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彭局长季子强也熟悉,工作能力也还不错,但跟韦书记走的太近了,在一个好像也是有些贪,所以季子强一听就不怎么满意,他没有来回答这彭局长的好坏,只是笑笑说:“我是这样想的,开发区工作强度和复杂性是很大的,希望有个年轻点,有些新思维,闯劲大的人去,市长助理李军就很符合这些特点,所以我想推荐他兼任。 :efefd”

    韦书记和季子强都提出来自己的人选了,怎么解决,现在就成了问题,韦书记也是很明白开发区的重要性和自己的控制力,如果是季子强的助理去,以后只怕自己对开发区就会很难插手了,要是一般的市长,那还好说,不管谁负责开发区都没问题,自己随时是可以插的上手的,但偏偏是季子强,他本来就是个很难控制的人。

    韦书记沉默了,季子强也沉默了,怎么协调和退让,现在就摆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

    韦书记也感到了疲惫和无奈,看来自己一统柳林市的时代正在渐渐的远去,自己不得不和这个年轻人好好的商量,像过去那种自己想什么,就做什么的情况已经很难在实现了。

    季子强也知道,没有韦书记的同意,他这提出的人选也是通不过的,怎么说服他,这就是今天的关键了,他想了又想,最后才打破这沉默说:“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我们就给他们每人一个机会,让他们出去拉投资,一个月之内,谁拉的多,谁就做开发区的主任。”

    韦书记一听他这话,真是感到好笑,亏他季子强想的出来,这安排领导那有如此荒谬的方法,自己当了几十年的领导,就从来没听说个这种方法,他摇着头说:“你季子强啊,怎么想出来的招数都是这种啊,你能不能走正道上想想,我们两个提出的人,我看都不错的,那就让常委会讨论下,本来我是想我们两个沟通了再上会的,但现在看来很难,只有上会表决下,上会的时候我们两个都不要发言,让他们投到谁就是谁吧,这样我们也不伤和气。”

    看来他至从季子强帮他度过了上次案件的难关以后,对季子强还是有了点感激,所以真是不希望两人闹的太凶了,但季子强有他的想法,那上了会大家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要伤和气的。

    季子强就建议说:“书记啊,我可不是开玩笑的,你想下,要是一上会,那不伤和气可能吗,在说了,让他们自己拉投资,那也是一个开发区主任以后必须做的事情,现在就算是先考他们一下。”

    韦书记心里也似乎担心上会以后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听他这样一介绍好像还是有点道理的,虽然自己也想插手开发区,但为这事和季子强闹翻了对自己更是不利,他想了好长时间,最后也就同意了这个方法。

    这一下子就热闹了,彭局长和李助理就忙活开了,两个人是动员了所有的关系,那彭局长站着有多年的官场老底,关系多,人气旺,这李助理有一个市长助理的牌子撑着,也是巧计划多联系,两个人就不分上下的熬过了十多天,最高兴的当然是季子强了,这凭空就多了几千万的投资。

    李助理今天就到他的办公室来了,想来告诉他,自己准备到外地去拉点投资,季子强当然就大力的支持,批了个条子,让他到财政局去支些钱,出去大方点,好好跑跑,自己对他的希望是很大。

    李助理也是知道季子强想要他扶上去的,那开发区的主任比自己这助理要强多了,不要看助理听著不错,实际是一点权力也没有,就是一个大秘书罢了,所以他也是下定了决心想拿到这位置的,在外省他还是有很多同学的,所以就准备过去看看。

    开发区的搬迁动员也已经开始了,具体工作是齐副市长和彭秘书长主抓,季子强就是落个背后指挥,听汇报,不过给的条件还是可以,动员起来虽然也费了些周折,但大部分还是愿意接受这条件的,以后给了钱,买点市里的便宜房,在给安排个工作,一下子就变成了城里人,那档次就不一样了。

    办公室也开始找省设计院做起了设计规划图,季子强是和他们设计院的也反复商讨,基本现在是扩初图纸做了个大概,下一步还要开会商量细图方案。

    这一阵的忙乎,把季子强都忙晕了,好久也没会省城去,江可蕊到是来过几次,但也就是住个一天半天的,她也有自己的事业在忙,两个人说是有个家,可谁也顾不上。

    几家银行的也都给了个回话,他们都是看了贷款项目感觉不错,只是数额太大要报省行同意才可以,季子强就只好是化上些功夫,准备和几个行长一起到省行活动一下,礼物基本是不用带的,那地方这些不吃香,你只管带上钱就可以。

