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当着乐世祥和谢部长也不好来甜言蜜语的哄他开心,只好自己憨憨的笑笑。

    季子强就想坐下来陪这两个领导喝会茶,只是怕他们在讨论什么工作上的事,自己在旁边不大好,在他犹豫中,谢部长到是招呼起他来了:“来来,小季,一起来品下茶,对茶道还不太懂吧,今天我给你上一课。”

    乐世祥也用眼光在招呼着他,季子强就赶忙坐下,那江可蕊也不好这么急的就拉他上楼去亲热,也就坐在旁边坐下。

    谢部长用夹子把一杯茶放到了季子强的面前,说道:“品一下我的手艺。”

    季子强就装着不太懂,端起一口喝了下去,他一喝下不要紧,那谢部长和乐世祥都不断的说:唉,可惜了,可惜了。

    季子强也就憨憨的笑笑说:“怎么就可惜了,谢部长给我讲讲,这还有什么规矩吗。”

    那谢部长就从茶的起源,一直到怎么个冲泡,一一的讲了一遍,季子强其实也是懂的,但他不想在这里过于表现自己,既然别人说想教他,那做个学生比做个老师好的多,要知道,领导是最怕别人比自己强的。

    江可蕊对这听着很无味,就找个借口和她妈看电视去了。

    这时候,乐世祥却突然问了一句:“你在那最近和韦书记配合的怎么样”

    季子强没想到乐世祥怎么就会突然的有了这样一问,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说两个人配合好,那是假话,自己也不想这样说,免得以后万一两个人真的闹到了对立,自己还不好再说话了。说配合的不好吧自己也是去了刚一年,屁股还没坐热就和主管的领导闹矛盾,实在说不出来,也无法解释,更重要的是,一但说是有矛盾,但他们就势必要问为什么引起,自己怎么说,说自己不对,还是说韦书记不对。

    说自己不对也不成,那是自己给自己抹黑,说韦书记不对,那感觉自己是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季子强很矛盾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要回答这个问题啊,季子强犹豫了一下说:“我最近在接待一个外商,比较忙,昨天刚签了协议,所以我们最近碰头少点。”

    乐世祥和谢部长都是官场的老人,在季子强刚才那一刹拉的犹豫中,已经是看出了一些问题,这也是他们早就有所意料的,季子强和韦书记肯定是又很多矛盾的,因为他们的观念和看待事物的态度决定了他们的差异,只是不知道他们的矛盾会发展到那一步,但季子强的避实就虚,让他们一时还摸不清。

    对这样的回答他们就不好再问下去了,但谢部长是已经摸到了乐世祥的心理,所以他就说:“刚配合工作难免会一时不适应,这也没什么关系,你该怎么工作就大胆的干,我们也相信你会做好的。”他很婉转的告诉了季子强两个信息,一个就是我们知道你们有矛盾,没关系,在一个就是说,我们相信你,会支持你的。

    季子强对官场的语言学的很快,理解的也好,所以季子强就很是感激的说:“我自己会尽最大的努力去配合好工作的。”这言外之意也就是,我会配合,但以后就看他韦书记会不会配合。

    乐世祥和谢部长不约而同的点点头说:“你这样做就对了。年轻人吗,先好好学。”

    乐世祥就又笑笑说:“其实老韦这人还是有很多长处的,和他在一起你会少犯很多错误,当然了,人无完人,金无赤金,谁都有不足的地方,你现在还是一个学习和总结的过程,对很多事情先看,先想,不要轻易的就下结论,这样你才能提高。”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也是颇有感触。季子强就低下头去反省自己,自己是不是有的事情过于急躁了,就比如为了抢夺公安局的掌控权,也许当时自己还是应该缓一缓。

    但大家说完这话以后,又都再也没提其他的事了,大家又开始了品茶。

    到了晚上,季子强他们就在江可蕊过去的房间住下了,江可蕊主动的拥抱住了季子强,人言道。小别胜新婚,那可不是吹的,两个人真是情深意长不减初恋,两人尽情的吻着,吻的忘乎所以,吻的昏天黑地。

    季子强把江可蕊放倒在床上,一下子,犹如世界轰然倒塌,不是哗然巨响,而是静寂无声,只有慾望的灰尘四处飘散迷漫。此时此刻,天下最笨的男人也知道下一步如何行动,季子强的手触摸到江可蕊的衣外,对于很有经验的季子强来说,这事情现在已经不是个难题。要是一个新手就惨了,仿佛小偷窃取了一个装满珠宝的箱子,这箱子上有把锁,尽管你知道箱子里的珠宝价值连城,但你拿不出来无疑是空欢喜一场。

