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来晚了,赵厅长,各位领导,对不起了。”季子强双手抱拳,向众人行礼,走过去坐下。

    “季市长,柳林市的政法工作受到了表彰,今天你可要多喝几杯酒啊,否则我可是不依的,韦书记也功不可没,但是没有市政府的准确执行,就无法取得这样的成绩。”

    看来这赵副厅长市想要帮季子强挣个公道,但季子强心中就有点紧张了,他看了韦俊海一眼说:“还是市委的领导准确,没有市委的支持,根本不会有这次行动的成功。”

    服务员正在上酒,韦俊海也开口说话了,他也听出了赵副厅长那话中的一点味道,但他却不以为然,这算什么,你不过是个副厅长罢了,我要的是省委和政府的认可,你的看法一点都没什么关系。

    不过作为一个资深的政治人物,韦俊海市不会和赵副厅长计较什么的,人家到底市省上的领导,就算级别和自己差点,但也不能小视,他现在的目的就是要让大家放开吃饭喝酒,至于其他的,不用理睬,在这一桌吃饭,如果他和季子强不能够放开,其余人是不好放开的。

    韦俊海说:“恭敬不如从命,老领导开口说了,我和子强一定执行,多喝几杯,这次工作上取得的成绩,主要是班子集体的功劳,个人可不敢贪功,不过酒是要放开喝的。”

    赵副厅长也就不再提那话头了,笑呵呵的,显得很是高兴,他从服务员手里拿过了酒瓶,说:“既然是政法干部喝酒,就不要显得那么斯斯的,都用大杯子,基础酒每人一杯,不准叫苦叫累打退堂鼓,一杯之后看情况。”

    一大杯酒有四两,可不是小数目,这还难不倒季子强,看着服务员忙忙碌碌换着大杯子,季子强知道赵副厅长今天是高兴,赵副厅长过去也是秘书出生,上任以后,第一次召开这么大规模的表彰工作会议,所有工作都很顺利,会议也圆满,应该高兴。

    大家当然明白赵副厅长的想法,所有人都显得很高兴,此刻,别说是一大杯白酒,就是一杯毒药,也要喝下去。

    一杯酒喝的差不多的时候,韦俊海好像想起了什么,问问坐在对面的广电局局长:“闵力娜记者怎么没有来,先前不是说要来敬酒的吗”

    局长忙回到:“韦书记,闵力娜记者一定会来的,我估计她回电视台编辑闻去了,闵记者现在是市台的名记者、主持人,能够有如今的成绩,一定是与她平时严谨的工作作风有关系的,她既然答应您了,就一定会来的。”

    赵副厅长也说:“嗯,你们今后多加强和闵记者的联系,我们的工作离不开舆论的支持的监督,加大宣传力度,是我们下一阶段的重点工作之一。”

    广电局的局长点头忙说:“好的,我打电话问问,看看来了没有。”

    话还没有说完,服务员打开了包间门,闵力娜进来了,尽管包间里面有浓浓的酒味,季子强还是闻到了香味,不用说,是从闵力娜身上传来的,季子强记得,在会议大厅的时候,没有闻见香味,看来她是回去补了一下。

    韦俊海就高兴的说:“说曹操,曹操到,我还以为闵记者不来了,快请坐。”

    闵力娜看着韦俊海,严肃的脸上挤出了笑容:“韦书记,我回台里编辑闻了,会议的情况,今天晚上的闻是一定要播出来的,所以来晚了,请韦书记原谅。”

    韦俊海挥挥手,大度的笑笑说:“闵记者说哪里话,你是为了工作,是为了宣传全市政法工作,辛苦了,我代表政法系统的全体干部谢谢你了,来,我给你介绍,这是省厅的赵厅长,我们都是他管辖下的子民。”

    季子强对闵力娜的印象不是很好,女人有很多种,闵力娜应该属于那种事业有成、个人生活一塌糊涂的,这样的女人很优秀,算是女强人,平常生活中压抑自身的感情,也是因为要求太高,一般的男人看不上,让很多的男人望而生畏,其实,这样的女人,感情一旦爆发出来,是非常汹涌激烈的。

    在招呼完在坐的其他领导后,闵力娜就对季子强说:“季市长,您好,好久没见你了。”

    季子强就调侃的说:“闵记者好,我们怎么没见面,我天天在电视上看你呢。”

    闵力娜站在季子强的前面,季子强只好站起来和闵力娜握手,闵力娜身上的香味灌进了季子强的鼻子里。

    “季市长,不过,我听说,季市长好像不是怎么喜欢闻报道啊。”

    “呵呵,这是大家误解了,舆论宣传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不赞成宣传个人,绝对没有忽略宣传舆论的意思。”

