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哦,是闵记者啊,没问题,先送你回去,然后来接我。 ”

    、“谢谢您了,季市长,您这么说,我就不坐了,专门要您的车送,我可不敢当。”

    季子强看着脸色有些发红的闵力娜,一时间想不到说错了什么,酒实在是喝多了。

    季子强睁大已经有点迷糊的双眼看看她,说:“这可不行,显得我小气了,闵记者,你说怎么坐就怎么坐吧。”

    闵力娜莞尔一笑说:“季市长,您不要见气,我习惯这样说话了,我跟着您坐车就可以了。”

    上车之后,季子强有些支持不住了,小纪坐在前面,季子强和闵力娜坐在后面,季子强努力坚持住,不能在女人面前出丑,可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住,浓浓的睡意包围了他,季子强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香味靠过来,大脑似乎靠到了一片非常柔軟的地方,接着,季子强睡着了,只是睡的有些不踏实,总是软绵绵的,还有一股香味。

    醒来的时候,季子强已经睡在家里了,老爹和老妈正在旁边埋怨季子强喝的太多了。

    这几件事情都办好了,季子强还惦记着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重组问题,他就打电话有过问和督催起来,那招商局局长就给他在电话里做了详细的汇报,说现在已经谈的差不多了,就是一些小问题还有点分歧,但那都无关紧要了,很快就可以签订协议,让季子强放宽心,一切尽在掌握中,季子强一听他这话,也就不在去管了,小问题就让他们自己的解决。

    季子强今天算是闲来无事了,就拿起电话给江可蕊打了过去,问她这周过来不过来,江可蕊说可能过不来,周末有个晚会要参加,她就让季子强到省城去,季子强想想也就答应了,好久没开过车了,他就准备明天自己开车过去。

    打完电话,季子强赶快就找出了他的那本驾驶执照,看了看,装起来这才办其他事情了。

    第二天下班,本来是想的好好的要到省城去,司机把车上的油都给加好了,车也好好的打了腊,一切妥当,他都要开车了,却接到了洋河县林副县长的电话,说晚上来找他汇报点事。

    季子强就不好意思推辞了,他知道林副县长是没有正事不会来随便打扰自己的,既然找自己就一定是有急事了,他给江可蕊打了电话说自己有事走不掉了,江可蕊到也没怎么怪他。

    到了晚上,林副县长赶到了市里,季子强知道她赶的急一定是没有吃饭,就提前的定了个地方,陪她简单的吃了个便饭,林副县长就在宾馆住了下来,连忙向季子强做了汇报:“是这样的,我现在分管的是教育和妇联那一片,最近我每天跑下面,发现了一个问题,我们县上有好些地方的计划生育设施都不到位,我也向县上也反应过几次了,可县上没钱,所以想请季市长能不能想点办法支援一下。”

    季子强就知道,一定是林副县长实在解决不了的事,她才会找到自己名下,过去自己在洋河县也考虑过这个事情,但一直工作太忙,杂事情太多,所以就耽误了,现在听她这样一说,季子强就问道:“林县长,你算过没有,需要多少钱才可以这个问题。”

    林副县长在洋河县就反复的找人计算过了,至少是需要四十多万,但县上下半年的办公费还没有拨付下来,所以县上也是最近没钱。

    季子强听他说四十万,到也问题不大,自己上班了就给他看看,从哪挤一点出来,季子强就说:“你看你,这事情虽然很急,但还不必要连夜的赶过来啊,看把你紧张的,一上班我就帮你想办法解决了,你今天就不要在担心这问题了,好好的休息。”

    林副县长一听他可以帮自己解决,就心里一阵的高兴,最近这事自己都愁的没办法了,这才找到季子强来张这个口,没想到就这样简单的可以解决了,她能不喜出望外吗

    两人又谈了好久,看看天色也晚了,季子强就告辞离开了,林副县长倒是心中期待着可以和季子强发生点什么,他们在洋河县的时候,一次季子强醉酒后,两人也曾今有过那么一次意外遭遇,但今非昔比,现在的季子强稳重老诚了许多,林副县长也就不敢吧自己的那一点点渴望表现出来,两人客客气气的分了手。

