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路上季子强也是看到一些工人,都市清一色的蓝色工装,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看得出企业管理非常正规。

    到了会议室,就见那墙上还悬挂着马,恩,咧,斯,毛的画像,桌椅也还是老式的,不要说和城里的现代企业比了,就是和自己办公室那也不在一个时间段,一切都让人仿佛回到了六,七十年代,季子强叹息着,他的心里也有了一些痛楚,在这山里的几万人,似乎还过着封闭式的农耕生活。

    厂办的人员把茶水一一泡好,季子强知道该自己说话了,他摇下头,甩掉那痛楚的心情说:“同志们啊,我到柳林市来的时间不长,过去和你们打交道也不多,今天就是来随便看看,大家也在一起随便聊聊,谈不上检查,也谈不上指导,呵呵,就是来认识一下你们。”

    赵厂长也就接过了季子强的话说:“我们这厂,市里可是一直关怀的不少,今天市长能来那我们是从心里高兴,这些年说起来也是惭愧,没给市里创造什么效益,反倒是每年让市里支持,真是不好意思。”

    季子强就打断他的话,他知道这样打断人家的话很不礼貌,但季子强不希望在刚来就让别人道歉和内疚,他怕赵厂长又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刚才,所以他“哈哈”的笑了两声说:“老书记啊,你可不能这样说,你们也曾今为国家和社会做出过很多贡献,现在是时代变了,我们的思维也要变化,我相信你们厂还是有再创辉煌的那一天。”

    季子强的话让所有在坐的厂领导心里都是暖和的,是啊,过去这厂是军工厂,为国家的国防建设没少出力,那时候是何等的风光,到处是欢乐的工人,天天都在创造着神话,多少人想到这里来上班,在这里上班的人那又是多么的骄傲,俱往矣,都是过去了。

    季子强的话把他们有带入到了过去的灿烂和辉煌中,但很快,他们就明白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时候了,大家脸上的表情又回归了要死不活的沮丧中,现在厂里每月连工资都保不住,让他们做生意谁会啊,只有省吃俭用的一天天的熬,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何时是一个尽头。

    季子强是可以理解他们的,他知道一个厂里效益不好的滋味,效益好了什么都好,可以把一切错误和不对的都掩盖起来,效益不好了,那就什么都不好了,所有的矛盾也都出现了。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季子强就挨个的听他们汇报,虽然自己嘴里说不是来检查,就是来看看,但不听汇报,不来检查,那一个市长吃饱了,跑这破山沟里来拔草草玩啊。

    季子强就很认真,也很耐心的听他们说,很少去打断他们的讲话,他想通过今天的到来,把厂里的情况听个所以然。汇报是单调和乏味的,但季子强却听的少有的认真,也很入迷,季子强已经从他们汇报的字里行间听出了一些味道,这些人在山里呆的太久了,也让计划经济的形式长久的禁锢了思维,到现在他们还在梦想着有一天可以回到那个计划时代,说出来的办法也多是怎么到上面去要点指标,让上面多给安排点活。

    这是一个方式,上面也是每年有些小活会派到厂里的,但那一点点的杯水车薪那够养活这几万人啊,在听完他们汇报以后,季子强就提示性的问了句:“刚才我听了大家的汇报,也理解大家的难处,我想问下,你们有没有试探过找条其他的出路,比如把民用的产品再开发一点,或者是联系外资搞个重组什么的,就我知道的很多民用品,像水泵,阀门,汽车的配件什么的,现在都很紧俏,以厂里的技术力量和设备情况,做那些应该是小菜一碟吧。

    季子强感觉自己说的是不错的,但看看下面的反应好像不怎么样,没有他常见的那种点头领会的样子,也没有看到眼睛睁大的模样,大家都很淡漠,似乎他说的不是中国话,大家听不懂,他就奇怪了。

    赵厂长很严肃的说了:“季市长对我们的关心我们是理解,只是让我们这样大个军工厂去做那些小设备,只怕是大材小用了吧,呵呵,至于说到合资,重组什么的,我们这都是国家的财产,就是烂了,也不能随便的变卖,不能便宜了那些资本家吧。”

