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柳林市,季子强就给韦俊海书记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想把最新的情况个他做一个汇报,韦书记早就等的心慌了,赶快就来到了市委的办公室里等候季子强和方局长。

    季子强和方局长一起到了韦书记的办公室,大家也就不寒暄和客气了,自己动手,到上了水,喝了两口就直入了主题,季子强就对韦书记说:“书记,我们已经得到了辉煌度假村总经理伍艳的口供,里面确实牵扯到了辉煌度假村的晁老板,还有一些政府中的领导干部,这是口供,你先看看再说。”季子强一面就把那个口供的复印件交给了韦书记。

    韦书记接过这口供,认真的看了起来,他的脸色也渐渐的发白了,嘴唇也开始了不停的哆嗦,手也有了细微的战抖,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最信任,最得力的助手吕副书记竟然在上面的多次出现。

    韦俊海书记有点发晕,也有点快崩溃了,似乎自己老了很多,难道自己的眼神真的就这样差吗,难道是自己的判断真的已经没有了准头了,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很老了吗,想到老,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老了,老了,老了意味着什么,韦书记是知道的,也许自己就会离开奋斗和拼搏了一生的权力中心,自己会渐渐的离开人们的视野,离开人们的话题,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悲哀啊,他不再去看那写满字的口供,他的心已经开始游荡在了以后那没有权力和没有精彩的岁月里了。

    季子强的心里不由的一紧,他没有经历过韦书记这样的心情,但依然可以感受到这种失落和沮丧,虽然韦书记整过他,也曾今想要置他于死地,但季子强知道那是权力的争斗和防范,就乔书记本人来说,那是没有错的,有的战争,有的高手间的较量,那是形式所迫,必不可少,但没有谁对谁错。

    季子强没有急于的再去说什么,他和方局长都保持了沉默,他们在等待韦俊海书记的恢复,也在等他暂时的医治一下那流血的伤口。

    韦书记还在遨游着,他也想到了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虎视眈眈的季市长,看来自己的命运要完全的掌握在他的手上了,只要他向上面一汇报,扯出吕副书记的同时,也把自己捎带进去,在把众多的干部一起爆个光,那自己真的就不要想可以继续当这个书记了,这么多人有问题,自己还千方百计的阻挠人家对这个案件的侦破,自己是百口莫辩了。

    更何况自己过去多次的想要收拾季子强,他怎么可能不借此事来还报,这小子的阴险狡诈那自己是深有体会的,手段巧妙,胆子奇大,只怕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

    房间里三个人都没有说话,没有紧张的气氛,却有秋日的肃杀,每一个人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想着下一步的对策,安静,异常的安静。

    到底还是季子强笑了,季子强不想这样下去,现在应该是个很高兴的事,怎么搞的像是坏了事一样,他呵呵的笑了,这笑声一下子就划破了房间的寂静和凝固的气氛,方局长和韦书记都抬起了头,一起望着他,季子强笑了几声以后就说:“书记,我现在的任务基本是完成了,以后应该怎么处理,那就是你的事了,我会坚决的站到你这一面的,你怎么处理我都支持,从今天起,这事对我就算是一个终结了,我回去睡觉了。”

    说着季子强真的就站了起来,留下了方局长和韦书记,季子强感觉轻松了很多,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就把这事告一段落,想他韦俊海也市不敢轻易的放过吕旭了,自己的目的只要达到,其他的就任由韦书记去劳神了。

    回到住所以后,季子强感觉也很是疲惫,老爹老妈见他劳累,也不愿意打搅他,让他就早早的睡了,季子强到头就是一觉,梦里面乱起八糟的出来了好多人,自己基本是不认识的,最后好像乔书记也来了,他们一起在喝酒,关系好的很了。

    过了几天,这案情基本是搞的比较清楚了,

    季子强这几天就没怎么管这些事了,每天方局长都会给他按例电话汇报一下,季子强也不怎么在意,但听还是要听的,自己好不容易抢到了对公安系统的管理权,那是不能放的,心里不想这案件的事,但嘴上还是说的很扎实。

    现在季子强也感觉到韦书记放手让他管公安系统了,有一次方局长要给韦书记汇报事情,韦书记对方局长说:“公安局里的事你以后可以多给季子强市长汇报汇报,感觉他还是很在行的。”

