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乐世祥见他来了,知道一定是韦俊海书记刚找过他,他现在过来肯定是为柳林副书记人选的事,乐世祥就放下了手里的文件,摘掉了眼镜走过来问:“怎么了,也没打个招呼就过来了,是不是为柳林老韦的事啊”

    谢部长就笑起来说:“你就怎么猜的这么神啊,就没想到我是来蹭你烟抽的。 ”

    乐世祥哈哈的笑着把办公桌上的烟给他扔了过去,一边说:“你还需要蹭烟,只怕是别人送你,你都懒得收了。”

    谢部长也呵呵的笑着:“领导可不能这样看待我啊,我是清廉奉公的好同志,我还想继续进步呢。”

    乐世祥就“且”了声说:“就你还想进步,到领导这来连烟都不带的人,我看你快就义了。”

    两个人就哈哈的笑着开了几句玩笑。

    谢部长笑完就说:“刚才老韦到我那去了一趟,他说准备提名叫柳林市葛副市长做柳林市委副书记,不知道书记你是个什么意思”

    乐世祥就笑笑,果然是为这事来的,他就淡淡的回答说:“我知道,他刚才也给我说过了,怎么你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谢部长有点疑惑,乐世祥既然知道,他为什么不阻止,难道其中另有玄机,但好奇让他还是追问了一句:“我感觉这个被提名的人,好像季子强没有同意,书记要防备一下老韦,我看他耍的是个空翻。”

    乐世祥哪能看不出今天韦俊海的想法,很明显,这就是借力打力,让自己来压制和威慑季子强一下,只是韦俊海没有想到一点,自己也正需要借着这事情来磨练一下季子强,免得他一路太顺,养成了狂妄自大。

    此刻乐世祥笑了起来,反问了谢部长一句:“你想我会不会看不出来”

    那谢部长一愣,呵呵的笑了起来,这样的意思自己都看出来了,那乐世祥宦海行舟几十年,什么招数没见过,他洞悉人心的本领只怕少有人及,看来自己是多此一举了,但他今天还是想学一招,就问:“书记当然是知道,不过我还是不明白,知道了还中招,那是所为何来”甘当小学生,在领导面前笨一点这也是很高的一招。

    乐世祥当然不能说出自己是想看看季子强,看看他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下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心态,同时也要锻炼他经受挫折的能力。

    这些虽然不能说,但对老谢却不能过于的见外,没有一个合适的理由他是不会相信,还以为自己不放心他,所以一定要给他说明一些东西,于是乐世祥笑笑对姜部长说:“老谢啊,也亏你搞了这么多年的组织工作,呵呵,我中什么招了,那柳林市的建议归建议,最后是不是按那个提议定,那就是你的事了,呵呵。”

    谢部长也就恍然大悟,心里也暗笑自己是看戏流眼泪,替古人担忧,最后定谁还不是由我们说了算,你想提议谁,你提就是了。

    想明白了这个事,谢部长也就不再多坐了,笑着告别回他的小院去了。

    对韦俊海在背后搞的这些,季子强还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什么,他想过了,这次自己是一定可以完全的封杀葛副市长想当副书记的希望,他就不相信了,韦俊海敢于为个葛副市长和自己摆开架势闹一次,所以季子强很安然,也很淡定,但其他的一个消息就让他马上的不安了,那就是开发区候选人的商业局长,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从外面又引进了一笔投资,大概一千万,这就绝对的超过了李助理,看来开发区的主任李助理想要当上是很悬了。

    但季子强实在是不希望让别人去占了那个位置,在以后的几年里,开发区将是柳林市一个重点中的重点,他的受关注程度和重要性将是不可比拟的,而自己对他的绝对控制权,也是相当关键,就这样的失去,实在是战略上的一次失败。

    季子强开始郁闷了,条件是自己提的,总不能连这也耍赖吧,好歹自己还是个男人,还是个市长,他真有点后悔当时自己的信口开河。

    到了下午,那贾老板又把想来开发区投资的马老板带了过来,这马老板什么都不说,就是想请季子强晚上一起吃个饭,季子强虽然听不到马老板准备来投资的保证,但他请自己吃饭那其实也是一种态度,他要不想投资,那何必请自己,他钱多的烧的慌啊,一定是想来在靠实在一点。

