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此,这个萧博翰还给自己了一个见面礼,其实应该更准确的说是给柳林市了一个见面礼,为了帮自己,他宁愿自己去损失几百万,或者,在那个时候他并不是完全的为了帮自己,他也有他的打算,有他的企图,但他一点都没有借机敲诈和讨价还价,这让季子强很是感激和叹服。

    所以现在的季子强就有了一种很奇特的想法,他准备扶植萧博翰,让萧博翰来打破柳林市目前的黑势力格局,让他即成为一个收益者,也成为一个受害者,最终走向一条新生的道路,季子强要用自己独特的思维和方式,来扫平柳林市的黑道。

    这个想法应该说有点超越了常规思维,也有点疯狂,只有像季子强这样**特行的人才敢于使用,因为每一件事都有他的副作用,假如一切超越了季子强的掌控,那么也许最后的结果会和季子强现在的初衷背道而驰,但季子强还是决定试一下,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循规守矩的人。

    想到这里,季子强就拿起了电话,他翻出了唐可可的手机号码,有犹豫着斟酌了一会,才拨了过去:“唐可可,可可,听出我是谁了吗”季子强用上了戏谑的口气。

    电话那头的唐可可一点都不感到好笑,很淡然的说:“你傻啊,我手机号码上有你的名字,还用猜啊”

    说完,唐可可的响起了悦耳的笑声。

    季子强也笑了,是啊,看来自己这个玩笑一点都没意思,季子强就说:“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上次去洋河县生态园,也没见你在,那天我是真的有点失落。”这也确实是当时季子强的心态,不过他用这样的语言说了出来,唐可可就绝不会相信了。

    “少来了,从你当了市长,只能在电视里看到你,不过就在电视里,你也经常是美女环绕的,我估计你早就不记得我长什么样子了。”唐可可在那面有点幽怨的说着。

    事实上并非如此,季子强还是在很多时候会想到唐可可的,他欣赏她的爽朗和直率,也欣赏她的美丽和妩媚,但作为一个市长,他没有太多自己的时间,他更要时刻保持住一份警惕和小心,这就决定了季子强不可能经常联系唐可可了,毕竟,唐可可的身份太过复杂。

    两人又聊了几句,唐可可就问:“季市长,你今天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每次都是我给你打,你这可是第一次啊。”

    季子强就说:“今天突然的想到了你和你们萧总了,所以就和你联系一下,看看你过的好不好。”

    唐可可说:“对了,我们萧总很推存你的,说你是一个难得的好市长。”

    季子强哈哈的放声笑了起来说:“我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沮丧。”

    唐可可在那面就沉默了,季子强的这句话显而易见的已经把她和萧博翰归结到了异类,是的,他们是异类,但却不希望别人这样直白的说出来。

    季子强也感觉自己说的有点过头了,就笑着说:“有点受不了,是不是,唉,其实你们又何必如此。”

    唐可可也悠悠的说:“人的路在很多时候不市自己可以选择的,就拿博翰来说,当初他也很不情愿走这条路,但世事难料,由天不由人。”

    季子强想想也是,在很多问题的背后,都有偶然和巧合,就像自己,如果当初叶眉没有选择自己做秘书,又或者自己没有到洋河县去,结果可能和现在会有很大的差异。

    唐可可见季子强没有说话,也就笑了笑说:“算了,我们不谈这些,越说越伤感了,说点高兴的吧,我们公司怎么会亏上本为你们修步行一条街呢还有你是在什么时候认识我们萧总的呢能不能给我说说,我有点好奇啊。”

    季子强当然是不能完全告诉她了,就说:“我和萧总的认识啊,那大约市在冬季,对了,我还想让你转告一下你们萧总一件事情呢。”

    唐可可问:“什么事情啊,你不是有他的电话吗,怎么不自己给他说”

    季子强说:“我不好给他直接问啊,怕让他尴尬。”

    “尴尬那到底市什么话,你给我说,我晚上就问他。”

    季子强就煞有其事的说:“是这样一会事情,记得冬天那个平安夜他说他会给我送一件礼物的,但一直没有送,你问下他,那平安夜的礼物现在能送给我吗”

    唐可可也有点惊讶的说:“不会吧,我们萧大哥可是从来都说话算话的,他怎么会对你食言。”

