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就招呼大家先喝水,凉快一下,然后看那李老板和赵厂长说的差不多了,就对他说:“李老板,今天就不忙走吧,我请你们一起吃个饭。 ”

    那李老板一听,忙站起来说:“要不的,要不的,怎么可以让你请,今天我做东,在这房子的一个都不能少,我们好好的聚下。”

    季子强是当然同意了,他就想再刺激刺激赵厂长,也给他们一点时间大家多接触下,为下一步的配合做个铺垫。

    上车到酒店的时候,季子强就让那个李老板坐在自己的车上,他就问:“今天去看了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我说的不错,大有可为吧”

    那李老板很憨厚的笑笑说:“我也不和你装,我看的出来季市长也是个精明人,也骗不过你什么,总体上还是比较满意,厂里的设备和技术力量都不错的,所以还请季市长好好的撮合一下,完事了。”他看了看前面的司机,就笑笑说:“我会记住季市长的好。”

    季子强就很曖昧很领会的笑笑说:“真的帮忙了会记得我。”

    那李老板一听这话,真的就想马上站起来表个态,但一个是车矮,站不起来,一个是有司机在不好表态,他就重重的点点头说:“我这人别的不敢说,但不会过河拆桥的,只要市长帮了我们这个忙,我。”

    季子强打断了他的话,他知道他后面要说什么,他就说:“那你今天要听我的指挥,这点做的到吗”

    李老板一听,有希望,看来这季市长还是想要好处的,他就对上笑脸说:“你说,怎么指挥都可以,你指到那我做到那。”

    季子强就呵呵的笑着说:“今天我就给你两个字:花钱。”

    那李老板有点不解。季子强就对他说:“这赵厂长他们是思想有点陈旧,不希望你们合并或者重组,今天你要配合着摆个阔气,让他们感觉下钱的力量,也让他们知道你们很有钱,那事情大概就有希望了。”

    李老板一听是这样啊,那还不简单,他最拿手的就是花钱。他就点点头说声:“没问题。你看我的。”

    季子强点点头,他知道应该没问题了,要是说的这样清楚,他还有问题,那问题就大了,这事就不用再谈了。

    一行人就到了酒店,那果然是舍得花钱的主,找了家市里很高档的酒店,他们就到了那豪华的包间,服务员就来点菜,那李老板就大手一挥说:“不用点了,就按五千元的标准上,酒另外算。”

    他这话一出,季子强他们几个到是一点都没怎么惊慌,但赵厂长他们几个一听这话就是吃惊不小了,就是刚认识了下,人家就花这样多的钱啊,他们一下子就被震住了。

    这还不算,一会另外的一个老板就提着个大包进来了,放下包一看,每人一条硬中华,是见者有份,当然了,服务员是不给的。

    赵厂长他们几个山里的娃娃,那见过这种方法,那还不是吓的嘴都合不拢了,拿人家的烟,手也发抖了。

    就这随便的还没怎么着,就是上万元花出去了,叫他们是想都不敢想一下的。

    季子强看看效果出来了,这才对赵厂长说了他们几个的想法,那赵厂长这几天也是叫他们给糟蹋瓜了,人没钱,那底气就不足,说话的声音就小了很多,他见了今天这架势,也只好是点点头说:“那就先谈一谈吧,我们也吃不准,还请市里多协助。”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也就算是松了一口气,季子强接话道:“这你尽管放心,国家的东西自然是不会流失的,我会让国资局和招商局配合你们,一定会很公道的。”

    这面就把赵厂长算是给框摸住了,季子强也知道,下面的谈判还很艰难,除了要和那几个老板斗智斗勇,还要和赵厂长来迂回的绕,这是肯定的,现在他暂时是想通了,但难保以后不会反悔,所以他在没有彻底谈好前只怕还不得安生。

    这顿饭到是吃的很融洽,这几个老板那都是圆滑,机巧的人,嘴也会说,人也大方,扇的赵厂长几个人是一阵阵的心潮澎拜,义气干云,大有再焕发第二春的样子。

    季子强看到这也是心里暗喜,这到是个好方法,让这几个老板多和他们练练,也许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吃完饭,那李老板就又安排洗脚什么的,季子强就没去了,他暗暗的叮咛李老板一定要多和赵厂长沟通,把他沟通了什么都好说,李老板一看市长如此的帮忙,也是心里万分感激,真想现在就掂他个三几十万的送给季市长。

