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疑惑不解的问:“问什么,是没订上饭店”他看出了安子若眼神中的黯然,所以就开个玩笑。

    安子若真的噗哧的就笑了一声说:“你就想到饭店吃饭啊,是不是现在有些饿了。”

    季子强哭丧这脸说:“你再不要提“吃饭”这三个字,早知道是这样的宴会,我们还不如在街边吃两碗馄饨。”

    安子若上当了,她心情号了起来说:“老大,“吃饭”是两个字好不好,看你娃真是饿傻了,要不我帮你去弄一盘子,你先吃点。”

    季子强摇下头说:“算了,我不习惯这样吃东西。”

    安子若四处望了一下说:“要不我们偷跑。”

    季子强摇摇头,说:“哎,今天可不能偷跑,你不知道我今天是带着任务来的,这马老先生准备在柳林捐赠500万,修一座桥呢,我跑了万一人家不捐赠了,那不是可惜了。”

    安子若就呵呵的笑了,说:“那这500万是不是也又我点功劳,我可是饿着陪你的。”

    季子强郑重其事的点点头说:“军功章有我一半,也有你一半。”

    安子若就一下子绯红了脸,嗔怪的瞪了季子强一眼,季子强也马上想到这玩笑有点不对了,人家这个歌词好像说的是两口子。

    两人就默不作声的又跳了一会,安子若突然说:“对了,子强,你说他准备修桥,你们又施工队了吗”

    季子强摇一下头,小声说:“钱还没骗到手呢”

    安子若就没在说什么了。

    别墅外的花园,这时候十分的静谧,与屋内的喧闹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安子若站在这里,深吸一口气,闻着花园里的清新的花香,烦躁的心情也平复的下来,刚才跳舞的时候,她老是回忆起过去的时光,这样不好,自己应该忘记它们。

    无聊的低头一看,发现月光下有一个高大的影子与交叠在一起,一大一小那样的和諧,安子若倏地回神,转身一看,季子强就在她的身后深深的注视着她。

    他的眼神令她的心跳落了一拍,赶紧转开眼,起步就想越过他走。

    谁想在走过他身边时,他蓦地伸手抓住她的手臂,“你今天很伤感,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是不是婚事又什么麻烦”

    “没有的事,只是想在外面吹下风。”安子若掩饰着自己的情感说。

    季子强放开她,也有点黯然的说:“很多事情都是美好的,可惜已经成为过去,倘如你还是丢不掉的话,那会让你很痛苦的,我们都多想一点未来,少想一点过去好吗,这样你才能快乐起来。”

    安子若悠悠的说:“我知道,我也想那样,可是在很多时候,我不由的就会想到过去,这或者就是女人的多愁善感吧。”

    季子强有点愧意的说:“如果你不快乐,这全是我给你带来的,我每次看着你的忧郁,心里也不好受。”

    安子若也感受到了季子强的落寞,她摇摇头说:“算了,不要说这些了,你又不欠我什么,我们进去吧,我还有一项工作要做。”

    季子强奇怪的问:“什么工作”

    安子若就摇着头,笑笑说:“商务机密,不要窥探。”

    季子强笑笑,也就没再问了,两人走进大厅,这里热闹依旧,安子若就突然的挽住了季子强的胳膊,一起往马老先生那里走去。

    季子强心里可是有点恐惧的,这里又很多柳林市的官员,名流,自己这个样子只怕会有麻烦,但他又不能费力的甩开安子若的胳膊,好在大厅里乱七八糟的,没有太多人注意到这个细节。

    两人到了马老先生的面前,季子强是有点尴尬的,但安子若就显得很坦然的对马老先生说:“欢迎你啊,老先生。”说着话就放开了季子强的胳膊。

    季子强这才自然了一点,就帮他们做了介绍,说:“这是我大学的同学,也是好朋友安子若女士。”

    马老先生当然看的出来他们是好朋友了,不是好朋友怎么能一起来,又怎么能挽着胳膊,他也就很尊敬,也很客气的说:“能认识安女士是我的荣幸。”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着,说:“什么荣幸不荣幸的,马老先生,我们不是当官的,不学他们这样虚伪。”

