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笑着对谢部长说:“上次你去柳林市,时间也很仓猝,也没好好请你指教一下,今天我带了副茶具,就想来领教领教了。 ”

    说话间就把那茶具取了出来,谢部长一看这茶具也是眼睛一亮,用手指敲了敲,再用手摸,嘴里说声:“不错,好玩意。”

    那小张也就笑笑离开了,季子强就拿出了茶叶,坐了下来,谢部长就烧上了水,开始茶艺演示了。

    刘主任是看不懂的,感觉很繁琐,也很复杂,季子强算是大半个内行,看到了谢部长的手法和火候,季子强也是大为佩服,两个人就这茶道是好一阵的神侃,谢部长惊奇不已,连声的夸奖:“小季啊,不错不错,大有长进吗,看看就赶上我了,哈哈哈。”

    喝罢了七道茶,谢部长就问起了季子强的正事,他也知道,今天季子强能找来,那是肯定有事情的,要为送个茶具,他不会下午送家里去,住的地方又都不远,一定是有了什么难题了,想要自己给点援手。

    季子强就把最近自己在柳林市的工作做了一个简单的汇报,然后就转到了开发区上面,在然后就转到了贷款上。

    谢部长不断的点头,感觉他这思路很大胆,也是可行的,他有点欣赏季子强的开阔视野和勇于创新。

    季子强就说到了开发区资金很紧张,这次来贷款,见到了工行王副行长的事情,就说:“如果可以帮忙解决他儿子的问题,他是可以帮忙多贷一千五百万的,那不是个小数字,对我的开发区建设很重要,所以想请谢部长。”

    谢部长不用他讲完也是理解他的话意,就问道:“你把他履历带了吗,我看看,你可以保证他给你追加一千五百万吗”

    季子强就一面给他递过去昨天王行长给的履历表,一面就笑着对谢部长说:“他的人都到了我们省政府了,那应该就不是一千五百万的追加了,应该是两千万吧。”

    谢部长一面看那履历一面就笑着摇头说:“你这个小季啊,真是不得了,很会敲诈吗。”

    谢部长看完以后,略微的想了下说:“进是可以进来,只是这程序有复杂,要上会,怕赶不上你的时间,这样吧,我一会就和他们政府沟通下,要不先让他来上班,手续缓后再办,你看这样可以吗”

    季子强就连声的说好,哼哼,这样你王行长想不给我追加那两千万都难了。

    谢部长就答应一会就去联系,下午就应该有个准话,让季子强就等他电话。

    季子强心里很高兴了,看来事情可以解决了,他也就不敢在多耽误谢部长的时间,告辞着离开了省委。

    这一阵子,那刘主任是看的眼花缭乱,没想到这季市长和省委谢部长关系这样铁,三两句话就把这么一个高难度的问题解决了,光说过去几任的书记老是斗不倒他,这谁斗的倒,看来自己以后是一定要跟紧他了。

    两人出了省委大院,就一路回到了住的宾馆,准备好晚上的宴请。

    晚上请省建行管信贷的屈部长到是比较顺利的,吃饭,喝酒,泡姑娘,最后在送上一张银行卡,很快的,那屈部长就给季子强咬了牙印,说:“季市长啊,你放心好了,这笔贷款一定会很快到帐的,只是以后我到了你们柳林市,你可不许躲我啊。”

    季子强就连连的说:“屈部长开玩笑了,就你这财神,我们想请都难,只要你到柳林市来,我放下手里一切工作,也要好好的陪部长你喝醉两次。”

    那屈部长就哈哈哈的一阵大笑,这事算是搞定了。

    看看送走了屈部长,季子强一看时间,还不算太晚,季子强给江可蕊打了个电话,问她现在住在那面的,江可蕊说自己已经回家了,问季子强什么时候回来。

    季子强就笑了,说自己马上回去,他就让司机把他送到了省委家属院附近自己就下车了,江可蕊的父母已经是休息了,江可蕊在客厅等着季子强呢,就来给开开了门,他们两个就轻脚轻手的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季子强喝的有点多,自己很自觉的先去洗漱一番,就尚床搂住了江可蕊,两个人婆婆妈妈的说了一会话,才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季子强才从睡梦中醒来,江可蕊还在熟睡,季子强就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自己美丽的妻子,想起了今天晚上的安排,这也是他来省城的最后一关了,这个要是解决了,那自己就算是任务圆满的完成了。

