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忙上前先给哈县长发了一根烟,再帮他点上后说:“下午可能叶市长要在洋河吃顿饭,不知道哈县长忙不忙。 ”

    哈县长有点诧异,他很专注的看看季子强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办公室怎么没通知啊”

    季子强轻描淡写的说:“是叶市长临时决定的,别人都没说。”

    “哦,哦,这样啊,看来季老弟是深得叶市长厚爱啊,饭店那面要提前准备下,我给办公室去个电话。”哈县长思考着说。

    “不用了,哈县长,我已经通知黄主任安排了。”

    “那就好,那就好,档次要高一点,我今天也不出去了,你也不要乱跑,晚上好好接待叶市长。”哈县长叮嘱着季子强。

    季子强点头答应,心里想,这还用你说,叶眉来了我怎么能不在。

    时间过的很快,快下班的时候,季子强就接到了叶眉的电话,说已经到洋河境内了,在过一会就可以到县城。

    季子强连忙联系吴书记和哈县长,他们三人加上其他几个在家的副县长,还有县委副书记齐阳良一起坐上好几辆车,就到城外国道上等候迎接了。

    到了城外,所有的领导都走出小车来,天很热,一但从小车的空调凉爽中出来,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过不了五分钟,一个个都是虚汗淋漓,但谁也不敢坐在车里等,生怕市长来了没能第一眼看到自己。

    坚持一会,远远的就见到柳林市政府的几辆小车开了过来,所有洋河县的领导都上前一步,用崇敬和仰慕的眼光注视着徐徐开近的小车。

    在第二辆车上坐着叶眉,她也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那好几辆小车,叶眉眉头锁了几锁,自言自语的说:“季子强在搞什么名堂,怎么把所有人都叫上了。”

    本来在她的想象中,今天就是和季子强见个面,一起吃顿便饭,两人清清静静的聊会天,没料想季子强把场面搞的如此正规和宏大,自己想轻松一点都做不到了。

    叶眉只好调整了脸上的表情,在车停稳,在哈县长帮她把车门打开以后,叶眉带着职业话的微笑,钻出了02号小车。

    握手,寒暄,夸奖,询问等等,这一场仪式完毕,叶眉才看到季子强微笑的走上前来,叶眉刚才对季子强那一点小小的不瞒,也在看到季子强的一瞬间烟消云散了,她感觉季子强又瘦了许多,她眼光深沉的看了看季子强,不露声色的说:“你准备的很周到。”

    季子强就脸一红,他明白叶眉指的是什么,他也知道自己今天破坏了叶眉本来轻松愉快的心情,季子强忐忑不安说:“我是不得已。”

    叶眉横了他一眼,也就没再说什么,今天的这个场面有点出乎叶眉的意外,她本以为季子强是思念自己,想见见自己,没想到他招来了这么一大帮子人,但叶眉也理解季子强,她知道季子强在洋河县的强敌环绕的处境,或者是自己在这一路过多的臆想着与季子强的见面,把很多应该考虑的因素都给忽略了。

    叶眉也就没有了责怪季子强的意思,大家重新上车,开往了酒店。

    办公室黄主任给选定的是一家位于城郊的酒店,环境僻静而安静,他们这好多辆车开到了这里,一点都没有引起过多的关注,小车依次停在了酒店门外的空旷之处。

    叶眉在大家的拥簇中走进了酒店,

    黄主任早就带着县政府办公室的几个干事在候着了,等把叶眉这些主要领导引进包房,安排妥当后,黄主任又带上这好多司机,给他们专开了一席,酒是没有,但菜肴很丰盛,每人还发了一包好烟。

    这面包间里,吴书记招呼大家落座,排座次时,在叶眉的右手旁边是哈县长,本来哈县长旁边应该是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坐的,但冷副县长说什么不坐,他跑到对面副书记齐阳良手下坐定,把本来自己坐的位置让给了季子强。

    季子强再三推让,但今天吴书记和哈县长却对季子强流露出无比的真诚和亲切,他们一起劝季子强坐下,哈县长更是异常随和的一把拉住了季子强的胳膊说:“这又不是评选先进,你小季客气的有点过份,坐坐。”

