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中午饭前,金行长就来了电话,他联系了省行信贷部的黄主任,这是省行信贷上的大拿,搞通了她基本就没问题了,季子强这面就赶快联系饭局,季子强不想在吃海鲜了,就让刘主任从新联系了一家。 :efefd

    一切安排好了,他们就出去随便吃了点什么,睡午觉,养足精神准备晚上的接待工作。

    这一觉真是睡的好,从2点就一口气睡到了五点多,估计他也是昨天晚上战斗的辛苦,那金行长都来了,刘主任他们才叫起季子强,不过说真的,季子强最近几天也是真的有点累了,劳心比劳力更辛苦,今天算是好好的保养了一下,起来他就和金行长随便的聊了一会,打听打听那个黄主任的习惯,爱好,忌讳什么的,做些了解也是必要的。

    到了六点多,他们就提前到领那个饭店,只是一个在省城很高档的酒店,整个酒店以金黄色为主色调,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更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装饰:法国的青铜、意大利的音乐喷泉、法国的水晶灯、国际一流水准的餐厅用品、加上富丽堂皇的回廊,金箔的装饰,由内及外无不彰显皇室气派。将您带回到埃及神秘的贵族奢华尊贵的生活。

    那中餐厅,西式餐厅,自助餐厅,荟萃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经典菜肴和名点,精致且富含不同国家文化色彩的美味佳肴令人齿颐留香。

    季子强也算是第一次来到了如此豪华气派的餐厅,有些惊叹,但还要装出一副如无其事的样子出来,表示自己见多识广,一点都不土的样子,当金行长说:“季市长,这餐厅很不错,很高档的。”

    季子强还要淡淡的说:“还行吧,说的过去。”

    几个人到了包间,整个包间采用高档全天然石材精心设计装修,装饰豪华,配有高档沙发、背景音响等,尽显其独具匠心的设计风格,置身其中,会使您感受到一种拂面而来的尊贵祥和气氛。他们就先点上菜,要来了酒,一切提前准备好,一会的时间,那玉盘珍馐,凤髓龙肝,八珍玉食,色味俱佳的饕餮大餐就摆满了一大桌子,季子强很有些感触,但也没时间去想,因为那黄主任已经到了。

    这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了,长年的办公室看资料,给她眼角留下浅浅的鱼尾印迹。不过,她那浓密油亮的短发,仍是那么乌黑。眼睛虽是单眼皮,但秀气、明亮,那高高的鼻梁下经常有力地紧抿着的嘴唇,显示着她充沛活力和权利。

    她矜持的和季子强用指尖握了下手,那笑容给人的感觉是职业性的,以季子强对女人的了解和认识,他知道这是一个很理智也很冷漠的女人。

    季子强就不由的提醒着自己,一定要小心应付,千万不可以触到她的忌讳,这样的女人最难缠,深不得,浅不得,不过还好,气氛也还说的过去,因为黄主任不喝酒,所以这场面也就比较的安静点了,太安静也不好,随时会出现冷场,于是季子强就只好不断的说话来填补这一阵阵的空档。

    后来季子强也是实在的无话好说了,这时候,那黄主任才笑着对季子强说:“你也不要费劲了,我今天可以来,那就说明我是想给你们解决的,只是你也知道,最近这夏粮收购是我们农行的一个大事,所以资金上还是比较紧张的。”

    季子强也就陪着笑说:“这我是理解的,夏粮收购你们肯定是要动用不少的资金,只是我们这次真的是很需要啊,还是请黄主任想点办法给解决一下。”

    那黄主任也就很高傲的笑笑不在说话了,端起了面前的饮料喝了一口。

    季子强就不相信她的话,要是没把握她怎么会赴今天的这个约,既然来了,那就应该是有可能的,只是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季子强就又没话找话的和她东拉西扯的说起了话。

    两个人就随便又扯了些其他的事情,这扯着扯着,季子强就随便的说了声:“黄主任以后没事了多到我们柳林市去转转啊,给我们指导一下工作,我一定好好的尽下地主之谊。”

    那黄主任就难得的笑了笑说:“你们柳林市我经常去的,我有亲戚在那面。”

    季子强忙接过话问:“黄主任还有亲戚在柳林市啊,那下次去了一定给我打个招呼啊。”

    黄主任就冒出来了一句话:“我有个侄子也在你们柳林市上班呢。”

