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本来还想说什么,因为他是知道刘副市长一个人是抵挡不住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两个的攻击,他动了动嘴,却忍住了,慢慢地低下头下来,他不想让常委会变成一次争吵会议,那有损于自己这次提议召开会议的威严。

    季子强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口水,让自己的情绪平和下来才慢慢地说:“葛副市长,这是常委会,大家在一起是平等的,谁都可以发言,不要动不动就拿原则那些话来给人套。”他说话的语调是不太高的,但却是凌然的。

    葛副市长没有让他的话吓到,他今天是受了韦书记的指示的,一定要在常务会上斩断季子强那支到处都想插的手,所以他也回击了:“季市长,就是因为常委会是大家平等的,所以我才那样说,难到我说错了吗”

    所有在会者都是心里一惊,季子强也没有想到一个自己手下的副市长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对自己说这些话,季子强也并非吴下阿蒙,在葛副市长那闪烁其辞背后,他意识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对,但是他不动声色,现在他很明白了这不是一次提议能不能通过的事,这已经转化成了一种权力的斗争,韦书记是要在这里把自己一举拿下,让自己清楚的明白自己就是个傀儡,想要掌上实权,那比登天还难。

    季子强需要冷静下来,既然你们把他作为了一次较量,那就来吧,我应战就是。

    韦俊海书记是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切,他就是要在今天让季子强彻底的明白,在柳林市这片土地上谁才是真真的老大,你季子强不要以为当了市长就忘乎所以,想要越雷池一步我都会叫你退回去。

    韦书记是心里有数的,他也把刘副市长算给了季子强的,但那又如何,除了那个呆子,其他人看都会看事得很,只要是吕,葛两位一出来,大家都知道了怎么选择,他就不相信还有其他人会跳出来帮季子强说话。

    韦书记的想法是对的,下面这些人也看出来了是他在为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撑腰,谁愿意多事,方局长知道季子强是为他的事在出头,可他现在也没胆子和韦书记对立啊,自己不管是业务还是人事,都抓在人家的手上,他只有羞愧的面对季子强。

    纪检委刘书记到是老资格了,他怕是怕韦书记,但都这岁数了,也就不是很怕,可让他站出来帮季子强说话,一个是交情没到,一个这也不附和他的性格。

    至于市委的张秘书长,在这一年中早就让韦俊海收拾的老老实实了,他纵然心里又一千个,一万个对韦俊海打击的想法,但他却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其他的几个常委那更是小儿科了,他们都是当初华书记提起来的,虽然不是绝对的亲信,但和季子强那就更是没一点的交情,只是这些人稍微年轻一点,为以后想的也就多了点,所以也不敢冒然和季子强做对罢了。

    韦书记看看目前的情况基本如此了,就不在想继续等下去,现在就可以给季子强沉重的一击了,他抬起了头,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声音也有了惯常的威严:“大家也不要吵了,开会就好好的开会,不要说一些和开会无关的话。”

    韦俊海书记看到大家都专注的看着他,就继续说:“季市长,你这提议现在还是有些分歧的,你看有没有必要大家投个票,表决一下。”他是知道季子强不敢来接招的,他季子强又不是个傻子,自己在常委会有几个人,他应该心里清常的很。

    其他的几个常委也是一听韦俊海书记要投票表决,心里那个苦啊,这不是害人吗,非要自己来表明态度,看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只好站在韦书记这面,只是不知道今天的选择会不会是个错误啊,在这个地方那可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季子强也不是个好惹的主。

    季子强环顾了一下自己的周围,看到了那一个个苦西西的脸,他更清楚一但投票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他更不希望就这样把其他人赶到韦书记的那面去,让他们中立对自己目前更为有利,他就呵呵的笑了起来:“韦书记,你看如果表决,我这提议会通过吗”

    韦俊海书记望着他笑了笑,没有回答,但那笑分明就充满了讥讽的意思,你季子强自己说说可以通过吗,呵呵,这还用问,还用想吗,傻瓜都知道,所以你现在唯一的一条路就是自己撤销提议。

    果然,季子强叹了口气说:“投票表决我看就算了,我也知道肯定是通不过。”

    韦俊海书记笑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也笑了,其他的常委也都笑了。

    刘副市长没有笑,他感到了一种悲哀,为季子强,也为自己感到悲哀,但季子强没有笑,也没有感到悲哀。

    季子强就继续说:“不投票,不代表我就撤销自己的提议,既然柳林市忙不过来,那我就邀请省公安厅来查吧。”