    季子强那是对这方面无师自通,江可蕊的内衣并不十分复杂难解,季子强摸索了几下,就轻易的解开了,好比做一道数学题,只要你记得公式定理,就算题目再难也很容易解开的,这让季子强更加兴奋。

    季子强此时的激动心情无以言表,他也是饿了好多天了,江可蕊眼神迷離,眼睛似闭又张,两只手紧紧的抠着他的胳膊,身体微微颤抖。

    过了好久,两人才得以平静,江可蕊紧紧的抱住季子强的胳膊:“等你工作稳定了,我就调到你那去吧。”

    季子强点点头说:“是啊,我也很想你,以后在一起就好了。”

    江可蕊就转过了头来看着他说:“子强,你经常会想起我来吗”

    季子强微笑着,温柔的说:“当然,每当我一个人的时候就一定会想到你。”

    还有什么话语比这更能让江可蕊感到温馨呢,江可蕊满含着幸福和幻想,抱住季子强沉沉睡去。

    第二天,季子强一早就起来了,乐世祥今天也没有出去,到他们这个位置一般应酬也就少了很多,因为没有几个人可以请的动他们,这到不是说他们很清闲,他们也忙,只是相对的请客送礼,应酬敷衍方面少了很多。

    乐世祥正在院子里练太极拳,季子强自己是不会太极的,他就在旁边看了一会,感觉时间差不多,就回房间里拿了条毛巾过来,乐世祥笑笑也就收了手,说:“难的一个周末,怎么不多睡一会,我们是老了,瞌睡少,你们年轻人应该喜欢睡懒觉吧。”

    季子强接过他搽完汗的毛巾说:“我这些年也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到点就醒了,只是没有乐书记这样的好习惯,过去也学了两天太极,最后还是没坚持下来,呵呵,以后回去好好学学。”

    乐世祥摇摇手说:“这也就是个习惯,年轻人不学也罢,来,我们今天在杀两盘。”

    季子强就赶忙过去摆好了棋子,乐世祥就很严肃的对他说:“今天我们可要好好的下了,你也不用让我,拿出本事来,看能不能杀我个尽光。”

    季子强赶忙说:“我这水平就是想要胜乐书记只怕也难。”

    乐世祥对季子强还是这样叫自己似乎心里有点不满,但乐世祥也不便于就这问题来专门说,也就摇了下头,坐了下来。

    两个人再不说话,杀将起来,季子强的棋力还是稍好一点,第一盘是拼到了最后,才算是险胜一盘。季子强就连声的说:“承让。”

    这时候才见乐世祥真的是开始上心了,他也不等季子强帮他摆子,自己动手整理了起来,季子强一看,也是赶忙摆好棋子,两人再次的搏杀起来。

    这一盘季子强就感觉到了明显的压力,原来乐世祥的棋力还是相当的不错,只是过去少有人赢他,所以下起来也就不怎么卖力气,今天让季子强胜了一盘,这可是很少有的事了,他不得不拿出看家本领来。

    虽然刚才自己也说让人家好好胜自己几盘,那也就是个客气话,你要再敢胜他一盘你试下,不过倒也没人怎么傻,连续的去赢他两把。

    季子强也更不傻,本来就感觉这盘乐世祥的气势很强,自己也略有被动,刚好就趁这局势慢慢的让自己走进了劣势,你还不能做的过于明显,好在两人水平相差不大,不多会,季子强就走错一步,一步错那是步步错,这一盘就只好投降了。

    乐世祥这才高兴的站起来,连说几声:好,好。好。

    季子强吃完饭以后,就在江可蕊家里找了点烟酒礼品什么的,专门的到苏副省长那里坐了一会,苏副省长很是高兴,他不在乎季子强的礼品多少,季子强可以来看他,对苏副省长来说就是一种收获,他需要季子强这枚棋子在柳林发挥起来作用,以抵制韦书记对柳林市的绝对的控制,看来苏副省长和韦俊海上次结下的矛盾还没有化解开来,苏副省长也听到了一些季子强在常委会上和韦俊海的较量,他感觉到很欣慰,很爽快。

    到了下午,季子强就准备回柳林市了,季子强也有点留恋,但在司机面前也不能表现出来,就挥挥手,告别了乐世祥和江可蕊几个人,季子强离开了省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