    季子强也有点无可奈何的说:“我也很奇怪呢,所以想请你问下他。”

    唐可可就在那么使劲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一会就问他,应该不会啊”

    季子强也没再说这事情了,两人又扯了一点其他的事,才挂上了电话。

    季子强放下电话,冲洗了一下,早早就休息了,最近他太辛苦,要考虑的事情很多,难得又今天晚上这样一个好机会,这一爬到床上,很快就進入了梦想。

    而此刻,唐可可却没有休息,她正在萧博翰郊外的别墅里,

    别墅建在一个渡假中心,这里三面绿树环抱,一面对着人工湖,在楼上,后面的大阳台上可以听见各种鸟类的鸣嘀声,前面可以看见一碧如洗的湖水,特别是到了夜晚,站在顶楼,感受着大自然的温馨,别有一番风味。

    室内布置得非常豪华,刚才打电话的时候,萧博翰正在浴室里洗澡,当他出来的时候,唐可可就笑着迎了上去。

    萧博翰围着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身上那健美的肌肉上还挂着水珠,水珠在灯光中闪动着,萧博翰看到了唐可可,他有点惊讶的问:“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进来的。”

    唐可可娇笑着说:“来了一会了,你洗个澡也时间太长了一点。”

    萧博翰点下头说:“多泡了一会,想了一点事情。”

    唐可可走过来,拿起了一条毛巾,帮萧博翰把后背的水珠擦了几下说:“想我了吗”

    萧博翰不置可否的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唐可可,她不是天仙玉女,更没绝代风华,但那大方端淑的仪态,骨肉均匀的身材,别具清新脱俗,她是一块耐玩的碧玉。

    虽然已经年近30,可是唐可可仍旧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大腿还是很丰满,臀部也还很翘,胸部还是高耸,小腹也没什么赘肉,成熟的女人的魅力却在无意间表露无疑,能吸引男人的目光也就不足为奇了。她对他十分亲热,似乎十分快乐萧博翰搂了一下她的腰,她决不在乎他亲了亲她的粉颊,她就笑眯眯的任他去亲。

    但萧博翰的行为也就到此为止了,他走到客厅的沙发旁边缓缓的坐了下来说:“最近你也辛苦了,等忙过这阵,你也抽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到外面去转转。”

    唐可可柔情的看着萧博翰说:“谢谢你,博翰,你比我还辛苦。”

    萧博翰呡着嘴,目光深沉的看着客厅外那隐隐约约的山峰说:“我并不辛苦。”

    唐可可怜惜的说:“但你的心很累。”

    萧博翰就没有再说什么了,他的思绪似乎开始了游荡,他有点心不在焉,也有点若有所思,而这副表情更让唐可可痴迷,多少年了,应该还是在萧博翰上中学的那会,唐可可就经常可以看到萧博翰又这样的目光和表情,但那个时候有太多的快乐,所以萧博翰并不会让这种表情持续多久,反到更多的是他的诙谐,幽默和笑容。

    但现在他越来越多的有了这种表情,这表情固然可以让唐可可心迷神醉,但同时,唐可可也知道,萧博翰的心在痛苦着。

    唐可可就温柔的靠近了萧博翰,把他拥在自己的怀里,让他靠着自己丰满的胸部,期望可以缓解他的寂寞。她不喜欢像小孩一样幼稚的男人,更不喜欢满脸正经,满口讨好的男人,因为她自己的深度已经让她跨越了所有的假象,也看透了本来不该她这个年龄看透的表象,她渴望去理解和了解更够深度和内涵的人,就像眼前这个人。

    萧博翰理解唐可可的心意,他伸手过来握住了唐可可的手,唐可可让他握着,他的手指很细腻,很修长,唐可可一下就给迷醉了,她的心有太多的温情,她的很旺盛,唐可可把脸贴着他的脸,她开始亲吻萧博翰的耳垂,他的脸额。

    唐可可感觉到了他的呼吸开始有点急促起来,让她兴奋,她就低下头去,亲吻他的胸膛,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后来,唐可可配合着萧博翰的动作将身体抬高,唐可可的声音非常惊人,还好这里的装修是完全隔音的,否则一定会被外面的那些手下们听到。

    他对着她的耳朵轻轻地说道:“谢谢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