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看来是没什么动静了,季子强刚想离开,就见那办公桌上的电话急促的响了起来,他眼中闪出了一丝兴奋的光芒,这样晚来电话,一定是那面有消息了,他快步走了过去,抓起电话,心中暗暗祈祷,可别是个一无所获。

    电话一接上,那面就传来方局长激动的声音:“季市长,市长,报告你个好消息,抓住了,那个小三和辉煌度假村晁总经理伍艳正在交易,当场缴获了毒品5公斤,你看现在怎么办。”

    季子强也有了些激动,自己这次算是没白忙了,他连忙说:“人准备关什么地方。”

    方局长就说:“我们准备连夜审问,关在看守所。”

    季子强对看守所和本市还是很不放心的,因为他知道后面会扯出谁来,所以就说:“这样吧,你们连夜把他押到外地去,我给你们联系个地方,嗯,就到叶眉书记去的北江市去,那里安全一点,你也知道的,后面还有谁,所以小心的没错。”

    方局长想了想就同意了:“好的,我们准备押运过去,你赶快联系。”

    季子强挂断了电话就有给叶眉打了一个过去,好在叶眉还没休息,听他详细的一说,叶眉就叫他们现在就往过来押送,自己马上去那面看守所安排一下。

    季子强现在是不得不给韦俊海书记打个招呼的,这种事情不是小事情,从程序上讲是要汇报一下,免得万一在那面有个什么闪失,最后自己说不清楚,他就拨通了韦书记的手机。

    在好长时间的振铃后,韦书记才接起了电话,其实时间也不长,只是现在季子强的心情比较激动一点,韦书记已经睡了,听他声音很是低沉:“子强同志,怎么半夜来电话,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季子强是压抑着兴奋的情绪说:“刚才警方在辉煌度假村,当场缴获了毒品5公斤,总经理伍艳正在和毒品贩子交易,人已经控制住了,我的意思是柳林市不太安全,让他们到北江市异地审问,你看这样做有问题吗”

    韦俊海书记也是吃惊不小,一下子就坐了起来,这5公斤的毒品意味着什么,他是知道的。

    韦书记就又想到了,那辉煌度假村的晁老板,在这市里也是很有影响,在官场上也是朋友众多,这事情一出,只害怕要牵连很多人了,看来柳林市要有一场暴风雨到来,现在自己千万不能和季子强拧着来,他已经占了先机,自己后面的善后工作也已经离不开他了,不框摸好他,他再给你闹大了,自己没有好果子吃。

    韦书记连忙对季子强说:“你马上到我办公室去,我也尽快过去,嫌犯就按你的安排,那个辉煌度假村的晁老板也要二十四小时的让人盯着,一定少不了他的。”

    季子强一听韦书记还是很支持自己的安排,也就答应马上到他办公室汇报,季子强对韦书记说:“那个晁老板已经安排人盯上了,你放心,这次是一个跑不掉。”

    他的一个跑不掉,让韦书记是心里一紧,他自己也多次给晁老板开过绿灯,只是自己到真的没参与他们什么。

    季子强就电话把方局长也叫了过来,一起到了市委大院,门卫一见这么晚了,市长和公安局长还一起进来,刚才书记也来了,知道一定有了大事,赶忙拉开门。

    韦书记已经到了办公室,正来回的在办公室走着,韦书记的心里也是矛盾的,即希望这次好好的把柳林市的黑帮和毒品除掉,又担心会扯出的人太多,给上面留下一个管理混乱的印象,所以他一时也没有一个好的办法出来。

    韦书记一见季子强和方局长进来,就急忙的让坐下,详细的问起了案情,方局长就隐瞒了季子强安排住的那一段没说,其他的就老实完整的做了一个汇报,现在嫌疑犯共抓了六,七个,主犯是那个叫“小三”的和辉煌度假村总经理伍艳,其他几个是在迪吧抓的,都是辉煌度假村的吧员和服务生,正在那里销售毒品,犯人还没来得及审问,现在正在押往北江市的路途上。

    韦书记听了点点头,他虽然认为这样做比较妥当,但还是有些疑惑的问季子强:“季市长,你是不是感觉在柳林市对审理案情有影响,你是担心那一方面”他要了解下季子强的想法,他不希望最后有什么超出他自己掌控的情况发生。

