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到了现在那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点点头,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倒霉认输就是了,还想给上面反应,呵呵,那是没事找事。 :efefd

    韦书记现在感到了一种胜利的骄傲,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今天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看着季子强那沮丧的表情,韦书记的心情就更加舒坦了。

    季子强离开了韦书记的办公室,一路上都在生闷气,全柳林市的干部都知道自己和葛副市长不对头,可是现在人家还是上去了,你说说,这个市长还有什么能耐,唉,想到这就不带劲。

    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就把自己关起来,也看不进去文件了,就坐那一个人发呆,桌上的电话响了几次,季子强也是没去接,管他娘的什么事,找别人去,老子今天不爽,不接待。

    季子强是不想接待,但由不的他自己,那事情会找上门来,一会就有人来敲门,这你总不能不开吧,你要是不开,那一会政府就都紧张了,电话不接,敲门不开,是不是在里面上吊抹脖子,呵呵,最后事情就闹大了,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万,在最后估计又给自己套到花边新闻上去了。

    于是他只好去开门,门一开他就傻了,原来是办公室的同志带着洋河县的林副县长正站在门口,他连忙就把林副县长让进办公室,那办公室的同志就奇怪的问:“市长,刚才给你打座机,打手机都没人接,我们还正在担心你呢,你没有不舒服吧”

    季子强就笑笑说:“刚才啊,我在卫生间哩,听到电话了,才准备会过去你们就来了。”

    那人就奇怪的望望他,心想,这市长就是不一样,一个点蹲的,都快一个小时了。

    这办事员就没有进去了,人找到了,也就没事了,自己回办公室去了。

    季子强就把林副县长让到了沙发上坐下说:“刚才不舒服,所以没接电话。”

    林副县长是了解他的,一看表情就知道他刚才在骗人家,知道季子强一定有什么不顺心的事,现在自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愉快,也不好来安慰他。

    季子强给她到上了水,却似乎看出林副县长眼中的那种对自己的担心和无奈,他就振作了一下精神笑笑说:“是来办转款的吗,钱转过去了”

    林副县长点点头说:“是啊,接到了彭秘书长的电话,说你帮着拉了笔赞助,我就过来看看,也想为上次的事给你道个歉,为了我的事,让你动用了消防款,还受了个处分,我一直都是心里很不安。”

    季子强走过来,轻言细语的,就跟一个大人哄小孩一样说:“什么为了你的事,那不是你的事,也不是我的事,是我们应该做的事,你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我一点都不后悔的,处分和那事没什么关系,就算有点关系,那也值了。”

    林副县长刚要说什么,季子强办公桌上的电话想了起来,季子强迟疑了一下,他不想去接那电话,他本来今天市不准备做什么,想休息一下,稍微的调节一下自己在韦俊海那里刚刚受挫的心情。

    林副县长就忙说:“市长,电话。”

    季子强这才很不情愿的走到了办公桌边,接通了电话。

    电话是洋河县的那个房地产王老板来的:“季市长,我和洋河县几个老板今天来柳林办事了,下午有安排吗,没安排我们请你吃饭,好久没见了,我们都挺想你的。”

    季子强虽然市来柳林市当市长了,但对洋河县的这些故人,一般没事了还是经常和他们联系的,现在见他们邀请自己,同时由于林副县长的到来,也冲淡了他今天情绪上的不快,他笑着说:“少说的这么肉麻,好像我们是同志一样,呵呵。”

    那王老板也哈哈笑着说:“我们是那个同志,不是这个同志,怎么样,下午坐坐,一起聊聊。”

    季子强一想刚好,自己本来也是要请林副县长吃饭的,顺便就一起吃个饭,好久也没见他们了,一起聊聊也是很好,比自己一个人想那葛副市长当副书记的事好多了,他就一连声的答应:“好好好,晚上陪你们,不过我要带个朋友一起过去,嗯,女同志啊,你们认识,谁现在可不能告诉你,秘密,呵呵呵。”

    挂上了电话,季子强对林副县长说:“是王老板和你们县的几个老板,下午请我们吃饭,你就不急着走了,一起去。”

    林副县长有点为难的说:“我就不去了,人家看到我们在一起不大好的。”

    季子强不屑的说:“看到就看到,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们一起吃个饭怎么了,谁爱说说去,反正你今天是不能走,抱我也要把你抱去。”

