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开始考虑一个很实际的问题了,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柳林市招商引资工作,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除了自己在去年引进的台湾金老板和阿尔太菈公司外,一直也没有什么大的企业入驻柳林,按照目前的政策,实在很难引进企业,可是,年初召开的市委常委会,确立了招商引资任务,现在看来,这个任务不能完成,到了年底的考核,自己作为主管的政府领导,无法给市委市政府交差啊。

    季子强回来想了好久,还是直接拨通了韦俊海的电话,非常直接说出来了这件事情,希望韦俊海可以考虑一下实际的现状,松一下绑。

    韦俊海在电话中说:“季市长,市委常委会年初确定的目标,是不能变的,能不能完成工作任务,年底讨论的时候,可以具体磋商,招商引资工作,目前进展情况不好,我知道,可是,我们要想办法嘛,多开动脑筋,群策群力,我建议,下次召开常委会的时候,专门议一议招商引资工作,大家都来出出主意,想想办法,将这项工作做好。”

    季子强一听要开会研究就头大,那个常委会开起来和不开作用是一样的,大家都市要看韦俊海的眼色行事。

    季子强就说:“韦书记,我看没有必要研究了,年初的常委会,讨论招商引资工作的时候,已经说的非常透彻了,就是研究,也提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工作能不能做好,市政府在政策框架下,尽力而为,目前招商引资工作的现状,韦书记是清楚的,市政府召开了多次常务会,专门研究了招商引资工作,没有找到有效的途径。”

    韦俊海却依然坚持说:“季市长,不要失去信心,我看,可以考虑多引进服务业,从这方面来想办法,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啊。”

    两天后,市委召开常委会,研究招商引资工作,果然,会上,大部分的常委都是唱高调,什么要群策群力,要想办法,要克服困难,要创造性开展工作,韦俊海是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局面。

    季子强没有发言,他没有心思说话,处于这样的境地,就是说的再多,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韦俊海的思路不改变,无论市政府如何努力工作,都难以取得突破,与其在会议上费口舌,不如多多休息。

    今天自己和韦俊海又发生了分歧,难道自己还要再一次忍让和退缩吗

    韦俊海已经压自己压的太死了,要不改变这种现状,自己在很多工作中都难以发挥自己的设想,更难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为此,季子强今天还是决定放手一搏,这是自己上来后的第一次战斗,一定要不战则已,一战惊人,抱定了这个主意,他稍微有了点轻松了。

    季子强想了想,决定从另一个方向对韦俊海发动一次攻击了,给彭秘书长挂了个电话,请他来一下。

    彭秘书长那是随叫随到的,他的任务就是做好市长的参谋,对于秘书长来说,他只有认命自己是个小人物,他是不具有选择权的,他只有无奈地接受命运的安排,他只有成为市长权力战车上的一个寄生虫,市长得道,他跟着升天,市长跌倒,他跟着倒霉,就这么简单。

    所以彭秘书长也考虑过了,他现在必须和市长保持高度的一致,如想要生点外心,那是很麻烦的。

    更何况,这种行为在官场上几乎就是典型的背叛,就算彭秘书长能够成功地获得市委韦书记的青睐和信任,就算韦书记可以接纳庞秘书长,但这持续得了多久最终彭秘书长将被所有的领导视病毒,打入另册,想清楚了这一点,彭秘书长决心追随市长勇往直前,绝不动摇,至少目前应该如此。

    季子强见他进来就问:“秘书长啊,我请你来想问一件事,不知道你对辉煌度假村晁大老板了解吗”

    彭秘书长当然是了解晁老板的,他在柳林市政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很多事情冷眼旁观了很长时间,他就没怎么犹豫的说:“晁老板不是柳林市的人,但现在很多人都是知道他的,他是我们柳林市道上的一个大哥。”

    季子强“哦”了一声问道:“什么道上大哥”

    彭秘书长也不忌讳什么的说:“当然是黑道中的大哥了,但是挂在他身上的头衔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常委、市中区商会会长、光彩事业促进会主席,还有很多唬人的称呼。”

    季子强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嘲笑。

    彭秘书长继续说道:“晁老板交往的大多都是局级以上的干部,可以说他在柳林市的势力是深厚的。”