    季子强就不在推辞,和贾老板这样的人一起吃饭真的没什么意思,但为这马老板几千万的投资,那自己就是再难受点也没关系,吃就是吧,牺牲我一个,幸福好多人,呵呵,那就到许老板的去吧,肥水不留外人田吗,他就答应了。

    季子强和贾老板他们这一行人就一起到了许老板的酒店,刚好许老板今天也不是很忙,季子强就叫上他一起坐下,那好吃好喝的也就很快的端上了桌面,一个漂亮的服务员小姐就专门的负责到酒,上菜什么的,今天自己的老板在,服务那是不用说,换骨碟,换烟灰缸,倒酒,递餐巾纸的很是周到了。

    酒席中,那马老板就不断的给季子强带着高帽子的夸奖,说早就听说过季子强的大名,知道他是个干实事的好领导,为企业,也群众那是没的个说,今天自己认识了季市长,那是三生有幸,洪福齐天,哈哈,季子强就随便他吹,反正今天这几个人都是不相干的人,也不怕他吹的出丑,他就是酒来了喝,菜上来吃,你拍他,他就受,目的就是一个,把你那几千万搞到我柳林市的开发区来。

    这马老板见季子强很随和,又没多少架子,自己拍他,感觉他也很喜欢,慢慢的他就说到了了投资上,自己已经有在这投资的打算了,就希望季市长以后给照顾下,因为他这个行业要是办起了工商,税务,环保,卫生的手续那是真的太复杂,要是没个管用的人在当地给他撑个场子,不怕你钱多,就叫那些很小很小很小的公仆们,也可以把你糟蹋的受不了。

    季子强一听,果然和自己预料的一样,是担心柳林市的管理部门难缠,今天想来给自己好好的拜个码头,保佑他以后风调雨顺,没人欺负,季子强就笑着说:“你放好心的在这干,我说过的,谁要是没事找事惹你的麻烦,你直接来见我,我去陪你见他,这样说你放心了吗”

    那马老板虽然是放心多了,但他也知道,市长也不是一天闲着光给自己一个人来解决问题的,人家事情多了去了,有很多小事你不能老去找人家吧,要干个企业那真是千条万绪的,他就还是多少有点犹豫。

    季子强也是可以理解他的心情的,正准备给他在做些更加恳切的保证,却一下子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他就心里一动,说到:“马老板,这样吧,你要是还不放心,我就派我的助理以后帮你办理相关的手续,只是要有个借口,嗯,你就说你是他的朋友,是他找你来投资的,这样他就可以完全帮你办这些事了,有他配合,你想下,别人谁都要给个面子的,谁还会再去为难你啊。”

    这马老板一听,那当然是好了,别的人就不说了,有个市长助理天天陪着跑,那应该没有那个部门敢来烧轻的刁难自己,他就连声的答应着:“好好好,我也想着,你一天那多忙啊,怎么好意思老是叫你陪着,这也是不可能的,但有你助理帮忙,那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明天我就去找他,手续就开始办理了,早一天办好,我就早一天开工。”

    马老板一面说话,一面也是心里高兴啊,能够攀上这样一个好市长真不容易,自己没有了后顾之忧,那就在柳林市好好的干下去了。

    季子强也是心里高兴啊,这样一来,把这马老板巧妙的算在了李助理的头上,那开发区主任的位子就算是稳稳的到了李助理手上,凭空出来这五,六千万,只怕那商业局长是不想认输也不行了。

    一个桌上四个人,这两个主要人物都很高兴,剩下两个吃莫莫的,那也很高兴了,所以这顿饭比季子强来之前想象的要愉快的多。

    到了第二天刚上班,这马老板就早早的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今天他可是一个人来的,除了带的有他办手续的相关资料外,还给季子强带来了一份厚礼,一张闪亮的银行卡,希望季市长以后永远做他的保护人,季子强那里能要,现在已经不是过去洋河县了,那时候是穷疯了,见钱就想抓一把,现在他职位也高了,手上活动的经费也多了,所以就说什么也不会在收这钱,两个人就来回的推了好一会。

    季子强看看这也不是个办法,就对马老板说:“马老板,你要真的想感激我,那也可以,我过去工作的那个洋河县,到现在还有很多地方很穷,你就把你这钱给他们贴补下,给一些农村的学校搞点福利,也算了却我这一直想帮他们的心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