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睡的迷迷噔噔的,就说:“你见过这世道那有领导请老板吃饭的,你来不请我,还让我们那工资的人请你们赚大钱的任,这说的过去吗”

    安子若就嘻嘻的笑了说:“也没见过你这样的领导,抠门的很,算了,晚上我请你好了,我先办事,事情办完了我联系你。 ”

    季子强也好长时间没见过安子若了,也是想见个面,就准备答应,当刚要张嘴,又想到了晚上统战部宴请马老先生的事情了,这是大事,关系500万呢,季子强有点为难了,他想了下,那面安子若又说话了:“哎,季子强同志,不让你出钱你还这样犹豫什么”

    季子强忙说:“不是啊,我听你这话好像很鄙视我的意思,所以晚上不让你请,我来请你。”

    那面安子若就嘿嘿的一笑说:“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没强迫你啊。”

    季子强也嘿嘿一笑说:“那是,你先办事吧,对了,旅游局那面没什么麻烦吧,要有什么我帮你打个招呼去。”

    安子若说:“对了,到底见你说了一句中听的话,不过没什么麻烦,就是山庄手续问题,应该不会出什么状况。”

    季子强也就没再客气了,说:“号,晚上我们联系。”

    挂上电话,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就睡不着了,躺床上又想了一会工作上的几个问题,这才起来上班去了。

    到了晚上,那面统战部已经安排好了酒宴,他们又打来了电话,和季子强都说好了时间,地点,季子强又把电话打给了安子若,让她下班时候过来接一下自己,不过季子强还告诉安子若,让她今天收拾一下,晚上的宴会很隆重。

    季子强为什么要请安子若,因为晚上听说还有个舞会,自己还是带一个舞伴的好,免得到时候那一伙小面请女孩狼一样的扑过来,自己可受不了,怎么热得天,脖子上再让她们吊一晚上胳膊,真遭罪。

    下班以后,季子强看看时间还早,就多看了一会文件,处理了几份手头上比较紧的事情,田野渐渐暗了下来,这时候他才稍微的收拾了一下,期间这统战部屈部长也是连来了几个电话,季子强也没让统战部和政府办公室派车,自己就到了政府大门外面等安子若,一会就见安子若开车过来了,安子若抬眼一看见季子强身着阿玛尼黑色西服,整个人显得贵气不凡,许多经过他们身旁的年轻女孩都在忍不住回头痴迷而贪婪的眼神看他。

    安子若就笑了说:“子强,你不嫌热啊,穿的怎么整齐。”

    季子强也看了一眼安子若,眼神中流露出惊艳,只见她身着一件淡紫lv挂脖式的小礼服裙,前胸的立体花朵凸显了她的柔美气质,下摆的小荷叶边与后身的褶皱相结合修饰着她白

    皙的腿更加修长。淡紫的颜色则增添了她神秘感,更加吸引人,那细腻的肌肤在淡紫色的映衬下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她胸前带着的是自己的海豚项链,耳朵上带着扇形的垂吊式耳环,脚上穿着高跟细袢的金黄色凉鞋,手上拿着浅粉色格子的小巧精致的包。高贵大方的气

    质配合着眉宇间的淡漠疏离,更加吸引人。

    季子强摇摇头说:“你不要说我,你看看你自己,收拾的和电影明星一样的,我要不收拾好一点,和你走在一起不是丢你人吗”

    安子若见季子强眼中充满了欣赏,也很高兴,就问季子强:“你说晚上宴会很隆重,不会是你要应酬,拉我去当托吧。”

    季子强一下睁大了眼睛说:“厉害啊,安子若同志,这你都能猜出来,是啊,晚上有个舞会,我不是没有舞伴吗,刚好你来了,就借用一下。”

    安子若就一脚刹车,停了下来,看看季子强,抡起了一只粉拳,在季子强的膀子上擂了两下说:“我就知道你没按好心,还说请我,搞了半天我们两人都是去蹭啊。”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着说:“看你说的难听的,我们这是人家追着,赶着请去蹭的,那和一半意义上的蹭饭不是一个概念。”