    周末季子强就没到其他的地方去,一个人在家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很久都没有看看书了,他就找了本书,过了一下平平淡淡的一个周末,到了周一上班之后,季子强第一件事情就市叫来了市财政局的田局长,田局长是领教过季子强的厉害的,所以在政府他可以不甩其他的市长,但季子强他是一定不敢马虎和大意的,接到电话过了不到十分钟,田局长就赶快过来报到了。

    季子强很客气的接待了他,让秘书给他泡上了今年的新茶,田局长也赶快的掏出了自己的香烟帮季子强点上,季子强一看这烟,就笑着开玩笑:“哎呀,抽的是中华啊,比我拽啊,什么时候也给我搞两条尝下。”

    那田局长呵呵的笑着说:“市长你可别这样挖苦我,我那买的起,都是朋友给的,你要真喜欢,那天我帮你搞两条,你可别说我是腐蚀你。呵呵”

    季子强就摆摆手说:“算了,勉强人家没意思,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个事情和你商量下。”

    田局长一听说到了正事,那就不敢开玩笑了,也正经起来问:“市长说什么商量的话,你有什么指示就尽管的说,我照办就是了。”

    季子强就把洋河县有几个乡缺少计生设备的情况大概的讲了一下,如何说:“你看从什么地方给挤出四,五十万出来,让他们赶快把这设备配置上来。”

    田局长就想了下说:“最近市里资金也比较紧张,不过这四五十多万还是可以想点办法的,我想下,这肯定不能从办公费出了,嗯,你看这样可以吗,公安局消防科计划增加一部消防车,我看这可以缓一下,先给洋河县解个急。”

    季子强就不由的考虑起来,这消防也不是小事,马虎不得,他连忙问:“那会不会影响到市里的消防安全,要是这样就不大好了。”

    田局长笑笑说:“他们计划都放这好久了,一直都没给他们办,最近刚给他们准备了一点,他们也不急这一二十天吧,等今年下半年办公费或者是税收一转上来,就给他们添一台。”

    季子强这才点点头放了心,他就批了个条子,让田局长在今天赶快把那钱给洋河县转过去。

    田局长也答应着,马上过去就安排,说今天就可以到账,送走了田局长,季子强就给林副县长去了个电话,说那钱今天就过去了,让她注意查收,着手安排后面的事情,林副县长在那面也是不断的道谢。

    季子强也感觉自己为洋河县做了点实事,心里也是很愉快的。

    还有一个消息也让季子强很高兴,那陈老板的事情也圆满的解决了,对方现在有百万的货压在了这里,最后只好同意了退款,陈老板就损失了不到十万元的运输费用,那过去的钱都收了回来,当然了,那各方的打点还是要花一点的,但这都是小头了,他陈老板已经很惊喜了。

    陈老板他来到了季子强办公室,带了十万元的感谢费,见了季子强很憨厚的说:“季市长,你看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方法表示谢意,你救了我一个厂,也救了我一家,我那几天连死的心都有了,这是一点小意思,季市长就让我表示一下感谢可以吗”

    季子强哪里能收他的钱,人家这次已经是连里带外的损失了好多了,自己再怎么也不会收的,季子强笑笑就说:“不是我不想让你表示感谢,我真的不能收你的,我帮你那是我的职责。”

    陈老板是怎么说也不答应的,他话也不多,但就是不走,不动,不说话,这到把季子强给难住了,最后他想了想说:“陈老板,你看这样可以吗,我暂时不要,等你厂里年底有了效益,那时候你在给我,不过我倒是有个私事想麻烦你一下。”

    陈老板一听,忙问:“市长又什么事情就只管吩咐,我办得到也要办,办不到创造条件也要办。”

    季子强就哈哈的笑了起来说:“这话有点过去的味道,不过这事也没那么复杂,是我一个表妹,现在还在街道小工厂上班,单位效益也不是太好,经常拿不到工资,人家还没找婆家,没个好工作就耽误了,所以想问下陈老板,要是你那地方方便的话,就帮着安排一下。”

    陈老板一听,这事什么事,小菜一碟,就说:“季市长,这一点问题都没有,我设备一上就要开工,需要的人还多的很,马上还要和市劳动局刚走啊一个招聘会的,你放心好了,我这就安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