    方局长听他这话也不像是说的反话,就来对季子强说了,季子强也就是笑笑,什么都没说,可季子强的心里是清楚的,韦俊海必须交出手上的一些权力来给自己的,这是肯定的。

    又过了几天,那面的审问也基本是出来了结果,连带上吕旭还有好多位政府的干部都有受贿等行为,好的一点基本上都没参与到贩毒中去,只是受贿和给他们有时候行个方便什么的,这就是可大可小的问题了,季子强是听了汇报,但没有表态,他要等韦俊海找到了自己再说,现在自己最好不要发表什么看法。

    果然到了下午,韦俊海就来了电话,想请季子强过去商量点事,大家听好了,是想请季子强过去,韦俊海已经不敢再小看季子强了,现在的季子强就掌控着他和其他很多人的命运,虽然季子强说过自己不管,但说是说,他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

    韦俊海见季子强来到了办公室,那是很客气的,脸上也少了往常的冷漠,很客气的请他坐在了沙发上,季子强一坐下,没等韦俊海拿来香烟,就抢先把自己的香烟掏了出来,递给了韦俊海一根,帮他点上,韦书记还是有点客气的拿自己的手扶了下打火机,没有像往常那样,随意的叼着烟让季子强来点了,这些微小的举动,季子强是看的出来的,他已经知道了韦俊海下一步想要做什么,稍微一想就明白,他一定要自己手下留情,得饶人处且饶人。

    韦俊海等季子强自己也点上了香烟以后就说:“季市长啊,今天叫你来就是想和你先碰个头,商量一下和这个案件有牵连的这些干部的处理意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打算。”

    季子强不会随便先说的,季子强现在很明白自己意见对韦俊海的重要性,他想先听下韦俊海的意见在说,所以他笑笑道:“韦书记,我上次说过,对这件事情的处理都听你的,对你的决定也一定大力支持。”

    说完季子强就又笑了笑,他这笑让韦书记感到有点发怵,这样的笑他见过好几次了,基本都是没什么好事情。

    但今天自己是一定要将就他了,没有季子强的配合,自己是万万过不了这一关,韦书记就试探着说:“季市长,你看这次案件牵扯出来的领导干部是有一些,可基本上还是不知情,就是吃吃喝喝,收了些好处,个别同时是警惕性不高,给他们开了方便之门,所以我想就让纪检出面,该免职的免职,给处分的处分,这样处理你感觉如何”

    季子强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他是不希望因为这事一下子搞个柳林市鸡飞狗跳,更不希望韦俊海现在就垮台,他一个刚上来一年半的市长,是根本不可能坐上书记的位置,所以他还是希望韦俊海在坚持一段时间,帮自己先把位置占着。

    季子强就很诚恳的对韦俊海说:“书记,我是真心的希望不要因为这事影响到我们市的安定团结,更不能影响到你,虽然你过去也想收拾我,我也和你较过劲,但那是男人和男人的较量,我不会老是纠缠在那个上面耿耿于怀的,这次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过,吕副书记的性质有点。”

    韦书记对季子强说的这些话感到真的有些惊讶,他没有想象到季子强会这样对他,自己一直以为季子强对自己恨之入骨,看来是自己狭隘了,没想到季子强这样大气,他感觉到了一丝的愧意,现在季子强专门的提出了吕副书记,他也是知道季子强的意思,这两天他也想过无数次的这个事情,怎么处理吕副书记,一直都是他最大的考虑。

    韦俊海也变得很认真的对季子强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对他你肯定是不能容忍,但我还是想帮吕书记向你求个情,他也算是受蒙蔽吧,就给他留条退路怎么样。”

    季子强淡淡的问:“什么样的退路”

    韦俊海稍微想了下,咬咬牙说:“我和老吕来谈,让老吕自己称病,自己提出辞职,你看这样可以吗”韦俊海知道只有这样才可以真真的化解这次的危机,不然一但要让吕副书记下台,那就要经过省上,一旦省上调查原因,很多事情就难以预料了。

    季子强陷入了思考,季子强感觉这样太便宜吕副书记了,应该就他通风报信的问题,深抓猛打,让他彻底的玩完,但这样就势必会引起上层的关注,那韦俊海只怕真的有问题了。

    对韦俊海提出的这个解决方案,看来只有接受了,季子强就点点头说:“我支持你的一切决定,你看吕副书记走了,是不是常委在增加两个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