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她的笑容了,她的笑会很快的让人心情也随之快乐,季子强就在她这样的笑容里放下了沉重一天的心情,他的热情也一样让罗江嫣很欣慰,很欢喜,罗江嫣在季子强离开洋河县以后也曾有过几次因为想他而发呆,也曾有过因为想他而难眠,但这只是她自己的一个小秘密,没有人知道,有时候连她自己也不愿意去相信和正视。

    季子强就微笑着问她:“怎么来也不打个电话,差点我就下班走了”

    罗江嫣依然微笑着说:“我也是临时想起到市里来,要早有计划来那当然要给你打电话了。”

    季子强看看下班时间也到了,就邀请她吃个便饭,罗江嫣自然是要自己请他了,季子强就说:“你也不要和我争抢,我晚上还有个会,我也不能大请你一顿,我们就简单的吃点,我也想和你聊会,听听你们工厂最近的情况。”

    罗江嫣见他这样说,也就不好再和他争抢了,两个人就下楼,罗江嫣是带的有车的,季子强就坐上她的车一起在附近找了个饭店,今天也不是周末,还有包间,他们就坐了进去。

    因为晚上要开会,季子强就没有点酒,两个人要了几个菜边吃边聊起来,这次罗江嫣来是因为柳林市的几个工地欠他们了很多水泥款,厂里多次派人来清帐都没要到,所以她就只好亲自过来跑一趟了,季子强也知道现在的欠款最难要,欠你的越多,你还越不敢惹他,过去是黄世仁要债,现在变成了杨白老当大爷。

    季子强就问她有没有把握要到,罗江嫣笑笑说:“今天跑了一天,还没什么效果,等明天再去吧。”

    季子强就很是同情的望着她说:“也真是难为你了,过去我就说过这企业不好干的,你看你现在多辛苦。”

    罗江嫣也就笑笑,不说什么了,自己选择了这一行,那就只有好好做了,怨不的天,由不的人。

    两人边吃边聊,时间过的很快,季子强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只好说:“那我先走了,你自己慢慢吃,明天我要有时间再和你联系,好好的请你一次。”他就叫来服务员先把帐挡了,这也可能是他做了市长以后的第一次自己掏钱请客,他感觉还很不错,好像又回到了过去。

    罗江嫣也不再吃了,就用车把他送到了市委门口。看着季子强离开的背影,罗江嫣很有点冲动的想告诉他自己住的宾馆,但女人的羞涩让她还是忍住了。

    季子强走进会议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几个人了,自己政府这面的葛副市长和刘副市长两位已经是来了,刘副市长是今年省上新给柳林增加的常委。

    季子强就点个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市委还有韦俊海书记和吕旭副书记没来,他们也就等了一会,刘副市长就小声的问季子强:“季市长,今天通知没说讨论什么,你知道吗”

    季子强转过头来说:“我提议开的。”说完他就对刘副市长轻松的笑了笑。

    刘副市长先是一愣,在他这一年的记忆里,好像除了韦书记还没有谁提议过开常委会,他马上就有了一种预感,今天这会只怕不简单。

    季子强就看看他发愣的样子,带着调侃说:“没见过,怕了吧。”

    刘副市长摇了下头,什么也没有再说了。

    一会吕副书记就陪着韦俊海书记一起走了进来,韦书记先是扫视了一下参会的人,他的眼神和几个贴心的常委都交织了一下,那些人似乎都不易觉察的点了下头,韦书记就坐下说道:“让各位今天休息时间也开会不好意思啊,我就不多说了,这次会议是季子强同志提议召开,那就让他给大家说下吧。”

    有很多常委在接到通知的时候,他们是不知道这次会议由季子强提议的,这对他们还是一个稀奇事,而更让他们奇怪的是,韦书记怎么可以容忍他,竟然真的答应为他召开一次会议,这让他们不解,这是他们不理解韦书记,作为一个盘踞在柳林市几年的市委书记,他感到自己最强势的地方,那就是常委会。

