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问题是你小偷要长眼睛,你不能乱偷啊,偷的人不对了,最后是害人害己,就像现在,你胆敢撬了市长的车门,市长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叶眉的脸色就有了一点温怒,她快步走到了小车的旁边,拉开车门,扫视了一下,还好,里面倒是没有毁坏,自己的包是秘书随身携带的,车上倒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她脸色才稍微的缓和了下来。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也来到了叶眉的身边,有点歉意的对叶眉小声说:“市长,对不起。”

    叶眉转头看看季子强,今天人多,他们也很少说几句话,叶眉不希望这事情影响到季子强的心情,让他感到内疚,就说:“没什么,但还是有点后悔,今天不该在你这停留。”

    她的话里完全没有因为车窗被砸而生气的意思,反倒是明显流露出季子强把所有洋河领导招来的不满情绪。

    季子强就狡诈的笑笑,仍然小声说:“你不停留我怎么办,叶市长好像丢东西了。”

    叶眉一愣,她对季子强这样的表情太过熟悉了,一旦季子强有了这样的贼贼的笑容,那他一定就是在打什么坏主意了,她很认真的又注视了一下季子强,心里也就开始明白今天的事情了,以季子强的谨慎和思虑周密,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把洋河县的领导都招来,现在他又怎么可能说自己丢东西了,显而易见,这小子今天要让自己给他当一会托了。

    叶眉的脸上就露出了一种无可奈何,又忍俊不止想笑的表情来,但这表情只是白驹过隙般的一闪而过,她就转过身来,面对着吴书记和哈县长了。

    这两位洋河县的主管此时忐忑不安、六神无主、心神不定的还在发呆,叶眉就满面寒霜的说:“看看你们洋河的治安情况都成什么样子了,我丢点东西不算什么,但如此猖獗的窃贼,只怕在整个柳林市也只有你们洋河县培养的出来,公安系统是谁在负责。”

    吴书记和哈县长就一起的看向了站在叶眉身边的季子强,他们心里也在想,好在是季子强管公安系统,以季子强和叶眉的关系来说,这个事情还不至于闹的过大。

    果然,叶眉就看了看季子强,沉默了一下,她现在已经完全的理解季子强的企图了,季子强一定是想要在洋河县做一次打黑除恶行动,但季子强却不能获得洋河县主要领导的支持,他就想出一个这样的损招,让自己给他创造一起机会。

    想通了这点,叶眉就对季子强说:“季县长,这就是你管的公安,你就这样为洋河县的人民保驾护航。”

    季子强很惶恐的说:“对不起,叶市长,我立即组织人员,采取措施,对洋河县做一次治安清理,保证以后不会再有类似情况发生。”

    叶眉也很严厉的说:“好,我会一直关注你们具体行动的实施。”

    说完话,叶眉又看了看吴书记和哈县长说:“一个地方的治安好坏,对经济发展也很重要,希望你们也都重视起来。”

    吴书记和哈县长就连连的点头,也不敢多说什么。

    叶眉就又恨恨的看了一眼季子强,看到他那装出的可怜兮兮的样子,叶眉真想过去踢他两脚,臭小子,你装什么啊。

    直到大家一起把叶眉一行送走,吴书记才挺直了腰杆,他看看季子强说:“太不像话了,你上次会上不是说要搞一次行动吗那就抓紧实施。”

    季子强也谦恭的点头答应着,说:“我现在就到公安局去,马上安排。”

    大家就各自分手,季子强就来到了公安局,郭局长一直是在等着季子强的,他们见了面,郭局长很暧昧的笑笑说:“那面事情没闹大吧。”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没事,不就是一块玻璃吗,又不是真的偷了什么机密文件,对了,你手下人办事还是蛮利落的,哈哈哈。”

    郭局长笑笑说:“那有多复杂啊,就是一榔头的事情。”

    季子强就收起了笑容,脸色也凝重起来说:“你准备好了吗今天晚上就行动,让洋河县的公安局也展示一下它的庄重和威严。”

