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次招标的性质,已经定义为议标,这也是季子强提出的,他还是担心有什么意外出现,所以作为议标,对季子强来说,可控性和可操作性就多了很多,季子强也是一刻不停的接收着有关招标方面的信息,招标组里的刘副市长和彭秘书长,每天都把进度和最新的情况给季子强汇报着。 :efefd

    要不了几天,就到了递交标书的时间。

    在距离招投标还有三天的最后期限,季子强已经是急不可耐和兴致勃勃的等待着那面的消息,季子强最希望出现的就是一个多家死磕,压价让利的局面,因为现在已经和有的公司进行讨论了。

    办公室里电话也多了起来,此刻季子强就踌躇满志的接听了一个电话。

    很快的,季子强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很多,而后来的每一次的电话,都让季子强感觉到了身上发冷,他知道,这次他错了,大错特错了。

    首先给他的打击是,自己找来的江老板退出了投标,在季子强还没有来得及联系江总的时候,他又得到了第二个打击,那个由韦俊海书记主管的修广场的海老板也退出了招标。

    季子强的心就凉了,看来自己是过于托大了,问题的严重性和复杂性已经超出了季子强的想象,他低估了大鹏公司的实力,他更小瞧了以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他们在的柳林市的能量,这是不是就应了一句老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季子强很快就联系上了江总,他得到了江总的答复:“季市长,不是我不想做这个项目,只是这个项目涉及的情况太复杂,我是一个正当的生意人,我不想和一些亡命之徒争斗。”

    季子强再要想多了解一些情况,但江总很客气,也很无奈的闭上了嘴,在也不说什么了。

    季子强慢慢的放下了电话,他的眼中就有了一种不甘认输的表情,这是一种在季子强骨子里就具有的桀骜不驯,季子强明白,自己当初的设想看来已经把自己引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大鹏公司看来是采取了很多特殊的措施,让其他公司放弃了这次招标,连江总这样,也很有一定背景的企业,都不愿意趟这一趟混水,其他公司更是可想而知了,那么结果就只能是大鹏公司稳稳的中标,价格不用去问,肯定是高的离谱。

    没等季子强招呼,彭秘书长就急忙的赶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他很惋惜自己当时没有和季子强据理力争,现在的局面已经很紧迫了,政府不可能一直不发标,再想找什么理由推翻这次招标,都必将让季子强处于多方攻击的位置,还有三天啊,彭秘书长在也镇定不下来了。

    季子强看着彭秘书长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季子强的脸色也是凝重的,他一字一顿的问:“情况怎么样”

    彭秘书长先是摇摇头,然后说:“不好,到今天,已经有好几家放弃了招标,只有三家确定参与,但显而易见的,除了大鹏公司外,这两家参与进来的都是大鹏公司的托。”

    季子强冷冷的问:“何以见得就是托。”

    彭秘书长苦笑一下说:“这两家的报价高的出奇,本来大鹏公司的报价都已经很高了,他们比大鹏公司还要高一半,这不是托是什么”

    季子强默然无语,他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来阻止这场招标,马上叫停现在的招标然后让招标办到全省各大媒体发出邀请投标

    这样是可以,量他这些投标单位也告不到政府,但自己怎么给大家解释

    不要说会给自己留下一个出尔反尔,不讲信誉的恶名,就算是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只怕也会因此就和自己彻底翻脸,如果在加上韦俊海书记,自己在柳林市就很危险了,自己还没有找到他们的弱点,更没有可以号令柳林市的威望,这样的厮杀,自己又能占几层的胜算呢

    彭秘书长看看季子强没说话,就自己又说:“还有那个海老板,我感觉他是得到了我们某些领导对他修建广场的很多承诺,所以找了个借口,说马上要启动广场工程,他分不出人手,设备和资金。”

    季子强自嘲的笑笑说:“这都是借口,要不我在找他们谈谈。”

    彭秘书长摇摇头说:“你可以想象一下,哪一个生意人也不愿意卷入这种漩涡来,说句不怕你多心的话,你虽然是市长,但你还没有市长的全部权利和控制力。”

    季子强不得不承认彭秘书长的话,权利是抽象的东西,怎么掌控,不是单纯的看你的职位,就像是官场中的很多干部,上面是给了你名分,如果你没有好好的利用和把握,也许很快的,你就被你的手下淘汰出局,这样的情况很多。

