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方局长就想了一会说:“刚好上面公安厅发了个警察准则,我这几天晚上就安排他们来学习,一但这面有什么情况,我们就马上可以行动,你看这样合适吗”

    季子强点都赞道:“还是方局长办法好。 ”

    方局长就又问道:“万一行动了没有提前汇报,那吕副书记要是过后找我的麻烦,你季市长可要帮我顶住啊。”

    季子强撇嘴笑笑:“看把你吓的,这案件一破,你们就等着庆功吧,谁要说你什么,我来回答。”

    季子强其实心里一点都没想过那吕副书记会说什么,因为只要案情一明了,凭他的直觉,那吕副书记一定会牵连进去的,但那个时候他还想说谁,他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但季子强不能这样说,他一定要让方局长知道自己会站出来保护他,让方局长以后死心塌地的跟自己混。

    方局长听了季子强这话,那是心里一阵的舒坦,真的破个大案出来,自己也可以扬眉吐气了,就算是韦俊海书记对自己和季市长走的近有了什么看法,但这也没什么,那时候只怕他未必就好动自己。

    这面商量完,季子强也就没急着回去,好歹也要陪大家一起吃顿饭是不是,他就在酒店要了个包间,七八个人一起吃了,期间江可蕊来过一个电话,季子强说不回去吃饭了,江可蕊也就没在勉强,相对来说人家还是识大体,能理解他的。

    到了晚上送走江可蕊以后,季子强没有回家,他就去了办公室,这两天还是比较的特殊,辉煌度假村晁那面随时可能有行动,季子强不得不多守两天,一但行动展开,自己要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以便自己对事件的快速处理和反应。

    这个案件对他来说,就不单单是一个贩毒案件那么简单的,还有很多深意在里面,也可能会关系到自己将来在柳林市的威望和是否站的稳脚跟,自己在常委会上那一动作,基本也是破釜沉舟之举,万一案件在是个传说,呵呵,那自己就真有点不好说了,最近还花了这么多的住宿,吃饭的经费,还瞒着市委搞了一个暗渡陈仓,最后都会成为笑柄。

    季子强一个人在办公室里,也没有心情看文件,就这样焦急的来回走着,到了十二点多了,还没什么消息,他才回家,但回家以后还是不敢大意,就把手机放在了自己的枕头旁边,以防万一来电话。

    还好,一夜无事,第二天,到了单位就给方局长挂了个电话,方局长汇报说,昨天那个“小三”没去,有可能就在今明两天,季子强也就反复的叮嘱了好多话,这才放下电话。

    刚想喘口气喝口水,就听到了敲门的声音,季子强懒得过去开门,就喊了声:“进来。”门外来了招商局的局长就带了一个人走进来,季子强不认识这人,就听局长介绍说:“这是柳林市茂华机床厂的陈老板。”

    他这一说,季子强算是记起来了,自己前些天好像是去视察过的,这是自己还没当市长以前,在韦书记手上来的一个客商,准备在柳林市建一个机床厂的,上次自己去,好像一切都到位了,最近就要上马,只是这厂长长的的太没性格,自己是一时没记起来,要是美女的话,那一定见一次面自己就记得。

    季子强就连忙的招呼道:“来来来,快坐,不用局长介绍的,我前段时间不是去过你门那吗对你的印象我还是很深刻的,实在,敦厚,是个搞企业的人。”

    那陈老板一听季市长都还记得自己,大为欣慰,就连连的说:“谢谢市长还记的我。”

    季子强心想今天他们来找自己,那一定是要开车上马了,是不是要搞个什么庆祝活动请自己前去参加开车庆典什么的,他就问那陈厂长道:“陈老板啊,是不是准备开业了”

    那陈老板一听这话,脸马上就变了,一副的哭丧样,话也一时的说不出来了。

    季子强一看,这是如何的,难道有了什么变故,他就拿探寻的眼光望向了招商局局长。

    招商局的局长看看陈厂长,也是有些为难的说:“季市长,今天我们又是来给你找麻烦的,唉,这茂华机床厂也是命苦,前段时间定的那几百万元的设备,现在都是用不成了。”

    季子强就心中暗惊,连忙问:“怎么会是这样,你详细的给我说下。”

