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唐可可放松了雙腿,慵懒的说:“为怎么总是这样客气,我早就是你的人,不管将来的结局会怎么样,但只要你又需要,我都会让你满足。 ”

    萧博翰听唐可可这样一说,更是有点于心不忍,他撫摸着唐可可的肩头,有点黯然的说:“你总是这样对我好,但我最后还是会带给你伤心的。”

    唐可可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她知道,自己和萧博翰永远都是有情无缘,但这又能怎么样呢,自己喜欢他,自己能经常看到他,经常陪陪他,已经是一种奢望了,她就转换了一个话题说:“对了,刚才季市长给我来了个电话,还说到你了。”

    萧博翰“嗯”了一声,并没有问说自己了什么,他不是一个好奇的人,但对于季子强的信息他还是很感兴趣的,但他也知道唐可可会自己说出来的。

    唐可可就笑着说:“博翰,你答应人家季市长的事情怎么没有兑现啊,人家都来电话抱怨了。”

    萧博翰疑惑的看了着唐可可,他不明白自己答应过季子强什么他记得自己并没有对季子强再有过什么承诺。

    唐可可也已经是习惯了萧博翰的这种谈话方式,她就自顾自的继续说:“你答应人家在平安夜送给人家礼物的,现在人家市长再问你要了。”

    萧博翰不得不认真起来,他不用努力的回忆,他自认自己还没到那种昏老的地步,自己绝对没有答应过季子强什么平安夜的礼品,但季子强也绝不会记错的,这其中到底又什么关系呢。

    萧博翰默默无言的离开了客厅,他走到了楼上的一个书房中,在这里,他面对书房那散发着书香的环境,更能激发他的深沉的思考。

    平安夜的礼物但现在并不是平安夜啊那么季子强想要说什么呢

    萧博翰缓慢的在书房来回走着,身上的浴衣和他现在的神情有点很不搭调,似乎不伦不类的,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萧博翰的思考,平安夜就算我答应过他送点什么,但现在并不是平安夜啊

    萧博翰倏然一惊,他停住了脚步,是的,他明白了现在不是平安夜。

    他拿起了书房的电话:“全叔啊,我,嗯,是这样的,我想兄弟们也辛苦了好长时间了,你今天晚上做点准备,明天就送他们到外面旅游一段时间吧,人员吗,主要是行动组雷刚他们吧,嗯,明天全部送走。”

    放下了电话,萧博翰依然在深思着,他想起了季子强那张潇洒又英俊的面容,他在想,或者有一天,自己会和他成为朋友的,倘如自己能够和他把酒言欢,畅谈胸怀,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可惜,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他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极端,如果季子强算的上英雄的话,自己也只能算个枭雄了。

    在三天以后的夜晚,柳林市政府和市委组织的一场为其一周的“惊雷”扫黑行动就如期展开了,整个柳林市到处都是警笛声,一批批干警和一队队武警实枪核彈的展开了抓捕行动,最近几天的公安局都跟疯了一样,抓住的嫌犯是一堆一堆的,贩毒的,敲诈的,强买强卖的,偷盗的,抢劫的,真是让柳林市的看守所有点应接不暇。

    季子强每天就守候在办公室的电话机旁边,听取着不断传来的捷报,也指挥着这一场柳林市近年来规模最大一次行动。

    整个柳林震动了,柳林市的黑道也因为这次的案件也是遭受到了沉重的打击,所有的黑恶势力都几乎遭受到了灭顶之灾,唯有一家公司在此次行动中得以幸免,那就是恒道集团萧博翰的人马,他们真的是运气不错,除了少量的人员损失,大部分进入了黑名单的人都在两天前外出旅游了,但这一点都没有影响到整个公安系统的喜悦,因为他们的收获已经很大了,短短的一周时间里,他们破获和审理出了两三年总和都没有达到的案件,这激起了他们的斗志和自豪。

    对柳林市的老百姓来说,这也是意见大快人心的事情,压抑和沉积在他们头顶的魔咒在一夜间消失了,他们不用在担心一不注意就换来的一阵拳脚,也不用在担心无处不在的敲诈和碰瓷,有人就放起了鞭炮,也有人给公安局送去了匾额,看到这一切,季子强感到了一种欣慰,人民群众市支持这次行动的,这就够了。

    这次行动也真的让韦俊海感到了震惊,他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看似很好的柳林市,怎么会出现这样多的犯罪和黑恶势力,一桩桩的血案和一段段的伤心,让他触目惊心,此刻他也算是真真的明白了季子强为什么一定要掌控公安局的原因了,看来公安局在自己的手上是发挥不出来多少效果,因为自己心里老是想的稳定,老是有一种粉饰太平的念头在作怪,怕上面感觉柳林问题多,怕对自己的管理有看法。