    季子强叹口气问:“那么难道柳林市就没有谁可以和大鹏公司一争长短了吗”

    彭秘书长想了想说:“国企肯定是没有,他们才不会为这得罪吕副书记和葛副市长,私企嘛,正当的生意人也没有,他们怕吕剑强,怕他的黑社会势力,不过”

    季子强在彭秘书长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很认真的听着,他不想放过一点希望,因为季子强本来就是一个坚韧的,不会服输的人,他见彭秘书长打住了话,就追问了一句:“不过什么”

    彭秘书长深吸了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的说:“有一个人也许可以”

    “谁”季子强专注的盯着彭秘书长。

    “一个也算是他们道上的人,他有一个恒道集团公司,下面有建设公司,不过他好像不做市政工程,这或许也是他们内部之间的一种什么约定吧。”

    季子强就皱了下眉头,他知道彭秘书长说的这个恒道集团集团公司是谁的,也知道这个集团公司的老总叫萧博翰,应该说也是柳林的一股势力,他还知道这个萧博翰和唐可可的关系,他更明白彭秘书长这个“道上”二字的含义,毫无疑问的,萧博翰的这个公司也会有一些非法的行为,或者说是嫌疑了,这样的人,自己怎么可以去接触,又怎么可以去让他给自己解决这个难题呢

    自己是什么,是官员,就像是过去武林中的少林,武当掌门人一样,而萧博翰是什么,他就是邪教黑道的老大,他就是东方不败,自己和他难道能合作吗

    季子强不自觉的就微微的摇了一下头。

    彭秘书长也看出了季子强的顾忌,只好说:“这个公司是柳林市这三,两年新冒起的一个企业,我多少了解一点,他们是有一些非法的嫌疑在,但他们所做的很多事情,又有别于一般的黑道,应该是介于中性的一种吧,不过我也只是说说,就算叫他们,也未必会来。”

    季子强没有接他的话头,他需要在好好的理一理思路,对彭秘书长提出的这个公司,季子强已经在第一时间里排除了,自己就算在无能,也绝不会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人交往,就像是猫和老鼠,永远不会走在一起。

    两人就闷闷的坐在办公室抽起了烟,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几十分钟,季子强还是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解决方式,这样的情况在季子强身上是很少发生的,季子强难道真的已经解不开这个疑团了

    终于,季子强还是说话了:“秘书长,你真的感觉我们可以找这个公司试一下”

    彭秘书长摇了一下头说:“我不敢肯定什么,这只是一种可能性。”

    季子强站起来,在办公室里来回走动着,脚踩着柔軟而又有谈情的地毯,默默的想了很长时间,他突然站住说:“你有和这个公司老总联系的方式吗”

    季子强很是谨慎的对彭秘书长有所保留了,其实他完全可以通过唐可可联系到萧博翰,他有唐可可的电话,两人在过年的时候还通过一次话的,但他今天不想对彭秘书长表现的过多。

    彭秘书长皱眉说:“我没有,在一个,最好不要在政府这里见面,不过上次听一个朋友说,他经常一早在月亮湾钓鱼,或者可以到那找到他,明天我去试下。”

    季子强慢慢的说:“是柳林河的月亮湾”

    彭秘书长点头:“是的,是柳林河的月亮湾,他叫萧博翰,还有个绰号叫隐龙。”

    季子强其实是知道这些的,他听着彭秘书长的话,没有松开紧锁的眉头,他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真的没人顶的住大鹏公司,自己会果断的叫停这次招标,那么也就直接的把自己摆在葛副市长和吕副书记的对立面了。

    如果想要暂时避免和他们开战,那么这次对大鹏公司的招标工作,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还有不到三天时间,季子强已经不得不慎重对待了,他再也容不得有一点差池,看来这个恒道集团,这个萧博翰就是自己最后的一个机会,就算他们有点黑道的嫌疑,那又如何自己不是去同流合污,而是去排污,何必计较

    既然准备利用他们,那么靠彭秘书长去是不是可以说动他们多一个人知道这事,会不会给自己留下后遗症呢不如自己出面吧对自己的说服能力,季子强还是有那么一些自信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