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远就叹口气说:“看来我们这次折定了,他哪里是不在柳林市啊,你看看停车场,那是谁的车。”

    吕剑强就转过头,顺着张远手指的方向,很快的,他就看到了萧博翰常坐的奔驰,吕剑强明白了,苏老大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是绝不可能支持自己了。

    季子强拒绝了几次评标委员会的邀请,按照季子强的原话就是:这次评标我不参与,你们自己定,只要你们出于公正和负责的态度,把这件事情办好,那就可以了。

    但问题是葛副市长和郭主任怎么定呢,评标委员会也不是他们两个人,还有刘副市长和彭秘书长,办公室刘主任,财政局的一个副局长都在,他们还不能一手遮天。

    最后这个问题还是交到了季子强的手里,他想推,但终究没有推的过去,季子强就把这个情况当着大家的面给韦俊海书记打了个电话。

    韦俊海书记一听如此大的价位悬殊,就毫不犹豫的说了一句话:“这样明显的问题你们定不下来”

    虽然韦俊海书记也没有给出个肯定的答复,但大家都知道他的答复是什么了,于是,很快的,招标委员会就做出了决定,让恒道建设有限公司中标了。季子强在搞清楚了标底和造价以后,还是叮嘱了彭秘书长一句:你们到时候看情况,也不要让恒道亏的太多,适当的可以增加一点预算。

    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很是缀气,一个稳稳的项目就这样跑掉了,他们谁都怪不了,只能怪恒道集团不识时务,所以在工程启动的仪式上,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都没有参加,但季子强参加了,不仅参加了,季子强还代表柳林市人民政府,给于了恒道公司极高的评价。

    季子强对萧博翰也表示了鼓励,这就让吕副书记心里很是不爽,他感觉自己这次真的就是孙权招亲赔了夫人又折兵,多出了几百万的拆迁补偿。

    气愤之余,一个关于季子强访贫问寒的节目,就让他通知宣传部拿下了,季子强听到这消息,也只是笑笑,懒得去和他相争。

    这一晃就又到了两会时间了,季子强又忙活了好长时间,给代表们讲话汇报,总结过去姨成绩,展望未来一年的计划,还要给他们安排吃,住,娱乐活动。

    今天季子强分组到了农,林,牧这一组参加了讨论,开完会就见藤巧带着几个女同志到了季子强这里,说要让季子强请客。

    季子强就有点害怕她们,这一伙女人,闹起来了就不把自己当市长了,一个个泼辣刁悍的很,季子强就准备推脱。

    藤巧可不愿意了,就带领几个女士叽叽喳喳的说个没玩,一个女县长就说:“季市长,我们来柳林你是主人啊,大家最近会上没有吃好,要不,我请客也可以,你可不要拒绝啊,我是第一次请人吃饭的,还是请的男人。”

    这一下满屋子的人都笑了,季子强无可奈何的说:“好吧,下午还是我来请客,就在白金饭店吧,那里的家常菜也不错的。”

    等下午忙完了工作,季子强赶到白金饭店的时候,藤巧早在大厅等着了,藤巧已经换了衣服,一袭淡黄色的套裙裙,愈发衬托的出众,大厅里不少人都用余光看着藤巧。

    见面藤巧就说:“季市长,每次都是我等你啊。”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不过是第二次啊,怎么成了每次了。”

    藤巧不依不饶的说:“怎么,上次你忘了,等了好久。”

    大厅里不少人都和季子强打招呼,很多市直单位的接待,一般也安排到了这个宾馆,季子强下午本来是要陪着省报社的记者,因为藤巧她们早说了,所以,他让刘副市长去陪了,在大厅里遇见的熟人太多,季子强迅速和藤巧上楼了。

    最近季子强也感觉到,自己和藤巧在一起的时候,心情很放松,所以季子强也知道很危险,他尽量避免和藤巧多说话,季子强是重感情的人,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都会想起江可蕊和叶眉,安子若,华悦莲这几个女人的,有时候心里一阵阵的刺痛,感情伤害是相互的,季子强不是圣人,前些时间,安子若还打来了电话,告诉季子强自己快要结婚了,男方是北京人,电话里,安子若失声痛哭,那种哭声,撕心裂肺,季子强知道,安子若和自己还是有感情的,要断开不是那么容易的,结束通话的时候,季子强也发觉自己已经是泪流满面了。