    这个时候他就突然的想到了昨天晚上谢部长的电话,自己那时候都忘了给省工行王副行长回话了,他赶忙起来,今天要在忘了就麻烦大了,明天人家王处长等不到人去,那又该费周折了,季子强穿衣服惊动了江可蕊,江可蕊就慵懒的转过身,一把抱住了他,两个人又是傻不拉唧的亲热了一下,季子强这才穿好洗漱起来。

    起来洗漱完毕,季子强就连忙给省工商行的王副行长去了个电话,那王行长估计还没睡醒,听到电话就迷迷登登的问:“谁啊,这么早就来电话了,还让人睡觉吗”

    季子强一看这时间好像是有点早,就笑了起来说:“王行长啊,我季子强,你睡的倒塌实,我是为你的事情睡不着啊,有点早给你打电话了,不要怪我,呵呵。”

    这王副行长一听是季子强的电话,也就很快的清醒了一半,也就沙哑着嗓子干笑了两声说:“是季市长啊,不好意思,我眼睛还没睁开,没看电话号码呢,谅解,谅解。”

    季子强也是哈哈的一笑说:“我也经常不看号码接电话呢。”

    这省工行王副行长见季子强这么早来电话,自然是有事情的,所以也就清了清嗓音继续说:“季市长一定有什么事吧,你放心好了,我上班就给你把那一千五百万贷款计划放下去,你安心等几天就没问题了。”

    王副行长是不相信季子强可以这么快就解决了自己儿子的事,那进省政府不是进澡堂,哪有今天说,明天就办好的,不多说,一两个月的时间那是必须等的。

    季子强在这面就很夸张的说:“不是吧,王行长,我们说好的是三千五百万啊,怎么就成了一千五百万了。”

    这话说的,那王副行长就把头一摸,那来的三千五百万,就是把我儿子的事情办好也是只说了三千万啊,自己不可能记错的,那天晚上的酒又没有喝到多少,自己还不至于那么糊涂吧王副行长忙问季子强:“季市长,我们不开玩笑的,你从那冒出个这数字来,就是最大扶持你们,我也没说这数字啊,你记错了吧”

    季子强就嘿嘿的一笑说:“我当时记得行长你说:要是我给你办的利索,你还可以加五百万的啊。呵呵,在说了,以后他还可以不断进步啊。”

    这王副行长现在算是明白了,难道这小子用了一天时间就把这事办妥了,这也太猛了点吧,他也顾不得讨价还价,忙问:“季市长,你那什么状况”

    季子强淡淡的说:“明天你儿子就可以到省政府报到,先上班,手续随后办理。”

    “不会吧,你老哥也奥,不对,你小,你老弟也太厉害了,明天就去啊,呵呵,去了找谁”

    季子强就告诉了他明天八点去了找办公厅的王处长,那面都说好了,先在办公厅学着,等他熟悉工作了在做调整。

    最后还是加了句:“王老哥啊,你这三千五百万可是不敢耽误啊,我那真的很急。”

    王副行长就笑笑,他知道现在是季子强在讹他,但问题也不大,就是个指标吗,自己孩子以后的飞黄腾达说不上都在这人身上,这点忙自己那是一定要帮的,现在自己有点权,不铺好路,以后过期就作废了,他就说:“一周内先把这一千五百万让你到账,其他两千万就两千万吧,我在半个月以内给你办好,怎么样,哥哥够意思吧,以后你只要把土地证都办好了,拿上土地证过来,我还会帮你想点办法的。”

    季子强听了他这话,那更是兴奋起来,就感觉这开发区已经是很有光明了,季子强千恩万谢的这才客气几句收了线。

    一会江可蕊也就起来收拾停当,他们一起吃了点东西,江可蕊就开车把季子强送到他们住的地方,两人才分手了,江可蕊去上班了。

    季子强到了宾馆,还要上去招呼那李行长和木行长,他们两个也都吃过早饭,准备先回柳林市了,这面的事情他们也算办完了,季子强和刘主任就把他们送到了楼下,看着他们两个车离开了。

    送走了这两位行长,季子强就要联系柳林市农行的金行长,他回家休息这几天了,让他联系下他们省行的管事的,电话打通,这人还在床上,季子强就开他了几句玩笑,让他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还让他今天赶快联系,电话那面金行长也答应了,说一会联系了就通知他们。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