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近一段时间,季子强也是想过这问题的,现在季子强沉吟片刻说:“我想过这问题的,我是这样考虑,你看看可以吗你把人手选好,就说要到外地出差,我给他们找个地方住下,对外谁都不说。 ”

    季子强说这话是有目的的,一个他是怕走漏了风声,一个他更希望把这支部队掌握在自己手上,为以后涉入公安系统打个基础,他也想通过这件事,把方局长彻底的拉下水,让他以后跟自己跑,因为这事现在看起来没什么,但圈套在后面,只要方局长同意了自己的这个看似很隐秘的方法,那他就脱不了自己的战车了,事情满的过一时,瞒不过永远,最后还是会被韦俊海他们知道的,那时候方局长就要受那几个人的气了,他也就只有靠自己给他撑腰了。

    方局长何尝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但现在要想破这案子,那就只有跟季子强合作,不合作肯定是不会有什么效果,那最后只怕惹急了季子强,他真的就从上面调人来了,上面来人还不要紧,问题是上面的人再把案子破了,那自己就不用别人说什么了,草包的名字肯定是要背上吧,再后来这局长就一定要给不是草包的人当了吧,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一点侥幸都不会发生的。

    自古华山一条道,现在他也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破案,就是和季子强合作,只要真的抓个大案要案出来,就是谁想动自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他决定和季子强合作了。

    方局长犹豫的时间够长了,再不表态只怕季子强就有看法了,他只好说:“我听你的,季市长,你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季子强心里已经在笑了,他缓缓的说:“我找两间房子出来,你把他们挑选好,就说到外地抓逃犯,天黑了回西山,你把我电话给他们,回来找我。”

    方局长点点头说:“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安排。”

    季子强见他走了,就自己坐了下来,想想把他们安排到那个地方合适,算来算去,感觉还只有到许老板的酒点合适了,一个那里地段偏僻点,便于隐蔽,一个是这些人还要解决吃喝,再一个许老板也可以帮着打个掩护什么的,他想到这就给许老板打了个电话:“许总啊,我季子强,我有个事想请你给帮个忙。”

    那许老板一听就说:“是吗,市长什么事情你说吧。”

    季子强就对他说:“是这样的,省里纪检上来了几个人,不希望别人知道,所以我想安排他们到你那住上一段时间,帐最后我会去结,只是保密工作你要做好。”

    许老板就笑笑回答:“这你放心好了,我搞过这样的接待,就说他们省上考古队的,吃喝都让人送到房间去,一定不会出什么漏子。”

    季子强这才笑笑的放下了心,看来在他那住是对的,这人还是很会来事的。

    那面的许老板也是赶快去准备了。

    方局长回到了公安局就找来了几个早就挑选出来的刑警,由队长张永带队,加上他是五个人,方局长把他们叫到了办公室,关上门对他们说:“今天叫你们来还是为了上次辉煌度假村的事情,这事你们要秘密的进行,对外宣称是外地抓逃,下午出城以后,天黑在返回来,这是季市长的电话号码。”他说着就把一张刚才写好的纸条递给了张永。

    方局长继续说:“到晚上你们直接联系季市长,他会安排你们一个住的地方,以后的行动就由我和季市长指挥,不需要给其他人汇报了。”

    张永和几个队员知道事情的重大,也都一点头没有说话。

    到了晚上几个队员和季子强就联系上了,季子强说了地方,他们开着两辆面包车住了进来,季子强也在酒店等着他们的,季子强一见到他们几个就笑着说:“这次要让你们几个辛苦了,能不能做到隐名埋姓一段时间啊”

    看到季子强市长亲自来安排他们的住所,还一直的等着他们,这几个刑警似乎热血沸腾了,还有比这更大的鼓舞吗,应该说没有了,张永就很庄严的对季子强说:“你放心好了,我们几个都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在这段时间和家里联系也会说自己在外面的。”

    季子强点点头说:“这酒店的老板和我很熟,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找他,但你们不是柳林市公安局的,你们是省城来的考古队,知道吗”

    这几个人都会意的笑笑。

    张永就不带耽误的说:“我们几个在城外已经吃过饭的,现在就想过去布点,季市长还有什么指示吗。”

    季子强摇了下头,说:“那就这样了,我也没多的话,就盼你们注意安全,争取早日立功。”