    季子强时常感觉到自己的虚伪,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了,感情是专一的,一夫一妻制度,是法律规定的,可是,季子强,也割舍不下和自己有关系的几个女人,人人都羡慕桃花运,不过,不是人人都能够消受的。

    藤巧就说:“季市长,你怎么这么严肃啊,不就是占用你的时间,吃顿饭吗。”

    “藤市长啊,我害怕你们,你不知道啊”

    两人笑着到了包间,進入包间以后,季子强眼睛有些花,包间里面全部是女人,打扮得体,正在毫无顾忌嘻嘻哈哈,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何况是这么多女人。

    季子强和藤巧进来以后,包间里出现了短暂的安静。一屋子的女人,季子强是很多都认识的,都是下面部局和县上女领导,连洋河县的林副县长和向梅也在,

    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是柳林市电视台的新闻节目主持人闵力娜。

    季子强有些惊心,这个闵力娜可不简单,听说和公安厅的包俊林关系不错,闵力娜的长相,一直是柳林市居民议论的话题,不少市民甚至说闵力娜是整过容的,季子强从来没有到过广电局,也就没有关心电视台的事情,广电局严格说,大部分时候,是宣传部管理的,市委很重视宣传工作,所以,季子强很少过问广电局电视台的事情,电视台的几个主持人,轶闻一直不断,今天说和这个领导好,明天说和那个领导不错,这样的是非之地,季子强怎么敢插足。

    季子强也相信,无风不起浪,可能是有些纠纠缠缠的事情的,漂亮的女人谁都喜欢,何况,领导的身体和精力都是超人的,有几个女人,好像不是什么大事情。

    闵力娜最先反应过来:“哎呦,是季市长啊,藤姐,你真不错啊,能够邀请到季市长,我突然感觉屋里特别亮了啊。我可说好了,我要坐在季市长旁边的。”

    季子强也毫不示弱的说:“闵力娜,你可真会说话啊,我还没有你的名气大的,柳林市谁不知道电视台节目主持人闵力娜啊,很多人崇拜你的,我就不同了,走到大街上,很多人不认识的。”

    “嘻嘻,得到季市长这样的赞誉,我好高兴啊,待会一定要多敬季市长几杯酒。”

    藤巧就笑着给季子强介绍其余女人,季子强大部分认识,但介绍到跟前的时候也一一和众人握手致意,谦和不失风度,和蔼不失威严,季子强本来年纪不大,相貌就不错,配上成熟稳重的表情,已经是吸引女人最大的利器了。

    季子强和众人握手的时候,力度适合,不过,季子强感觉到这些女人就不简单了,看着季子强呵呵笑,手上都在用力。

    包间里面一共11人,除了季子强一个男同胞,其余都是女人,很快,嘻嘻哈哈的声音起来了,大都是看着季子强,然后窃窃私语,再就是嘻嘻笑,不知道议论了些什么,季子强经历了太多的场景,也有些顶不住了,仿佛自己变成了大猩猩,在动物园被人参观,之后评头论足。

    好在酒菜很快上来了。“今天机会好,见到这么多的佳丽,还有著名的节目主持人,不胜荣幸啊,我借花献佛,借向滕市长的酒,敬大家一杯,大家随意,我先干为敬。”

    藤巧就忙说:“老大,你错了吧,好像今天是你请客。”

    季子强见混不过去,也就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好好,我请,我请。”

    接近二两茅台酒,季子强一口喝下去了。接下来,季子强要求服务员换了酒杯,换了小杯子,肯定会有一轮敬酒的,如果还是大杯,估计很快就趴下了。

    女人多了,说话就没有多少顾忌了,何况这些女人都是洞庭湖的麻雀,见过大风大浪的,季子强明显处于劣势,他只好尽量少说话。

    一个外县的女副县长就说:“季市长,我曾经听说过手表论,大家都说,是您发明的,今天您能够说说吗,我都忘记了。”

    季子强忙掩饰着说:“咳,咳,王县长,你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了,还是不说吧。”

    “不嘛,季市长一定要说。”这女县长就索性抓住季子强的胳膊摇晃起来,其余女人也起哄了,要求季子强说出来,季子强一脸囧像,这个笑话,怎么好在这里说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