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老板一进来,季子强就把他给叶眉做了介绍,叶眉刚才吃饭的时候已经认识过了,原来自己在柳林市的时候也多少对这陈老板还是有些印象的,现在见季子强这样郑重的介绍不知道是为什么原因,但他知道,季子强既然介绍,就一定是有原因的。 :efefd

    方局长到是认识陈老板的,但这次季子强市长带他过来,他还是有些疑惑的,只是一直没提起话头问起来。

    季子强介绍完以后,就把陈老板被骗的事情说了一遍,叶眉和方局长都很同情他,但又不好怎么安慰,这种事遇到谁的头上都是难受的,空洞的语言那里可以安慰得了这伤痛的心啊。

    但叶眉和方局长还是不明白,这和他们现在的案情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季子强要把他带过来,现在还把他专门的叫过来。

    季子强知道他们的疑惑,他就笑着对叶眉说:“叶书记,我知道你不太理解我为什么带他过来,也许陈老板自己也不理解的,那我就现在给你们说清楚,我带他来是想要请叶书记给帮个忙,一个很小的忙。”

    叶眉就不明白了,自己可以帮的上什么,他疑问:“我能帮上忙吗,那你说吧,只要可以帮上,我一定不推辞的。”

    季子强知道叶眉是会帮自己的,因为她还是很有同情心,也对自己很信任,季子强就说:“我想到你们这找一个大一点的企业,最好是国营的,叶市长可以给介绍一个吗,还要和你关系好,可以有担当的。”

    叶眉很是不解,她要搞清楚事情:“这到没问题,我这国营企业很多,有几个厂长也很不错的,你说下,你想怎么做。”叶眉到不是不相信季子强,她也知道季子强的脑袋灵活,诡计多端,但知道了自己才好安排。

    季子强就笑着说:“就想让他们帮点小忙,事情吗,那是有点违反小小的原则,但一定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你最好不要知道,呵呵,知道了你要骂我的。”

    叶眉也就笑着摇摇头,她知道季子强一定是又在打什么坏主意了,自己不知道也好,真有个什么,自己也好解释,叶眉就对季子强说:“那好吧,我是很相信你的,现在我就帮你联系一个,嗯,化工厂怎么样。”

    叶眉见季子强在摇头,就又想了一下说:“磷肥厂,纺织厂,地板厂,机械厂。”说到机械厂,他见季子强眼睛一亮,知道他可能是对这厂满意了,就接着说:“这机械厂是我市一个较大的企业,生产各种型号的农业器具,效益不错,厂长姓薛,那我就现在联系他过来。”

    季子强就点头同意了,那叶眉一个电话过去,这就比圣旨效果还好,那薛厂长估计还在酒桌上,接了电话是放下了酒杯,一路的狂奔,没有十分钟就到了宾馆。

    叶眉把他给季子强做了介绍,那薛厂长一听这是叶书记过去那柳林市的老朋友,现在是柳林市的市长,那是一点都不敢马虎的,就连忙问,自己可以帮什么忙,出什么力,一副刀山敢上,火海敢闯的样子。

    季子强对这厂长二家二家的劲头也是比较满意的,就对叶眉说:“那我们就先过去商量这事了,叶书记你就先休息吧,今天已经很是打扰你了。”

    叶眉也不想听到他们的阴谋诡计,虽然很想和季子强再待一会,但看他为这事很上心,也就只好作罢,走的时候就对那薛厂长说:“今天就是想请你来好好的配合下人市长,请你一定多担待一些。”

    那薛厂长就拍着胸膛做了保证,一定好好配合。

    叶眉和方局长就起身离开了,房间就剩下了季子强,薛厂长和陈老板三个人。

    季子强就又像祥林嫂一样的把陈老板怎么受骗,现在企业面临倒闭的情况给薛厂长说了一遍,薛厂长和陈老板都不很明白他的意图,那薛厂长就笑着问:“季市长莫非是想从我这借点钱吗,你说吧,要借多少,两三百万我还是可以给凑出来的。”

    这陈老板一听,现在才算是明白了,原来市长想帮自己筹借点资金,让自己重新买设备上马,他的心头是一阵的温暖啊,一个市长可以为一个普通的企业放下架子来到处借钱,真是不容易,真是个好领导。

    季子强听了那薛厂长的话,呵呵的一笑说:“我才不问你借钱,要借钱,我柳林市有的是单位,还需要惊动叶书记来找你啊。”

