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闵力娜看着季子强,脸上带着笑容,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efefd

    季子强说:“第一个问题,这些工人大都来自哪个地方啊”

    闵力娜毫不犹豫的说:“季市长,我从他们的口音判断,大都来自北方,本地人很少,我采访的几个人,说话都是东北口音的。”

    点点头,季子强说:“嗯,判断准确,我再问你,柳林市的开发区工程,已经全面铺开,你采访的过程中,出现这种情况的施工队多吗”

    闵力娜也很快的回答说:“不多,今天发现的是第二支施工队,其余施工队,大都是本地人。”

    “那你说说,这种情况说明了什么”

    “说明我们柳林市已经是真正的大市了,外面有施工队进来施工了。”

    “呵呵,小闵,回答不错,不过,你采访正面报道居多,今后有机会,多注意一些负面的东西,这样,看问题就能够深入一些。”

    闵力娜就厥着嘴,有点不服气的说:“季市长欺负人,为什么这么说啊,我不服。”

    闵力娜说话的时候,坐在前面的小纪微微动了一下,季子强知道,小纪发现了问题:“小闵啊,让小纪告诉你吧,纪秘书,说说你的看法。”

    “好的,闵记者,柳林市的开发区工程,是大宇集团中标的,也就是说,所有工程都是大宇集团负责施工,前些日子的调查,我们已经知道,大宇集团的建设主力军,大都在广场市政改造上的建设工地上,而目前9成以上的工程都动工了,出现了外地的施工队,只能说明一个原因,大宇集团施工力量不足,有外来的力量加入。”

    闵力娜睁大了眼睛,看着季子强,能够从小细节上面发现大章,刹那间,闵力娜觉得,自己并没有真正了解季子强,在季子强的大脑里,装着太多的东西。

    他们很快就到了一个饭店,在“羊羊羊”的一间小包厅里坐了下来,“羊羊羊”饭店是一家新疆人开的,它的拿手菜就是烤全羊,其实就是个大排档的升级产品,除了烤全羊和酒之外不卖别的,老板是个四十岁左右胖乎乎的四川女人,说起话来嘴巴和脸就会鼓成圆形,闵力娜就悄悄的对季子强说她的脸就像刚刚老式茶壶的俯看版。

    在他们每个人的面前是一碟的羊肉块,羊肉汪着亮晶晶的红光,似乎还能听到“吱吱”往外出油的声音。闵力娜的脸是红色的,跟桌上的羊肉相映成辉。

    过去少数民族以畜牧业为主,人们因地制宜地择肉而食,最终繁衍出了强悍的肉食文化,他们民风淳朴粗犷,在很多少数民族的菜系中你是找不到精工细作的雅致菜肴的,夯实大气的性格早已经深深渗透进每一种食物之中,再补充进每个人的身体里。烤全羊不独是新疆的特产,但是新疆的羊肉质鲜美,所以格外令人神往。

    烤全羊的选材讲究,原料羊是关键,多选择二岁左右肥绵羯羊,在35千克左右。配料上更是精挑细选,单种类就有十余种,而且对其质量、数量以及使用方法、使用时间等都有着严格的要求,烤全羊的整体制作相当繁杂,耗时较长,需经过宰杀、去毛、烙毛、去脏、腌渍、上架、烤制等二十多道工序,光烤制一项就需要近四个小时。

    烤全羊中蕴涵着丰富的文化礼仪,成品的烤全羊需竖立正面地摆放在华丽的全羊车上,上挂红色绸带,喻意隆重热烈、喜庆吉祥,宾主共同剪彩喻意团结一家、亲密无间,烤全羊一般需要经过全羊祝颂后,才可分割食用。

    季子强他们当然是不这么讲究的,他们在放縱情怀,觥筹交错,彼此客套,那桌上考究的餐具,崭新的刀叉,一群文明人在餐桌上公然撕扯那只悲剧的羊,那感觉好像回到远古时代 一群人野蛮人在分享他们的猎物 兴高采烈的狂欢。

    你敬一杯我回一杯,推杯换盏间季子强和他们也就搭起了沟通的桥梁,这也是酒文化吧。

    就这样润物细无声,酒渐渐走入了生活,起初,它也就是像星爷刚刚出道那会儿跑个龙套,客串个清兵甲清兵乙,给一桌无味的饭局增添点热闹,渐渐地渐渐地它倒有些喧宾夺主了,一桌宴席没有了酒反倒像是一部大片少了主角。这时候的喝酒已不再满足于喝喝啤酒了,那个口味太淡,只能解渴,要喝就得喝白酒。