    季子强就笑笑说:“也不是担心那一方面,我想那晁老板在我们柳林市是时间也不短了,和他关系好的人更是多不胜数,多注意一点总是好的吧”

    这话很让韦书记恼火,意思不是很明显吗,一个大坏蛋在柳林市呆了这么长时间,连自己都没发现,还是人家一个新来的市长发现了问题,为这自己还和人家在常委会上差一点闹僵,现在人家说这话,怎么办,只有自己受着。

    季子强到不是专门来气他的,因为他现在还不能说出他防的是谁,虽然心里是那样想的,但还没有审出来,自己是不能乱说的,何况那个人和韦书记的关系也不寻常,所以只有暂时不说为好。

    韦书记多少也是有点紧张的,心里的紧张是没有办法说出来,过去自己也曾今阻止过公安局对辉煌度假村的调查,看来自己这次真的也难逃干系,万一这季子强想要现在对自己借这事情发起总攻,自己就难以对付了。

    但韦书记没有时间去考虑太多案件本身的问题了,他需要赶快安排下一步的应对方案,如果扯出来的人多,特别是扯出来的干部多,那自己应该怎么办,怎么来消除省上,甚至是中央对自己的看法,这是关键的事,很多像他这样级别的干部都是因为治下不严,最后下马了,如果这次柳林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善后,怎么解释。

    案件走到这一步,捂是捂不住了,有季子强在,自己是有很多顾忌的,现在只有保佑这案件不要牵扯的干部太多,这些干部也不要陷的太深,那样的话,自己也许可以想点办法,保一保,减少点涉及的人数。

    但这个问题先要有一个重要的前提,那就是一定要先和季子强沟通,季子强要是在中间作梗或者想用这件事来打击自己,那一切都只能是个想法了,因为季子强现在控制着案情的发展,特别是现在又到了叶眉的地界了,自己在这件事上一定不能和季子强搞僵了。

    韦书记就提议明天一早开个常委会把这事在会上好好的商量下,很多准备工作应该先走到前面去,季子强却不愿意上会,他就对韦书记说:“书记,这事我想还是我们几个掌握着就可以了,不用过早的在会上讨论。”

    韦书记心里就有了气,看来这小子真是想拿这做点文章了:“季市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市常委还不可靠吗,要相信同志们吧。”

    季子强就笑笑说:“书记,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像你想象的那样,我真是为你在着想,现在知道的人越少,我们对案情的控制才更好,要是一上会,传的沸沸扬扬,那个时候再想灵活点只怕就难了。”

    这是季子强的真心话,此时他并不想通过这事把柳林市一下子带入到动荡和紧张中去,柳林市的发展目前最需要的是稳定,他心里的目标也就是想顺便剪掉韦书记的一个帮手罢了,对韦书记他暂时还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他季子强也是刚上来没几天的人,真的一下子韦书记倒了,那只怕也不轮不到让自己来接手,最大的可能是从上面空投一个书记,还不知道回来个什么人呢,自己只要削弱了韦书记的实力,那他在与不在,对自己都没有太大的约束和威胁了。

    韦书记让季子强把心思给猜准了,脸上就是一红,但想想季子强的话,也是很有些道理,看来自己是心急有点乱了方寸,韦书记不好意思的对季子强笑笑说:“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我们是应该好好的静下心来,想想这事情怎么处理最好。”

    季子强看自己的话对韦书记起了效果,就说:“韦书记,我是这样想的,这个案情到底会怎么样,现在谁也不知道,我们先调查审问,有什么情况我单独给你汇报,怎么样的处理,我们可以先有个底,你看我这想法可以吗”

    韦书记渐渐的邹起了眉头,他想了一会,在他心里,他还是很不放心季子强的,这家伙诡计太多,太难控制了,但目前恐怕就只有先这样了,韦书记多少感觉这件事自己很窝气,自己的每一步都要跟着季子强走,他不愿意这样,但形势由不的自己啊。

    季子强和方局长离开韦俊海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两人也接到了押送嫌疑犯到达的电话,叶眉还专门给季子强说了下情况,一切都好,她已经都妥善的安排好了,季子强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还说过一两天过去看他。

    方局长不敢耽误,出来以后,连夜就赶往了北江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