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现在想想,自己当时也是有点大意了,没有很好的配合省厅工作,他就说“是啊,乐书记,我知道错了,可是,现在柳林市的工作刚刚走入正轨,不能有丝毫的波动啊,否则,很有可能前功尽弃的。 ”

    乐书记也知道季子强在这个问题上的被动,就暗示着说:“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姿态高些,回去马上写出材料,向省委做出检讨,不服气也得这么做,但是,你千万不要意气用事,不要独自承担责任,否则,后患无穷,省厅是没有什么责任的,我的话你明白吗”

    季子强点头说:“我明白了。”

    乐书记想了想,又说:“还有,你马上要找到李省长,汇报这件事情,汇报怎么说,不需要我提醒了。”

    季子强怏怏不乐离开乐书记的办公室,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无力,明明是省公安厅惹出来的事情,最终却需要柳林市来承担责任,而且,还不能提到省厅,因为牵涉到包俊林。

    有什么办法,包俊林是省委领导啊,季子强恨得咬牙切齿,此刻,他深深感觉到了,宦海无涯,你就说官再大,总是有压着你的人。季子强拼劲全力,好不容易阻止了事情的继续恶化,季子强不是愣头青了,知道事情的复杂性,找到李省长,汇报了事情经过,特意解释柳林市将所有精力集中到招商引资方面,忽略了对公安系统的整顿,所以导致了这些事情的发生,班子调整的时间不长,一切都还在磨合之中,季子强的汇报诚恳、低调,终于得到李省长的认可。

    但李省长只是对这件事情的认可,他现在已经对季子强开始有了防范,上次韦俊海提到的季子强和省委那面走的比较近的问题,一直在李省长的心中埋藏着,今天见了季子强,李省长最后就很平常的说了声:“这问题我可以理解,但省委那面不知道怎么想啊,要不你找一下省委的领导汇报一下吧。”

    季子强虽然并不知道李省长心中所想,但他还是很圆滑的回答说:“好的,我一会按李省长的指示过去汇报。”

    这就让李省长很难判定季子强目前和那面的关系,因为季子强说的很坦然,既没有刻意的回避说自己不过去,也没有对那面的汇报说的很重视,一切都是如此平和。

    李省长也只好继续的把这件事情埋在心中了。办完事情,季子强没有在省城多做停留,他只是给江可蕊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来到省城了,但一会就要离开的。

    江可蕊就让他到省城住一天,季子强就解释了一会,说最近柳林出了点事情,自己要在那里坐镇,不敢轻易的离开。

    回到柳林市,季子强内心充满无奈和疲惫。每次遭遇挫折,季子强都喜欢长时间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路仕途,总体来说,还是风平浪静,没有遭遇大的波折,时间长了,季子强缺乏危机感,季子强不是一个心狠的人,从来没有想到过主动去攻击他人,每到一个地方工作,但求平安无事,但求心安理得,季子强不认为这样有什么错误,所以,大部分的时间,季子强都是被动应付,人一生需要追求的东西太多了,会不堪重负,老是患得患失,永远不会满足,季子强不停告诫自己,不要变得冷酷无情,不要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

    回到柳林市,季子强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考虑工作,内心的委屈、犹豫、挣扎,季子强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江可蕊他都没说,他希望,自己留给家人和朋友的印象,永远是那样积极健康,永远是朝气蓬勃。

    葛副市长也一直很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展,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省上却并没有对柳林市做出严厉的批评,更没有对柳林市公安局有什么调整,季子强回来以后依然市很低调,但很坚决的掌控着市公安局,真个事情的结果反倒是自己吃了一点小亏,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李金做了一个替罪羊,被记了一个处分,葛副市长花了点功夫才安慰住自己这个公安局的手下。

    葛副市长当然是心里不舒服了,他很快的又想出了一个办法来。

    葛副市长这次的目标并不是季子强本人,他把眼光聚焦在了另一个任的身上,这个任就是季子强的秘书小纪。

    自从担任季子强的秘书以来,小纪的确得意了一阵子,在市政府办公室,走路都是昂着头的,市长的秘书可不简单,很多时候,代表着市长本人。小纪本不是张狂人,一直以来都是很本份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被推荐为季子强的秘书。

