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形势超出了季子强的预计,因为迟迟没有动手清理,有好事者,将柳林市麻将馆发生的诸多事情,直接反映到了省公安厅。

    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包俊林在材料上签了,要求省厅直接着手,调查柳林市的几起麻将馆事件。得到消息之后,季子强异常愤怒,这是柳林市自己的事情,省厅为什么会插手,再说了,全省各地,都存在麻将馆,为什么偏偏清理柳林市的麻将馆,这件事情,促使了季子强和公安厅厅长包俊林之间的直接对抗。

    省公安厅的调查组到了柳林市,季子强指出,这是柳林市的事情,省厅不必要兴师动众,如果抓赌的事情省公安厅都要插手,今后,柳林市各级公安机关,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省厅可以直接领导柳林市了。

    当然了,季子强说这话的时候是很委婉的,不过他话中的意思人家是听的出来,季子强也的确市希望他们听出来。话语很快传到了公安厅厅长包俊林那里,包俊林没有留情,严令公安厅彻底调查柳林市麻将馆的事情,到了这一步,季子强也是没有办法了,总不能和包俊林直接对抗,但是,季子强也是有自己的土办法的,你省厅不是要调查吗,好啊,你就在柳林市调查吧,不过,柳林市公安局很忙,要为工业企业保驾护航,抽不出来人手协助,你省厅就自己在柳林市调查吧。

    韦俊海呢,在这件事情上,韦俊海很滑头的两面买好,他既不阻止季子强,因为他也不希望省厅抢夺自己的权利,他同时也不招惹省公安厅,能躲就躲,能绕就绕,在后面看起了热闹。一个小小的抓赌工作,演变成为省公安厅和柳林市的直接对抗,这是众人都没有想到的,季子强是想不到,因为这个导火索,他开始遭受到一系列的麻烦。

    葛副市长看准了机会,包俊林是省委常委,无论怎么说,季子强和包俊林对着干,都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葛副市长在柳林市经营多年,季子强来的时间不长,所以,葛副市长在柳林市还是有根基的,省公安厅在柳林市调查的时候,葛副市长要求一些听他指挥的干警配合调查。

    葛副市长很聪明,季子强和省公安厅对着干的事情,没有召开常委会研究,葛副市长假装不知道,要求公安局配合,季子强是不能公开反对的,这个时候,总是有部分人跟着葛副市长干,再说了,上面是省公安厅,就算是做错了,也不该他们来承担责任,省公安厅的调查很快开展起来了。

    调查的结果令季子强追悔莫及,原来,因为打麻将的时间长了,所以,市里一帮无赖和混混,便联合起来,采用两种方法敛财,一是在打麻将过程中,采取报牌点炮等方式,令和他们一起打牌的人,输得倾家荡产,另一种办法是放高利贷,有些人,输红眼了,急于赢回来,就不顾一切,当场借高利贷,为了归还高利贷,被迫卖屋,甚至是远走他乡,其实钱早已经还完,不过利息太高了。

    季子强恨得咬牙切齿,这些情况,因为缺乏调查,市委市政府没有掌握,季子强叫来了市公安局的方局长,毫不客气提出了批评,这是季子强第一次队对着方局长发脾气,方局长也是很无奈,这些年的柳林市政治本身比较微妙,自己也一直小心谨慎的,还要忙着为工业企业服务,也来不及全面整顿公安队伍,省厅的调查结果中间,有个别干警,和这些混混有联系,而省厅下的结论,部分干警是混混的保护伞。

    这个结论已经很严重了,季子强和调查组进行了争论,调查组坚持自己的意见,官大一级压死人,季子强不能左右调查组,也市无可奈何。

    果然,省委和省政府听取了汇报之后,一部分领导就对柳林市公安系统意见很大,方局长自然市有一定的责任,如果不能及时改进,年底的综治检查,柳林市很有可能被关进笼子。

    这次的对抗,表面上是势均力敌,包俊林没有占到很大的便宜,虽然是省委常委,可是他还不能凭借着赌博的事情,动摇季子强的位置,季子强没有吃亏,省委省政府没有批评市委市政府,只是要求市委市政府加强领导,尽早解决这些问题。

