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人把车停在了门前的停车位上,还没到门口,就有两个穿古代服装的美女给他们拉开了门,做出邀请的手势,嘴里说着:“欢迎光临。 :efefd”

    季子强就感觉人家这服务真是不错,人也长的漂亮,声音也好听,动作也规范。

    他们两人就被带往包间,看来赵远大是来过的,熟门熟路,还和带路的姑娘调侃着,就在他们快要穿过大厅的时候,季子强却看到了市委副书记吕旭,他在大厅的那一头,一个很年轻美貌的女孩亲热的挽着他的胳膊,旁边还有一个胖胖的中年人,在对他殷切的说着什么,这中年人季子强到是记起来了,是辉煌度假村的晁大老板,上次来见过一面。

    今天这中年人是一身白绸衣裤,显的休闲也无所顾及,那衣服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有有点格格不入了,看着过于随便。

    也就是那样十多秒时间,吕副书记他们几个也就拐入了大厅后面,季子强判断那女孩绝对不是吕副书记的老婆了,只是他也过于胆大,在外面竟然一点都不顾及,看来也算同道中人,色胆比自己还大,其实季子强的好涩也很一般,有的读者认为他色的严重,那是你们不知道啊,做领导的按翻三五个女人真不算什么,就连有的天天背个黄挎包,穿个黄胶鞋的领导,大家感觉很老实的人,等有一天无意间翻了船,稍微的给来点曝光,那也不是三五个女人挡的住的。

    季子强和赵远大坐进了包间,赵远大就点了些虾,鱼,螃蟹,圣子之类的海鲜,赵远大是比较喜欢吃这些,特别是对鱼,他老是说本地的鱼有泥腥味,就喜欢吃个海鱼,季子强的嘴是比较粗的,什么都可以吃,也就随便他点了。

    点完菜赵远大就拿起电话说:“我把这的老板给你引见下,现在听说已经身价过亿了,认识下没坏处吧”

    季子强听他这样一说,就点头应允了,还说:“这人我过去见过一次,只是没有过什么交往”。

    赵远大就挂了个电话:“晁老板啊,今天忙什么呢,呵呵对啊,我赵远大啊,我带了个朋友在你这吃饭,你要不忙,就过来见见。”

    那面晁老板就应承着说:“不忙,不忙,一会我就过来,一定要陪你两杯的,哈哈。”

    电话过去时间不长,那晁老板就走了进来,季子强打眼一看,最近这超大老板的身材又长胖了一些,脸色更是红润了血多,看来生意不错,心宽体胖。

    晁老板一见到季子强就赶忙的上前,殷勤问好,看来他是知道季子强这个人的,季子强也就客气的和他寒暄了起来,说起了那年春节前来请李行长的事情,两人就多客套了一会。

    那晁老板就坐了下来,寒暄过后,对季子强就是一阵的猛奉承,季子强也就差点的晕乎过去了,看来谁都喜欢听夸奖。

    晁老板见还没有点酒,就马上叫来了服务员,问季子强想喝点什么,季子强不大想喝白酒,昨晚上喝的太多,现在还有点不舒服,晁老板一听,也不敢勉强,他就让拿来一瓶法国红酒,季子强对酒还是识货的,一见这是上千元的好酒,心里就笑道:今天又要让赵远大破费了。

    自己现在是市长,也不能显的太小家子气,他也就很淡然的接过了那一杯可能是几百元的酒,放在鼻子下闻了下说:“嗯,确实不错。”

    在闲谈中,季子强上次也来这转过,知道这不是单纯的餐饮,就问起了其他生意很项目来,那晁老板就介绍到,这里有客房,条件可以达到四星级标准,只是一直没去评定,还有一个全市最大的酒吧,分慢吧,快吧,音乐吧,季子强对酒吧不甚了解,也就是随便听听。

    菜还没上来,就多闲聊一会,季子强就问道:“看你和市委吕副书记挺熟的吗,他也经常来吗”他就是随便一问,人家来不来关自己屁事。

    但让他奇怪和意外的是,那晁老板却显的有些不正常的紧张,嘴里也连连说:“不是太熟,他也不常来,不常来的,我很久都没看到过他了。”

