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让哈县长对此产生疑虑的关键点是季子强怎么可能在事情发生后的几个小时时间里,就完成了一次规模较大,成果显著的行动,这如果不是提前有所准备,谁又能如此快捷和准确完美的执行这一行动。

    毫无疑问,这是季子强提前构思好的布局,那么在酒店叶眉市长车辆玻璃被砸呢似乎也是这个局中的一个环节了。

    除了这个环节以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公安局的郭局长,毋庸置疑的,他在季子强这个局里,也必不可少的身在其中,没有他全力的配合季子强,那么季子强也就无法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一计划。

    这是很出人意料的一件事情,郭局长唯唯诺诺,小心翼翼的一个人,却也跟上了季子强的步点,这是不是更可以说明季子强异于常人的诱惑力和难以防范的渗透力,对这个问题,的确是不能大意。

    那么季子强呢他完全沉浸在这一辉煌的战果中,不得不说,在整个这次行动中,他并没有成为一个老百姓赞誉的焦点,因为他似乎是因为失职,不得已而采取了这次措施。

    但这一切一点都没有影响到季子强的情绪,他愿意自己像一个无名英雄一样默默无闻,因为他这次的行动不是为了自己的名誉,更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

    倘如一定要找一找他到底是为了什么,可以明确的说,他是为了一种还没有被官场磨灭的良知,一种与生具有的正义,不可否认,还有一点点他要抗击那些麻木同僚的潜意思。

    季子强在今天一早参加了一个为公安系统举行的庆功会,会议是由政法委的书记张永涛主持,吴书记和哈县长都参加了会议,也都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吴书记说:“今天,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表彰大会,大张旗鼓地表彰奖励在前几天的扫黑除恶行动中的有功集体和个人。我代表县委、县政府,向受到表彰奖励的有功集体和个人,表示热烈的祝贺和崇高的敬意,向广大公安干警、武警官兵表示衷心的感谢和亲切的慰问弘扬成绩,再接再励,立警为公,执法为民”

    季子强始终微笑这,这是他真心的笑容,他一点都没有因为整个会议没有让他讲话而有一点点的失落,他甚至在吴书记和哈县长讲话结束的时候还带头鼓起了掌,面对他们这种厚颜无耻揽功夺名的举止,季子强毫不在意,不管是吴书记,或者是哈县长,再或者是其他的县上主要领导们,假如这次的行动能对他们有所触动,让他们真正的重视起这项工作,自己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他们的讲话是沉长且毫无新意的,这个时候,季子强坐在主席台上是心情舒畅,怡然自得,他几乎就要用起过去开会时惯常的招数,去海阔天空,心神无羁的想一些自己愿意想的问题,可是,今天他做不到,一双明亮又妩媚的眼睛不时的向他放射出一缕缕动人魂魄的幽光。

    那是华悦莲,一个让季子强时有心动的美女,她坐在靠近前排的位置,她在整个会议中把自己所有的关注都投放给了坐在主席台上的季子强。

    华悦莲的表情完全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敛眉、凝思、莞尔,不一而足,她时而在思考着什么,好像有点郁郁寡欢,时而又张大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异常热烈的望着季子强,再有的时候,她会恬静,文雅又妩媚,羞涩的游移不定的躲闪着季子强看向她的目光。

    季子强努力的让自己从容不迫,泰然自若,他刻意的回避着自己的眼光,让自己尽可能的想点别的问题,不过很难做到,越是他心里有这个打算,他的目光就愈加的无意间投向了华悦莲,这让季子强很是啜气,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在好些时候,是达不到对自己有效的控制。

    就如对这个华悦莲一样,自己没有想过和她去发生点什么,因为自己心里还装着一个安子若,但看到华悦莲,看到她热切而又多情的目光,自己就难免的在心里有一种蠢蠢欲动,满足自豪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分明是浅薄和不成熟的。

    在今天这个五彩缤纷的社会,有许多许多的美女们脱颖而出,成为魅力十足、风情万种的尤物,她们有极好的教养,广博的学识,她们也趣味高雅,谈吐斯文。

    所有的男人都被她们撩拨得如痴如醉,意乱情迷,哪怕领导、长辈、成家的男人、惧内的丈夫,都趋之若鹜,概莫能外。

    所以想要自己如圣人一样的清心寡欲,季子强显然是难以做到的,他也知道自己的缺点,他也明白就算自己再怎么坚强,最后还是会经受不住那样勾魂的目光。

    于是,季子强没有急忙收摄心神,惊慌失措的躲避,与其这样躲闪,不如大方,正常一些,他就也看向了华悦莲,不错,效果很好,季子强很快就发现华悦莲原来是那样的不堪一击,在自己平和,若无其事的目光中,华悦莲败了,她犹如惊惶失措的一只小兔,刚刚把头伸出了洞外,就发现了翱翔在蓝天白云间的苍鹰,她开始局促不安,不知所措了,她的脸也开始有了驼红,她的眼光低垂下去,再也不敢如刚才那样的嚣张。