    人总是会变的,过去很多市长的秘书最后都获得了一个不错的位置,让所有人都眼红,梦想人人都是会有的,当小纪成为季子强的秘书之后,小纪也努力工作,拼命适应,也许是年轻了一些,也许是和季子强之间没有能够很好的沟通,小纪总是感觉季子强对自己不是很欣赏。

    当然,这种想法是深深埋在心里,绝对不能向外透露的,小纪在努力调整自己,一段时间过去,小纪以为,下次市里如果调整人事的时候,自己也许就能够成为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了。

    官场上,总是有人愿意提前投资的,小纪成为季子强的秘书之后,应酬多起来了,刚开始,小纪也是极力回避,尽量不出去应酬,他需要很快适应工作,适应环境,可是,时间稍长一些,小纪难以抵制这些邀请了,主要来自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小纪推辞了几次之后,便出来了一些传闻,说是小纪担任了市长的秘书之后,尾巴翘起来了,瞧不起人了,看不起以前的兄弟了,二是有些办公室的同事,闲聊的时候,说到出去吃喝娱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只要自己把握好,吃了就吃了,玩了就玩了,现在的年月,吃喝算什么,谁不吃啊,不吃白不吃,吃了也白吃。基于这些议论,小纪也害怕自己成为市长秘书之后,成为孤家寡人,遭遇他人背后议论,所以在不耽误工作的前提下,开始出去应酬了。

    这其实是小纪不老练和成熟的地方,市长的秘书,看重的前程,不需要太在乎周围的说辞,因为你所处的位置太重要了,和外人应酬的时候,稍不小心,就会犯错误。可惜,不会有人提醒小纪,他在市政府办公室的根基太浅了。

    应酬一旦开始,远不是小纪想的那么简单,从最初的吃饭,到后来的唱歌、保健等等,一连串的都来了,小纪听到的,几乎都是阿谀奉承的话语,什么市长的秘书,前程远大,一定要多关照之类的话语,什么今后做了县委书记、县长,还是不要忘记这些兄弟等等,小纪还是有起码的判断能力,没有昏头,没有被轻易蛊惑。

    真正令小纪产生想法的,来自一次很平常的聚会。市政府办公室几个关系较好的人,一同出去吃饭,他们邀约了小纪,都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小纪很爽快答应了,下班送季子强回家之后,小纪来到了餐馆,众人都在等着小纪,小纪抱拳说不好意思,坐下了。

    众人在一起,免不了喝酒,当然,大家都是以小纪为中心,平时都是单位的同事,小纪成为市长秘书之前,大家伙关系都不错,所以,小纪一面推辞着,一面和大家觥筹交错,称兄道弟。

    喝到兴起的时候,就有人说了:“纪秘书,这杯酒我敬你,你要是不喝,就是瞧不起兄弟,你现在成为大老板的秘书了,马上就要飞黄腾达了,今后高升了,不要忘记我们这些兄弟了。”

    这样的话,小纪听到太多了,没有在意,他笑嘻嘻端着酒杯,不断解释着,总体是一个意思,就是大家一起喝酒,总量要控制,不能针对一个人喝,大家喝的数量也应该是一样的,还是和以前一样。

    桌子上的人就说话了:“纪秘书,不一样了,和以前不能比了,你现在是大老板的秘书,怎么能够和以前相比啊,看看曾书记,给大老板担华秘书,才几天的时间,现在是县委书记了,榜样在前面,所以说你不同了,你是我们的楷模、榜样,我们就是跟风,都跟不上你的步伐了,不用说是一样了,所以说,这酒你要喝,一定要喝。”

    在这样的气氛下,小纪多喝了几杯酒,不过,大家不是想着灌醉小纪,他们对小纪虽然嫉妒,可是人家运气好,能够怪谁呢,再说了,小纪平日里很是本分,和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矛盾,所以,喝酒的气氛还是平和的。

    小纪就貌似谦虚的说:“好了,酒不能这样喝下去,各位兄弟说到曾书记,我可不能和曾书记比较,再说了,人家曾书记的资历也是非常不错的,兄弟们,今后千万不要把我和曾书记对比,我是不能也不敢比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