    “好啊,我希望今后有机会单独采访季市长。”

    “呵呵,以后有机会再说,闵记者还是快坐下吃饭吧。”季子强倒不是想着闵力娜吃饭不吃饭,而是闵力娜一直握着他的手,没有松开的意思,外人看来,好像是季子强总是不松手,这样的黑锅,季子强不想背。

    赵副厅长就帮季子强解围了:“闵记者,虽然你是女同志,但巾帼不让须眉,这杯酒,我还是要敬你的,今后一定多多报道我们的政法工作,我们政法队伍里,可是有不少的先进事迹和先进人物的。”

    这闵力娜只好松了手,转过身对赵副厅长说:“赵厅长,谢谢您了,这杯酒我一定喝,我还要敬您一杯酒,希望今后您多多支持我的工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您一定批评指正。”

    季子强心里有了一丝不满,这个闵力娜真是厉害啊,赵厅长不过说的是客套话,她竟然能够顺着表达出来自己的要求,女人天生就比男人有优势,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季子强隐隐有了警惕的态度。

    闵力娜喝酒的作风和男人一样,服务员拿来的是小杯子,可一小杯白酒也有一两多,闵力娜一口气喝完两杯,丝毫看不出有什么问题。

    喝掉几杯后,闵力娜又缠上了季子强:“季市长,我敬您一杯酒,希望季市长今后能够多多关照小女子。”

    季子强客气了一下:“闵记者客气了,我们互敬,应该是我先敬你的。”

    闵力娜看向季子强的目光,带有挑衅和审视的意思,季子强面不改色,和闵力娜喝下两小杯白酒。

    闵力娜回到座位上,旁若无人坐下,显然没有给其他人敬酒的意思,季子强有些愕然,这个闵力娜,是不是太傲了一些。

    喝酒还在继续,大家都给韦俊海和赵副厅长,还有季子强敬酒,当然,没有谁会强迫着他们几人多喝,毕竟身份不同了,季子强总是感觉有一双目光在审视自己,他知道,一定是闵力娜,这个女人漂亮、冷漠、高傲,事业有成,和莫静霞太相似了,季子强对闵力娜也就是见过几次,丝毫不熟悉,不知根知底,季子强是不会轻易搭讪的。

    此刻,赵副厅长端着酒杯,给闵力娜敬酒了,赵副厅长分管省厅的机关事物,平日里和省电视台联系,闵力娜没有拒绝,可没有回敬,见到这样的情形,其他人都准备给闵力娜敬酒,赵副厅长笑着没有说话。

    季子强有些看不下去了,这一定是闵力娜高傲的态度令大家心里有些不舒服,其他方面不好说,喝醉你还是可以的,季子强以为,闵力娜毕竟是女同志,漂亮的女人有资格高傲,如果是和蔼可亲,身边不知道会有多少的男人围着转,烦都会烦死。

    季子强就说话了:“今天气氛很好,我看这样吧,赵厅长在吃饭之前已经发话了,酒要喝好,我看就不要分什么领导不领导了,大家都一样,共进退,从现在开始,无关的杯子全部撤了,剩余的酒一口喝了,我们按照统一的标准倒酒喝酒,酒量欠佳的同志拿出十二分的力气来,这喝酒和做事情一样,不激励是喝不出兴头来的,闵记者是女同志,我看就随意,红酒饮料都可以,大家看怎么样”

    “好。”众人说动就动,和领导在一起喝酒,还没有这样随意过,大家都将杯子里剩下的酒喝完了,服务员开始撤去桌上多余的杯子,很快,打开的茅台酒端上来了,赵副厅长拿过了酒瓶,亲自倒酒,他首先给韦俊海面前的杯子里倒满,接着是季子强。

    季子强没有正眼看闵力娜,不过,他一直感受到那股目光,此刻是明显了,大家都明白,季子强开口,化解了闵力娜即将遭遇的危机,如果这么多酒喝下去,闵力娜一定承受不住,如果不喝,得罪人是一定的了。

    接近一斤茅台酒喝下去,季子强也感觉有些顶不住了,酒再好也是酒,喝多了一样不舒服,好在季子强的酒量还可以,已经有人告饶了,有人趴在桌上了,大家都显得很高兴,今天是放开了肚皮喝酒,到了这个时候,韦俊海才发话,吃饭终于结束了。

    季子强站起身离开的时候,感觉有些晕乎乎的,今天真是喝多了一些,赵副厅长用力拍着季子强的肩膀,显然是赞赏季子强如此讲义气,放下身价,和众人喝酒。

    “季市长,我想搭您的顺风车,您看可以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