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书记就笑笑说:“我是管纪检的,那样的事我哪管的了,一般接到那种信件,我们都按常规转到公安局了。”

    季子强也点点头又问:“那公安局有没有调查过。”

    刘书记就摇着头说:“这我就没权问了,也许那都是谣传,我也怕影响到你,所以给你提醒一下,真真假假就只有公安局知道了。”

    这样啊,季子强就心里一动,看来这事自己还是要关注下,柳林市又其他什么的都可以,这毒品一定不能有。但吕副书记怎么会去那里,而且自己感觉他和那老板一定是关系还很不一般,这事不仅要关注,还要当成个事来了解下了。

    两人就又聊了一会其他的闲话,刘永东书记这才告辞回去,季子强就思考起来,想了一会他就决定把公安局方鸿雁局长叫过来,从他嘴里探个底。

    电话打过去没多久,公安局方鸿雁就赶了过来,在柳林市的这大小的领导里,方鸿雁应该算是土生土长的人,他在这官场的时间也很有些年头了,只是上面领导更换多了一些,所以他就一直也没好好的攀上个枝头,要是按资历来算,在柳林市的高层领导里没有几个比他资格老的了。

    方鸿雁今天接到了季子强的电话,那是必须要赶过来的,在常委会上他们可以平起平坐,但下来他就不一样了,从级别上他还是差一些的。

    季子强也是很热情的招呼着他,像方鸿雁这样的人对季子强来说还是很关键的,在很多时候都会起到很大作用,一个市的很多问题都是离不开公安的配合,应该说没有了公安,政府就会举步维艰,但公安局又不是完全的归政府来管,听名字是个局,实质上市委对他的控制要比政府大的多。

    所以这样的局长,季子强也不敢很怠慢,他就先给到了水,一起很客气的寒暄了一会,才慢慢的转入了正题:“方局长,今天我请你来,就是想了解下最近我市的一些治安方面的问题。”

    方鸿雁忙说道:“我也是准备好要来给你汇报的,这几天见你处理购房纠纷和步行一条街工程很忙,怕来了影响你工作,就想等几天过来给你汇报,今天那就刚好给你全面的汇报一下。”

    季子强也就笑笑说:“今天也谈不上汇报吧,就大概的聊会。”

    方鸿雁就点点头,从街道的小偷小摸,到聚众赌博,再到杀人放火,一一的给季子强汇报了起来,季子强一面听,一面也就不断的给他添着水,认真的听取他说的每一个问题。

    他们一直谈了两个多小时,季子强对柳林市治安方面的大致情况有了一个了解,安全隐患和问题还是很多,黑恶势力现在变得更加隐蔽和灵活,暴力事件也时有发生,小偷小摸,流串作案都不断出现。

    季子强最关注的是毒品问题,他很清楚,毒品才是万恶之首,很多黑恶团伙赖以生存的也就就毒品,很多流入黑道的人,也是因为毒品,所以他对这一直是深恶痛绝。

    在方鸿雁局长的汇报里也涉及到了缉毒的问题,但今天也就是泛泛而谈,他说的不多,也没有说到那个辉煌度假村上面,季子强等他说完就插了一句话:“方局长,你有没有听说过辉煌度假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季子强的问话很突然,也很具体,方局长有点警觉的抬头望着他说:“是不是季市长听到什么有关辉煌度假村的传言了。”他要判断下季子强到底知道些什么。

    季子强没有在意他的警觉,很随便的说:“我也在柳林这么长时间了,很多朋友,同学都在柳林市。”

    方局长本来是想套他一点口风,但现在一看,人家精的很,说出来的话那是摸不清深浅,他就只好自己说:“季市长。不瞒你说,我们也接到过有关辉煌度假村涉嫌贩卖毒品的举报,但这个地方不是一般的酒店,那晁老板在我市的很多慈善活动中出力不小,我们也查过两次,但都收效不大,很难深入的进行下去。”

    季子强就不急不缓的说:“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很难进行下去”

    方局长迟疑了,他不好回答这问题,说假话吧,万一将来有个什么变故,这季市长一定会不让自己好好的过,说真话吧,万一他在把自己卖了,就算他不卖自己,他只怕也斗不过人家啊,他的犹豫让季子强就有了更多的疑问,他知道方局长正在盘算,那自己就给他点时间,他今天不说个清楚,想要离开自己这办公室,哼哼只怕有点难。

