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住的地方,季子强有把今天看到和想到的做了记录,脑海里完全是这些构想,赵董事长他们也是订好了回去的机票,准备明天就返回柳林。 :efefd

    季子强就找了个机会想去在看看那美女,给她道个别,但一直在也没有见到她了,他只好带着这个美好的回忆离开了朱家角镇。

    在这次的上海之行中,季子强好多次都是想到了柳林市的现状,现在那里很穷,暂时看不到什么希望,经济基础不好,什么都不好,商人不愿意去投资,就是柳林市出去的成功人士,对家乡也没有好的看法,这一切,都没有办法解决。如果说不能尽快想出来办法,今年结束以后,季子强也是灰溜溜的,季子强可以装聋作哑,可以混日子,不过季子强不想这么做,这不是一个有担待的男人该做的事情。

    这个旅途,季子强都没有放弃思考,季子强一直在考虑如何宣传柳林市,曾经有些想法,但是很不确定,后来他自己也有点感慨,看来自己就是一个劳碌的命。

    “各位乘客,现在飞机已经飞抵北江市的上空。据地面气象部门报告,北江市的地面温度为零上三十一度”一阵广播,接着传来了中国小姐标准的普通话。

    北江啊,终于安全回到你的怀抱了,季子强和赵董事长就在机场分手了,他准备回了一趟江可蕊的家,老赵还要等下一班支线飞机,回柳林市去,季子强回来也是代了一点在外面买的新玩意,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完了饭,走进自己的房间,江可蕊就像轻盈的燕子一样扑到了他的怀里,娇嗔地说道:“这次出去转美了吧。”

    季子强就一面手上使劲的把江可蕊往怀里抱,一面说:“没意思,没意思,早知道就不去了。”

    江可蕊就娇笑着说:“哼,玩够了才说没意思,想骗我啊”

    季子强抱着江可蕊,一顿狂吻,把江可蕊吻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并手忙脚乱地开始解江可蕊的衣服。

    她也热情地迎向他,用她的芬芳包围他,用她的濕润覆盖季子强,用她的激烈刺激他,他们就那样深情地,互相试探,互相鼓励,互相挑逗,互相纠缠,这一吻,吻过了万水千山,这一吻,吻过了似水流年,这一吻,吻过了沧海桑田,这是一个长长,长长,长长的吻,他们是如此贪婪,像是要吸出对方的魂灵,他们的喘息像皮鞭在驱赶着他们的慾望,那慾望像是奔跑的绵羊,跑过草地,跑过小河,跑过远方。

    此时的江可蕊,已经不能像平时那么端庄,季子强也最爱她着一点,上得厅堂,下的厨房,上得了大床,每个男人的梦想。而这样娇媚的小女人正在自己的身下娇呼,怎能不让季子强血脉喷张。季子强还装做不在意说:“你说你是我的女人。”

    “我是你的女人”

    “说你最喜欢我。”

    “我最喜欢你”

    “哈哈,好妹妹,我来奖励你了。”

    说完季子强就冲了上去,他進入了一个很温暖很濕润的地方,就感觉有一个小精灵缠绕他,戏耍他,他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地方,她说:“你太疯狂了。”

    他说:“我和你在一起才能这么疯狂。”

    他们像是两个饥饿已久的孩子,看到了水,看到了面包。等不及再移动半步,就在床上就在那灯火的摇曳中完全彻底的开始了释放自己那万缕激情。

    季子强就勇敢地,凶猛地,义无反顾地,排山倒海地,要她,要她,要她,不再犹豫,不再彷徨,不再胆怯,他就是那骄傲的国王,她就是他最爱的王妃,他就是那勇敢的飞蛾,她就是那燃烧的火苗。

    他像是那穿越风浪的帆船,划过暴雨的中心,游走在漩涡的边际。他用他的身体不停地撞擊,就像是在撞擊幸福的钟声。她也已经彻底的盛开,怒放在季子强的身下,她的喘息,像潮水一样冲刷着他的激情。

    “我爱你”江可蕊喃喃的说。

    “我也爱你”季子强轻轻的讲。这世上最美的语言奏响了此刻最美的乐章。这时的季子强已经幻化成一支花蕊,她就是那包裹他的花瓣,好像是一道彩虹画过天际,像被一阵风儿抛向了天空,飘飘荡荡,飘飘荡荡,迎着那彩虹,满眼是美丽,满眼是幸福。

