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也就不在和他谈这个问题了,看看时间也是扯了一个下午了,到吃饭时间了,他就叫上赵厂长和刘副市长,彭秘书长一起,准备到许老板的酒店去吃,那赵厂长是比较传统和实在的人,他就要回去,季子强就说:“我们这改革方案还没定下来,你就在帮我们几天吧”

    说的赵厂长也是没办法脱身,只好一起去了。

    那许老板早就准备好了,只等他们的到来,包间里桌子上是大小的碟碟碗碗,好吃的,好看的很是丰富,这也就罢了,那包间里面还坐了好几个漂亮的妹妹,那真是很水嫩,很鲜美的,就像是刚出笼的肉包子,谁见了都想上去啃一口的,你不要看赵厂长传统,老实,但爱美的心人人有,他也不列外,眼光也是多多少少的瞅了人家小妹妹几眼。

    季子强对这是看在了眼里,心里想,好,只要你有个爱好,我就一定可以让你下水,不过他这个下水不是想拉上干坏事,他就想收服了赵厂长,让他配合着搞好厂里的改革。

    大家就一起坐了下来,今天的季子强那就是要搞的气派和奢华,就是要让他赵厂长见识一下什么叫享受,什么叫有钱的感觉,把你那穷山沟沟里的寒掺习惯给你破一破。

    所以今天是比较的奢侈了,那赵厂长也是见过些市面的,前些年也经常到省城啊,首都啊去出差开会,但那个时候的情况和现在就没法比,那时候讲究的就是个四菜一汤,两荤两素,不过就那,也不他这几年的情况好,他是个领导,但每月也不愿意多拿钱,看到谁家有困难自己还要出手帮帮,可以说这几年他也没过上过多少好日子了。

    今天那何止是四菜一汤,少说也有十多道菜,三五个汤,这让赵厂长感觉到了不安和浪费,就这些人,吃的完吗吃不完不是全浪费了,他有些还没吃就可惜的感觉。

    季子强就安排了一个小妹负责给赵厂长倒酒,夹菜,还有两个小妹自己是不好意思要的,就安排给了彭秘书长和许老板,这两个人还假惺惺的客气了一下。

    大家就一起的拿起筷子吃了起来,季子强给许老板安排的节目还有,那许老板就开始给季子强他们讲起了故事,什么这个单位福利多好,前几天到这来包了几桌子说是给个降温宴,那个单位发奖金,来包了几桌子,说是个庆祝宴,说的是赵厂长心里一阵阵的惭愧,自己厂子都好几年没在市里包桌子搞庆祝了,唉,混的真背啊。

    小妹那也是安排好的,该说什么话都是提前交代过的,大家就比阔的比阔,说朋友在哪挣的多,说自己遇上个有钱的等等,那赵厂长吃了一顿饭是受了几个小时的教育,不过身边的美女到是很殷勤,知道他是个大厂的厂长,就不断的问他们效益好不好啊,配的什么车啊,领导一定是一年几十上百万啊,他就很谦虚的说没有那么多,人家小姐才不相信,给他一口气说了好多位厂长,那都是车好,房好,美女缭绕的。

    这也让赵厂长是又羡慕又汗颜,看来自己是真的有了问题。

    吃完饭赵厂长就准备回去,那许老板就很大方的给了每个小妹二百元的小费,对他们说,你们要能把厂长留下来今天一起去跳舞,晚上还有小费,这三个美女就像三只女狼一样冲了上来,拉胳臂的拉胳膊,搂脖子的搂脖子,赵厂长是涨的满面通红,一不小心还让人家在脸上留了个口红印字子,让人家给非礼了。

    赵厂长也摆脱不了,只得和许老板他们几个去了舞厅,季子强是不去的,他才没那精神,今天为对付这个老顽固他是劳心劳力,所以就叮咛了几句,先回去了。

    到了第二天,季子强进了办公室就打电话问彭秘书长,问他们昨晚上玩的怎么样,彭秘书长就说:效果不错,按你的吩咐,我们让那赵厂长领略繁花似锦,灯红酒绿是什么的感觉了,呵呵。

    季子强这才笑笑说:“好,就是要这样,要叫他眼红,叫他羡慕和嫉妒,一会你再联系他,今天你们带他到下面好的几个厂参观去,一定要挑那些富得流油的厂,去的时候,提前给人家打个招呼,让他们多夸夸,谁夸的好,夸的有水平,我过几天请他吃饭,呵呵。”

