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那林副县长脸上一红,因为不管怎么说,她和季子强过去也有过一点问题的,她就不断的摇头悄悄对季子强说:“到那找的这些女孩啊,这还是女孩吗”

    季子强也就只好敷衍的笑笑说:“就是,不知道那捡的。”

    林副县长看了他一眼说:“我吃好了,要不我就先走了。”

    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很晚了,就留他说:“不然今天就不要走了,在柳林住一晚吧”他到是真心的想留林副县长住下的,因为天色也不早了。

    林副县长却摇下头说:“算了,还是回去吧,免得。”

    季子强就奇怪的问:“免得什么”

    林副县长犹豫了一下,摇摇头说:“算了,不说了,反正最近洋河县的气氛不大好,还是早点回去。”

    季子强再想多问几句,但王老板他们都站起来到了他的身边,他也就没在问什么了。

    第二天一大早,季子强就来到了政府,季子强又一次的发现自己有是来的很早的一个人,季子强自己笑笑,领导怎么老是喜欢来这么早,到这来过瘾啊。

    季子强先泡上茶水,随便的翻看着文件夹里的一些文件,一直等到了上班,很快就有几个局长过来给他汇报了一些工作,都是常规工作,也没什么好处理的,到是彭秘书长带来利好消息,现在开发区的启动资金也到位了,这两天就开始安排搬迁工作,给搬迁户安排工作的事情也有条不紊的展开了,季子强听了很高兴,但也更加迫切的想把开发区主任定下来,已经到了一个月了,他们的比赛也该收场。

    季子强就问彭秘书长:“现在哪两个开发区的候选人筹资情况怎么样,可以分出高低了吗”

    彭秘书长就笑着说:“现在不用分高低了,李助理不知道从那找了个大户来,手续都办开了,资金也已经到了柳林市建行,看来现在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季子强就笑笑问:“李助理到哪找的这大户,这么厉害。”

    彭秘书长摇了下头说:“这个到是不知道了,反正人家自己说是他找来的,呵呵。”

    季子强就估计这彭秘书长也是知道点什么。他也就有点曖昧的笑笑,不在说什么了。

    下午召开的常委会,会上乔书记特意说了葛副市长提名推荐的事,也专门的说了是省委乐书记和李省长的意思,这让刚刚有些想动摇靠近季子强的人,又多少有了些畏惧,葛副市长是很明显的和季子强不对劲,但人家却依然可以获得省上领导的关照,那明显就是韦俊海书记还是在省委很有力度的,虽然也传闻季子强后面有谢部长的支持,但谢部长到底没有乐书记和李省长的官大啊。

    季子强也明白韦俊海书记今天专门讲这个问题的意思,他现在是没有办法阻止人家,所以在表决通过的时候,他也就第一个举了手,下面几个副市长常委,见他都举手了,知道其中原因复杂,也就都不带暴露的举手通过了。

    等这事一了,季子强就提出了开发区主任的问题,韦俊海书记已经获得了一个巨大的胜利,也就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在做过多纠缠,再说了,两人比试也是自己同意的,全柳林市的领导都知道,自己怎么好反悔,所以也就带头举手通过了。

    季子强这才心理上有了点平衡,韦书记胜了一场,那是无可奈何的事,但自己这一场胜的却是自己动脑筋赢过来的,所以还是多少有点占便宜的感觉。

    会后大家都走了,韦书记专门也把季子强留了一会,两个人就抽着烟,又多聊了一会,韦书记虽然胜了一把,但也知道季子强的实力,所以不希望季子强对他有什么抵触的情绪,今天就顺便的把他又框摸了一会,因为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一记闷棒已经见效果了,现在给是给他个糖糖吃的时候了。

    季子强一直就很理解韦书记的心情,这做官的,哪有不斗争的,只要不是用很下流无耻的方式,自己是都能够接受的,特别是韦俊海书记,要是自己到他那个位置也许比他还要狠些,所以也就没去在生他的气,两个人谈的还算融洽,又对以后的工作都发表了意见,韦俊海书记也不得不佩服季子强在经济方面的头脑,在他心里,只要季子强老实的做他的本职工作,其实这人还是很有些用处的。