    但实际上,季子强是吃亏了的,首先,他和包俊林之间的矛盾公开化了,包括葛副市长在内的很多领导,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对自己会形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其次,柳林市出了这样的事情,对形象是不小的打击,虽然包俊林还不敢公开说柳林市如何如何,但是,公安上面,关于柳林市赌博的事情,很容易看到,最后,是季子强的威信受到了打击,谁都知道,得罪省委常委,不是什么好事情,等于是给仕途树立了一个巨大的障碍,尽管有人支持,但是,包俊林手里有一票,而且,治安工作,总是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如果省委政法委抓住不放,来个一票否决,一年之内,干部都是不能够提拔的。

    接下来的抓赌行动,季子强没有过问了,省公安厅直接指挥,柳林市的混混相继被捕,不少的麻将馆被责令关门,一时间,柳林市的居民人人自危,有些麻将馆,半夜里有人进去,所有打牌的人都被带到派出所,赌资没收,还要罚款,就连一些老头老太太也被带到派出所,无论打多大的麻将,都属于赌博。

    最为出奇的一件事情,大街上几个拉板车的农民,每天靠着拉车挣钱,闲暇时刻,几个人在大街上,拿着一副几乎不成形的扑克,在路边玩,一盘一块钱,纯属于消磨时间,公安局出动,将他们带到派出所,认定他们赌博,每人罚款500元,几个拉板车的农民没有这么多的钱,500元钱,他们要挣上好多天,农民胆子小,不敢多说,只能是通知家人来交钱,出来以后,其中一个人气不过,认为公安处理太狠了,而且,進入派出所,在他看来,等同于犯罪,于是,喝农药自杀了。

    事情引发了轩然大波,几个农民在路边玩扑克,居然被抓赌,而且还罚款500元,很多人认为是不合理的,而且,公安罚款的依据究竟从何而来,几个农民,闲暇的时候玩扑克,究竟影响了谁,造成了怎么样的社会影响,抓赌的目的,是维护社会治安,净化社会空气,为什么抓赌引发了农民的自杀。

    事情迅速传开,省公安厅在柳林市的工作,受到巨大的质疑,市委市政府跟着遭殃,群众是不会知道其中的蹊跷的,理所当然认为这是市委市政府的责任。

    季子强拿着材料,足足关了自己一天时间,在办公室里面,谁也不许打扰他,秘书小纪忠实履行职责,挡住了一切找季子强汇报工作的领导。

    季子强感觉到了危机,支持这件事情的,是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李金,他是葛副市长的老嫡系,现在,出事情了,出面办事的是市公安局,柳林市政府的责任是跑不了的,如今,上面对干警要求越来越严格,季子强能够感觉到,葛副市长在蠢蠢欲动,很有可能出手,背后对付自己了,还有,省公安厅是很容易卸下责任的,毕竟,他们只是指导,没有直接动手,况且,罚款的事情,季子强不用调查,就知道是本地干警做的。如果所有推断都成立,方局长就危险了,接连出事情,方局长轻则遭到批评,重则可能被调整岗位。

    季子强是不能失去对公安系统的控制的,如今,法院和检察院,季子强尚不能完全控制,两个单位主要负责人,都是韦俊海的人马。

    要是自己把刚刚争取到手的这个公安局的掌控权也丢失了,自己在柳林就有点举步维艰了。

    翌日,季子强离开柳林市,直接到了省城,这次,他的心情很沉重,必须找找乐书记,柳林市的班子不能动,这是关键时刻,柳林市正在大规模引进工业企业,班子需要稳定,季子强知道,这次的求情,不简单,中间有包俊林,说不定,包俊林已经建议了,调整柳林市的公安局长了。

    刚一见面乐书记就批评起季子强了:“子强,你是怎么搞的,柳林市的治安究竟怎么了”

    季子强也不敢自持自己市乐书记的女婿就态度轻慢,他很慎重的说:“乐书记,您是知道的,柳林市正在大力引进工业企业,公安系统的主要精力,都在为企业保驾护航方面,在有些工作上,是有差距的,再说了,形成这种状况,也是有原因的。”

    当季子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说出来之后,乐书记陷入了沉思中。

    乐书记沉吟了许久,才说:“子强,你这次处理事情,太不冷静了,包书记毕竟是你的领导,我知道你有委屈,和包俊林之间,有矛盾,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出事了,省委是听你的汇报,还是听包俊林的意见,不客气说,你根本没有机会申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