    彭秘书长就答应了,连忙联系赵厂长去了。

    过不了多久,那赵厂长就带上了两个副厂长也来到了市里,季子强现在就不出面了,让刘副市长和彭秘书长陪同前去考察其他几个选了又选的好厂,那可不能单纯的看你效益好坏,还要挑那厂里领导是嘴巴会说的,敢于冒泡的,季子强就不相信自己的连续进攻会打不垮赵厂长那榆木疙瘩。

    季子强打发他们走了,就给招商局局长去了个电话,让他联系那上次接见过的几个投资人,局长就连忙的答应去联系了,季子强就把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质料拿出来慢慢的研究起来,厂里的设备,人员,大专比例,就是力量,占地面积,车间状况等等的详细数据先过了一遍。

    谈问题,那你自己先要心里有个数,不能上去一个乱吹,这今天来的几个人都是职场,企业,生意里面练出来的,一点都骗不了,所以先做点准备没错。

    看了有一个来小时,那三个老板就全不来到了季子强办公室,上次见过面的,也就不用再介绍了,直接是寒暄完了转入主题,季子强就对那个李老板说:“现在有一个大厂,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魄力了,厂子很大,恐怕你们一家把他没办法,就是你们几个联手也不知道能不能站到一半的股份。”

    这三人一听,怎么柳林市还有这样大的厂啊,都是吃了一惊,那姓李的老板就问:“这样说你们市里是不准备把他全部拿出来让我们收购了。”

    季子强笑着说:“我们也希望全部拿出来,但就怕你们吃不消。”

    他就把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具体情况给他们做了一个详细的介绍,这三人听完才感觉是有点吃不消,就问起了市里的底价来,季子强对这个问题是不能随便说的,那要经过国资局的具体清算和评估什么的,他就说:“这个价格我到没详细的算,我也算不出来,但总的一句话,你们要想做,我可以给很大优惠,不会让你们吃亏,你们在想想,感觉可以谈,那就下一步进行细节上的商讨。”

    这三个老板也就点点头,姓李的看来使他们的头,就问季子强道:“他们生产什么产品。”

    季子强没有正面的回答,只是说:“大到汽车,拖拉机,小到阀门水泵和螺丝,想生产什么都可以,技术和设备都有,就看你们想开发什么产品了,过去他们似乎不会经营,你们合作以后,他们生产,你们跑销售,我想一定可以做的很好。”

    季子强这样说是有把握的,这厂过去连坦克都可以生产,你想下那技术力量多雄厚,今天这些人是老作生意的,那推销啊,跑外啊,拉个关系,腐蚀个干部都是手到擒来,两下里要是一结合,那一定可以让这老树发新芽。

    这三个人当即就要去现场看看,季子强是不想去看的,他就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让他陪着一起去了,这一下季子强算是可以休息一下,就关上门,看起了文件。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两下里都是看完了,赵厂长他们先回来二十来分钟,季子强就简单的问了下,其实也不用详细的问,一看脸色就知道了这几个厂长是受了很大的震动,那脸都跟腌茄子似的,一脸的沮丧和灰心,同样是厂长,你看人家那气派,那威风,坐的是几十上百万的车,抽的是几十元一包的烟,喝的是几千元一斤的茶,想想他们自己,那真是太没意思了,自己这也叫厂长,都快赶上放牛娃了。

    季子强就对赵厂长他们几个说:“今天你们都在那就好,一会给你们介绍几个新朋友,大家也可以在一起交流下。”他现在还不想说那几个老板是干什么来的,想要等赵厂长他们情绪恢复一下了再提那话头。

    赵厂长他们也是心灰意冷的,今天是出去见了点真东西,话也不多,都还沉浸在悲痛中。

    过了一会,那几个老板也在助理的陪同下看完回来了,季子强就给他们做了一个介绍,在介绍的时候他就看看这几个老板的神色,见他们对方厂长这几个是格外的亲热,季子强心里就暗暗的高兴,看来这事有点希望,只要这几个老板对赵厂长他们笑的越欢,这事情就越是有了看相。

    果然,那李老板是拉着赵厂长的手就不想丢,两个人一起就坐在那面的沙发上发上烟,谝去了,自于与说些什么,季子强是听不到,但那都不重要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