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没去否认这层关系了,笑笑说:“谢部长对我是很关照的,呵呵,没想到这点秘密也暴露了。 ”

    刘副市长一听这不是传言,还是真的了,就心中暗道:难怪季子强可以几次的逢凶化吉,原来是如此,看来韦书记和老葛他们要想再整季子强,他们就得好好的掂量,掂量下。

    不错,这传言也到了韦俊海书记的耳朵,他起初是不怎么相信的,在这官场上,那谣言和传言每天都有,一旦传起来,那是越传越神,连很多漏洞都会叫传言的人自动做了很好的修补,后面的人连个破绽都找不到了。

    韦书记把这消息嗤之以鼻,呵呵,他季子强凭什么就认识的了谢部长,要真的认识,你前几年怎么就在我这闲混着,为什么没让谢部长提拔下,非要等到叶眉发现你,所以这一定是好事者的传言,也难保不是他季子强给自己放的烟雾弹,想给身上划一道光环来吓唬人。

    吹什么给行长的儿子办到省政府去,才用了一天时间,呵呵,只怕就是我老韦去办,也没这么快吧,这谣言啊,真是,他笑笑,自己就摇起了头来。

    但马上韦书记就发现他判断错了,因为工行的一千五百万资金很快就到账上,听说后面那两千万也马上可以办妥,这个消息就让韦俊海书记不得不重新思考这问题了,到银行办款他是很了解程序的,他也不是个很官僚的领导,过去在政府主事的时候,韦俊海也参与过多次到银行的协调和贷款。

    像季子强这样快就把几千万搞到手的情况,过去他自己是没见过的,也不可想象,更让韦书记惊讶的是,过去说的一千五百万,怎么就会一下子变成三千五百万,那就只有一个解释,关于季子强的传言是真实的,季子强的确帮着那行长解决了问题,只有等价的交换,才可以创造出如此奇迹事情。

    韦书记搞清楚了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反倒不是好事,因为他就多了更多的郁闷,自己必须很慎重的考虑一下以后自己和季子强的关系了。

    只是有一个问题一直让韦俊海感到很不解,听说季子强市苏副省长和李省长提上来的吗但谢部长和政府这几个也不是一锅的,难道说季子强可以脚踏两支船、

    现在看来这谢部长是要扶持的季子强了,自己以后只怕就很难去动季子强的,除非自己敢于和谢部长对着干,但自己一定是不会那样做的,即没有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可能。

    那自己以后怎么面对季子强,看来问题很复杂了,又不能打压他过于严重,但也不能放任他季子强骑到自己头上,这样的尺度很不好把握啊。

    韦书记现在还面临着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市委的副书记一直空着,他最看好的当然是葛副市长,只有葛副市长才可以和自己心贴心,但季子强现在的意见就至关重要了,要让他抬手,只怕很难,那葛副市长傻乎乎的几次让季子强下不了台,现在这疙瘩很难在解开。

    韦书记就把季子强邀请了过来,想做下季子强的工作,季子强接到他的电话也很快的来到了。

    韦书记就大概的问了季子强到省城后的行动,对他能完美的解决这几家贷款也表示了祝贺,韦书记就说:“季市长,你这次的贷款很成功,这就为我们下一步开发区的全面启动奠定了基础,真是可喜可贺。”

    季子强当然就很谦虚的说:“那不是我的功劳,是韦书记你过去把底子打的好,我就是顺水使了点力气。”

    “哈哈哈,原来季市长也学会谦虚了,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我可不会自己给自己脸上贴金,听说你这次还见了省委的谢部长了”韦书记想要亲自的听到季子强得回答,来证实自己的看法。

    季子强知道自己否认他没有什么效果,那就干脆的承认吧:“嗯,我是有点事找了一下谢部长,部长对我们柳林市还是很关心和支持的,也让我带他向你问个好呢。”说完他就看着韦书记的表情,想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但季子强失望了,韦书记没有什么意外的神情,只是淡淡的笑了下说:“都是老同志了,他对我们柳林支持下也是应该的。”果然是这样,韦书记心里也算是把这问题做了个确定。

    季子强也就只能陪着他笑笑了,他也清楚,要说别人知道了自己和谢部长关系好,那是很有些重量的,但对于韦书记来说,未必会有太大的触动。

    韦书记就不在提这个话题了,他对季子强说:“我们市委现在这副书记人选的推荐,你有没有考虑过,今天我就想听下你的想法。”