    招商局局长就一五一十的告诉季子强了,这茂华机床厂购置的设备花了将近三百万,是在外地购置的,买的时候厂里有些技术数据没搞清楚,现在一试车,根本就用不了,找厂家了多次,人家是大厂,按合同办事,现在是退不了,这一下茂华机床厂就开不了工,再想重新买设备,手上的钱也没有了。季子强就奇怪的问陈厂长:“买的时候怎么没仔细看数据啊,怎么这样大意。”说完他也有点后悔,人家都这样了,自己说了也徒增他的伤心。

    那陈厂长就沮丧这脸说:“我也不很懂技术的,上面都是日文,我那知道回来会是这样,我们设备用的冷却水,电压,电流什么的,现在都不配套了,现在那一堆设备就是一堆废物,我前后跑了好多次,人家理都不理,说要按合同办事,让我们自己去打官司,我今天就是想求市长,看能不能政府出面帮个忙,不然我真的就。”

    季子强一听这话,也是很有些为难,要说别的自己还可以,这经济纠纷自己还真不太懂,想了下,他就打电话安排彭秘书长,让他帮着找个柳林市最好的律师来,大家先一起来咨询一下,看看打起官司了有没有胜算。

    秘书长要在柳林市找个人来免费的问几句话,那还是相当的容易的,季子强他们烟还没抽几根,就见彭秘书长带了个律师过来了,这可是柳林市的大牌律师,人称“打破天”张大律师,季子强也就不多客套,直奔主题的把这情况一说,那张大律师就要过了合同,认真的看了起来。

    其他的人,包括是季子强都屏住呼吸,不敢说话,过了好一会,那张律师才抬起头来说:“这事恐怕是难了,这合同本来就是一个陷阱,按这情况去打官司基本不会赢。”

    季子强是不相信绝对的事情,他就关切的问:“你在好好看看,还有没有办法,你是有名的打破天,应该难不住你吧”

    那张律师难为情的笑笑说:“真没一点胜算,你看那最后一款,还定的是双方产生纠纷到厂家当地的法院起诉,不要说这合同人家站的理,就是人家不占理,你到人家地头去打官司,那也是输的多,赢的少。”

    他自己心里也在想,我这打破天也是在柳林啊,这柳林市每一个法庭我都熟,每一个法官我都给送过好处,换个地方,我连门都摸不到,打破天,就是碰破天也没办法。

    几个人听到他这话都无了声息,季子强就问彭秘书长:“老彭啊,要是我们现在以政府的名义个那面政府发个公函,你看有没有效果。”

    彭秘书长不断的摇头说:“现在都是地方保护主义,他们才不管,都知道这经济纠纷麻烦,就是张律师说可以打赢这官司,那也不是一年半载搞的利索的,没个三两年,根本就判不下来。”

    季子强也是傻眼了,他真没想到会是这样个情况,季子强感叹的说:“难道就这样样让人家把钱黑了。”心里在想,黑了钱,也就是打垮了一个企业啊,这陈老板以后可怎么办。

    张律师也郑重的点点头说:“最怕的就是经济纠纷,一般取证,审理的时间长,而且说不清,在这样的合同上吃亏的人多了,不是他一家两家,所以签订合同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那陈老板现在已经是很绝望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抱着头。

    季子强很同情他,但看来这事自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总不能自己也去骗人家吧。

    骗为什么他们可以骗,我们就不可以骗只怕也就这办法了。

    季子强低头也想了起来,办公室一片寂静,伤心的有,无奈的有,同情的有,还有一个在想坏点子的人,大家一时都没说什么话了。

    过了好一会,季子强才对大家说,今天那就先说到这吧,大家回去在想想有什么好点的办法。

    季子强是有了一个想法,但一时还没成型,所以就只有等自己想好了在说,其他人也都是爱莫能助,只好是散去,季子强就把那合同先要了过来,说自己在好好的看看。

    大家走了以后,季子强就关起门来好好的计划起来了。

    到了晚上,季子强有没回家,他在政府大灶上端了一份饭,回到办公室吃了,然后就等那面布控辉煌度假村晁的张永他们的消息,这一等就等到了天黑也没动静,不过他也把陈厂长他们那个事情想的差不多了,计划着过上几天,等辉煌度假村晁的事情结束了就去处理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