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等他把话说完,苏副省长就一口接了过去:“这样啊,和我想的差不多吗,我也很了解季子强同志的,要说是别人还有可能,这个同志工作还是很不错的。 :efefd”

    得,这一下,严副厅长是听懂了,他也就很会意的说:“是啊,是啊,有些是传闻,和实际有很大的出入的。”

    最后调查组就开了个座谈会,在会上季子强和韦书记都参加了,最后把那挪用消防款也变成了借用,说到最后季子强还是多少有些责任,就上报了省政府,给了一个党内警告处分,然后草草的收兵,离开了柳林市。

    这一下就让葛副市长彻底的失算了,他是悲愤交加,那里想到就这样季子强就算过了,就这样一个小处分,那顶个吊用啊,看来自己这副书记是当不上了,失望比伤心还要严重。

    就这一个处分,季子强心里也是很不舒服的,真的有点气闷,后来他也知道了是赵老头子在帮自己,心里很是感激,就准备去个电话感谢一下,但话还没打通,就见赵厂长带着几个厂里的手下来安慰他了。

    季子强赶忙把他们招呼坐下,专门泡上了功夫茶,一定要表示下谢意,这赵副董事长就对季子强说:“你看要不要我再去找下,这个处分你也不应该背。”

    季子强一面感谢一面就说:“算了,算了,这都多亏你这次帮忙,不然恐怕更麻烦,一个处分不算什么,以后我好好表现,争取立功去掉嘛,哈哈哈。”

    几个人都是一阵的大笑,赵厂长就很认真的说:“我这次来想请你一起出去散个心,我们厂准备上点设备,要到上海去考察一下,你也一去去吧,费用我们出,你就算指导,怎么样,出去敞敞。”

    季子强就有点犹豫,这几天调查真的让自己很气闷的,一不小心就中了葛副市长的暗算,是很不舒服,那就出去跑一趟,上海还是好几年前去过的,那时候也是急急忙忙的,这次就好好去看看,就怕自己走不掉。

    季子强就给韦俊海书记去了个电话,韦书记现在也是心虚着,这葛副市长惹的事,只怕季子强会给自己记头上,又没办法来解释,虽然市自己并不怕季子强,但无端的帮葛副市长顶缸,他也是不大愿意。

    而且季子强见了自己老是笑,问都不问这事情,所以他知道这个误会算是接上了,现在一听他要出去帮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订购设备做指导,也就连忙的答应说:“季市长啊,这次事情我也真的不知道,但我想你误会我那是一定的,我也就不做解释了,你出去转转也好,散个心,回来以后我们在好好的碰个头,工作你不要牵挂,有什么事情我顶着。”

    季子强听到韦书记这话还像个话,也就多说了几声感谢。

    过了两天,他们一行四人就离开了柳林市,飞往上海。

    到了虹桥机场,季子强他们四人就出机场打了个车,准备慢慢的找厂家,那厂子是在离上海朱家角镇不远的一个地方,所以他们就决定住到朱家角镇,过去也没来过,就听人说这地方是小桥流水天然景,原汁原味明清街”。

    据记载,朱家角在宋、元时已形成集市,明万历年间正始建镇。朱家角又名珠街阁,雅称珠溪,镇内河港纵横,九条长街沿河而伸,千栋明清建筑依水而立,三十六座石桥古风犹存。

    季子强他们到了一看,我的个乖乖,真是不的了,什么叫水之美、桥之古、街之奇、弄之幽,一切都尽在此地了。

    季子强也不急于住店,他先走上了有沪上第一石拱桥的放生桥,站在这里才有了一种石板老街、深巷幽弄、拱形石桥、咿呀小舟,船在水上行,人在画中游的感觉。

    季子强不由的说了声粗话:我靠,世上还有这样好的地方。

    他们就不准备住大宾馆了,这里的美景让季子强的诗情大发,也激起了他的文学内涵来,那赵副董事长更不用说了,他本来就是个老学究,两个人就想找一家四方院的小店住下,来慢慢的欣赏这水乡的那一份恬静。

    几个人就慢慢的找到一个院子旁,一看是一家旅游公司办的住宿店,小小的院落,干净又漂亮,他们就走进这家旅行社,看这门头虽然不大,但公司里面还是感觉很正规很气派的,这到还罢了,他们一走进来,就一下子呆住了。

