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张刚要走,像是想起了什么,对季子强说:“办公室一早接到市政府通知,说明天市里的叶市长路过洋河县,有可能会做停留,但也说不准,让下面各部门有个准备。”

    季子强忙问:“怎么我不知道这个通知”

    小张就笑笑说:“这只是市政府的一种猜测,到底叶市长在洋河做不做停留也不一定,所以我们县办公室只是给下面部门做了通知。”

    季子强点点头,就没在说什么,小张也收拾好了茶几,轻轻带上门离开了。

    季子强听到叶眉的消息,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他拿起电话就想问下叶眉,明天路过洋河县的时候停不停,要是停,自己就不出去了。等她过来,好久没见面了,心里还是有点想叶眉的。

    电话是拿起来了,但季子强看看时间,已经是午休的时候了,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了电话,他不愿意在这个时候打扰叶眉,他知道叶眉是多么的需要好好休息。

    下午的会议也没什么新意,都是老生常谈,季子强也讲了几句,无外乎就是要求与会人员对夏粮收购要重视啊,怎么怎么的保障服务,做好管理和后勤工作啊等等,他也没按秘书写的稿子讲,就随口的自己发挥了一下,这样的务虚会,季子强在市里曾今跟随叶眉参加过多次了,不要说季子强这样聪明的人,就是我这样老实的人,经常开会,听也听会了,所以季子强的讲话还是头头是道,条理清楚,层次分明。

    这无形中又让下面参会的人员吃惊不小,很多人也对季子强的水平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他们见惯了照本宣读的领导讲话,像季子强这样脱稿漫谈,真不多见,何况他还讲的如此丝丝入扣,逻辑分明。

    季子强的讲话一结束,下面就响起了一片的掌声,季子强也有点沾沾自喜,原来自己讲话水平真挺不错的。

    本来会议结束农业局是要请他一起宴请一下农行的几个行长的,季子强和那几个行长也熟悉,感觉自己没有必在这大热天,去和他们练感情,就找个借口,说还要回政府参加个县长会议。

    这农业局的马局长听说是县长会议,也就不敢勉强季子强了,一堆小领导们,一起把季子强送出了农业局。

    回来以后,季子强悠然自得的泡上一杯好茶,看看文件,开足了那空调的凉风,想想一会马局长他们一个个喝的脸红耳赤,大汗淋淋的样子,季子强就不由的呲了呲牙说:“恼火。”

    他笑了一下之后,就想起了上午本来准备给叶眉打电话的事情,好长时间都没见面了,季子强还是有点牵挂叶眉的,他拿起了电话,给叶眉拨了过去:“叶市长,你好,我季子强。”

    “嗯,最近忙什么呢也没来市里。”叶眉看来心情还不错。

    “一天瞎忙啊,呵呵,对了叶市长,听说你明天要路过洋河县,那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们县上来点阳光和关怀啊,不会直接不停就过去了吧”季子强也开着玩笑问叶眉。

    叶眉粲然一笑:“怎么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给你撑个场子吗”叶眉一面笑,一面在那头调侃着说。

    季子强油腔滑调的说:“看领导说的,主要是我想组织了。”

    叶眉在那面就沉吟了一下,她从季子强的玩笑中也听出了他对自己的思念,她的心底也就升腾起了一种温馨和缠绵,这感觉来的是如此迅猛,快捷,让叶眉惯常所持的冷毅和一本正经,不可侵犯的威严都变成了绕指柔肠,她温情脉脉的说:“这样,返回的时候在你们县上坐坐吧。”

    季子强喜出望外的说:“那我就准备好晚宴,陪你喝两杯。”

    “嗯,好的,不过简单一点。”叶眉没有拒绝。

    “那没问题,我这人你还不知道,呵呵”季子强高兴的说。

    放下了电话,季子强就给办公室黄主任挂了个电话过去,请他帮自己晚上安排一桌饭,黄主任只是问了下酒宴的规格档次,也没有问具体所请何人,这种事情领导不说,作为一个老成持重的办公室主任,他是不会去瞎打听的。

    这安排妥当以后,季子强就回忆起过去自己在柳林市工作时那点点滴滴的往事,而在回忆中出现最多,记忆最为犹新的,当属和叶眉在一起的那些时光,他此刻再回过头去想一想,真的应该感谢叶眉,是她让自己明白和理解了官场的奥妙,也是她,把自己带入了这纷繁复杂的宦海仕途。