    他就抢先向省委和省政府汇报了这次行动的收获,自然的,光环和奖励也都接踵而来,韦俊海毫不费力的就得到了这次行动的所有荣誉,季子强对此也就是笑笑而已,他并不是为上面的奖励而展开这次行动的,他不想,也没有办法去和韦俊海挣这个功劳,抢这些好处。

    省委,省政府,省公安厅和省政法委也很快拍专人到了柳林市,给柳林市轰轰烈烈的搞了一次颁奖活动,柳林市受到了省委省政府的表彰,季子强自然要出席会议,会议由联系和分管政法部门的副省长主持,韦俊海做主题报告,柳林市公安局的方局长也做汇报讲话,中间有部分典型发言,会议的时间是半天。

    会议召开之前,省公安厅的赵副厅长和季子强在休息室里面遇见了,赵副厅长将季子强拉到了一边,向季子强伸出了大拇指,说:“季市长,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我一直以为你的脾气是很温和的,没有想到,你搞了这么大的一个行动啊。”

    季子强市早就认识这个赵厅长的,他就忙客气的说:“赵厅长,这次可不是我的功劳,这市市委领导有方。”

    赵副厅长就呵呵的一笑说:“季市长,你谦虚了吧,别人我不了解,这韦俊海我是很了解了,要是他啊,只怕没这个魄力。”

    季子强赶忙摇着手说:“呵呵呵,赵厅长你不了解实情啊,呵呵,走走走,我们进去,一会领导都到了。”

    季子强市不想和他深谈这些事情的,作为一个谨慎和小心的人,在很多时候完全不必要逞一时的口舌之快。

    会议准时召开,主席台上面的人还是不少的,省委、省政府、省公安厅、省军分区的领导都出现在主席台,当然了还有柳林市的四大班子领导,也毫无愧意的都来了。

    季子强坐在主席台上面,看着坐在前排的这些领导,有些人,他也是不怎么认识的,等到季子强回过神来,赵副厅长的主题报告已经结束了,接下来的发言,第一个上台的,就是方局长。

    此刻,会议室里面出现了一些小骚动,原来,柳林市电视台最为出名的节目主持人闵力娜出现在了会议大厅里面,闵力娜的动作有些夸张,一个女同志,扛着摄像机,后面跟着两个男同志。引发小骚动的原因,是闵力娜太漂亮,气质太迷人了,季子强感觉,这个闵力娜的神情实在是不敢恭维,一脸冷冰冰的,似乎是谁都欠她的钱。

    一个节目主持人,扛着摄像机干什么,季子强有些奇怪,不过,电视台的工作季子强不是很清楚,不会妄自去猜测,而且一个记者报道会议情况,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韦俊海讲话的时候,闵力娜扛着摄像机上了主席台,她的镜头时常对准季子强,弄得季子强很不自在,在电视里面,领导总是要顾忌形象的,不过,季子强不会强迫自己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他不过是稍稍摆正了位置,坐的端正一些了。

    韦俊海讲话结束之后,主持人照例询问季子强等人,有没有什么要说的,季子强摇摇头,这不过是主持人的艺术,并非是真的要你讲话。

    会议结束以后,柳林市政法委特意的安排了酒宴,在白金宾馆,专门用来招待各位领导的,但专管政法系统的副省长却走了,说省城今天还有一个重要的外事活动,他这一走,季子强就不想去了,不过,赵副厅长还在,他还特意告诉季子强,一定要去吃饭,这样的面子还是要给的,季子强不好拂了他的面子,只好答应下来。

    在休息室里面等着,一会韦俊海陪着省委政法委的一个领导就到轿车旁边,这开车也是有讲究的,韦俊海现在是级别最高,但赵副厅长他们是省上的领导,他们的车子是在最前面开走,然后是韦俊海,后面才市季子强的车,官场无小事,每一次事情都体现出智慧和等级。

    到了白金宾馆,早有专人等候,季子强刚刚下车,便有干警领着,上了三楼,至于其他众人,也有人领着,不过去的包间地方不同罢了。

    進入包间,季子强看见赵副厅长和韦俊海早已经到了,他的座位,在赵副厅长旁边,在座的除了赵副厅长,还有一个省公安厅处长,方局长也被安排在这一桌了。

    “季市长,快坐快坐,就等你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