    季子强一听还有这事,就抓住话题问道:“在那上班呢,黄主任可以告诉我吗”

    这黄主任听到了季子强的问话,就淡淡的说:“唉,他可是个小人物,在你们工商局一个所里呆了三年了,也没混出个样子来,说出来怕市长笑话。”黄主任说的很是平淡。

    这话就有了问题了,市长怎么会笑话自己手下的干部,听黄主任的口气很有点不满的味道,季子强不敢大意了,也许这事就是今天黄主任落落寡欢的真真原因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个原因,那问题就简单多了,季子强就怀着这个希望,继续试探起来。

    季子强就笑着说:“我怎么会笑话他啊,过去是不认识你,也不知道这回事,以后我们都是朋友了,你那侄儿也一定会不断进步的。”

    黄主任的眼中有了一抹亮光,她淡淡的又笑了笑说:“有季市长这话,我也替他高兴啊,就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可以进步的了,看着晚辈们有出息,我这当长辈的也高兴。”

    季子强就抓住战机,马上调侃了一句说:“听你这话好像你已经七老八十的啦,其实你年轻的很,看起来风度气质都是很好,至于你那侄儿,我想应该很快就会有长进的,这点我是有信心的,三两个月保证进步。”

    这一下黄主任的脸色也就逐渐的有了笑意,两人的话也投机了很多,季子强又拿出了在政府多年炼就的看家本领,吹,拍,捧,夸,叹,一阵的攻击,那黄主任也喜逐颜开了,竟然端起了白酒,一定要和季子强碰一杯,金行长看到这个情况也算是定下了心,暗暗的高兴,要是今天搞砸了,他是最难受的,这笔贷款只要办成,自己得到实惠和报答那是铁板钉钉了。

    酒大家就喝的差不多了,感情也算是沟通的不能再通了,这黄主任才张开那满含权威的铁嘴,对季子强说:“今天就到这吧,这事你就不用在费心了,我会给你尽快办好。”

    季子强也就很领情的说:“你可真是一个好大姐啊,呵呵,那我就先谢谢你了,你那事我也记住了。”

    两人就相视淡淡一笑,结束了这次宴请。

    第二天一早,季子强是好人做到底,送佛送西天,他一早就联系了王副行长,把他那宝贝儿子送进了省政府大院,那办公厅的王处长已经是接到了通知,季子强又带了几条好烟一起送上,两人就客套了几句,收下了那孩子,季子强也就离开了。

    回到了宾馆,季子强也就不在耽误,几个人坐上车就向柳林返回,已经出来了好多天,肯定是有很多事要等他处理,大的不说,那一些用钱啊,报账什么的,没他签字就没办法。

    一路无话,季子强他们就回到了柳林市,车先把他送回了住所,季子强休息过后,吃了个中午饭,下午就到了办公室,他一回来事情就很多了,乱七八糟的大小事情忙了一个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几个领导把开发区搬迁的事情也给他做了汇报,现在就等银行的钱一到手,就马上行动了。

    季子强就问起了两个想当开发区主任的,最近几天比的怎么样了,彭秘书长说李助理还没回来,现在具体的还不知道,以目前的情况看,有一拼,季子强就不得不为李助理来担心了,万一真的他再输了,那主任的位置就只好给商业局长了,这是季子强不希望,也不想看到的一幕。

    季子强还听彭秘书长说。最近葛副市长在到处活动,找过几个常委的,想要当那个副书记,季子强就冷冷的笑了笑,心里想,就你哼哼,做你的清秋大梦,只要我季子强在这位置上一天,你也不要想再上一步。

    但季子强脸上却很平淡,他对彭秘书长说:“让他活动吧,我们也管不了人家。”

    过了没几天,在这两大院里就传起了季子强和省委组织部谢部长关系好的传言了,季子强也是无意听刘副市长说的,那天他找刘副市长有点事,说完正事后,刘副市长就说:“季市长,这次到省里是不是去见了省委的谢部长了,听说你们关系铁得很嘛。”

    季子强没想到他也知道了,这消息真是快啊,一定是刘主任传出来的,但季子强也不奇怪和生气,知道就知道,未必是坏事,这样反倒可以在自己的身上有点光环,可以让很多摇摆不定和犹豫不决的人靠向自己,有这谢部长的关系掩护,比直接暴露自己和乐书记的关系更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