    哦季子强一下子瓜了,他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反驳,也不是他没有,只是怕自己说出来他打击他们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在提资本家。

    季子强沉默了,他现在算是彻底的找到了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落后于时代脚步的根源,是这大部分的干部思想还停留在那过去的时代,就想他们的办公楼一样,虽然经过了风吹雨淋,但本质还是没有如何的变化。

    用这个思想怎么可能跟的上今天日新月异的改革时代,那也就可以想象,要让他们派人出去拉生意会是个什么结果,他们知道请大客户吃饭吗请人家洗澡吗请人家一起泡妞吗给人家送红包吗那是绝对不会的,所以别人也是绝对不会用他们的产品的。

    季子强曾今听一个做生意的朋友给自己讲过,他们厂里的推销员在头一天上课培训的时候,他们老板就讲一个问题:你要做好这笔生意,你就一定要满足客人的所有爱好,如果你和他一起光屁股洗澡了,一起出去干坏事了,你想他能不帮你说话,能不订您的产品吗。

    季子强真的无法想象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思想做好生意。

    但今天自己是第一次来,季子强不想说的过多,也不想责怪什么,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想通过自己这样的说教来改变他们那是不可能,这个事情看来还得从长计议。

    季子强就又讲了一些口号话,附和着这些人的思想送了些精神领域的食粮后,和彭秘书长一起告别了他们,打道回府了。

    在回去的一路上,季子强都在想这个问题,现在要改变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现状,首先要改变他们的落后思维,他们现在已经是夜郎自大,坐井观天了,如果是厂长一个人还好办,问题是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个思维,那就有了问题,他脑海也出现过换掉厂长的想法,但很快就自我否定了,虽然现在厂子归市上了,但要放在前几年,那厂长的级别比自己还高,可以想象下,就像是彭秘书长说的那样,只怕以自己目前这个职位想动他很难。

    自己了不起就是可以汇报的省里,但人家随便找个人可能就是那个红院墙里面的,所以季子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而且这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是一堆人的思想和观念问题,看来还要是想点别的办法,最好是先给他们找个合作的伙伴试一下。

    回去以后季子强在这几天就老是牵挂这事,他很明白,要是把这个厂改好了,那其他小厂就好办的多,这就叫擒贼先擒王,不错,看来对它们厂里也要来个擒贼先擒王,一定要想办法先把赵厂长拿下。

    季子强这几天就处理了一些杂事情,什么夏粮收购啊,抗旱保粮啊,计划生育啊,城市规划啊,等等吧,把这些处理和安排好了,他就准备要和赵厂长单兵教练了。

    季子强先拿起电话拨了过去:“赵厂长啊,我是季子强,呵呵,不要这样称呼,你是老同志,老领导了,是这样的,我现在就全市的工业改革想做一个整体规划啊,但你也知道我不是学这个工业的,想请你下来帮我一起计划计划,呵呵,你有时间吗,哎,那好好,我让车去接你,不用了啊,那好那好,我等你。”

    季子强放下了电话,心里暗笑起来,他搓着手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想着后面的计划。

    季子强就给过去在市里那个关系不错的许老板也打了个电话,让他这次好好的帮自己一把,那许老板有什么说的,季子强到柳林市当市长以后没少照顾他,今天季子强给他说那管用的很,他马上就开始了准备。

    前两天许老板已经遇上一个麻烦,他酒店里面为了偷点税款,给人家客人开了他们在其他地方吃饭用过的回收发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地税局是干什么的,就只专门抓他们的,那罚款还是小事,对这种投诉那是要严肃处理的,搞不好封门也是正常,这一下就麻烦了,好在他背后有棵大树,就在请人家地税局科长吃饭的时候把季子强也捎带请了过来。

    季子强哪里知道是什么事,刚好那天没地方吃饭,就上他那蹭了一顿,去了一看还有几个税务局的,季子强就心里知道他是一定惹祸了,不过他也知道,像这样一定是开个假发票什么的,他一点都不官僚,那时候自己在办公室的时候,每次自己出去吃完饭,也都是要发票的,要了做什么,刮奖谁有那功夫赚那两元钱,都是要回去给一些开饭店的朋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