    林副县长也就只有无可奈何的摇摇头,不说什么了。其实她的心里更希望和季子强待的时间长一点,说下算什么,比起自己一个人天天的相思,那真的不算什么了。

    林副县长还有点其他事情要办,季子强就和她约好了晚上吃饭的时间,这才送她离开了自己的办公室。

    到了晚上下班,林副县长又一次到了季子强这里,季子强就带上林副县长一起,到了王老板定好的饭店,酒店是一家四星级饭店,但排场奢侈在方圆十里以内是首屈一指。虽然价格老贵,可王老板就是喜欢在这样接待宾客,规格高是对客人的尊敬,也是他拽牌子的机会。

    做生意的人,哪个寒酸能做成大生意老在一家饭店不显得絮烦吗不这个餐厅它有中西餐两个餐厅,二百多种菜品,十多个档次,有咖啡厅、茶座、酒吧间以及卡拉ok、保龄球和游泳池,还不够宴客交友谈生意吗

    但也总不能请谁来都在这儿应酬吧那当然,一般的人是不必要来这的,但今天请的可是市长大人。

    他们进去以后,就见王老板和几个洋河县相熟的老板都在,还每人带两个小妞,那王老板看来是又换秘书了,这次带的这个还要性感的多,本来是夏天穿的就少,她就穿的更少了,看那一晃一晃的胸膛,应该是里面的罩罩都懒的穿,让季子强这样脸厚的人,都竟然有点脸红了,妈的,这衣服也敢穿出来,真不怕把那玩意抖掉了。

    王老板舒舒服服的靠在椅背上,圆圆的脸上微微泛红,那雪白的衬衫解开了领口,袖子也挽上去了,露出了那块劳力士在灯光下闪闪发光,不时的刺你一眼。胖乎乎的右手端着半杯啤酒,笑嘻嘻的看着季子强走了进来。

    但让他有点惊讶的是,他看见季子强带来了洋河县的女县长,这就不敢马虎了,王老板赶忙站了起来,整了整仪容,和季子强可以随便点,因为他知道季子强不在乎这些,但和自己的县长那是不敢装大。

    季子强也不用给他们介绍,大家都认识,他就骂道:“你老王请的什么客,我们客人还没到,你自己就先吃上了,这不是心不诚吗”

    王老板赶忙说:“冤枉啊,这菜是一口都没动,我是太热了,所以喝了几口啤酒,我可以拿毛爷爷的名誉发誓的。”

    季子强也就不和他贫嘴了,招呼着林副县长一起坐下,王老板也是不断的打着招呼,他们都没想到季子强把洋河县的副县长给带来了,都是有点尴尬,自己还臭美臭美的专门带了个小妞来,这林副县长他们是有点虚火的,因为她一般是很少开玩笑,见了他们也是很严肃。

    季子强就随便的问起了他们最近的工作,生意好不好,一边谈着,也就喝起酒来,今天天气热,季子强就提议不喝白的,服务员就抱来了一件啤酒,四男两女喝了起来,这几个酒量都是不错,所以喝起啤酒那是小菜一碟,放开肚子的一阵猛灌,时间不长,几个人也都喝的差不多了。

    一会那王老板就不再怕林副县长了,喝了酒的人怕谁,那都是老子天下第一,脑袋割了也就碗大个疤,在谈到其中一个老板那方言大家听不清的时候,这王老板就开始讲起了笑话:最近我见到一个外国人,他来中国是学中文的,但他一直搞不清楚铁跟钢的差别,有一天他很晚才回到家,结果楼下的门打不开,他只好大声往楼上喊“房东太太你家的钢门打不开耶。””

    季子强就摇头笑着骂了他两句,就见王老板旁面的那小妞就说:“你这什么笑话啊,一点不逗人,我给你讲个真是的故事。”

    季子强就咳了一声,因为林副县长在,他怕这些家伙说出的故事太黄了,林副县长不好意思,但那女孩也是喝的二家二家的了,哪里管季子强的咳嗽。

    她就接着说:一长的很漂亮的女干部经常去医院做人流,医生很心痛问:“你呀都做五次了,再做以后就不能生育啦”女干部说:“没办法啦,这年头,领导轮换太快了”。

    季子强想笑,却不好笑,到底自己身边还有个林副县长,再说这个故事对自己身在体制中的人有点贬义,所以也就淡淡的笑笑,也明白这就是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孩,要是稍微懂点人情世故的人也不会讲这个故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