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韦书记心里是有点惊讶,他摸不清季子强会说什么,但韦书记的脸上没有任何诧异的表情,他很淡淡的问:“是吗,什么传言啊”

    季子强见他一点也不好奇,就只好继续说:“有人在说辉煌度假村有涉嫌犯罪的问题,但好像是市委有个别领导在做保护伞,不知道这传言韦书记有没有听到过。 ”

    韦书记想都没想,斩钉截铁的回道:“没听说过。”

    这到是让季子强没有想到,韦书记怎么这样干脆就堵住了自己的嘴,看来还得想点其他的说辞了。

    季子强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说:“这到是不奇怪,谁也不敢在你面前说这传言,呵呵,看来就是我有点傻了。”

    韦书记心里想,你还傻,我没看出来你那里傻,你不过就是想插手公安局的一些事情吧你做梦,公,检,法,你一个也不要想插进去,想用这种方式让我紧张,你也太嫩了一点,我会上你这当

    韦俊海书记呵呵的笑了笑,声音是在笑,但脸上却没有一点笑容:“这不是你傻,是你还不够沉稳,这么大个柳林市,每天的谣言满天飞,你要是想要去收集,只怕还得带上几个秘书一起去,不然忙不过来。”

    得,一下就把季子强这点小把戏给顶到了墙角上,季子强看看这迂回战术靠不住事了,就干脆也不绕了,直接说:“书记说的不错,很多是谣言,不过这事涉及到市委的威信,所以我建议就让公安局好好的去查一下,澄清事实,也还市委一个清白。”

    韦俊海书记鼻子里面“哼”了一声说:“市委清白的很,不需要谁来澄清,这事就到此为止,我一会还要出去开个会,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季子强傻眼了,人家根本就不理自己的茬,他一时也没更好的说服方法,就只好讪讪的离开,回来是越想越郁闷,感觉自己怎么就这样笨,在老韦面前一点办法都没有,看来自己从心里还是很畏惧他的,见了他很难发挥了。

    季子强静静的坐了下来,自己给自己鼓劲,一定要克服对韦书记的恐惧,不要看自己曾今很巧妙的几次完胜了他,但自己从心里对他还是有些畏惧的,必须先要战胜自己的这种心里,他就慢慢的调节着自己的心态,也不断的在想各种办法,总不能就这样算了,明明那里面有嫌疑,我们的公安还不能去调查,这是那个朝代的规矩。

    桌上的电话响了几次,他也是懒得去接,他怕有人来打扰自己,就给秘书小纪打电话说,今天自己一概不接待,有谁办事就让他们找副市长,他把自己关在了办公室里面,一个人蒙头喝茶,抽烟,想办法。

    季子强心里相当的明白,这是一场不可以避免的权力对决,是自己和韦俊海的一次较量,也可以说是争权不夺利的一次较量。

    韦俊海书记的抢夺和对自己权利的消弱,那不是为了他的个人利益,这一点季子强是相信的,同样,自己为了挣得一些权利也不是为了个人的利益。

    但不是为了利益的争夺也会是艰巨和残忍的,自己是要做好这样的准备,也许自己会失败,失败意味着什么,季子强是很清楚的,他在很早以前,可以说还没有踏入仕途之前,就明白其中的含义。

    失败就会失去自己已经得到的一切,包括权力,地位,荣誉和自信。

    季子强只能鼓足勇气来面对了,失败固然可怕,但至少比做傀儡,做摆设要活的轻松,也活的踏实,自己已经这样庸庸碌碌的混了一年了,一直隐忍不发,看来这并不是最好的一个办法,很多至关重要的事情和原则却没有办法来维护。

    促成季子强有这个想法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安子若在前段时间期间给季子强打来电话,说她的一个朋友,在做电子产品,本身是北江省柳林市人,经过多年的拼搏,目前,已经建起了工厂,专门生产电脑主板,现在,这个老板想着回到柳林市来发展,曾经回来考察过,感觉柳林市的条件不错,希望在柳林市安家落户,这位老板提出了要求,希望能够在土地、税收等方面,得到一定的优惠。