    后来季子强突然的想起了什么,赶快的光着身子跳下了床,从手包里拿出一个钻戒给江可蕊戴上。

    江可蕊有点惊讶的问:“真的”

    季子强很有点自豪的说:“当然是真的,给你买的东西当然得是宝贝了。”

    “你那来的钱啊,这一定很贵的。”

    季子强叹息一下说:“那肯定贵了,是我好多个月的工资啊。”

    江可蕊还是看看他,小心的说:“不是别人送的吧,要是那样,还是还给人家吧。”

    季子强笑笑说:“放心吧,你老公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江可蕊这才高兴的欣赏起钻戒来了。

    夜已经很深了,江可蕊已经熟睡,不时传来的虫鸣,更增添了夜的宁静,季子强伫立窗前,看那一轮明月将晶莹的液汁倾泄在乌啼的大地上,他离开柳林好多天了,心里还真有点想那个地方,他喜欢工作,喜欢在那里去发号施令,更喜欢那里的山山水水,他希望柳林市的老百姓都能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晚做一个甜蜜温馨的梦。

    他抬头看看那一轮明月,此时没有任何的纤尘浮云遮盖,就象他宁静而甜蜜的内心世界的映射。月亮福被众生,而无所求,季子强内心有这样的感慨。

    季子强一回到柳林市,他就先给韦书记去了个电话,算是消假,韦俊海书记就关切的问了问,说什么时候有时间了两个人一起好好的聊会,季子强也就答应了。

    过了两天,季子强就在政府会上,把自己在柳林市北区建立新开发区的想法提了出来,让大家先酝酿一下,看看有没有可施性,大家就一起的议了一议,感觉上还是有些难度,主要是地钱一时没有着落,后面的基础建设还可以缓一下,将来等下半年财政税收到位挤一些出来,但这地是要花钱的,农民没有了地,那吃饭穿衣都成问题,你给欠账只怕他们也不会答应的,这才是个大问题。

    季子强也是头疼这问题的,开完会自己又好好的想了很长时间,也想了几个方案,但最后自己都还是有点吃不准,他就决定还是和韦书记也说下,征求下他的意见,不管怎么说人家是老大,没有他的同意和支持,那是根本办不成。

    季子强就给韦俊海书记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时间,想一起探讨点问题,韦书记就让他下午过去,下午自己在办公室等他,季子强就一个上午好好的思考着解决的方案,下午见了韦书记,希望他也可以支持的。

    下午一上班,季子强就到了韦书记的办公室去了,韦书记也是推掉了其他的事,专门在办公室等他,两人寒暄了几句,季子强就转入了正题:“韦书记,我这次到上海是深有感触,我专门的参观了那面的开发区,觉得我们柳林也是有一定的条件搞一个规模和质量较高的开发区,那样的话,就有了引进更多前来投资的客商,让我们柳林的经济有一个大的飞跃,所以今天来就是想征询下你的看法。”

    韦书记对他这个提议提前是不知道的,不过想来也不错,韦书记也一直希望柳林市有个大的发展,就算这是季子强提出的,就算是自己对季子强有很多的忌讳和防范,但只要柳林市的经济真的搞上去了,自己是怎么说也会有功劳的,这一点是决无疑问。

    韦书记希望听到更详细和可以实施的方案:“季市长啊,你这想法那肯定是没有错的,过去我和叶眉书记也曾今探讨过这个问题,以我们柳林市的地理位置和交通状况,还是有些不太合适,但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我们也有了很多的优势,像劳力充沛,工资较低,原材料便宜,以及我们可以给出更大的优惠来,但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们穷啊,只怕资金上缺口太大了。”

    这也是韦书记和几季市长一直难以突破的瓶颈问题,想法一直都有,就是钱一直都没有,所以这几年也只能是望洋兴叹,一筹莫展,现在他到很是希望借季子强的闯劲和智慧来帮自己解决这个难题。

    季子强也是从看到上海的开发区,到现在就一直的思考这个问题,不过在昨天他已经是有了一个有可能实现的方案了,今天他就是想来看看韦书记的意思,现在他感觉韦书记还是比较的支持,他也就少了很多顾虑。

    季子强就很谨慎的说出了自己的方案:“书记,我也算了下,要搞好这个开发区至少要二个亿才能把所有的土地拿下,后面的钱是可以缓一步的。”

    韦书记一听光土地就要二个亿,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张嘴想说什么,又一下子没话可说了,两个亿让他听了就害怕,所以他就不在去想下面的措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