    这就不得不让季子强心生了疑团,明明刚才自己还看到他们在一起,也很熟悉,他怎么这样说但他面上却没显示出什么,只是淡淡的“哦”了两声。

    看看菜也上齐了,晁老板就很客气的告辞离开,他知道这种私人单独会面,一般是不希望别人打扰的,赵远大挽留他坐下一起吃,他也客气的拒绝了。

    但季子强心中的那个疑问直到吃完饭也一直都没有消除

    今天上班以后,来了一个矿老板,这人季子强也是认识的,但到底叫什么,季子强还真的一时说不上来,既然来了就是客人啊,季子强就稍微的应付了一会,两人说话没到几句,人家就掏出了一张银行卡来,说里面有十万元钱,也不管季子强是什么意思,放下就走了。

    季子强真的感觉有点好笑了,怎么现在的人都这么有钱啊,随便来个谁,都可以给自己扔个十万八万的,而且人家还不求自己什么事情,莫名其妙的送,这世道,摇摇头,季子强就给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去了个电话,让他到自己这里来下,刘书记心里一直都对过去几次到洋河县调查季子强心里发毛呢,见他叫自己,赶快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季子强现在是人越走越高,心越来越宽,对那些陈年往事并不放在心上,他也知道,那个时候自己只是个小小的县委书记,纪检委书记刘永东调查自己也不是他的本意,他也是受华书记的指使,自己大可不用老惦记着这事情。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一见季子强就忙着主动的招呼,季子强也很客气的把他请到沙发上坐定,给他到上水就说:“刘书记最近看好啊,我这忙也没时间到你那坐坐,你也是老领导了,以后还要多给我们一些教导。”

    刘永东书记听他这话,也分不出是对自己的挖苦还是人家的客套话,想想过去几次到洋河县去,真是后背上就起了鸡皮疙瘩,世事难料啊。

    他只能谦逊的说:“季市长是年轻有为,我这人老了,胆子也小了,过去有的事也是身不由己,还请季市长多谅解一下。”

    季子强就怕他误解自己,认为自己今天是要来报复人家,耍笑人家,就笑着说:“过去我都没怪你,何况是现在,你干的就是纪检的工作,很多事情你自己也做不了主,我明白的很,不会怪到你头上。”

    纪检委书记刘永东听他这样一说,才算是放下了心,也暗自的侥幸,过去好在自己都留了一手,没有过于的给他摆脸色,不然今天就不好见面了,看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是一点都不错,他就笑笑说:“我也相信季市长是个通情达理的,不然也不会这样洪福齐天,步步高升了,呵呵。”

    季子强就把这刚才那矿山的老板给的卡拿了出来说:“这是一个看山老板刚才给我的见面礼,呵呵,说是想喝我认识一下,我现在就交给你,你也做个登记。”

    刘永东见是这事,就连忙打电话告诉了纪检委一个同志,让他拿上收据过来把钱收了,他又和季子强闲聊起来,刘永东就说哪天季子强闲了约个时间一起吃顿饭。

    季子强知道他也就是这么一说,也是随口答应着,一说到吃饭,他就想到了那天和赵远大去度假山庄吃饭的事,他就问刘永东:“辉煌度假村晁老板你熟吗”

    刘永东猛的一听他这样问,就是一愣,不知道他要问什么,就很谨慎的说:“我和他没有过什么接触,只是听说过此人,不知道季市长怎么突然问起他来。”

    季子强淡淡的笑道:“前几天一个朋友请我吃饭,去的就是他那,就在一起聊了几句,你一吃饭我就想起了他。”

    刘书记点点头说:“他那地方我很少去吃过饭。”

    他一下子就打住了话头,他在想,自己需要不需要给季子强提个醒,自己也应该讨好一下他,化解下过去的恩怨。他就接着说:“季市长,我没去吃过饭,我也希望你以后少去。”

    季子强一听他这话,心里一动,如果没有特别含义,刘书记不会这样冒昧的说这话出来,就忙问:“刘书记,你这话我还是不大懂,可以说明白点吗。”

    刘永东带点犹豫的说:“我是搞纪检的,经常会接到很多群众反映情况的信,收到过几封关于辉煌度假村的,说里面有很多非法活动,应该和毒品有些关系,所以我劝你不要去。”

    季子强一听才算明白,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他就问道:“那你们没去调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