    季子强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电子厂最大的优势,就是能够吸收不少的劳动力,可以缓解就业压力,柳林市有不少外出打工的农民,他们迫切希望,能够在本地找到工作,可以照顾家庭,如果有电子厂进驻柳林市,虽然增加不了多少税收,解决工作岗位,也是好事情。

    季子强那天就带着这个投资人马家波的传真,兴冲冲到了市委,涉及到土地、税收等方面的优惠政策,按照目前的格局,还是要请示市委的,否则,一些事情是不好办的。

    韦俊海看完了材料以后说:“季市长,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很好啊,我是这样考虑的,土地采取租赁经营的模式,可以到开发区去,电子厂需要近200亩土地,我们可以在租赁费用上,考虑优惠,当然,如果电子厂有实力,也可以购买土地,至于税收的优惠,有些困难啊,目前中央、省委省政府都没有这样的政策,柳林市如果出台优惠政策,需要考虑到今后若干年的情况,所以,我认为,土地费用优惠的事情,可以考虑,税收方面,还是不动的好。”

    季子强肚皮都要气炸了,说来说去,总是这些话,没有丝毫的意,开发区如今空闲大批量的土地,就是等着外地的企业入驻,从去年以来,因为土地、税收两个关键的条件,商人觉得没有多少的优惠,纷纷驻足,柳林市没有南方省那样便利的交通条件,本来就占不到什么优势,如果不能拿出实际的招商政策,根本引进不了什么企业。

    季子强只要耐心的说服韦俊海:“韦书记,我有着不同的看法,招商引资工作,目前乃至今后一段时间,应该是柳林市的主要工作之一,柳林市地处中部,没有非常有利的地理优势和区位优势,如果要引进大型中型生产企业,依靠的就是优惠政策,优惠政策,最大的体现,就是在土地和税收两个方面,柳林市目前重点发展服务业,引进了厂矿企业,也是可以增加流动人口,增加消费群体,解决剩余劳动力,也是促进服务业好发展的一个的经济增长点,目前,不少的市州都出台了优惠政策,这种优惠政策,是固定的,有一定年限限制的,我感觉,我们的步子需要迈的大一些。”

    韦俊海不以为然的说:“季市长,这些道理,我都明白,可现在的形势不同了,其他市州为了招商引资,不惜花血本,一直到现在,我们可以看看结果嘛,引进的企业,并不是什么值得期待的企业,甚至有些皮包公司,为了得到优惠政策,想尽办法,套取资金,柳林市目前已经有了很好的发展基础,在招商引资方面,就是需要谨慎稳妥,我们宁可暂时不引进企业,也不能因为政策的原因,上当受骗,前车之鉴还在眼前,我们不得不慎重啊。”

    当时季子强郁闷的很,韦俊海说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本省一个地方,为了招商引资,制定了大量的优惠政策,包括诸多的奖励政策,结果,短时间有大量的企业入驻,迅速形成了繁荣的局面,不过,这些企业进来之后,并不是想着安心生产,本身的实力也不够,一段时间之后,纷纷撤资,其中有赚钱的,也有赔钱的,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还是优惠政策,特别是土地和税收方面的优惠政策,甚至出现了零租费的政策,进来的企业不存在什么风险,可惜这个地方的投资环境,实在是跟不上,真正有实力的企业,是不会去投资的,最后,财政消耗了一大笔的奖励费用,招商引资工作却是一塌糊涂。

    这件事情,省委省政府还没有定论,据说也有争论。

    他们两人的交谈不欢而散,季子强和韦俊海,谁也没有能够说服谁,不过,按照目前的格局,市政府无法出台其他优惠政策,季子强很无奈,这本来是政府的事情,市委确定了每年的经济发展目标,怎么做,就是政府的事情了,可是,韦俊海有一招很厉害的办法,凡是涉及到政策方面或者是大笔资金支出方面的事情,一定是要经过市委常委会研究的,这样,无形之中限制了政府的权力。

    后来那个投资者马家波打来电话,从季子强的口气中,他知道了结果,马家波是大发脾气,按照柳林市目前的政策,就是磨破了嘴皮子,也难以引进像样的企业,人家做的好好的,凭什么到柳林市来,没有任何的优惠政策,没有突出的区位优势,商人以盈利为目的,不会平白无故为淮扬市做贡献。

    季子强很是无奈,只能是安慰马家波,目前的政策是无法变动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