    彭秘书长侃侃而谈,这番话他准备了很久,也是憋了很久的,因为他也曾今招过晁老板的白眼,现在季市长终于问了出来,证明季市长对于柳林市的情况并非一无所知,他感到欣慰。

    彭秘书长的话中毫不掩饰地充满了对这位黑哥的讥诮和不屑,在市长面前,他一点也没隐瞒,他已经考虑清楚,要鲜明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是的,如果季市长不能够与韦书记保持一致,那么柳林市的两位主官之间很可能爆发一场激烈的权力斗争,做为一位熟知柳林市实情的官员,如果让他选择,他肯定会毫不迟疑地选择韦书记一方,无论是从名义上还是实际上,市委韦书记一方都占有绝对优势,拥有天时地利人和,实力雄厚。

    但是,命运似乎给彭秘书长开了一个奇妙的玩笑,他现在是政府的秘书长。

    哪怕是韦书记现在就要提拔和收编他,他也不敢,因为他很清楚背叛的下场和结果,电影看的多了,哪个叛徒最后不是让主角拿起一把抢,说一声:我代表人民,代表祖国,判处你的死刑。

    所以他也只有这样跟随季子强到底。

    跟上季子强会有好日子过吗,这也很难说啊,季子强以后到底怎么样,现在谁也说不清楚,有时候排队也是一种赌博,成功和失败都在自己的一念之间,季子强却没有给他好日子过,因为季子强马上就问到:“那就你的看法,晁老板和谁的关系最好,是韦书记吗”

    季子强单刀直入的问话让彭秘书长有点不好回答,但也就是那稍微的犹豫了一下他就说:“其实晁老板和吕副书记关系好,和韦书记应该是一般吧。”

    季子强不等他说完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了,是啊,这和方局长的话基本是一致的,这样看来,这件事还是可以争取的,至少韦书记不会不顾一切的去维护他吧,只要自己让韦书记有点什么顾虑,那韦书记就一定会把他抛出来。

    季子强想清楚了这点,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以后,心里踏实了很多,他送走了彭秘书长,就专心的想想,自己用什么办法可以让韦书记对这事有顾虑,然后放开手。

    过来一会,季子强就给韦俊海书记去了个电话:“韦书记,我是季子强,我提议晚上开个常委会议,不知道你方便吗”

    这样的情况是不多的,一般会议都是由书记自己提出,没想到今天季子强反倒提出开常务会议,当然做为一个党委副书记他是有这个权利提出召开的,那么他想做什么,想讨论什么韦书记不得不有所防范,他就问到:“季市长今天想要讨论点什么问题,我想不管是什么,应该我们两个先沟通了再上会吧”

    季子强当然是知道应该那样,但和你韦书记沟通的了吗,他就笑笑说:“怎么,你今天忙吗,今天要是没时间,那就明天吧。”他是相信韦书记不会怕他开会的。

    果然,那面韦俊海书记就冷冷的笑笑:“你执意要召开的话,我没问题,那就晚上七点半召开,我让市委办公室通知。”说完韦俊海书记也不等他再见就挂断了电话。

    季子强就看看话筒,自嘲的笑笑。

    季子强打开窗户和门,通敞一下空气,自己也甩甩胳膊,准备好应付晚上的开会,他也知道晚上一定是不会轻松愉快的,但至少自己已经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快下班的时候洋河县水泥厂的罗江嫣找来过来,季子强也好就没和她见过面了,今天罗江嫣依然是那样的美丽,同样是美女,可罗江嫣给人最深刻的印象是眉宇之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那亮得让人觉得刺目的一双漂亮到心悸的大眼睛,异常的灵动有神,季子强喜欢看罗江嫣,就像是在欣赏一幅画。

    罗江嫣那小麦的皮肤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穿着一整套的纯白带粉边运动服,罗江嫣的头发却显出了一副轻松靓丽的样子,罗江嫣总是有那自信可爱的表情,让你无法轻易的忘记她的每一次出现,让你在脑海里留下那深刻的印象。

    她是不再年轻,但却因为成熟而风情万钟,有一种女人的美丽是时间不能毁灭的,或者就象那一句话所说:美丽的女人都是是时光雕琢而成的。

    她这些年的经历,都让她学到了人生最宝贵的知识,炼就了做为一个女人最锋利的武器,现在,她是女人中的强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