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说不清楚,他只是知道,自己还是忘不掉安子若,在省城的那个夜晚,本来自己鼓足了勇气,想要重温旧梦,破镜重圆的,可惜

    季子强也就给安子若回了一个短信:我很好,最近有点忙,天气热,也请你多保重。

    安子若就很快的又回了一条:时光流失,夏天终究会过去,就像人的心境一样,在时间的长河里,心境也会有变换,我等着夏日的离去,秋天的到来。

    季子强明白安子若的意思,他知道安子若还在等待着,等待着自己摒弃前嫌,回心转意,他自己也希望可以坦然面对安子若的过去,可以让时间来冲刷掉自己那一点点世俗的心理,但自己能做到吗

    季子强迟疑了一会,才回过去一条短消息:秋天是收获和美丽的时节,我们的秋天在那里

    从季子强的心里来说,他不能够确定,自己和安子若还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美好的,丰收的秋天。

    他拿着手机,等了好久,恐怕安子若也不能够准确的回答他这个问题,后来,那面还是传来了安子若的回复:在心里。

    季子强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一直默默的,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在心里”这句话。

    第二天上午,季子强没有下乡,他就让秘书叫来了城建局和规划局的两位局长,准备一起到城区转转,对城建这一块,季子强介入的时间短,也不太熟悉,很多工地和在建的项目他都摸不清底,就算自己一时插不上手,但至少要知道都是怎么一回事情。

    季子强在办公室喝了杯水,抽了根烟,就见城建局的吕局长和规划局的戴局长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这两个局长在季子强刚接管城建管理的时候也是来汇报过工作,季子强对这两人的评价是圆滑老道,世故狡诈,但这只是他初步的一个认识,到底是不是如此,只有假以时日,慢慢了解。

    他站起来,相当客气的招呼两位局长坐下说:“今天我时间多一点,想请二位局长陪我一起转转,免得那天上面来的领导问起我来,我什么都答不上来,那就麻烦了。”

    两个局长都很理解的笑了,城建局的吕局长就说:“我们一直也盼望季县长能抽出时间,给我们工作把把关,指导指导的,你说对不对,戴局长”

    那戴局长从进门到现在,笑容就没有消失过,一听吕局长的话,也是连连的点头说:“就是,就是,季县长要多给我们指导,这样我们的工作才能少些偏差。”说着话,他就帮季子强点上了香烟,很巴结的笑笑又说:“季县长年轻有为,今后的城建工作在你的指导和管理下,一定会在上一个台阶。”

    作为在洋河县城建工作中举足轻重的两位局长,他们都有官场中人应有的精明和圆滑,同时也具有谨慎和小心,对季子强这样一个在洋河县时间不长,就展现出极大威力的副县长,他们是懂得分寸和知道讨好的。

    从本能上讲,他们更希望季子强的分管城建,过去雷副县长太黑,也太过熟悉工作的流程和他们的伎俩,让他们在实际的利益中损失了很多本来可以独吞的好处,而季子强就不一样。

    不错,季子强也是聪慧,他也莫测高深,难以琢磨,但到底他来洋河县的时间短,他只怕一时还无法完全了解和看透这城建工作中的门门道道,这样自然就会有很多机会在其中了。

    应该说,这两个局长在表面的恭顺下,心里还是满高兴的。

    季子强也和他们两个人寒暄了一会,大家一起离开政府到下面去转了,两个局长都有车,季子强没有在问政府办公室要车,他坐上了城建局吕局长的车。

    吕局长和他都坐在后排,一路给季子强指点和讲解着窗外的一些建筑,季子强听的很认真,不时的提出问题,请吕局长给解答,对城建工作,季子强虽说不是门外汉,但确实算不上他的很熟悉。

    他们一行两部小车,就到了好几个工地,有代建住宅的,还有两个商业小楼,天气很热,这两个局长也强忍住酷暑,汗水是一颗颗的滚动,季子强也是汗流浃背了,看过了这几家他们也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却看到了旁边一个荒芜的建筑,他前段时间也听说过,这是一个好几年前遗留下来的烂尾工程,据说当时耗费了县,市两级政府的好几千万资金,现在到成了洋河县一个挥之不去的难题和噩梦。

