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说了,你们可不要笑话我啊,这不是我发明的,我也是听说的。 ”

    “我们不会笑话的,季市长快说啊。”

    季子强无可奈何的:“那我说了,这个谚语是告诫男人的,这年头,男人认为情人是手表,越漂亮越好,小蜜是怀表,越隐秘越好,陪酒女是电子表,越鲜越好,老婆是自动表,不上弦照样跑,如果各种表都想要,时间一定要掌握好。”

    短暂的沉默之后,众人忍不住大笑。

    一个女领导就问:“季市长,你是不是什么表都有啊,时间一定掌握很好的。”

    “我没有,就是说说笑话啊。”

    众人都嘻嘻笑起来,神色很曖昧,很快,令季子强招架不住的话语就出来了。

    “季市长,你说的是真的,那好啊,我做季市长的手表,好吗”

    “我做季市长的怀表,好吗”

    这一伙疯子,季子强忍不住脸红了,呵呵笑着不说话。这些女人胆子大,根本不在乎什么,季子强不禁感慨,其实有些时候,女人比男人胆子要大很多的。

    季子强忙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说:“好了,我讲个笑话,大家轻松一下。”

    “好啊,季市长讲笑话了。”

    季子强其实想着转移大家的视线,太曖昧了他也受不了:“大学我勤工俭学,找了个店铺上班,元旦员工放假,我和老板娘在整理仓库。地面比较干净就坐在那整理一上午终于整理完了。起身。大家都知道。坐在地上起身的时候都会整理下裤子,于是我和老板娘都在整理裤子,这时候老板进来了看着我俩各自在整理自己的衣服。关键是我腰带还没扎完老板那铁青的脸啊。

    这一下,大家更是笑翻了天。

    季子强这顿饭吃的很痛苦,包间里的女人,不断和季子强说话,不断要求季子强讲笑话,季子强搜肠刮肚,讲了好些笑话,总之,不涉及到两性关系,免得自己尴尬。

    好不容易吃完饭了,众人要求到夜总会去唱歌,季子强赶忙推辞,没有想到,众人和季子强都熟悉,根本不听季子强的解释,几个人围着季子强,四面都是高胸丰乳对着他,他也不敢强行闯关啊,在说了,这个时候季子强也不好摆出市长的架子。

    夜总会的消费很高,一个豪华包间,标价是1188元,而且生意很好。

    包间里面光线有些暗,到处的歌舞厅都是这样,服务员很快上了一些小吃,接着,上了红酒和啤酒,先前吃饭的时候,季子强的笑话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所以,并没有和多少酒,从吃饭的表现看,季子强知道,好些女人能够喝酒。

    季子强遵循一贯的原则,不主动点歌,几个女人可不管那么多,一口气点了好些歌曲,包间里面,有专人负责放歌曲,很快,高亢的、低沉的、尖的、细的嗓音想起来,充斥在包间里,这些女人,重在娱乐,歌曲实在不敢恭维,季子强发觉,林副县长和向梅没有唱歌,他有些奇怪,按说,林副县长的歌曲,应该是唱的不错的。

    很快,几个女人拉着林副县长和向梅唱歌了,还有几个女人和季子强喝红酒,兑雪碧的红酒,和糖水差不多,不过,这东西喝多了,可不是滋味。

    林副县长的歌的确唱的不错,季子强暗暗点头,一个会那个主持人美女也唱了起来,更是好听,包间里面响起了掌声。

    不一会,只有季子强没有唱歌了,众人不依,要求季子强一定要唱一曲,季子强很久没有進入歌舞厅了,工作上的争斗弄得他筋疲力尽,还真是没有心情唱歌的,其实,唱歌是一种宣泄。

    没有办法,季子强只好点了一首刘德华的歌曲爱你一万年,这是一首歌。“地球自传一次是一天,那是代表多想你一天,真善美的爱恋,没有极限也没有缺陷。。。。。爱你一万年,爱你经得起考验,飞越了时间的局限,拉近了地域的平面。。。。。。”

    季子强唱歌的时候,包间里面很安静,季子强的嗓音浑厚,略带沧桑,那是一种扣人心弦的声音,不知有多少女孩子被季子强的歌声迷倒,经历了这么多年,季子强对人生和生活有了深的认识,这种认识,体现在了歌声中,已经远远超过了季子强在洋河县歌舞厅唱歌的水平。