    说完这些,季子强就先离开了宾馆。

    这几个队员也都从楼上的安全通道直接到了下面,开上车布控去了。

    这面安排好了以后,今天刚上班,那李老板和赵厂长就来到季子强的办公室了,他们也没其他的意思,就是一条,希望季子强来干预下国资局,在资产总数上做些调整,季子强在背后也是做了些了解的,国资局的评估他也是知道,当时也是按他的要求适当的定高了一点,就是为谈判留下的空间,这谈判不比一般的,你就是压的再低,对方还是要你让。

    你要是把一元钱的东西定到2元,他还是要和你讲到一元五。一元钱的东西,你要是定到到八毛,他希望你降到六毛,特别是评估这种厂矿,那真的就是个算不清,你说那一间厂房值多钱,是按废品定价,还是按文物定,真是没个准头。

    看他们找了过来,季子强这好人还是要继续装的,季子强就很惊讶的问:“你们怎么还没谈好啊,这都多长时间了,你们好好谈啊。”

    那李老板很是委屈的说:“我们也想好好的谈啊,可谈不下去啊,国资局给的定价太高了,哪有这样算的,一个用了好多年的机床还要按原件算。”这个问题到也不能说国资局定的太高,不错,有的机床是按原价算的,但机床还可以使用啊,要是和现在市场上买的相比,那原价已经是很低很低了,现在东西都涨成马了。

    季子强就笑着问他们现在的分歧都多大了。

    那李老板就很激动的说:“现在的分歧已经缩小了很多,但还是有一些差距的,我们也做了很多的让步了,你就亲自去过问一下吧。”

    季子强估摸着现在自己也是该正式的出面了,不管怎么说他们已经互相的杀了这一段时间了,也该磨的差不多,自己去两下里都退一步,事情就成了。

    季子强就说:“这样吧,下午你们几家约一下,我也出面,好好的帮你们谈谈,争取今天可以敲定下来。”

    那李老板听他这样一说,笑逐颜开了,马上答应着就去找国资局和招商局领导去了。

    到了下午,在政府的小会议室里,季子强就和几个部门的一起坐了下来,这真是个不错的聚会,参加会议的人员也是很复杂,有国资局,招商局,厂方代表,投资放,还有财政局等等多家管事的都在。

    季子强是先不讲话,听他们先谈,这几家就开始了你来往的争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没错,李老板是有季市长支持,所以就大着胆子还价,国资局是季子强暗地里打过招呼,也是严阵以待,绝不退让。

    他们吵他们的,季子强是坐山观虎斗,只看热闹不说话,要不了多久,会议室就吵成了一团。

    季子强等他们吵够了,等他们说的都没劲了,这才说话,季子强用手敲了敲桌面呵呵的笑着说:“你看看你们,怎么跟菜市场买土豆一样,慢慢来,一切都是可以解决的,有点分歧也是正常的,大家都设身处地的站在别人角度想想啊,都有自己的为难之处。”

    大家见他说了话,都一下不乱吵了,等着他的评判和决定,他就悠悠呵呵的又说:“李老板啊,你也要为国资局想下,他们要是让的太多,那以后给上面没办法交代,他们也是身不由己,所以你要多体谅点,至于李老板你,那当然是少一点更好了,我也不希望你乱花钱,所以我这中间人对你们都是很理解的。”

    两面的人都在看着他,很是关注,季子强就接着说:“你们现在的分歧也不算很大,我今天就冒险做个主,你们个退一步,怎么样,一人让一步,就算给我的面子,国资局将来上面找你们,我就帮你们顶这个缸,李老板就算吃点亏,以后路还长,我在慢慢的从其他地方给你们找点不出来,你们看看怎么样。”

    两家人一下子都不说话了,国资局是没什么问题,这都是既定的方针,但他不能先表态的,这关系重大,要让对方答应了,自己这面才可以勉强的答应。

    那面李老板是有些勉强了,让一步说的好听,但那让的就是钱啊,心胸在开阔,那也不能这样啊,他似乎不想答应,但季市长已经发话了,你说怎么办,顶下去,万一他再来个大撒手,那自己就谈不成这项目了,他是很矛盾很犹豫,一时都不再说话,会议室也由刚才的大吵变成了现在的寂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