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最近季子强也不爽快,这两天也是心里头一直都不舒服,公安局方局长过来汇报了两次,说他们最近的几次行动都没有什么效果,他嘴里没有说,但意思是很明白的,那就是有人老给那面通消息,公安局的每一次行动,基本都市扑空,季子强和方局长也是知道什么原因的,只是两人都不好说,问题是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一点证据也没找到,所以对这样的事情也就没办法去追究。 :efefd

    刚才他又给方局长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最近稍微松一点,让对方放松一下警惕,到什么时候大家都不关注了在动手,方局长就问他是不是可以把专案组先解散了,这样更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季子强也就同意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管怎么说,公安局想要又什么重大行动,都是很难绕过市委的。

    这件事情的挫折,让季子强一直都闷闷不乐,但另一件事情却给季子强带来了一点宽慰,那就是st泰来在过完年后,已经和阿尔太菈公司秘密的洽谈了所有细节和程序,他们在让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开始启动了重组工作。

    市里很多人都市在双方签字新闻报道以后才知道这个消息,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他们是提前得到了一点消息,但现在他们也是杯弓蛇影了,那里敢再上去扑一把,只好最后眼睁睁的看着股价慢慢的涨了起来,后悔和沮丧就再一次降临在了他们两人的心头。

    这个重组案的圆满完成,为季子强再一次抢到了一些赞誉,也为柳林市今年的经济发展添上了重重的一笔,让季子强又资格,也有本钱对工业改革这一块做出了准备。

    季子强连续的开了几个会,让发改委,经委还工业局尽快的制定出一套适合柳林市发展的工业改革方案来。

    季子强不希望那种换汤不换药式的改革,所以在几次会上季子强都做了深刻和详尽的分析,他指示这些部门一定要在近期完成这一方案的制定。

    过了几天,事情就有结果了,那发改委准备的工业改革方案送到了季子强桌上,季子强一看,心里那个气啊,又他娘的是镜花水月的一派空谈,他心里就有了气,这那是改革,简直是小孩过家家,什么以后把厂里的职工宿舍装上电表,什么以后把电话找个盒子锁上,什么十个科室变九个,多出来的人在增加个服务公司。

    季子强看看的气就更大,就这还想改革,这也叫改革。

    糊弄洋鬼子呢,这能起到什么根本的变化,季子强就把他们的改革方案退了回去,上面写了五个大字:“换汤不换药”。

    看来这些人是靠不住了,季子强就决定自己亲自研究一下,给你们权利,你们不好好用,那我就干脆越俎代庖了,他就带上彭秘书长和小纪一起到下面工厂具体的看看,也算是个考察吧,上车他就问彭秘书长:“老彭啊,你看我们先去那家,这样吧,你说柳林市那个厂关系最重大,影响最强烈,我们就去哪。

    彭秘书长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家,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是柳林最大的厂,也是问题最多的一家,但是,这个厂不是那么简单的,他有点犹豫,要不要提出来告诉季子强,这个厂搞好了,应该顶得上其他十多个厂,问题是它是块硬骨头,很难啃的动。

    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过去是一个军工厂,生产坦克的,后来由于国家对坦克需求量下降,他们的技术也不大吃香,就军转民,甩给了柳林市,厂子很大,几万人的员工,还有很多老牌的清华北大生,但效益一直都不好,位置更不要说,都是在山恰恰里面,离市区也很远,过去说好酒不怕巷子深,那是骗人的鬼话,你不做广告,技术也不是很好,交通也不太便利,谁认识你个张儿麻子。

    现在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就靠银行过日子,好的一点是帐多不愁,跳蚤多了不嫌咬,银行也拿他没办法,你每年不再给一点,他连你老本都瞎了,给一点至少还有个盼头,你也不敢让他破产啊,那地方山里面,地也不值钱,破产了你那帐就全完蛋了,所以大家就这样混着。

