尊敬多了,安排会议通知的时候和布置其他事情的时候,顺利很多,于是,小纪认为这是理所当然,早就应该这么做了。终于到了市政府有了一次人事微调,作为市长的秘书,小纪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只不过具体调整哪些人,他不知道,小纪特别关注这次的人事调整,认为自己应该被调整了,这些日子以来,自己辛辛苦苦工作,出色完成了所有的工作任务,慢慢适应了市长秘书的角色,而且,能够主动思考问题了,虽然季子强没有问自己什么问题,可那需要一个过程,也许成为市长办公室副主任之后,季子强就会问了。

    在这样的心思主导下,小纪显得忐忑不安,时时刻刻关注身边的动静,特别是干部科一些人员的举动,小纪掐着指头计算时间,什么时候该考核了,什么时候该公示了,时间的安排是如何的。随着时间的临近,小纪有些失望了,组织部一直没有到办公室来考核,不过,本来就是一个微调,懂得也就是三两个人,办公室知道的人不多,小纪还没有感觉到难为情,小纪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市长的秘书,也许不需要考核,就可以升任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了。

    在平时的工作中,除了完成本身的工作,小纪剩余的所有时间,都在考虑这件事情。调整人事结束以后,小纪并没有升任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调整的消息公布以后,小纪仿佛霜打的茄子,自身的痛苦还可以克服,可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同事的眼光,小纪忍受不住,他总是感觉同事们在嘲笑他,认为他不合格,认为市长对他的工作不满意。

    小纪迅速恢复了以前的老实本分的面目,不过,市政府办公室的同事发现,小纪沉默了很多,很少和办公室的同事出去了,相反,外单位和一些老板的邀请,小纪只要有时间,常常参加。

    大家认为小纪因为没有能够提拔的事情,也许是抹不开情面,不好意思,有些回避单位所有人罢了。慢慢的,有人发现不是这样的情况了,小纪很少和办公室的同事接触了,而那段时间,正是季子强特别忙碌的时候,小纪跟着忙碌,几乎看不见人,以往可不是这样的,小纪至少要到办公室来整理一下,或者是看看有没有什么事情,作为市长的秘书,必须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什么情况都要知道的。

    市政府办公室是藏龙卧虎的地方,既然小纪这样表现,大家也就没有必要自找无趣了,于是,小纪在市政府办公室愈发显得孤单了。

    办公室的刘主任发现了这个情况,他以为,可能是大家嫉妒小纪,小纪历来本份低调,也许出任长秘书,大家不服,所以有些孤立小纪,刘主任没有在意,在办公室召开工作人员例会的时候,专门参加了一次,很隐晦指出了这个问题,刘主任不说还好一些,说了这样的意见以后,大家对小纪更是敬而远之了。

    小纪感觉到了苦闷和孤单,他不是有意疏远办公室同事的,只是不好意思面对大家,小纪记得很清楚,几个同事开口叫自己主任,自己也是答应了的,现在,这件事情不存在,如果大家拿来笑话他,小纪难以承受,所以,小纪选择了躲避,这本是正常现象,不过是小纪做过了一些。

    到了这一步,小纪所有的心思都放到工作上去了,他以为,努力工作,早日升官,职位上升了,一切自然就改变了。

    小纪万万不会想到,他的所有举动,早有人注意了,而且,这些人已经有了很充分的计划和准备,等待着自己的,不是什么金光大道,接下来不长的时间里面,小纪要面对许许多多的噩梦,这些噩梦,让他知道了官场的无情和险恶。

    天气很好,快下班的时候,小纪進入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没有什么安排,这天是周末,而且,季子强说了,要回省城,这说明,小纪有了一个完整的双休日了,小纪难得有这样的休息机会,所以,他的心情有些好,无端的亢奋起来了。回到办公室,电话很快响了,小纪接电话的时候,对面传来了他熟悉的声音,是市政府副秘书长有时柏山。

    一段时间,小纪很是提防市政府的工作人员,小纪知道季子强和市政府有的领导并不融侨,他们的关系很紧张,时柏山本来就是葛副市长的人,这都市小纪需要防范的。

    但后来的几次“偶遇”副秘书长有时柏山几次,副秘书长有时柏山非常理解小纪的心情,不断安慰小纪,仿佛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关心,要小纪抬起头来,挫折不算什么,关键是精神要好,要坦然面对。

    时柏山的话的确是及时雨,让小纪很快摆脱了低迷,重投入到工作中,自那以后,小纪改变了对时柏山的看法,时柏山几次邀请吃饭,小纪没有拒绝。

    小纪也是很谨慎的,和时柏山在一起吃饭,尽量不说话,涉及到市政府的工作,他是当哑巴,可是,时柏山从来不为难他,相反,每次都是安慰开到小纪,对小纪发生的改变表示赞赏。

    时间长了,小纪接受了时柏山,何况,时柏山本来也是是领导,自己不过是市长的秘书,一个正科级的秘书,时柏山是正处级的副秘书长,两人的差距太大,时柏山犯不着对自己这样,小纪觉得有些愧疚了。

    电话的那头就传来了时柏山的声音:“小纪,我是时柏山啊,下午没有什么安排吧。”

    小纪赶忙恭敬的回答:“时秘书长,您好,我下午没有什么安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