    一个美女,很美很美的美女站了起来,有多美,我就来拽一点古文来形容一下,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知道吗,连一个国家都可以迷倒的美女。

    也许是看惯了西北这粗手大脚,皮糙肉厚的美女,现在一但见到这弹指可破的江南水乡细皮嫩肉的妹妹,几个人直接都看瓜了。

    这美女感觉到他们痴呆的样子了,但也不以为意,这样的眼神她见的多了,不要说这还是几个走的动的男人,就是那七老八十的男人见了自己也会是这幅憨样的,她就笑了笑,她不笑还好,一笑就让这四个人的心里又是一阵的发紧,原来一个人的笑还可以这样让人醉倒。

    美女对季子强也是多看了两眼,这样大气的潇洒的男子也不多见,自古就是美女爱英雄,可惜季子强只是个游客,不是英雄。

    她就笑着,用婉转的声音说:“那院子是我们的,你们要住就先登记一下,带身份证了吗,来我给你们登记。”

    季子强就咳了一声,惊醒了这三个人,两个带来跑腿的科长,赶忙就掏出了身份证,一边还说:“季市长,你先坐,我们来办。”

    那美女就不由的扫了季子强一眼,呀,原来还是个市长,真看不出来,这样年轻,英俊的就做市长了,她就又多看了季子强一眼,两个人的眼光就碰到了一起,都是脸一红,赶忙转过头,季子强也是心里砰砰的直跳,但不是他没有自制力,这美女真的太美了,你们是没看到,要是你们读者见了,哼哼,我保证你流憨口水。

    他们在登记,季子强就偷偷的又看起了人家,那美女也发现了季子强在看着自己挺起的胸在笑,她就暗暗的伸了下腰,让自己的胸膛更加凸显了出来,哼,馋死你

    几个人就住进了这小院,院里环境幽静,花卉簇拥,栽有松、梅、榆、、铁树等名贵树木和各种花卉,感觉很是不错,他们上了二楼,季子强和赵副董事长一人一个单间,那两个跟班是住了一间,几个人稍做休息,就一起走出了小院,想到接上去看看。

    一会就来到了北大街,真的是“长街三里,店铺千家”,集江南豪富人家建筑之大成的席氏厅堂、清代“吴中七子”王纪念馆、更有古色古香的“江南第一茶楼”和极具江南水乡风情的水上“游船茶馆”,无不折射出古镇朱家角的风貌。

    季子强他们也就不在想那考察设备的事了,明天在说,今天先来看个够,几个人就把这朱家角古镇游览了一个遍,也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看,因为看点太多了,他们穿弄走巷,如入阵,趣味无穷,寻古探幽,领略胡同式的情趣。

    转够了,转累了,几个人就看上了镇里的小吃,什么玫瑰豆腐、双套晒油、无铅皮蛋、五色汤圆、小笼馒头、炙毛豆、鲜肉棕等等,几个人是吃了个遍,说个老实话,真的比季子强天天陪人家上酒宴要吃的爽快,大家也不用互相的招呼,也不用说那魔球搞场的客气话,喜欢吃什么自己点过来吃,反正也不贵。

    吃完了有转,直到天将傍晚,四个人才恋恋不舍的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他们一早就到了厂家,这是一个压力容器厂,他们准备买上百万的压力容器,厂里的销售副总一听,就连声的道歉:“你们来考察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啊,我们是可以去接你们,也会安排好住宿的,这多不好意思,让你们自己打车过来,唉,不好意思。”

    赵副董事长就笑着说:“我们也就是先来看看,怎么可以随便的麻烦你们,让你们破费,吃住我们都自己安排好了,你们不用管,我们先看看产品,看看你们生产的工艺水品。”

    他们就一起到了车间,一道道的焊接,打磨,除锈,切割等等都很认真的看了一个仔细,赵副董事长对工业产品是在行的,看了人家的生产流程和工艺水品,还行吧,也没什么可以过多挑剔的,但要买的话,那多少也是要找些问题的,不然你怎么讲价。

    所以季子强也就帮着找了几个问题,什么切割的不很整齐啊,我们在其他地方看,人家都是用等离子切割机,你们怎么是会影响使用寿命的,等等吧,就是先要找点问题,为以后压价做准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