    那赵厂长也是禁不起誘惑的人,季子强一走,他是让这几个三劝两劝的,只好跟这人家走了,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看来谁都有难过的那一关啊。

    季子强感觉能够收服这赵厂长了,心中也是很高心的,第二天他又安排了彭秘书长和刘副市长,加紧对赵厂长的攻势,这两人眼见是成功有望,也信心满满的答应了季子强,一定会也加快了对赵厂长的攻势。

    季子强在办公室坐了一会,也就不再思考赵厂长了的事情了,刚要问问小纪今天的工作安排,就见民政局和统战部的两位领导走了进来,季子强见他们来,招呼了两声,问道:“两位今天一定有事吧。”

    统战部的曲部长就忙说:“是啊,今天我们想请季市长出席一个宴会。”

    季子强问:“什么宴会,接待什么人”

    统战部曲部长说:“季市长,最近柳林市回来了一位在美国的华侨,祖籍也是柳林市的,这人过去是国民党的一个将军,撤台湾的时候,他没有一起过去,转展到了国外,在国外近几年也为统一回归问题做了很多工作,晚上是宴请他。”

    季子强一听是这样一个人,心中就有点不想出席了,自己每天事情一大堆的,虽然这任过去是个将军,比自己的级别高,但那个时候的将军好像在现在不怎么管用吧,季子强就敷衍着说:“哎呀,真不巧啊,按说我晚上应该参加的,但最近工作忙,晚上已经又安排了,你们就帮我解释一下吧。”

    季子强这点小心思人家谁看不出来啊,这部长和局长也都是精明的很,看出了季子强的敷衍,民政局长就笑着说:“季市长,这晚上的活动还必须你参加一下,为什么呢这马老先生这次来可不是白来,人家是准备投资捐赠来的。”

    季子强一听有投资,心里就起了点变化,不过他也不能转变的太快,那会让这两个领导笑话的,笑话自己是见钱眼开,季子强的皱着眉头说:“嗯,那确实很难得,我应该去见见,但只怕真的走不开。”

    统战部的曲部长赶忙接上话说:“季市长还是出面一下吧,人家准备捐赠500万元为柳林河再修一座桥呢,没个大领导去陪一下,好像显的我们不够真诚,你想啊,500万啊。”

    看来这两个人也是知道季子强有点见钱眼开的毛病,所以就不断的重复着500万元的数字,想要打动季子强。

    民政局的局长也说:“晚上我们还准备了一个舞会,早就听说市长你舞跳得好,怎么样,晚上去代表政府露一手让他们看看,我们在帮市长提前安排几个舞伴。”

    这不是明显的色誘;领导吗

    季子强真感觉自己应该去撑个面子了,这修桥铺路是好事啊,何况柳林河靠近城区的这一块,一直就是一座桥,往来车辆很多,经常发生堵塞事件,要是能在旁边再修一坐,两座桥就分一下,搞个单行,那肯定是不会像过去那样堵了。

    季子强心里愿意去了,为群众做好事,自己去能换500万元当然是义不容辞了,只是刚才人家部长,局长一来,自己把话说的太满了一点,一时不好转这个弯子。

    季子强就装着沉吟了片刻说:“我先不能答应你们,等一会我让秘书在和彭秘书长协调一下,要是晚上彭秘书长没事,他代表我去参加了那面的应酬,我就陪你们这葛马老先生吧。”

    这两个领导一听季子强这话中又了回旋的意思,也就赶忙说:“行,行,不过我们还是希望季市长晚上可以参加,这样那500万一定就稳稳的到帐了。”

    季子强叹口气说:“好吧,好吧,晚上再联系。”心里就感慨着想,自己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真的是有点嫌贫爱富的意思,不过这好像也不能怪自己,谁让柳林没钱呢。

    送走了这两位领导,季子强又参加了两个会,这天气也热了起来,大会议也没空调,季子强开完会已经是中午了,随便的吃了一点饭,就不想回家,到宾馆冲洗一下,睡了个午觉,还没睡醒,就接到了安子若的电话。

    安子若在电话中说:“子强,我下午到市旅游局办点事情,晚上你是不是应该请我吃个饭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