    想到仕途的艰险和叵测,季子强又叹了一口气,好在自己还有叶眉这棵大树相依,而叶眉也一如既往的关怀着自己,她每次所想到的都是怎么来帮帮自己,就像刚才一样,电话一接通,叶眉首先就想到帮自己,假如自己需要她给自己来“撑个场子”,相信叶眉一定不会推辞。

    “撑个场子”,呵呵,只怕自己暂时还不需要吧

    季子强哑然失笑,但他的笑容没有持续几秒,他的表情就僵化在了那里,或许,自己真的可以让叶眉帮自己一个忙。

    他想到了前几天的一个常委扩大会上,自己又一次的提出了希望在洋河县展开一次专项的扫黑除恶行动,但响应者寥寥无几,那些正襟危坐的常委们,一个个东张西望,闲目养神,精鹜八极,心游万仞。

    连吴书记和哈县长,也稀有的形成了统一口径,都委婉的劝阻自己:“再看看,再等等,不要操之过急,洋河县的治安环境还是不错的。”

    因为是常委扩大会议,方菲也在会场,但季子强没有从她那里获得到任何的支持,他从方菲脸上看到的是一种大惑不解的神情,似乎,她很难理解,季子强为什么会这样傻为什么要做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季子强怅然若失,他明白,在官场中,孤军作战式的个人奋斗几乎是不可能获得成功,寻求志同道合者建立同盟,是官场制胜的不二法门,否则,纵然自己有经天纬地之才,也只能是孤掌难鸣、英雄无用,最后唏嘘喟叹,抱憾终生。

    而现在,自己在洋河县却显得这样形单影只,偌大的会议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帮自己说话,这确实让季子强黯然神伤。

    不过,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季子强更加的悟透了官场的真谛,他在最近已经逐步在改变自己处世方式,他尽量的不再张扬,变得含蓄内敛。

    所以在会议中,他一直笑着,对自己提案被他们否决,季子强显得很神色自若,若无其事,虽然他的心里是怒火中烧。

    那么,叶眉的到来会不会是自己采取行动的一次机遇呢自己就算洞悉了所有的官场规则,但自己还是学不会他们那样,不去作为,不去担当,明哲保身。

    季子强就又仔细的想了好一会,他拿起了电话,给公安局的郭局长拨了过去:“老郭,我季子强,嗯,好,是这样,前段时间让你对洋河的黑恶团伙做的调查怎么样了,嗯,那就好。”

    那面郭局长很谨慎的问:“季县长,是不是你想动一动,我听说前几天你在常委会上提过这事情不过你怎么说,我就会怎么做,我听你的。”

    听到这话,季子强的心里有了一股暖流,在官场这个友情稀缺的险恶江湖,志同道合的人实在是弥足珍贵,谁说自己在洋河县是单打独斗谁说自己在洋河县是孤立无援,好干部还是有。

    季子强平心静气的说:“你准备一下,明天晚上说不定会有什么行动。”

    “奥,太好了,也该让我们扬眉吐气一次了,那具体是”看来郭局长也早就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心了。

    季子强打断郭局长的话,淡定的说:“明天一早上班你过来,我们在详细的计划一下。”

    “好,知道了。”郭局长也有了蠢蠢欲动的情绪了。

    放下电话,季子强嘿嘿的笑笑,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股怪异的表情。

    第二天等到下午上班以后,季子强拿起了电话:“吴书记你好,我季子强,给你汇报个情况,下午叶眉市长路过我们这里的时候,可能要停留一下,我已经把酒宴安排了,到时候请吴书记也能参加。”

    吴书记当然要参加,就是有再大的事情,也比不上陪市长吃饭重要,他在那面就很爽快的答应了。

    同时,在吴书记的心里对季子强也有了一种敬畏,看来叶市长确实和季子强关系不错,连自己的行动都提前告知了季子强,就凭这一点,也不能小瞧季子强。

    季子强通知了吴书记以后,又离开办公室到了哈县长那里,哈县长正准备出去,见季子强进来,知道是有事情的,平常季子强也不大经常闲逛他的办公室。

    哈县长就先问:“小季,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