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俊海眼睛眯了起来,他定定的看了季子强好久,季子强也用淡然和清澈的目光一直望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对视了很久。

    韦俊海到底还是转过了头,他有点无助的问:“你说加谁”

    季子强微微的笑了一下,很快就变得认真和严肃的说:“我感觉平智容,狄宝梅两位市长是完全有资格进来的,你看他们的觉悟,思想,还有。”

    韦俊海用手式止住了他的话头:“你打住,不要在说那些废话了,我们就把他们两人报请省上批准就行了,其他你还有什么想法”

    季子强很憨厚的摇摇头说:“没有了,我就这一个建议。”

    韦俊海不想在说什么,他摇摇手,季子强也就很谦逊的给他道了谢,道了别,然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对涉案的干部处理已经分批分时的缓慢进行了,吕副书记前两天在家里下楼的时候摔了一跤,好像是摔的不轻,基本是走不成路了,好像听说要恢复至少需要三两年时间,他到底是老同志了,觉悟也很高,就自己写了份辞职报告交到了市委,要求病退,市委专门还开了个常委会,大家在对他伤痛惋惜的同时,也就同意了他的报告,然后上报省委等待批复。

    季子强也带上了礼品和几个市长,专门的到吕副书记家里做了探望,说了些鼓励的话,希望他早日康复继续为国家多做贡献,吕副书记也是一片的诚恳,自己在不断的鼓励自己,一定要战胜病魔早日站立起来。

    看完病人,季子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没有人了,虽然他心里对目前的局面很是满意,但他记得一个词:慎独。

    那就是在任何时候,包括是一个人的时候,也要谨慎和小心,不要忘乎所以,形势确实不错,现在常委会上,已经报上了两位副市长進入常委了,估计省委应该很快就可以批复下来,那以后常委会加上自己和方局长,还有刘副市长,已经可以站到多数了,这一仗打的还是相当的漂亮,但他知道事情还没有结束,在上次的常委会上葛副市长又一次和他干上了,他就是不同意推荐这两个副市长進入常委。

    季子强给他好言相说了半天,葛副市长是一点都不买这个帐,他也知道,这两个副市长要是一进来,以后自己这面就有点紧张了,所以他连挖苦带嘲讽的把季子强也捎上了,不得已,季子强才撂了几句狠话,压住了他。

    季子强现在想到还是很有些气愤,这小子真不知道是吃什么长大的,就这样的顽固,和自己好像有什么不共戴天的大仇,他当不上市长那怪谁啊,不能老来和自己做对吧,算了,不想他了,季子强就摇摇头,看起了文件。

    过来一会,那北江市的薛厂长就来了电话,说明天那面的货就到北江市了,问季子强怎么安排,是他帮着处理,还是让这面的陈老板过去,季子强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就负责把货扣住,让他出不了你们厂门,我这面安排人过去谈,给你也省点心。”

    薛厂长也就连连的答应了。

    季子强就给陈老板打了个电话,让他准备明天一早过去,怕他办事不利索,感觉他还是比较老实,季子强就安排了政府办公室的刘主任陪他一起去,这刘主任办这些扯皮,耍赖的事,那是很在行的,接到这任务,他自己心里也高兴啊,一个这是自己的强项,在一个这样大的一件事要是办成了,你想想,市长的表扬少不了,这陈老板怎么的也要表示表示吧,他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这次的毒品案件到目前为止都还是秘密的进行着,不管是抓捕还是外地审问,都没有惊扰太多的人,在柳林市也没有太大的议论,案件虽然市报到了省厅,下面的人却不是很清楚。

    季子强却又了一个新的想法,他找到了韦俊海,说:“韦书记,鉴于柳林市目前的这个治安环境,我提议搞一次打黑活动,清理一下柳林的投资环境。”

    韦俊海通过这件事情,也是震动很大的,对季子强提出的这个建议就不准备拒绝了,两人在办公室商量了好久,基本制定出了一个突然行动的大致方案,当然了,今天细节都是季子强自己掌握了。在离开了韦俊海的办公室以后,季子强又叫来了公安局的方局长和柳林区公安局长蒋逸,还叫来了正在审理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和总经理伍艳的张永,秘密商讨起了具体的打黑细节。