    那薛厂长和陈老板就一下子都瓜了,这不借钱那是什么,怎么帮忙,他们都满怀疑问的看着季子强,季子强也就笑笑说:“这是他们的合同,我已经很详细的研究过了,我想请你帮忙再到他们那定一批货,数量要比这大一倍,他这上面写的很清楚,先付百分之十的定金,货到了验收合格就付到百分之九十五,这定金你们就先帮忙垫上。”

    那两个人还不不明白,怎么上当一次不够还要上当,季子强就继续说:“等他货到了,后面的钱就不给了,那时候他就急了,我们在和他好好的谈谈陈厂长的事情,他要是不退货,那就让他来打官事,累死他,你在合同上一定要把住在我们本地法院解决这一条,那时候叶书记可以帮忙打个招呼,就怕他很难在北江市打赢这官事了。”

    这薛厂长一听是这事,就呵呵的笑道:“那没问题,现在这三角债本来就没办法要,到时候我们就说陈老板的厂里还欠我们的钱,所以我们不得不想办法帮他们,真要打起了官事,我们在来告陈老板他们,陈老板他们厂在去告厂家,呵呵,那就很热闹了,只怕五年都审理不清楚。”

    季子强也点头说:“最后只要他们同意退货,那两家的运费我们都可以承担,这样他们也不损失什么,就是把原来的钱退回来,我们再把货给他还回去,事情完了,我想陈老板是不会白让你帮这么大的忙的,他要不感谢你薛厂长,呵呵,那我也不会答应。”

    那陈老板那里敢稍作犹豫,马上就表态,只要钱要回来了,他一定会大大的感谢薛厂长一下的。

    薛厂长也没在说不要啊,客气啊什么的话,只是胸膛一拍说:放心好了,我明天就安排人去订货,就说我们要开发个新项目了。

    但他还是问了句:“季市长,你为什么不让你们柳林市的企业做这个事,那不是更方便吗”

    季子强就笑笑说:“一个骗子敢到一个地方骗两次吗,柳林市的企业一出面,那事情肯定就砸锅了,呵呵。”

    薛厂长和陈老板这才算是彻底明白了季子强的计划,两人不的不佩服的五体投地。

    季子强晚上也就不准备给江可蕊说自己在省城的事情了,这几天的工作太忙,自己要考虑的事情也很重大,一个人安静的待待,等这事情过了再联系。

    第二天下午,季子强就接到了那方局长的消息,方局长对季子强说:“季市长啊,报告你个好消息,今天下午,不知道为什么,伍艳愿意都交代了,只是伍艳对本市的公安不放心,她听说你在北江市,希望见到季市长你啊,她说除了你,她是绝对不会说的。”

    这还不简单,季子强就在这里,他就立即动身到了关押伍艳的地方,见到了这个美丽的女人,季子强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怜悯的,但现在不是他同情的时候,他就对伍艳做了保证,一定可以让她的到最好的保护,二十四小时都会有人保护她的安全。

    伍艳也没有其他的幻想和希望了,她就从头到尾的把整个情况做了交代,包括酒店的晁老板是最大的贩毒头目,她自己也是听从指挥,说到了过去的几次警察行动失败,她也就交代了是吕副书记给自己通的风,报的信,但季子强问她吕副市长有没有参与贩毒,她是一口咬定确实没有,只是自己是他的情人,他为了自己多次干预搜查,也多次给自己电话报信。

    连带着还扯出了其他的几个干部,但这些干部都是贪恋她的美色,做了些帮忙的事,贩毒都没有参与。

    季子强感觉她的话还是可信的,他也估计吕副市长是不会参与毒品交易,一个市委书记,不管从哪一方面来讲,也是不必要冒这个风险的,但这已经足够了,就这些问题已经是可以把吕副书记拉下马来。

    审问一结束,季子强就让他们给自己准备了一份口供复印件,告别了叶眉,急忙带上陈老板和方局长返回了柳林市。

    方局长在半道上就已经安排起来了,让柳林市的公安立即抓捕辉煌度假村老板晁文华,那面也是二十四小时的监督和布控,接到了他的指令,在他们还没有到达柳林市以前,晁老板已经被抓捕归案了,伏局长就让他们把晁老板也押往了北江市去,又给张永交代,晁老板一去立即就展开调查审讯,那面就由他全权的负责,自己在给韦书记汇报后,也会连夜的赶过去。

    季子强现在已经很悠闲了,他稳稳的,一点都不急,他这次的目的和效果已经达到了,剩下的问题就非常的简单了,刀在自己手上,人在案板上放着,想剁那块就那块,剁偏一点也没关系,反正疼的不是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