    从韦书记的内心里,他对季子强在有的时刻,是有些微微的恐惧,虽然他一直对季子强在进行压制,高调地显示着自己的强势,却也一直保持着对这位柳林除他之外的另外一位权力人物的警戒,因为他从来就对季子强过去一年所表现出来的顺从持怀疑态度。

    但多次的交手他也有些惧意,这小子太狡猾,太难对付,所以他不希望在这件事上让季子强动其他脑筋,只要是在常委会上来解决,那就最好,这个地方是自己的天地。

    季子强没有在乎别人的眼神和诧异,也没有去等他们的掌声,因为常委会是不鼓掌的,他就很郑重的说:“各位同志,我请求召开这次常委会,只有一个主题,最近我听到很多关于辉煌度假村的问题,但因为那个老板身上有很多荣誉,所以有的同志就不希望我们进行深入的调查,今天我就是想在常委会上听听大家的意见。我就说这些,现在大家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季子强的话让很多人都是一震,特别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的方鸿雁,他没想到季子强用这样的方法来提出这个问题,心里一时就有了一种特别的滋味,唉,还是人太年轻,这个会上那有你占的便宜。

    一时间大家都没说话,都正在做自己的判断。

    其他人能有什么话好说谁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韦书记就这样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茶杯,也不说让大家发言,也不去看大家一眼,但他知道,就是等到天亮也没人会说什么,他要的就是这样个结果,让你季子强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想通过常委会来折腾,你就一个人讲。

    季子强看着大家都不说活,这是他已经预料的结果,所以他很平静,但是在季子强平静的表面下,是涌动的愤怒,他深切感受到孤军奋战的疲惫和无助,权力的来源,拿破仑说过一句话,大意是权威来自两种途径,一是名分;二是实力。

    现在季子强只拥有名义上的权力,而缺乏令行禁止的实力,直白一点说,他现在只是名义上的柳林市市长,但是,在真正的决策上,自己却没有太大的权利。

    时间就这样在缓慢的流失,会议室里还是这样的安静,没人说话。

    但终究是有人站了出来,刘副市长不得不挺身而出了,他知道这意味这什么,知道以后自己就会成为韦俊海书记,吕副书记,葛副市长他们的仇敌,但他还是站了出来:“既然大家都不先说,那我就说两句,我认为不管是谁,也不管他有多少功劳,只要是有问题,还是应该来查清楚的,所以我赞同对辉煌度假村进行必要的调查。”

    韦俊海书记没想到还真有人敢站出来为季子强说话,这已经不是查不查的问题了,他是一种真正的较量,但韦书记相信还是有把握在这地方,这个场合胜利的。

    果然,在刘副市长的话音刚落,吕副书记就接上了话:“老刘啊,你还是有点幼稚了吧,我们柳林市的大好经济环境来的不容易啊,那因为听到几句传言就这样不负责任的做,应该不是一个成熟干部的行为。”他基本上是把刘副市长当下级了。

    这还不算,他一说完,葛副市长也说话了:“我同意吕书记的话,我们拼了几年才换来的现在这样个局面,怎么可以随便去破坏啊,老刘这话就是没有原则了。”

    刘副市长听到他们这样说,虽然这两个人的职位都比自己高点,但他还是脸上出现了淡淡轻蔑的笑,那是一种真正的大无畏,以前经常在电视连续剧中看见,只有那种具有真正知识分子气质的人,才会这样做,才能够表现出那样的气质,相形之下,让葛副市长显的非常的猥琐。

    其他几个个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大家都知道韦书记今天是要打击季子强的,因为韦书记很少开会像今天这样,他把内心对这会议的厌恶挂在脸上,这里面的人,那一个不是过关斩将,一路拼杀过来的,对各种纷繁复杂的局面的理解和研判都有自己独到之处。

    韦俊海书记是这样强势,但问题是,市长也不是好惹的,季子强的狡诈和胆大向来有名,纪检委刘永东领教多次,现在见了季子强,都有点胆怯他,更为要命的是,季子强这次是斗败了叶眉,通过省委上来的,说不定哪天,摇身一变,就变成市委书记了。

    会议室里一时间变得很安静,安静得地上落一根针都能听见声响;又似乎在安静当中凝聚着某种可怕的力量,在等机会爆发出来似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