    安子若也是无可奈何,现在已经是上贼船了,只要陪着季子强去晃悠一下了,本来她还以为今天是自己和季子强的单独相处呢,收拾了半天,办完事就去做了个美容和头发,那想到是这样一回事。当季子强和安子若赶到红叶山庄大厅的时候,那里已经是灯火通明,华丽的水晶灯下,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这是统战部和民政局为马老先生专门举办的宴会,相关的人等没又愿意缺席的,因为大家都知道晚上有舞会,还有漂亮妹妹相伴,另外听说季市长也要来,能和季子强照照面,在说几句话,他们也觉得很荣幸

    季子强的到来自然会引起一阵的骚動,特别是看着他身边还有这样一位美丽,风韵的妇人,这更让大家觉得不枉此行了,统战部曲部长就赶忙上前来给季子强和马老先生做了介绍,这马老先生已经将近七十了,他瘦高瘦高的个头,额头和脸上的皱纹像刀刻的一样,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但人是很精神,一头银发不仅没有让他显得过于苍老,反倒更让人感觉到一种睿智和豪迈。

    季子强就客气的说:“欢迎马老先生会到故里啊,有没有到处转转,看一看家乡的变换。”

    马老先生很谦和的说:“谢谢季市长今天亲自前来作陪,我回来几天了,曲部长他们安排的很不错啊,我每天都在外面转,看到家乡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真是感慨万千,感慨万千啊。”

    季子强也礼貌,得体的和马老先生聊了好一会,不过季子强在这待了一会,就发现问题了,他一面和马老先生聊,一面就四下里扫视了一圈,我的个娘啊,统战部真是会玩花样,他们竟然学的老外这一套,搞的什么自助宴会,自己用盘子去捡自己喜欢的吃,还不能好好的坐着吃,还要一手端盘子,一面溜达着吃。

    这哪吃的饱,季子强上这当上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是饿着肚子会的家,早知道自己刚才在政府的伙食上先垫个底,吃两碗米饭再来。

    没办法啊,季子强也只好认了。

    这时候很多人都过来和季子强打招呼了,有政府的,有市委的,还有不认识的一些老板,柳林市当地的名人学者,季子强一一客气的寒暄。

    大厅里舞曲也响了起来,开始又三三两两的任跳了起来。

    宴会大厅不起眼的一角,安子若地优雅地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无聊地摇晃着高脚酒杯中的果汁,眼底波光滟潋,动作说不出的妩媚性感。

    她可比其他想要讨好季子强的人淡定多了,她看着季子强在那一堆人群中应付和周旋,心里就一下想到了过去上学的时候,自己和季子强参加的几个舞会,那时候多好,他就是自己一个人的,整个晚上都围绕着自己,没有人来抢,也没有人抢的了。

    “小姐,可以请你跳支舞吗”一个长相文雅又举止文质彬彬的男人注意到了安子若,走来温文有礼地想请她跳舞。这位小姐他以前没在柳林市的场面上见过,她为人低调却不失高贵,不知是哪家夫人。

    安子若听到他的邀请,矛盾了,她想等季子强应付完了这些人过来陪自己。

    正在安子若想着怎么拒绝这个男人时,季子强走了过来,那个男子一见季子强来了,不等安子若拒绝他,就讪讪的退开了。

    季子强的身上似乎也带着一种王者霸气,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

    季子强过来带着歉意的说:“今天人太多,把你都冷落了,来吧,安子若女士,不知道我又没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说着他就伸出了他那双修长的手,邀请安子若跳舞。

    “虽然我现在很少跳舞,可是既然季同志诚意相邀,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安子若淡笑地说着将自己的手放到他手里。

    季子强在安子若将手交到他手里时,就紧紧地握住,好似永远都不想放开,然后就拥着她走向了舞池。

    众人看到这情景,神色各异,有羡慕季子强的,这都是男人,还有羡慕安子若的,当然了这都是女人,还有把他们两人都羡慕的,这应该是二姨子,双性恋。

    舞池中央,安子若被季子强紧拥着,她却发现自己除了雙腿身体其余部位都不能动弹,只能靠在他怀里被他带着跳舞,当下有气恼。

    季子强除了紧拥着外,并未做过多的动作,漆黑的瞳眸紧紧盯着她,眼神晦暗不明,安子若的心也就开始了荡漾,这男人真让自己放不下啊。

    季子强边跳边问:“上次你电话说你快要结婚了,准备的怎么样。”

    这句话一下子就把安子若拉回到了现实,她黯然的点下头说:“也没怎么准备,不过看样子还要等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