    季子强也只好歉意的对冷副县长笑笑,坐了下来,但心里是很明白的,大家今天都是在给叶眉的面子,这笑脸自己可要好好的感受一下,到明天就享受不到了。

    洋河县这块地方酒风极盛,自古至今,洋河人热情好客的习惯总也不减,还总怕客人喝的少,所有客人只要上了桌子都少喝不了,叶眉也了解这情况,开宴后首先声明:“各位领导,今天酒适可而止,本来我们就怕到洋河来喝酒,不准备停车的,可是又想和大家见个面,但酒要适量,否则,不要怪我以权压人。”

    她这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官场中的酒场是有规矩的,一切的行动,包括喝多少酒,说什么话,能不能放开喝,都要取决于现场的最高权利人物的喜好和心情,遇到好酒的领导,你放开喝,说点出格的话,喝醉了也没关系,他反倒觉得你这人直爽,够义气,很多好酒的领导口头禅就是:喝酒看人品。

    但遇上不喜欢喝酒的领导,那就要小心的控制住自己的酒量,要随时准备清醒的回答一些提问,表现出自己对喝酒也是一种无奈的举动。

    在这样的情况下,今天的酒宴就不是很热烈,所有的人都异常的清醒,说一些礼貌,客气,讨好,献媚的话来。

    叶眉不时的瞅瞅季子强,好像在告诉他:看你搞的是什么事情,这样的应酬有意思吗

    季子强也是微笑着,毫不在乎叶眉的眼光,还不时要接受着坐在旁边的哈县长亲热问话,一点都没有负疚和惭愧的表情。

    叶眉看了几次他,见他这个吊样,也只好自嘲的笑笑,心里想:这个小没良心的,看来想说几句贴心话是不可能了。

    叶眉还是有点酒量的,虽然每杯酒下去,都很迷人地皱一皱眉,但那酒到她肚里却像水一样,脸色一点不变。每次大家敬她,她都说:“我不喝了,再不能喝了。”

    季子强也是见多识广,酒精杀场,他早就炼就了一个绝招,你看他很豪爽的把那杯酒仰头一口干了,实际在喝的时候,他是用舌头压住了酒杯口,一点都没喝,倒酒的小姐也很乖巧的,知道这里都是领导,每次给他倒酒也不敢声张,也就做个姿势滴上两滴。

    酒过了不知道多少巡,这菜也是吃了不知道多少盘,叶眉感觉差不多了,她就放下了筷子,说:“我有几句话要说。”

    这包间里面的人,表面上看,似乎谁不管谁,都喝的二嘛二嘛了,实际上这都是个表像,所有人的眼光都随时的瞄着叶眉的。

    那吴书记在和坐在旁面的副书记齐阳良正在算着今年的一些党政工作,算的那样投入,那样认真,但一看到叶眉的眼光飘向了餐巾纸,他就可以马上打住话头,很敏捷的递上了餐巾纸

    那哈县长和冷副县长也是一样的,你看他们正在碰杯,但叶眉一放下筷子,他们也就立即的停住了正在进行中的动作,很认真的注视起叶眉了。

    叶眉就说:“今年看看这已经过了半年,洋河县的工作还是要加把劲,不说冲到全市前一两位,但也不能落下太多,在这里我就希望你们县上的领导要精诚团结,抓好下半年的工作。”

    所有人都连连的点头,他们也听出了一点味道,洋河县的党政一把手有分歧,看来上面已经开始关注了,这不得不让他们各自反省一下。

    叶眉说完这段话,就站了起来,大家都知道叶市长要离开了,不管吃好没吃好,喝的怎么样,都一起站起,各种挽留声响起一片,叶眉客气的道谢说:“本来今天就是路过,还打扰大家一起相陪几个小时,感谢,感谢,今天就到此为止,改天再来讨饶。”

    吴书记和哈县长就说着那里那里,不敢不敢的话,一起陪着叶眉走出了包间。

    外面那个包间的司机,随从,一见大家出来,也都赶忙跟上,一大堆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酒店,来到小车旁边,大家嘴里说着虚假的客气话,眼中流露伪装的不舍情。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大声惊讶的喊了一声:“哎呀,这怎么回事”

    所有的人都循声望了过去,这一看不打紧,吴书记和哈县长的脸色都一下子变了,就见那停在空地上的,叶眉的零二号奥迪车的后车窗玻璃被砸烂了,那后面的车门也虚掩着,所有人心里“咯噔”的一下,知道遇见盗贼了。

    在中国,本来有个把盗贼也属正常,撬个门,开个锁,搞两部自行车,提几个电瓶车的电瓶,不值得大惊小怪,有时候当事人都习惯了,连案都不用报,也知道报了还是查不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