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崭新的一页开始了,从第二天起,季子强就忙开了,他分管农业,这就要多跑,多看,他也不熟悉,反正是每天一个乡,一个镇的跑,经常是县政府车不够,轮不到他坐,他就向下面分管的局要车,一个县有10多个乡镇,一天跑一个都有的他忙,还有几个分管的局他也都是跑了跑,和大家认识熟悉一下。

    总体来说,季子强跑的这些地方,大家对他都还是很客气的,再怎么说,季子强是副县级了,就算现在是没太大实际的权利,也管不到下面那些头头脑脑的乌纱帽,但以后是个什么样子,这是谁也说不清楚的,所以官场上的见人就笑,见领导就抱的口诀,他们还是记得。

    但也有不买上季子强账的,有极个别乡的书记,乡长见了季子强也是牛牛的,很简单,他们要么是吴书记的铁杆,要么就是哈县长的嫡系,拽一拽很正常,季子强也不和他们计较,到底自己刚来,慢慢磨合一下也就好了,何况这乡上工作自己也不是太熟悉,短期只怕也上不了手,自己也不急于参与进去。

    县上的其他部门还罢了,唯独那个县畜牧局有点牛烘烘的,这也是上季子强在分管的下属局中,稍微有点油水的部门,因为洋河县是一个全省重点的养殖县,省上会不时的给下拨一点养殖专款,还会支持一些无息贷款什么的,畜牧局就可以酌情给全县各养殖场贴补一些。

    这里面就有些门道了,哪能就这样随便的给你一些养殖场啊,你不来孝敬一下,你不说个123来,自然是轮不到你。

    所以季子强早早的就来到了这里,这畜牧局的局长的姓黄,见了季子强要理不理的,也难怪,他手上可是掌握的有真枪实弹的资金,求他的人多去了。

    何况能坐上这个位置,那也不是瞎混的,他和哈县长关系也很密切,明里暗里的合作也不在少数。

    过去他的畜牧局是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分管的,季子强来了,哈县长也是迫于无奈,就临时的和冷副县长商量了一下,把县畜牧局划到了季子强的名下。

    冷副县长是常务,手上本来管的好部门也多,就没怎么太过计较。

    哈县长也知道,光给季子强些骨头也说不过去,那样做,自己的意图就太过明显,所以就掂量了几下,给搭了块肋条,但心里也在想,这骨头你季子强想啃,只怕也难。

    这就是哈县长的高明之处,就算他已经清楚的明了市委吴书记的意思,但在把对方没有置于死地前,哈县长还是和和气气的面对着季子强,他一点都不会让季子强感受到他的杀意。

    这畜牧局的黄局长是不惧怕季子强的,自己的位置也不是一个小小的副县长可以随意升降的,在刚接到自己归到了季子强那个口上,黄主任就决定了,一定要给这年轻的副县长立个规矩,让他明白一个道理,该管的再管,不该管的少来,不要指望拿个鸡毛当令箭的,来自己这里指手画脚。

    这怪不得他,任何地方的副县长都会有这样的悲哀,副县长有个好名声,看起来也威风,但手上是没有一点实权的,连吃顿饭都是没有办法签字报销的,必须让常务副县长和县长签字,对下面的局长,乡长,也只有指导和建议权,没有人事和财务权,所以要论权利,是完全比不上一个在职的局长,局长们更实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