    见他们一起来了以后,季子强就给秘书小纪说:“你在外面看着,今天我和方局长他们要商量一点重要事情,没有特别重大的问题,不要让人前来打扰。”

    秘书小纪连忙忙大家吧水倒上说:“好的市长,又什么特殊的情况我给你打电话。”

    见小纪带上门离开了,季子强就端着自己的茶杯也坐到了沙发上,说:“你们三位都是公安战线的老同志了,今天叫你们来市要和你们研究一个问题。”

    这三个人本来也是感觉有点奇怪,季子强一下吧他们都叫过来,还搞的如此神神秘秘的,一定是又什么重大的事情,现在听他说要研究问题,就知道的确是有事情了。

    方局长就说:“季市长今天把我们几个都叫起了,一定又有什么行动吧”

    季子强笑而不答,先给他们没人发了一支烟以后才说:“你们公安系统估计好长时间都没有过大行动了吧,这些年不管哪里都是以经济发展为主导,让你们小心翼翼,无所事事。”

    方局长吸了一口烟说:“可不是吗,公安系统都快成二线部,局了,公安干警们也早有怨言,很多事情明摆着可以管,可以查,但三说两说的就变味了。”

    柳林区公安局的蒋局长也说:“就是,最为明显的算是我们柳林区和汉口区了,搞个小小的行动,每次还先要给市里领导汇报研究,等他们研究好了,黄花菜都凉了。”

    张永也笑着说:“谁让你们在领导的眼皮子底下啊,其实边远一点的县上,感觉公安局的日子还好过一点。”

    听着他们的抱怨,季子强没有阻拦,他需要这些话,也需要激励起他们的斗志,当大家说的差不多了,季子强说:“不错,这种现象我过去也遇到过,但今天就不一样了,我们遇到了一个很好的机遇,这个机遇是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给我们送来的,我们就要借着这股东风,做一番大的事业。”

    公安局这几个人的眼中都露出了期待的眼神,他们几个现在也都成了季子强的心腹铁杆了,连方局长在经过这件事情以后,现在也基本是投靠了过来,让季子强如虎添翼。

    季子强就说:“我决定在柳林市搞一次大规模的扫黑行动,代号就叫“惊雷”,行动已经获得了韦俊海书记的认可和支持,下面我们就相关的一些细节商讨一下,把行动的时间也确定下来,你们都需要那些支持也可以提提,武警支队也江配合我们这次的行动。”

    他一面说,一面的就观察这办公室这几个人的表情,他看出了他们的兴奋和激动,是啊,这支队伍已经低调了很多年了,他们早就想要一展神威。

    后来他们几人就“惊雷行动”的时间,规模和细节做了好几个小时的研究,等他们几个离开的时候,已经下班好长时间了。

    送他的车还在院子里停着,季子强就上车回到了宾馆,简单的吃了一点饭,走进了房间,按理说这个行动的确定应该让季子强也兴奋起来,但从季子强的表情看,他并没有多少高兴,反而在这几个小时中一直市紧锁眉头,心事重重。

    萦绕在季子强脑海中的问题其实本来不该他来考虑,那就是怎么才能真正的消除黑道,从根源上解决这些问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抓一批,判一批,过几天又会再冒出来一批。

    当然了,这是一个社会性的综合问题,他涉及的原因很广泛,背后的根源也很复杂,但季子强却不得不这样想,至少,他希望在自己管辖的柳林市能够好一点,他不愿意让柳林市的黑恶市里像野草一样,割一茬又长一茬,他希望让那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走上一条能够让法律和社会接受的道路。

    从政府回来他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后来他也算想到了一个可以尝试一下的办法,那就是打破现在柳林市黑道势力的常规次序,用一种以毒攻毒的方式来消耗掉柳林市的黑恶势力,那么假如这个方式可以用来尝试的话,季子强自然第一个就想到了萧博翰,也就是那个“隐龙”,为什么会想到了他,季子强总有一种感觉,他感觉到这个萧博翰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至少到现在为止,自己还没有感觉到他有多坏,反到是他帮了自己一个大忙,解决了自己当初那一个险些要走投无路的问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