    季子强离开以后回到了办公室,他叫来了李助理,在第一时间对他说了这件事情,把这个人情牢牢的抓在了自己手中,季子强说:“小李啊,刚才我们开了常委会议,已经通过了你担任开发区主任的决议了,本来我是不应该来提前告诉你的,但我还想要告诉你一声,特别是提醒你一下,你这位子来的不容易,你要好自为之,想好那些可以做,那些不可以为之,如果有一天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我会第一个拉你下来的。”

    季子强不得不对他提出威胁和警告,因为他知道那个位置重要性,也知道在这个位置上容易头晕,所以今天就算是个预防针,同时他也要让李助理明白下,是自己才让他坐上这个位子。

    李助理心里也是很清楚的,没有季子强的力挺,没有季子强的张冠李戴,帮自己搞到那么大的一笔投资,那自己是根本不可能坐上开发区那个位子的,所以他也在心里有了对季子强极大的感激,虽然他不是一个很轻易就表露感情的人,但季子强还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自己希望看到的神情,这就可以啊,他点点头,让李助理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但这件事情的获胜,并没有阻止另一件事情的演变,在柳林市的居民很多,没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家喜欢聚在一起打麻将,如果在家里打麻将,实在是难得收拾,所以,大街小巷数不清的茶馆、麻将馆成为了大家的最爱,没有事情的时候,可以从早泡到晚。

    不需要多少钱,有饭吃,还可以交流感情。可是,随着麻将馆的兴起,不少矛盾也暴露出来,首先市影响居民的休息,麻将馆太多,都是集中在居民区,很多麻将馆就是利用自家的房屋,这些房屋,有的在一楼,有的在二楼,上下都有住户,时间长了,自然影响大家休息,有些住户就不满意了,提出了很多的意见,当时有一些作用,不过几天时间,照样维持原状。

    其次是引发了很多的家庭矛盾,有些女人,打麻将的兴趣,比男人要大很多,進入麻将馆,便什么都不管了,家里的丈夫和小孩自己做饭吃,大凡到麻将馆打牌的人,很多都是深夜回家,家里人早睡下了,这样,早上家里人起床的时候,还在睡觉,每天见面的时间都不多了,自然影响到家庭稳定。最后是由小打小闹,发展到接近赌博的性质,赌资越来越大。终于因为打牌的事情出事了,而且,接连出了几起事情,震动了柳林市。市人民医院收费处一个收费员,沉迷于打麻将,竟然动用了近50万元的公款,自己没有用,全部贡献到麻将馆里面去了,到了交账的时候,没有办法拿出这么多钱,索性逃跑了,等到医院发觉,人已经无影无踪。

    医院领导到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到家里去了解情况,才知道,丈夫和这个收费员,分居好长时间了,就是因为收费员打麻将,不管家,小孩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接着,柳林市第一实验小学的一名女教师,向学生家长借了很多钱,也是沉湎于打麻将,输得干干净净,无奈之下,也离开了柳林市,其中一个学生家长报案之后,公安局到学校调查,发觉这个女教师借款数目,竟然达到60余万元,其中,还有不少市直单位负责人,给女教师借钱了。

    最大的震动,来自于市工商银行,银行一名储蓄员,拉存款之后,没有上账,用来打麻将,输光了存款之后,感觉没有出路了,于是,写下遗书,畏罪自杀了。

    这些事情,在柳林市引发了巨大的轰动,柳林市公安局和柳林区公安局分局,承受了巨大的压力,通过调查,公安局发现,如今,柳林市不少麻将馆,赌注越来越大,已经和娱乐挨不上边了,于是,柳林市公安局摸清楚情况之后,向政府主管季子强做了汇报,要求严厉打击这些涉嫌赌博的麻将馆。

    季子强拿着报告,考虑了很久,大部分的麻将馆,还是老人居多,每天几块钱,消磨时间,柳林市没有什么大众娱乐节目,打麻将成为老头老太太主要的娱乐,如果查封全市的麻将馆,引发的震动一定不小,而且,开麻将馆的人中间,下岗职工和居民居多,但是,发生的几件事情,令季子强不得不下决心,一定要清理麻将馆,如果放任自流,今后,还会出现大多的麻烦。但是,清理麻将馆是敏感的事情,中间的度很不好把握,所以,季子强一再叮嘱公安局的局长方鸿雁,要细心细心再细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