    季子强的声音不大,表情也很淡然,可这话不亚于一个重型炸弹,他的威胁和杀伤力是巨大的。

    会议室没了一丁点的声音,气氛像一滩深不见底的水,虽然平静,但让人心悸,让人胆寒,韦俊海呆住了,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呆住了,其他的常委也都呆住了。

    倘如这话是柳林是其他任何一个人说出来的,那都是没有一点的威力,大家会当成一句玩笑,可它偏偏这话就是季子强说的,这就不是玩笑了,因为谁都知道季子强是有这个胆量和勇气的,他就是一条初生的牛犊,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做,什么都不按常理来。

    季子强假如这样做了,那就意味着柳林市的领导和常委们对他的压制,对他的蔑视,一个市长没有办法动用自己手下的公安局,要请调上面来人处理,这本身就是对柳林市所有领导和常委的一种控诉。

    更重要的是,万一真的查到点什么问题,那只怕整个常委委员都要受到质疑,后果是严重的,问题是重大的。

    说完这话,季子强已经开始了收拾面前的笔记本和钢笔,看来他准备走了。

    韦书记有了紧张,他相信季子强是做的出来的,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公安厅算什么,公安部只怕他都敢去找,他必须快速的做出决定,是自己的面子重要,还是让他把这事捅到上面重要,他的决定是很快的:“哈哈,季市长,你也太心急了,你怎么就知道投票通不过呢,你也太低估我们这些老头子的觉悟了吧,呵呵,现在投票表决季市长的提议,我先表个态,我是同意也支持的。”

    说完韦书记就举起了自己的右手。

    其他人也知道事情的大小,不要看他们不说话,看心里清楚的很,也就纷纷的举起了右手,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看看韦书记,也只好慢慢的举起了手。

    离开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但依然可以看到季子强脸上那坏坏的笑容。

    开完会,吕副书记却没有直接回家,他在离市委比较远的一个地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他低着头坐到了后排,让司机开往辉煌度假村。

    过了一会,吕副书记已经坐在了辉煌度假村的一个豪华套间里,这是一个相当豪华的房间,吕副书记已经包了很长时间了,至于价格应该不会太高,没有那个老板想要从他的身上来赚这个小钱,他就像是一尊佛,供起来那对度假村是很有利的。

    除了他自己经常来,他还会把很多市委的会议,招待都安排这里,当别人请他吃饭或者是消遣的时候,他也会来到这里。

    但这个房间一般人似乎不会来,也不知道他在这有个房间,在他疲惫的时候,在他沮丧的时候,在他高兴的时候,他都会来到这里,这里就是他的一个避风港,一个温柔湾。

    刚才来的时候他已经给这里的总经理伍艳打过电话了,对这个女人他有太多的怜爱和喜欢。

    如果说让吕副书记一周不见老婆,不回家,那是可以的,但如果让他三天不见这个女人,那就是要了他的老命,记得很多次自己要去外地开会,也总是要把她带在身边,当然不是会场里,他总会安排一个很好的宾馆让她在那等住自己。

    在开会的时候他是貌合神离的,不要看他在鼓掌,在发言,在点头,在惊叹,那全是装出来的,其实他的心早就飞到了那个宾馆,早就幻想着那丰满的身体和娇柔的笑脸。

    今天他也是一样的,在自己感觉到失败,和失望后,来到了这里,他渴望总经理伍艳的可以抵消自己郁闷的情绪,所以他来了,带着愤怒和灰心来了。

    他见伍艳还没有过来,就先自己去洗了个澡,哗哗拉拉的流水还是难以影响他对今天常委会上失败的沮丧,季子强这小子也太凶悍了,一个人是那样坦然的面对自己这面的众人。

    韦书记本来是提前交代过自己和葛副市长的,一定要在常委会上一举击溃季子强的嚣张气焰。

    可是结果呢,看看目的就已经达到,但谁会想到他竟然会用上那样的一招,他竟然要动用省公安厅,他真是疯了。

    想想这他就啜气,也没怎么好好的洗,他就擦干了身体,穿上伍艳帮他买的睡衣,一个人打开了电视,现在已经过了新闻时间,对其他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电视他是没什么兴趣的,只是现在心情烦躁,随便看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