    郭局长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虽然40来岁了,肚子也有点挺了,但他依然很端庄的给季子强行了一个军礼说:“请季县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在这个时候,郭局长是有点兴奋和激动的,他一直以来都过的很窝囊,而公安局的不作为,也早就让洋河县的广大群众有了怨气,各种讽刺挖苦,各种蔑视,不耻都时常的传入他的耳里,今天终于可以一展雄姿,他除了激动,还有一份对季子强的感激,是他给了自己,或者说是给了整个洋河县公安系统一个重振雄威的机会。

    季子强看到这样的的情况,他知道,自己不需要在多说什么,也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在洋河县,有正义,嫉恶如仇的还是大有人在,于是,他就很满意的离开了。

    而在公安局的大院里,近百名全副武装的公安民警静静地排列着,等待着出发的命令。

    在季子强离开后不久,随着郭局长一声令下,车灯闪烁,引擎轰鸣,参战民警迅速向车辆处集结,往指定地点飞速驶去。

    1小时后,捷报不断传向公安局的指挥部“1号,抓捕成功;2号,抓捕成功”

    这次行动,对涉黑组织、行霸市、垄断市场,涉嫌放高利贷,暴力讨债,黑恶势力团伙集中统一收网,抓获主要犯罪嫌疑人125名,缴获涉案车辆16辆,五连发霰弹枪、單管猎枪支及数十把砍刀、斧头、铁叉等凶器,收缴了大量的账款和凶器。

    晚上,季子强就算在政府,也依然可以清晰的听到县城里的那一声声的警笛,在过去的很长一个时间里,他不喜欢听警笛和救护车发出的声响,有时候他甚至还很讨厌那声音,但在今天这个月明星繁,朗空碧蓝的夜晚,他听到那小城里一声声的警笛,却有一种很惬意,很舒畅的心情。

    怀有同样心情的人,也不止他一个,公安干警们,还有广大的群众,都和季子强一样,他们有的人或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听到了四处响起的警笛声,相信总会有坏人落网的,就凭这点,他们也是高兴的。

    小城在这个夜晚应该会是一个不眠的夜,很多人拿出了手机,彼此打听,询问着消息,假如在公安系统有亲戚,朋友,熟人的,在得到一点模糊的消息后,总会津津乐道,不辞劳苦的给自己所有的熟人发着消息,把一份好奇和兴奋传播给别人。

    季子强是好好的睡了一觉,他睡的很踏实,直到天色大亮。

    刚刚起来,就见郭局长兴冲冲的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给他详细的做了汇报,告诉他昨晚的战果,也述说了在行动中干警们扬眉吐气,斗志高昂的精神。

    季子强可以想象这些受尽窝囊的干警心情,就说:“老郭啊,这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以后的任务还很艰巨,我希望你们要有一个心里准备,为洋河县的和谐,稳定多费点心,多出点力。”

    郭局长憨憨的笑笑说:“放心吧,我一定还洋河县人民一个安定,安全的社会环境。”

    “对了,老郭,老百姓对这次行动怎么看待”季子强饶有兴致的追问说。

    “我们是为洋河的老百姓申冤,消怨,是在主持公平正义,老百姓拍手称快”。郭局长信心满满的说。

    季子强点点头说:“那就好,那就好啊。”

    是的,整个洋河县在这一天都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昨晚的行动让小城的人们看到了阳光,很多不愿上街的人也走上了街头。

    社会各界广泛赞誉,称这是一场得民心、顺民意的“民生工程”,大大提升了党和政府在人民群众中的公信力。

    这样一个结果是让吴书记和哈县长没有想到的,在他们的印象中,洋河县何至于如此不堪,而对这次行动老百姓的热情和赞誉更是让他们难以想象,他们当然是不会了解很多社会的阴暗面了,因为他们在洋河太有名气,太有权威,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会对他们礼让有加,退避三舍,而更多老百姓的痛楚,他们又能知道多少

    但这还不是他们最大的惊讶之处,他们的诧异在其他方面,哈县长冷冷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他那原本就阴冷的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细缝,可是他并没有实际的在看什么,他在思索。

    哈县长的智商一点都不低,换句话说,他的智商比很多同龄,同类人还要高,所以他就有了一种疑惑,季子强在昨天面对叶眉的那种惶恐和可怜像又出现在了哈县长的眼前,他季子强真的是害怕叶眉吗从理论上说不通,以季子强和叶眉的三年相伴,他是不应该有那样惊慌失措的表情,但更可疑的还不再这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