    季子强唱完之后,随之而起的尖叫声和掌声,众人没有想到,季子强的歌曲这么打动人心,众人吵吵嚷嚷,要求季子强再来一曲,季子强无奈,只好接着唱了一曲屠洪刚的歌你,这首歌曲的感情,加符合了季子强沧桑的嗓音,歌词也是大胆奔放、表露爱意的。

    所有人都给季子强敬酒,季子强看见众人的目光,毫不掩饰曖昧之情,特别是闵力娜,这个小姑娘的眼光,很大胆,季子强有些不敢看。

    舞曲响起来,包间里的光线暗了,闵力娜速度很快,马上到了季子强身边,拉着季子强进入了舞池,包间的舞曲,都是慢四步的,如果客人没有要求,一般不会放其他的舞曲,有时候也放迪斯科舞曲。

    刚刚开始跳舞,季子强便感觉到了不对,闵力娜根本没按照正常的姿势跳舞,她的双手搂着季子强的脖子,整个身体几乎要挂在季子强身体上了,季子强感觉到闵力娜的身体很柔軟,胸前的眯眯抵着自己的胸脯,那种姿势太曖昧了。季子强是硬着头皮和闵力娜跳舞。半个小时的跳舞的时间,季子强没有办法休息,季子强很尴尬,闵力娜带头之后,所有和季子强跳舞的女人,都是搂着季子强的脖子,或许是喝酒的缘故,包间里面,女人比男人泼辣很多。

    离开夜总会的时候,季子强发觉內衣都湿了,流了好一些汗,身上有香水味,还不是一种香水味道,几种香水味混在一起,不是怎么好闻,季子强心惊的是闵力娜的表现,跳舞的时候,闵力娜几乎是贴在他身上的,一头秀发经常拂过季子强的脸庞,季子强甚至怀疑闵力娜准备和他亲吻了,闵力娜的眼神有些迷離,季子强是知道闵力娜和省上有点人关系不错的,所谓关系不错,只是一直曖昧的说法,季子强是绝对不会去碰这样的女人,哪怕这个女人有倾国倾城之貌。

    季子强知道,自己不是柳下惠,如今的官场上,只有一个女人的领导,恐怕绝迹了,没有办法,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想着找到好的依靠,哪怕是空中楼阁,总是可以自我安慰的,官场上出色的男人,总是有出色之处的,有吸引女人的地方,在如今的形势下,不影响到家庭,不影响到职位,谁不爱享受啊。

    但季子强现在是过着真正的苦行僧的生活,身边没有女人,江可蕊在省城,寂寞的时候,季子强也想女人,季子强独自回到家里,只到休息的时候,他还感觉有些不真实,原来,所谓的放縱,就这样的情形啊,这是他第一次亲身体验。

    今天季子强刚下班,就接到同学赵远大来的电话,今天他回到了柳林市,听说这小子最近在外面很做了几个网络工程,把钱给挣美了,晚上他就邀请季子强一起吃饭聊聊,季子强也有段时间没见他了,所以就答应了下来,赵远大让他在政府等着,自己开车拐过来接他。

    季子强就在办公室看看材料,闲坐了一会,赵远大就在外面来了电话,他也懒得接,知道是过来了,就下楼一看,嗨这小子换了一辆新车,什么牌子他到一时说不上来,但看那车的长相,一定不是个便宜货,上去感觉了下,不管是里面装饰还是音响效果都很不错,赵远大就很拽的说:“看看哥们这车,不错吧。”

    季子强那肯定是连连点头说不错了,赵远大也就说了些埋怨的话,说季子强现在荣升了市长,也不忙他拉几个生意,季子强就骂了他一顿,两人嘻嘻哈哈的坐车上聊了一会。

    季子强就说:“来,你下来,我开一圈。”

    “行啊。”赵远大说完了就从那驾驶座上下来,让季子强开,季子强见了这新车,手还真的有点痒了,就坐过去开了起来。

    季子强边走就边问:“今天到什么吃饭”

    赵远大就指指右面说:“朝那面拐,我指路你开车。”

    两人就一路来驶过市区中心,在跑了一阵,就见一座庄园一样的建筑,大门更是灯花锦簇,流光溢彩,彰显着富丽堂皇的豪华气派。大门上端横立着五个金光灿灿的大字辉煌度假村,字体锋芒咄咄,有一种目空一切的霸气。

    季子强到了这里,就记起了那次在洋河的时候,自己来柳林市给几个行长拜年的,那次也是这个地方,真是时光匆匆,景物依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