    马老先生一听这安子若如此脱俗,也很欢喜,两人就开始聊起来了,季子强反倒有点插不上嘴,他就和旁边陪马老先生的统战部曲部长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些不咸不淡的话,一面听着安子若和马老先生的聊天,最后既然听到了安子若邀请马老先生到洋河县她的温泉山庄去,这马老先生也还答应了,说这面捐赠的事情一谈好,就一定专门的到他温泉山庄去住上几天。

    季子强起初还在奇怪着,这安子若怎么会对一个老头这样热情,是不是想从他那听听打仗的故事,这安子若过去就喜欢战争故事,不过最好不要让人家给他讲,你这不是要人家难看吗他们又什么号故事讲的,最后都还不是让一帮子光脚片,耍大刀,提扁担的人打到台湾去了吗

    但很快的,季子强就明白了安子若的企图了,这个家伙,一定是看上人家的那500万捐款了,早就听说安子若有个建筑公司,一直在洋河高点修路,修桥,给单位代建房屋什么的生意,这会她是想玩点大的,到柳林修桥了。

    不过季子强想想也就可以理解了,自己当了市长一年多,也从来没有帮助安子若揽过一件生意,这次人家是误打误撞的遇上了一个机会,自己就听之任之算了,毕竟不能为了自己避嫌,为了自己当官,连朋友都不认。

    所以季子强也装着不明白安子若的意思,随他们聊了一个晚上。

    晚会结束了,季子强和安子若的肚子都很饿,两人就说出去找点吃的,季子强记得在大学时候,安子若最爱吃的福建沙县小吃,不过季子强却很少发现柳林市有,好想他们突然都全部关门了,一家都找不到了,季子强就给小纪打了个电话,才问到一个地方。

    几经波折,终于找到一家很偏僻的福建沙县,季子强和安子若就走了过去,坐下要了两笼包子,两个大份馄饨,吃的很开心。

    后来季子强让安子若把他送到了路口,季子强没有在回头去看一看安子若,他不想给安子若再留下一些念想,听着车声在自己身后的消失,季子强其实也有万千的柔情用上心头。

    他长吁一口气,仰头望去,深蓝色的天空那样迷人,空中闪动着一颗颗的小星星。它们越来越多,好像在蓝色的地毯上舞蹈,又像在眨着眼睛和我谈话。啊整个世界都显得那样神奇。听,风儿吹动着路旁的杨树,哗啦哗啦有节奏地响着;蛐蛐也躲在墙缝里,没完没了地叫着。这些声音交织成一曲天然动人的音乐,使人赏心悦目,季子强似乎步入了一个神秘的童话般的世界。

    而这个世界里,自己和安子若确实再没有什么缘分,这让季子强愁绪万千。

    过了几天,季子强就听那李老板说他和赵厂长勾兑的差不多了,看市里是不是可以安排现在就谈,季子强也是希望快点,他就给国资局打了电话,让他们和招商局一起参与两家重组的会谈,不过他是在三的叮嘱,一定要把资产算清楚,不说让人家吃亏,起码市上也不能算亏了。

    那国资局和招商局的两个局长当然是不会马虎,立马就邀请了双方,一边谈,一边就做了资产的清算。

    他们这一谈就是十多天,期间季子强也参加过一两次的会议,但双方还是有很多的差距,都是在资产数字方面存在些看法,李老板他们感觉是算的多了,想要减免一些,赵厂长他们是咬住那数字一点的不让好容易赵厂长他们算是答应了做出让步,这国资局又不干了,几家是来回的扯皮,季子强现在是心里很急,想要把这事搞定,这样自己就可以做下一步的整体改革,但他也不能随便的松口啊,和这些人谈判最大的忌讳就是自己急,所以他就沉了心来,就让国资局和他们慢慢的扯吧,最近这一段时间他也是很少参加他们的会,一旦赵厂长和李老板邀请他做个裁判,他都是装着东忙西忙的赶不上趟。

    今天公安局的方局长让季子强打电话叫了过来,季子强感觉最近已经放松了很多时间了,应该让辉煌度假村放松警惕了吧,所以想叫方局长一起商量下对那地方的下一步计划。

    方局长进来以后季子强就直接的问到:“老方,你看现在是不是时机到了,我们可以对辉煌度假村恢复侦破了吧”

    方局长是刚坐下,汗还没擦一下,就又站起来走到了季子强的办公桌旁说:“季市长,我也感觉过了这段时间了,他们应该松懈很多,只是这行动恐怕一展开,那面又会得到消息啊,你说怎么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