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算你真的抓住了那么一点点的小问题,你也不能就那样平空的把人家干掉吧,何况一个局长的人事权也未必就在你市长手上,他们可以怕你,那是因为你也是常委,你也可以在他们提升和调整的时候有些发言权。

    但他们绝不是完全的怕你,因为你不是柳林市的老大,他们真真怕的应该是韦俊海书记。

    对这一点季子强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的多,所以他要小心的对付这些人。

    这是令季子强很为痛苦的现实,季子强也想完整的掌控他们,但那只是个希望,因为他现在还不是市委书记。

    季子强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的建立一直属于自己的部队,让自己的指挥棒指到那里,他们就会冲到哪里去,但这是需要一定的时间,一定的机会,这样的时间也许很漫长,有的市长也许到他下去的那一天都没办法去完成的。

    尤其是在柳林市这样的城市,想要越过韦书记,快速,秘密的建立自己的部队,只怕很难很难啊,这比瞒着老婆积蓄私房钱还要困难,因为韦俊海书记比他更牵挂这些人,比他更早的就建立了自己的部队。

    季子强大概的看了看,不认识的还是又好几个,这一个是领导的变化快,一个是自己和他们过去也接触的不多,所以他不得不让刘副市长坐在旁边,给他不断的介绍下面自己不太熟悉的领导。

    季子强感觉自己还得慢慢的来,还的不断的用恩威并施,大棒夹糖果的方式来和他们沟通,要驯服下面坐着的这群人,只怕比驯服老虎还要难,对于老虎,你是可以看出的的生气,暴跳,凶恶和紧张的,但下面这些人你很难看出什么,他们是永远的对着你笑,你骂他,他也笑,你整他,他还笑,到了有一天他下死手整你的时候,他还是在笑。

    于是,季子强也开始了笑,他和他们对笑,谁看他,他就和谁笑,直到笑的那人心里发毛,也有心里不发毛的,那就是有那么几个单位的还有点风韵的几个女领导,他们喜欢看季子强的笑,最后的结果是季子强被人家笑的心里发毛了。在彭秘书长介绍完所有干部后,季子强就做了一个今年的工作报告,也就是个计划吧,他强调了抓好转型项目推进工作,没有大项目,难有大发展,没有好项目,难有快发展,招商引资上项目仍然是今年工作的重中之重。

    季子强还讲了抓好城乡基础设施开工准备工作,抓好以“一抗三保”为重点的春季农业生产和造林绿化工作,抓好民生保障和社会和諧稳定工作,通过转型项目实施、基础设施建设、组织劳务输出、开发公益岗位等举措,千方百计增加就业,并积极引导鼓励创业,认真落实就业创业各项扶助政策措施。

    抓好机关干部作风建设,要求单位和个人要戒骄戒躁、再接再厉,鼓足干劲、再创佳绩。

    在这些工作中,季子强最看重的也就是招商引资上项目,那是一个最简单,最快捷的出效果,见收益的事,所以他就对这方面讲的多了一些。

    在季子强的讲话中,他不时的看看下面听众的表情,他知道很多领导是不喜欢开会的,他也知道自己的讲话里还是有很多务虚的口号,他怕下面不大想听,好在看来大家还是可以忍受,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没人打瞌睡,没人打哈先。

    会议还是比较完满,最后季子强又留了一点时间,让下面有什么问题的单位可以讲讲话,到底是接触不多,也没有谁愿意节外生枝的没事找事,所以就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会议,但他留下了两个局长,一个是规划局的的老大,一个是建设局的老大。

    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这两个局长心里是忐忑不安,不知道叫他们做什么,所以进了季子强办公室还是有点紧张的。

    季子强就笑着说:“今天请两位领导来可是有点私事相求,不知道会不会耽误你们时间,晚上都没什么安排吧”

    这两个一听市长是有其他的事,虽然心里有点疑惑,但还是愿意这样经常接近市长的,就一起的说:“没有安排,没有安排,市长有什么事就尽管的说。”这样的领导会没有安排,鬼都不相信,但季子强就权且相信了。

    季子强笑笑就对这两个局长说:“我有个朋友想请你们两位领导吃个饭,还要请两个领导帮着约两个人,一个是建华建筑的刘老板,一个是凤凰公司的王老板,你们看看有难度吗”

    两个局长会有什么难度,这两个老板经常要请他们吃饭,他们对望了一眼,心里就知道,一定是有什么小公司想从这两家分点活,那算什么,小菜一碟,建设局的局长就笑笑说:“季市长放心,我马上就打电话,也不用你朋友花费请客了,就算在他们头上。”