    挑了个好日子,季子强就带上了办公室的刘主任和秘书小纪,约上了这几个行长,一起就到了省城,柳林市农行的金行长家在省城的,所以来了先要回去报个到,市建行的木行长和工商行李行长家都在柳林,所以他们就决定先请省工行的,季子强也就让刘主任先去定个好酒店,住下了就安排一家上档次的饭店请人家。

    除了农行的金行长的车,其他的几辆车都开到了酒店登记住下,没来省城以前,在半道上就已经给专管信贷的省工行副行长联系过了,今天在要是定不上好地方,那才叫搞笑。

    看那李行长低眉顺目的陪着一个瘦高个子的人在前面走,季子强一想就知道,那一定就是大名顶的财神爷省工行的王副行长了,季子强快步上前迎接着,李行长就给做了下介绍,又把建行木行长也做了个介绍,几个人客客气气的一起进了包间。

    现在的季子强已经不是过去那小小的县长了,就连王副行长也是不敢过于的怠慢他,这官场上谁都知道,今天用不上,还有明天,明天用不上,还有儿女,所以到了一定的地位那是没人会随便的慢待了。

    寒暄似乎必不可少的,你夸我气质好,我说你风度强,你说我年轻有为,我说你大名远播,基本就是四个字:互相吹捧。

    这话就要说到正题上了,王行长不要看着很瘦,但那是个装酒的材料,喝了这么多,一点都没有醉意,依然是闪动着精明的双目,他定定的看看季子强说:“季市长,你们那贷款计划我已经看过了,要说别人来办,没个三五个月那是送不到我这的,你柳林市的报告,我是专门让挑出来先到的,字还没签,但问题不是很大。”

    季子强就连忙的笑道:“我也是早就闻说你王行长的大名,看来真是豪爽,大气,小弟是很佩服的,一定要把你这好处记在心里。”

    王行长那也是过来人,知道这记在心里是什么意思,他就很淡然的笑笑说:“那也到不必,大家既然认识了就是朋友,给朋友帮点忙算不得什么的,听说你们现在资金还是很吃紧吧工程太大了,哪都缺钱啊。”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也接过话头,连连说道:“是啊是啊,想起了这资金我也头疼的很,就盼望王行长能够尽快给解决了,我先应个急。”

    那王行长就微微的笑了下,似乎是很漫不经心的说:“年轻轻的,头疼什么,不过季市长这样年轻就做到了市长,真不简单啊,你和省政府领导一定很熟悉吧”

    这看似很不在意的问题,听在了季子强的耳朵里,那可是不敢丝毫的大意,回答是很有讲究的,不可以实答,也不可以太虚,要有真真假假,虚幻飘渺的味道才可以,因为你现在是不清楚他问的话的含义,说实了后面就不好回旋了,说的太虚又显的太不实在。

    季子强就笑笑说:“省上的领导也很关怀我们柳林市的发展。”

    这看着好像是文不对题的回答,但他们是可以听得懂的,王行长就点点头说:“可以看的出来啊,关怀那是一定不会少,多在领导身边才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啊,我儿子今年大学刚毕业,也准备让他考公务员的,不过要是可以先到省政府去上班,实习一下,那就好了,在那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说话中就向季子强飘过了一道眼光。

    季子强就是一愣,知道王行长这话可不是随便说出来的,自己那接的好,事情就可以成,接不好就要坏汤,所以很谨慎的说:“那是一定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边说还边点头。

    王行长也就一下纳闷了,不太懂他这话的意思了,他稍作停顿,举起了酒杯,和季子强碰了一下,一口喝干,豪爽的笑笑说:“要说你柳林市,我们真的是应该大力支持才对,过去都给其他市了很多优惠政策了,这次你别说,我还真的想好好扶持一下你们,要是可能的话,就是追加到三千万额度也是应该的。”

    把个柳林市工行的李晓行长吓了一跳,我的乖乖,王行长的酒量一般是一斤左右的,怎么现在就醉了,这话也能说,这一千五百万还没办妥,怎么就喝了顿酒涨三千万了,心里急,但领导讲话你能随便插嘴的,那有领导说话你也插言,领导夹菜你转盘,那真是活腻了,所以他也就干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