    季子强来的时候已经想过韦书记可能要提这问题的,季子强就回答:“说真的,我是最近忙,一直没好好的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我认为,有资格提出推荐的在我们这也没有几个,你看着办吧,只要不是葛副市长,其他人问题都不大,你提谁,我都支持。”

    季子强要抢先堵住韦书记的嘴,不要看他说的是让自己来,他想听自己的想法,一会他就把葛副市长名字提出来了,自己先要表明自己的态度,免得他提出来了自己再去反对,那就伤他面子了,也难说话的多,所以他就抢先的做了表态。

    韦书记是没防到季子强来了这一手,叫你提人选,那见过有人先来提个否决,这到是自己从来没遇到过的,他是老猎人遇见个新动物,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这样也到不是说他愚笨,因为官场上真的还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对话吧。

    韦书记刚才想好的很多帮葛副市长说的话,一下子找不到目标了,人家话都说到那个份上了,你说自己怎么在说,说出来不是找气生吗,怪就怪这个不懂事的葛副市长啊,什么人不惹,你惹季子强这魔头做什么,现在自己就很尴尬了。

    就这样算了,改提一个人,但心里到底是不顺,继续提葛副市长吧,那就要和季子强对上了,得不偿失,他只有模棱两可的说:“那我再想想吧。”

    两个人就又随便说了点其他事,分手告别了。

    韦俊海书记看着季子强的离开,心里多少不是个滋味,但以目前的形势,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就是自己强行的把葛副市长报上去,只怕也是徒劳无益,因为到了上面还要过谢部长那一关。就这样的算了,自己的心也不甘,柳林市不是自己凭空得来的,也是自己几经周折,几次斗争换来的,就这样拱手让人,那是万万不能。

    韦书记于是就决定做一次试探,看看自己是不是还有往昔的脸面,他决定再做最后的一次努力,要是再没办法,那也就只好永远低调了,因为一个政治家首要的一条,就是要看的清形势和时局,不可以逆天而行,该低头时就低头,该弯腰是莫挺胸,韦书记就按派好了工作,准备明天到省委见下李省长和郑书记,做最后的一搏。

    季子强回到了办公室,就见秘书正陪着那房地产公司的贾老板和另外一个人坐着,季子强就奇怪了,这贾老板胆子真大,还敢来见自己,上一次那一烟灰缸,看来还是砸的轻了点,不然他怎么就忘了疼了。

    那办公室的几个人一见季子强进来,都赶忙站立起来,没等秘书小纪的介绍,那贾老板就悍然无耻的笑了起来,一边还掏出烟给季子强,一面还给旁边那人介绍说:“老马,这就是柳林市大名鼎鼎的季市长,你可要认清了,以后发财,干事全靠他。”

    季子强见人家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样子,也不的不佩服他的脸厚,这贾老板就又对季子强说:“这是我一个生意上的朋友,很看好柳林的潜力,想投资个五,六千万,搞个芯片厂,今天我就把他给你带过来了,他怕在柳林市没熟人,事情难办,今天让他见见市长你,也让他老马放个心。”

    季子强就不好在对这狗东西太冷淡了,人家拉来的可是个大生意,开发区刚开始就可以引进这些人来,那以后的路就好走多了。

    季子强只有把对贾老板的鄙视放在心中,脸上拉起了笑容,说:“呵呵,看来贾老板也是古道心肠啊,你这朋友以后就是我的朋友,还要什么熟人不熟人的,你要来投资,谁惹你,你就来找我,我就是你的后盾。”

    这马老板听到这话,脸上都被兴奋烧红了,有个市长做后台,那还怕谁,只是一时还不知道这市长的性格爱好,所以也不敢乱说话,乱表态,他就笑笑说:“市长,不满你说,我过去是在南方做生意,但现在那面的地价和人工工资很高,所以想到贵地来发展,听说你们开发区马上要搞起来,我就想看看有多少优惠的政策。”

    这还不简单,季子强就给他从地价,到税收,再到优惠比列,一一的说了一遍,因为这都是他一手定的,所以讲起来一点都不难,而且还极有煽动性,那马老板就越听越兴奋,已经很为心动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