    说完也不等季子强发话,就掏出了电话,给那两个一一的去了电话,告诉他们,晚上市长有个招待,要他们两个给安排好,到时候一起出席,搞的丰盛点。

    那还用他说啊,这两个老板比他上心的多,一会的功夫就回了电话,把安排的地点都确定了,季子强心里笑笑,看看人家这才叫效率高。

    季子强他就给罗江嫣也打了个电话,告诉罗江嫣晚上自己请她吃饭,罗江嫣也想和他多接近下,听了电话也就没有多推辞,她就说,自己收拾一下,一会就过去,让季子强先去。

    季子强就和两个局长一起到了约定的地方,那王老板和刘老板已经到了一会,他们两人就在酒店的门口等着的,一见局长的车来了,跟头磕爬的就帮着打开车门,真的见季市长也在,连忙堆起笑脸,一面的殷勤问候,一面的发烟引路,这可是真心的欢喜,市长不是随便那个老板都可以请着吃饭的,吃你的饭那是你混的强,先人埋得风水好。

    季子强也是放下了架子,笑着和他们亲切的招呼,还不断的说:“今天让两个老板破费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呵呵。”

    那两个老板更是诚惶诚恐,哪个敢接受这样的话,忙说:“可以为市长效劳那是我们的福气。”这话人家说的是真心的。

    五个人就一起到了包间,这时候就便宜了司机,他们在大厅里随便找个地方坐下,一般请客的都会安排适当的人员陪着他们另开一桌,虽然比不上里面的酒菜丰盛,但还是都说的过去的,司机也会得到一两包好烟,只是吃饱了不能乱跑,随时准备听招呼接人,送人。

    几个人坐定以后,那规划局局长就问:“市长,你的客人远不远,不然叫司机跑一趟。”

    两个老板也一起站了起来,关切的问:“就是,就是,我们车都在外面,就去接下吧。”他们也明白这市长的客人肯定是非同小可,自然一定有车,不过这样的态度那是必须要有的,必须的。

    季子强摆了摆手,让他们都坐下,然后说:“你们不用接,她有车,不过是女同志,收拾起来一定麻烦点,呵呵。”

    几个人都陪着笑了,心里想,看市长这个样子,那女的说不定就是市长的。后面就不能乱想了,露出了曖昧的表情就完蛋了。

    六七个凉菜已经上了桌,酒也都给满上了,季子强的旁边专门给没来的这客人留了个位置,季子强见酒已经到上,和他们也没有太多的感情好交流,干脆就先喝吧,他举起了杯子说:“我这也是借花献佛,来敬你们大家一杯。”

    大家连忙端起杯子,那两个老板稍微的迟疑了下,想说:是不是等客人来了在开始,但看到市长已经喝起来,连忙咽下话语,抢着也一口干了。

    几个人就说说笑笑慢慢的吃了起来,喝了一会的功夫,就见服务员带着罗江嫣款款走了进来,罗江嫣微笑着,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娇柔和美丽,罗江嫣的身上也散发这一种幽幽的香味,罗江嫣的笑容是妩媚的,却又并非那种做作的职业笑容,罗江嫣眼波微微一扫,每个人都觉得她是在对着自己笑,这笑容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就象饮下一杯温好的醇酒,浑身上下,通泰暖和。

    季子强有几秒钟的发呆,就在一分钟前,他还在心中忍不住再一次问自己: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魔力,让他如此的愿意帮着她可是现在她出现在他面前,就那么微笑着看着她,脉脉不语,他的那些疑惑就突然间冰雪消融,化为乌有,他知道了,那是因为她的笑容和眼神太过迷人。

    两个局长都被罗江嫣的美貌吸引住了,那两个老板可是认识她的,这两天都在一起扯欠账的事,烦得都不行了,现在一看这就是市长今天要请的朋友啊,两人真希望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这次是人给丢大了,赖帐赖到市长朋友这来了,一会再说起来,那多难为情。

    季子强缓过神来就介绍道:“这是我朋友罗江嫣,是我过去在洋河县的朋友,大家认识下,以后还要多照顾啊”他又给罗江嫣把这两个局长和老板做了介绍,两个老板很是不好意思,但好在罗江嫣什么也没说,罗江嫣心里也明白的很,这是季子强市长为自己变着法子要欠款的,罗江嫣这样走南闯北的这些年,那也不是白混的,自然知道现在不能提那些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