    季子强也就不再说话,自己点了一支烟,慢慢的抽着,也没去给方局长发,他走到窗口,把自己的背靠在窗台上,站那就这样看着方局长,他是知道自己这样做的效果的,要不了多长时间,自己给他施加的无形压力就会让他紧张,他现在是不怎么相信自己的,那没关系,但自己是可以让他屈服的。

    时间过的很快,两个人有了这样好几分钟的沉默,方局长还是抬起了头说:“让我们很难继续深入调查的是市委的有些领导。”他实在是受不了季子强的威胁,他也感到了自己的悲哀,怎么谁都可以让自己紧张啊。

    季子强见有了收效也就不在沉默:“哪个领导,是许,还是吕”,既然可以让方局长说是领导,市委就那么几个人了,他就这样问。

    方局长一看这样,也就和盘拖出吧:“主要是吕,但吕和韦书记走的近,他是可以影响到韦书记的,我们几次想要深入进去,加大力度,但都因为市委以保护企业家的名义给阻止了,你也知道,我们公安局是要受到吕副书记,特别是韦书记的领导的。”

    季子强点点头,看来自己那天没有看错,自己的怀疑应该也是对的。

    季子强多少了有些同情起了方局长,有很多事在他那个位子也是很难处理,但他还是庆幸的,至少方局长还是相信自己,也还是愿意给自己说实话,这个收获是很大的,从这一点特也看出了方局长对他们几个的不满,至少自己在常委会上少了个对手。

    季子强放下了他那带有威慑的神情,走过来,坐到了沙发上,给老方发了支烟说:“感谢你今天给我说这么多。”

    他制止住方局长想要说话解释的意思,继续说:“我也不想说大话,但这是我一定要为你们想办法,一定让你们可以**自由的办案。”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有了少有的刚毅和冷酷。

    方局长没有再说什么,他还能再说什么,他应该感受到了季子强那充满正义的心。

    下午,季子强决定还是要去找一下韦书记,虽然从心里讲,他是不愿意走进那个办公室,也不愿意看到韦俊海那张面无表情的牛肉脸,但这件事必须要获得他的支持,没有他的支持,很难实现自己给公安局方局长早晨做的那个保证,所以就脸放厚点,去一趟。

    韦书记对季子强突然的到来有些意外,他自己和季子强是一样的,也是很不希望看到季子强,更不愿意看到季子强脸上那坏笑,但人家既然来了,作为一个老牌的宦海中人,他还是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和神态的,他知道,季子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来一定是有比较棘手的事了,自己还要小心的应付,不要让他钻了自己的空子。

    “呵呵,子强同志,最近在工作很忙,累坏了吧”季子强一进展屋,韦书记便工作性礼貌地握了握季子强的手。

    季子强接秘书递来的茶碗,将盖扣上,“嗯,忙是忙点,但也听到不少新情况啊。”

    “唉,什么新情况,全是难题吧”韦书记用眼神支走了秘书,从桌上拿起个小记录本,同时掏出了钢笔。

    季子强就礼貌的说:“那,我就汇报一下”

    “别别别”听到“汇报”两个字,韦书记赶忙摆摆手,“子强同志,千万别说汇报这个字眼。要说年纪,我是比你大些,可是,在行政级别上,我们是平级。在党内,我们是同志关系啊”韦书记依然是客气的。

    “那我就谈谈情况。”季子强接受了他的谦虚。

    韦书记就笑笑说:“这才好嘛”

    季子强知道这位书记想听自己说些什么,作为市委书记,他对柳林市的困难重重的情况早已经了如指掌了,十万人的失业人数,城市建设的欠账等等等等。但是,尽管如此,季子强今天还不想谈这些问题,因为他对柳林市的考察和了解还不够彻底,很多矛盾还没有合适的解决办法,所以现在提出这些困难,就只能是纸上谈兵了,没有一点的意义。

    季子强没有先说话,他抢先掏出了香烟给韦俊海书记发上,又帮韦书记点上,两人也進入了工作状态,没有了多余的客套话,韦书记就问:“那季市长就随便先谈谈,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商量。”

    季子强在路上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提起这话头的,他就说:“最近我听到一些不利于市委的传言,所以今天想给书记汇报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