    季子强就心里暗暗的笑了,他在这枯燥乏味的会场,发现了一种有趣的活动,他就满怀坏水的欣赏着华悦莲的窘态,感觉很快乐。

    华悦莲很被动的躲闪着季子强的目光,她想大胆些,轻松些,但她做不到,在很久以前的那个春光明媚的时候,她和季子强意外的邂逅,从那天起,季子强的笑容,季子强的眼光,季子强的忧伤就触动了她心里的某个东西,就像一把锄头,轻而易举的掘开了她原来筑起的那道堤坝,她已经很难回到以前那种心如止水的境地了。

    在很多时候,季子强笑起来很灿烂,走在大街的人群中很显眼,华悦莲在好几次看着他,远远的就琢磨他那种气质,他的面孔好看而不张扬,沉稳又含蓄,她始终在远方凝视着他,却不敢朝前走一步。

    华悦莲有些迷惘,有些向往,她的命运已然彻底生了转变,有种凤凰涅磐般的灿烂。

    同时,她又很理智,很自律,她所受的教育不许她轻浮,她从小就有的矜持,让她一直没有勇气直接找到季子强,去述说自己的感受,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华悦莲也仅仅就是暗恋,没有任何奢望,甚至要想克制自己。

    直到那个宴会中她再一次面对了季子强,她的心里就又升起了一钟希望。

    对华悦莲这些情感的变化,季子强是全然不知的,他起初是因为受不了华悦莲的眼光,所以决定坦然面对,后来他感到了华悦莲的退缩,他获得了胜利,他也就不再去考虑这个问题,认真的继续听哈县长在那自我表扬了,说什么政府早就有决心,有计划对洋河的黑恶势力进行打击,说什么整个行动是巧计划,多构想,还说什么在那个重拳出击的夜晚,他们是夜不能寐,他们是多么的焦急和担心,生怕有犯罪分子逃脱漏网。

    季子强不得不佩服他的胆大脸厚,也对官场的这一现象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开完会,自然是要庆祝一下了,公安局的招待很隆重,在公安局的餐厅里,所有的人都洋溢着笑容,吴书记,哈县长,还有季子强等县上的主要领导都被安排在了餐厅里面的一个包间里,这是公安局的内部餐厅,装修很普通,但酒菜很不错,

    公安局的郭局长就坐在季子强的旁边,在大家不注意的时候,郭局长就小声的问季子强:“季县长,怎么我感觉今天的庆功会是给书记和县长开的。”

    季子强呵呵呵的就笑了,也低声的对他说:“不想混了是吧”

    那郭局长也就揶揄的笑笑说:“想混啊,我还想不断进步呢。”

    那坐在对面的吴书记手里端着一个酒杯说:“季县长,郭局长,你们在嘀咕什么,赶快给我端起来,我陪你们两位干一杯。”

    季子强就连忙端起了面前的酒杯说:“郭局长在心疼他的酒呢,他让我少喝点。”

    吴书记哈哈哈的大笑说:“你老郭啊,一天就知道算小帐,这次县上和市局给你们奖励了十多万元,我们不帮你花点,你忍心吗”

    一桌子的人都笑了起来,哈县长也说:“就这个老郭最小气,不过今天算是有进步,还给上五粮液了,过去就没见他拿过好酒出来。”

    郭局长很委屈的说:“我到想每次拿好酒招待,哪有钱啊”

    其他就有人开始批判起他来了,说他成天到晚的哭穷,一看就知道是个做小买卖的。中午天也热,大家就适可而止,喝了几瓶都打住了,就这,季子强也没少喝,在这桌子上,谁都知道这次行动是怎么回事,吴书记和哈县长也真人面前不说假话,不用再抢功了,他们还是多多少少的夸奖了季子强几句,为弥补他们在刚才大会中的对季子强不公正待遇,所以吴书记和哈县长就发动桌子上的其他领导,没少给季子强敬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