    废了它吧,很可惜,完成它吧,又不是一件简单的工程,就目前洋河县的财政状况来说,也无法满足这工程的后续资金。

    每年上面领导来检查都会说三道四的,群众也时常的拿这个项目来讽刺和诋毁政府的无能。

    季子强就随口的问起戴局长:“这个项目当时为什么要盲目的上”

    戴局长笑笑,这不是他当局长时候上的,他也就毫无愧疚感,就说:“在很多县,市,都会有这样的一些烂尾工程,原因也很简单,每一个主要领导都想为自己创造一些宏伟的政绩,也希望留下一点让人怀念的标志性工程,但可惜的是,他们没有科学和严谨的对待这个问题。”

    季子强点点头,这也是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特别是前任留下的一下项目,往往都会成为一些必死无疑的项目,继任者是不会把过多的经历和资金拿来给别人擦屁股,帮别人挣业绩的,有那些钱在手上,还不如自己搞一个项目,那多神气。

    当然,这个项目有一定的特殊性,吕局长就说:“这是当年柳林韦俊海副市长在洋河县做书记时候搞的一个项目,本来准备做一个集中的工业品生产基地,但修到一半了才发现,就洋河这情况,根本是招不来多少企业的,在加上设计时候的许多不合理,让这个项目没有了继续修建的价值,一旦上上下下都看清了这个问题,资金也就开始断断续续接不上了。”

    季子强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项目和韦副市长有关,他就问:“那么后来韦副市长没在想想办法。”

    吕局长笑笑说:“这项目是韦副市长一块心头大疾,他督促过好多次,让洋河想想办法,解决或者转让这一项目,我们也找人谈过多次,问题是修的这二不跨五的样子,那里有人接手,县上过去开过专题会议,都没什么好办法。”

    看看那工程,季子强也感觉修的有点问题,做工厂,明显每幢建筑偏小,做市场,又感觉房子空间过大,而且还不当道,谁把自己的摊位放在这种地方。

    季子强就摇下头说:“这项目只怕让吴书记和哈县长头大的很。”

    戴局长就接上话说:“他们头大还不算什么,韦副市长才叫头大,现在都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这项目了,省上几次考评干部,都有人指责他这个项目的。”

    季子强就信步往那面走了一段,看看那工程大门口还悬挂着一面生锈的打牌字,上面写着“洋河工业园”,季子强也感觉遗憾,他就思考起来,能不能盘活这个项目。

    想了一会,也是全无头绪,主要是资金这一块很麻烦,洋河县的财政收入和支出季子强是很清楚的,每年能抱住正常费用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不要说抽出上千万的资金来解决这个问题。

    季子强摇摇头,只好先把这事情放下,再加上也到了正午,酷热难当,几个人就一起上车,回去了。

    两个局长就相邀季子强中午一起吃个饭,季子强婉言谢绝了,他就想赶快的回去好好冲洗了一下,他对两个局长说:“不是我客气,你们看看我这一身的汗水,很不舒服,大热天的,也没什么胃口,等闲一点了在叨扰你们。”

    两个局长看他说的也是实情,见他整个衬衣都贴在了身上,就一起的笑笑说:“今天季县长是辛苦了,那改天一定要给我们一个面子,一起坐坐啊。”

    季子强嘴里答应着:“好好,没问题,就算你们不请,我自己都要敲你们的竹杠。”

    说笑着季子强上了车,让他们先把自己送回了县政府。

    到了办公室,他猛喝了两杯水,这才冲洗了一遍,等他洗完澡,也过了伙食上开饭的时间,出来一看,秘书小张到很细心,帮他把饭菜打好放在了茶几上,季子强也有点饿了,对小张客气几句,吃了起来。

    最近这些天,一直也没有下雨,很有些酷热难当的味道,吃过饭,在小张收拾碗筷的时候,季子强问他:“小张,下午有什么安排”

    小张一面擦着桌子,一面说:“下午有个农业局夏粮收购的会议,会议结束可能要宴请农行领导,再就是有几份基层上报的文件要审阅一下,他们来过几次电话了,催的比较急。”

    “嗯,那我就先睡个午觉,开完会看情况,我也不想参加宴请,让他们陪去,这天气喝酒真受不了。”季子强摇着头,一副很难受的样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