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季子强没有对彭秘书长说出自己的计划,季子强摇了下头,对彭秘书长说:“今天先这样吧,我们再等等。 ”

    彭秘书长就没再说什么,作为一个市长的参谋,他也只能点到为止,最后的选择权和决定权,不在自己,彭秘书长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留下季子强一个人独自沉思。

    下班的时候,季子强让小纪给司机打了个招呼,说自己明天有事,让车早点过去接自己,小纪问:“市长,今天你住家里还是住宾馆,明天一早的工作安排,需要调整吗”

    季子强说:“今天我住宾馆,明天的工作吗看情况吧,我一早办点事情,你就不用跟上了,把工作安排都统一往后退一个小时。”

    小纪就连忙出去联系司机了。

    第二天的天色刚亮,季子强就挣开了眼,他很快的洗漱完毕,走了出去,司机已经在走廊的沙发上等着季子强了。

    季子强走过去,没等司机站起来就说:“我想单独出去,你自己到政府吧,我回去了,你来拿钥匙。”

    司机点头,默不作声的那车钥匙给了季子强,他心里很奇怪,季子强来柳林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自己单独开车出去过,但作为一个专职司机,他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他一贯都很小心和谨慎,他是不敢多问一句话的。

    季子强走出宾馆的大堂,很快的启动了汽车,往城外开去。

    柳林市的春天已经来了,天气说不上暖和,但没有前段时间那样的寒冷了,在春风的吹拂下,有的地方已经换上了浅绿色的新装,季子强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那么地迷人,那么令人如痴如醉。

    然而季子强的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快乐可言,他不知道自己今天有没有收获,他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摆脱眼前的僵局,还有一个埋藏在季子强心中好几年的谜团,那就是这个唐可可的情人萧博翰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这很多想法交织在了一起,就让季子强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了。

    在柳林河的东头河提,有一截是带有很大的一个弧度,远远看去,就像是月牙一般,所以柳林市的市民就把它俗称为“月亮湾”,那里很幽静,也有点偏僻,离城很远的,如果没有车,靠双脚,是要走个把小时,才能走到这里。

    但季子强是不需要用这么长的时间,他车开的很快,要不了20分钟,就看到了那个地方,季子强把小车开上了河提,松开油门,减慢了速度,躲避着河提那凹凸不平的路面,接近了月亮湾。

    岸边有一株桃花树。桃花开得很艳丽,粉红色的花瓣红得像小姑娘的脸蛋,红扑扑的,季子强就看到了在月亮湾的河提上,已经停着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是漆黑发亮,彰显着一种高贵和气势。

    季子强在看看河提下面,果然有两个个人,其中一个很悠闲的坐在河水边,手上拿一根长长的钓鱼竿,显得悠然自得。

    还有一个人站在钓鱼人的旁边,像是在欣赏着远处的风景。

    季子强暗自庆幸,看来自己的运气不错,从停在河提上的奔驰汽车可以断定,在那河边的两个人中,一定有一个是自己一直想要一识庐山真面目的萧博翰了。

    不管怎么说吧,今天能不能谈成这件事情且不管他,但可以遇见这个神秘的萧博翰,也是一件不错的收获,至少可以解一下自己这几年的一份好奇心。

    季子强只能看到那个正在钓鱼者和旁边人的背景,季子强就在想,这葛萧博翰到底是个年轻人还是一个老者从目前的环境来看,季子强是没办法分辨出来。

    季子强就暗自笑笑,昨天自己也没有详细的问一下彭秘书长,问一下这个叫萧博翰的人,到底多大,不过从感觉上,应该就是他了。

    季子强的车就开到了离那辆奔驰不远的地方停住,他拿起了昨天下班时候让刘主任准备好的钓鱼竿,关上车门,准备走下河提。

    这个时候,那辆黑色的奔驰车就打开了车门,从车上很快的走下两个人来,这是两个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穿着笔挺的西装,步履坚定的挡住了季子强的去路。

    季子强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他细细的打量着这两个人,从他们得体,贵重的穿着上看,似乎应该是白领,但季子强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在这两个人的眼中,季子强看不到机关和企业白领应有的谦逊和顺服,他们的眼中只有冷冷的光,这是一种没有感情,没有畏惧,平静和冷漠的光,但又完全有别于街边混混们那种嚣张和无知。