    这个喝酒啊有时候也像人与人相处一样,由陌生到熟识,相处久了自然就有了感情。酒喝得多了,也如饱阅人生一样,浅咂一口就品得出酒的好坏,度数的深浅,什么酱香型,醇香型,浓香型,窖香型,只要是酒,都能说出点道道来。喜欢上了喝酒,就特别留意找酒喝,单位旅游到哪,总得喝点当地的酒,古人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我们就东施效颦,走到哪喝到哪吧。

    晚上,闵力娜回到家里,很长时间都睡不着,她和季子强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次季子强喝醉了,靠在她的胸脯上,闵力娜看到季子强靠的这么近,仔细看了季子强,略带童稚的脸,看上去是那么英俊,那一刻,闵力娜封闭的心被打开了,她不自觉的抱住了季子强的头部,放在自己的胸前,让季子强睡得尽量舒服。

    后来和季子强接触的机会多了,闵力娜感觉,季子强和其他领导有着很大的不同,这种不同之处在于季子强身上有着平民气质,身居高位,依旧能够保持这样的气质,是非常可贵的,闵力娜接触的众多领导中间,只有少数几个省上的主要领导人,身上有这样的气质。那种气质,学不来的。

    季子强的睿智深深打动了她,电视台很多人传闻,闵力娜付之一笑,现在,她觉得这样的传闻好可爱,闵力娜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英俊的平民市长季子强了。季子强一直在思考着那两个似曾相识的人,总是记得在哪里见过,吃饭的时候,和记者聊天的时候,闵力娜问起了季子强的经历,季子强笑着做了简单介绍,那一刻,季子强猛然想起了什么,她真的很像方菲。

    回到了家里,季子强洗了个澡。太阳能热水器就是方便,随时都可以用上,他在浴缸里多呆了会,热水从皮肤上滑过,给他一种特别温润的感觉。他突然心头一颤,随即闭上了眼睛,任水从头到脚,一直地冲了下去

    洗好澡,起身泡了茶热茶,季子强泯了一口,看着偌大的房子,空落得让人发慌,每次江可蕊在家时,她总喜欢在客厅里看电视。只要季子强在外有事,她都会一直等着,等他回了家,再喝上几口热茶,她才去睡觉,那时候的这房子,到处好像都很满,现在,江可蕊不在这里的时候,季子强才发现,那些满的,充盈了的,其实不是别的,就是江可蕊的身影,就是江可蕊的气息,如同这个城市中到处飘荡的清香的气息一样,那是生活的气息,也是思念的气息。

    第二天刚上班,就见自己的秘书小纪过来说:“季市长,刚接到电话,是韦书记的秘书打来的,请你到市委韦书记办公室去一下,说韦书记找你商量点事情。”

    季子强就点点头,也顾不的喝水,起身到市委去了。

    季子强见了韦书记,两人坐定,二椅子就客气的问韦书记:“书记叫我是有事吧”

    韦书记就笑着说:“看你说的,难道没事我就不能叫季市长过来谈谈吗哈哈哈,以后我们真的应该做在一起沟通,这样才不显得生分,你说是吧”

    季子强也就哈哈笑着说:“那是那是,以后我经常来,你可不要嫌我烦。”

    韦书记也是一笑,然后说:“今天叫你是有点事情的,刚才省委来了电话,要我们尽快的抱出柳林市委副书记的推荐名单,所以叫你来就是想商量下。”

    季子强一听还是那事情啊,就没怎么多想说:“上次不是商量过了吗,你看谁合适就行,我一定会支持韦书记的。”

    韦书记也就不再和他闲扯了:“我也为这事专门问过省委领导和省政府领导,省委乐书记的意思是让我们提名葛副市长,当然了,李省长也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会有点不情愿的,但这是领导们的意思,所以我想我们还是执行吧。”

    季子强一下就傻眼了,他明白这是韦书记给自己的一次示威,但对这事情他是没有办法反击和抵制的,他也相信韦书记不可能在这样的问题上乱说。

    刚才那一些愉快的心情就变的有点糟糕了,对省委,省政府的决定,特别是乐世祥的决定,他是没有办法抗拒,他只有忍受着被韦书记嘲笑,必须忍受,一个人不可能任何时候都心想事成的,挫折是随时会发生,自己也要学会接受失败,学会低头和认输。

    虽然季子强心情已经很不好,但他还是只能自嘲的笑笑说:“既然是省委的意思,那我还能说什么,只能是遵照执行了。”

    韦书记带点嘲讽的说:“要是你有什么不同的意见,也是可以写个报告给省上反应的,但这事我看就不用在多商量了吧,先执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