    这厂里也是时不时的自己找点活,定几百台拖拉机,干两个月,就休息一段时间,找一些打谷机,再干几个月,就这样拖着。

    市里面也曾今几次想好好的把它扶持和启动一下,进去一看,烂帐太多,窟窿太大,人员也太多,万一搞不好就烂手上了,所以也就没人再提这茬了。

    后来叶眉和韦俊海都也试过想要给厂里来点机构改革,生产更新,去了几次只有撒手了,为什么这厂过去是归中央的部里直管的,厂里的厂长那关系牛的可以通天,谁敢动,有个风风一吹,上面的电话就来了,你就一个小小的市长,接到部里的电话你手能不抖,你心敢不乱跳。

    现在彭秘书长就不想说出这个厂来,但季子强也来柳林市主政一年多了,他也知道那个厂最大,他见彭秘书长很犹豫,就直接问道:“你看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怎么样,那么大的厂,每年没有效益不说,还要市里经常救济,我们是不是到那去看看。”

    彭秘书长暗叫一声苦:真的是那壶不开他提那壶,这地方去了也是白去,看了也是白看。

    彭秘书长就对季子强说:“这个厂我们就不去了吧,他太复杂,还是换一家。”

    季子强可不干了,有什么怕的,我还是柳林市的的老大呢,他就说:“干工作还怕事情复杂吗没关系,就去这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你在路上给我把他们情况好好说下。”

    彭秘书长那有什么办法,人家是老大,自己只能有个建议的权力,他就只好把这个厂的情况详细的给季子强详细的讲了起来。

    要说清也是要费点时间的,等他说清楚了,车已经就快到了,季子强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这两年市里宁愿每年给他们打发点钱,也不愿意管的原因了,季子强心里也有了点发虚,怪就怪自己过于自信,现在想调转车头回去换个地方,但老脸往哪放啊,刚才自己还牛皮吹的梆梆的,只有硬着头皮继续走了。

    进了山沟,又走了一会,面前就出现一个不大的集镇,这应该是附近的村民和工厂的家属共同组建的一个集市,现在很多门面已经关闭了,但从规模上看,是可以想象出往昔的繁华,也可以感觉到那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情景,只是现在凋零了很。

    它是是一个**的小社会,集团下属企业众多,有发电厂、自来水厂、机械厂、矿山、钢厂、学校、医院、派出所、武装部、商场等,生产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在职职工3万六千多人,职工和家属一共78万多人,集中聚居在十八平方公里的带状区域,是一个相对**自给自足型的社会化企业。小车穿过了集镇,再走不远,就可以看到了一个宽大的厂门了,刚才彭秘书长在路上已经给办公室打了电话,让他们给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厂提前说下,市长要来看看,所以还没到大门口就看见那厂里的大小十多位头目,早已经等候在门口了。

    季子强不等车靠的太近,就让停了下来,那厂里的领导门也就朝这面走了过来,他们是认识彭秘书长的,彭秘书长也是很有分寸的,他在季子强后面一步的距离跟着,在这样的场合你是不能和市长并肩或者超过他的,一面万一对方认错了人,那就尴尬的很。

    双方走到了一起,今天是不会认错人的,季子强害歹也来了柳林一年多了,不时的还上上电视,和他们把手握住了,庞秘书长也就快步上前,给他们都做了介绍。

    介绍完季子强,他就指着对方中间那个瘦老头说:“这是宏宇精铸设备有限责任公司的赵书记,兼厂长,也是老牌的哈工大毕业的,在这个行业是很有威望。”

    季子强就点头,他看了看那赵厂长温和的面容,就见他穿着一身淡黄色西装,他发现此人话不多,但说起来总是慢腾腾的,像钉子钉在木板上似的,一句是一句,没有废话,他心里知道,这样的人一般都很固执,不大好交往。

    季子强就笑着说:“看来都是老前辈啊,我今天来是向你们取经的,大家不要太客气了。”

    说完季子强就在众人的陪伴中到了厂里的办公楼,这是一幢老式的三层楼房,经年的雨水已经把外墙的红砖冲刷的退去了往日的娇艳,给人一种破落的感觉,就连那窗户还是木框,似乎和外面市区的繁华是两个天地,两个时代,这多少还是让季子强心里发疼,一个大好的厂,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唉,做什么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