    季子强眯起的眼中,也有一种光,这是一种睿智和大义凛然的光,他们就这样对视了10几秒钟,后来他们其中的一个人用余光扫到了季子强的汽车,看到了车前那代表着身份和权威的北f00002的号码,他的眼中就有了一种疑惑和不解,但这只是那么一霎那的犹豫,这个穿着名贵西装的男子就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步,给季子强默默的让开了道路,他的同伴再一次扫视了一遍季子强的全身,也让开了路。

    季子强嘴角含着一种自信的微笑,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说话,一切都是默默的进行,好像是不想打扰那个正在垂钓的人。

    季子强快要走到了那两个人的身边的时候,季子强就看到了那个站在垂钓者身边的人转过了身来,这是一个30岁左右的人,他的眼神让季子强一下感到了呼吸窒息,在这阳春三月风光绮丽的河边,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穿着一身的黑衣,要不是一双眼睛放射着幽幽的光芒,简直就是一尊石像。

    但那两道幽冷的目光给季子强的感觉就像一条在黑暗中潜伏的毒蛇,那两道目光在追着季子强,让季子强觉得如芒在身

    不用说,这不会是萧博翰,这应该只是一个级别更高的保镖,季子强不愿意和这样的眼神对视,他笑一笑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打开了上面印这自己照片的报纸,把它放在了还带着露珠的草地上,不紧不慢的展开了鱼竿,在吊钩上装上一节鱼食料,一抖手笔,那鱼钩就带着一阵的破空声,钻入了水中。

    那个站立在季子强身边的年轻人也一句话没有说,因为他也一定认出了来人的身份,虽然他也一样在疑惑不解,只是他的眼光还是那样冰冷如霜。

    季子强抬头张望了一下四处的美景,好美的一幅“山水画”呀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水面,荡起片片的涟漪。

    这时候,那个坐在旁面的垂钓者转过了头来,季子强呆住了,这是一张怎样年轻的脸啊,精致深刻而又棱角分明,曲线优美,轮廓清晰,然而,他的唇部菱形也勾勒出淡漠冷峻的弧度,嘴是微抿着,叫人猜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这个人的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少有的克制与疏离,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让人不知如何靠近,而那双飞扬的双眉微蹙着,眉宇间浮动着淡淡的忧虑,似乎隐藏着什么心事。

    季子强明显的感觉这个年轻人比自己还要年轻很多,那么他难道就是恒道集团的老大萧博翰吗就这样一个年轻人,他也能够称的上“隐龙”吗他难道真的具有挑战大鹏公司的实力和魄力吗

    季子强有点犹豫了,他有点怀疑今天自己的举动是不是有点荒唐和可笑,同时,季子强竟然很快的还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感到了一种压力,在这个年轻人看着季子强的时候,季子强真的有了一种少有的压迫感,于是,季子强也开始专注的看着这个年轻人了。

    年轻人的眼中还是充满忧愁,他认出了季子强,其实就算是不认识也没关系,没有人可以这样轻松的走到自己的身边来,连身边的“鬼手”都悄无声息的容忍了他这种行为,那么,毫无疑问的,来者的地位必定异常崇高。

    而且就算季子强在柳林可以让很多人不关注,但一定不会让萧博翰不关注,他们的生意,他们的利益都和这些可以主宰柳林市的领导具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于是这个任说话了:“你是季市长。”

    “是的,你是萧博翰。”

    “是的。我听唐可可说过你,她说你是个好官。”

    “我也听唐可可说过你,她没说你是坏人。”季子强想要幽默一下,改变这压抑的氛围。

    年轻人却并没有笑,他低下头想了想说:“其实好与坏,黑与白往往都在一线间,谁又能保证自己从来不逾越过一次那道分界线呢”

    季子强点下头说:“是的,就像我今天来找你,似乎也是跨越了本来不该跨越的这道线。”

    年轻人没有表现出谦鄙或者讨好,他毫不犹豫的就又问了一句:“找我有事”

    季子强面对这样一个人,他知道自己是不需要拐弯抹角的,因为他们是同一类人,都很明智和聪慧,也都冷静和沉着:“有一个机会,但首先你要敢于面对大鹏公司。”

    这个叫萧博翰的就淡漠的说:“步行一条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